0

    十道黑色的龙卷风就像是十条巨大无比的黑色锁链一样把整个飞仙教拽了下来,把整个飞仙教拖入了北汪洋。

    当整个飞仙教降临之后,北汪洋看起来十分的壮观,好像北汪洋有两个世界一样,海上一个世界,天空上一个世界。

    当飞仙教降临之后,这十道黑色的龙卷风以极速交织着粗大法则,与此同时飞仙教之中“砰、砰、砰”降下了一个个又一个古老的战台,这一个个古老的战台是混沌弥漫,充满了无敌的力量。

    当这一个个古老战台降下之后,瞬间与黑色龙卷风的法则相连,开始铺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战台,这个的一个战台就像是一个广袤无比的大陆一样,这样的一个战台似乎可以调动亿万军团发兵九界任何地方一样!

    如此强大古老的战台,不少帝统仙门都难得拥有一个,现在飞仙教竟然拥有着如此多的强大古老战台,一门五帝的底蕴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飞仙教这是要干什么?”看到飞仙教要把一个个战台铺起来,有人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只怕是效仿仙帝,传言说仙帝曾经建有点将台,仙帝曾在点将台上点兵,发兵九界,征战八方!”有大人物不由猜测地说道。

    “飞仙教这不止是建一个点将台。”有老一辈神皇看出了端倪,喃喃地说道:“他们还要建一个固若金荡的绝世大阵,这样的一个绝世大阵所筑成的点将台不止是可以发兵九界,可以攻打任何一个地方,同时这也将会成为飞仙教最大的屏障,任何人想攻打飞仙教必须攻破这一道防御才行,这个绝世大阵只怕是再强大的军团都攻不破吧。”

    看到这样的点将台将筑成之时,一时之间北汪洋陷入了惊慌之中,大家都知道一旦点将台筑成,飞仙教可以随时随地攻打任何一个门派,任何一个传承。而其他人想攻打飞仙教,那必须先攻破点将台才行。

    这位老神皇猜测的的确没错,飞仙教就是筑成了点将台,而且点将台是筑建在了绝世大阵之上。这个绝世大阵就是李七夜所说的“十方仙灭”!

    就在北汪洋乃至是整个人皇界都人心惶惶的时候,北汪洋传出了一个消息,海鳞将再一次组建军团反攻飞仙教,而且这一次北汪洋有三十多个大教传承加入了海鳞的军团之中。

    而且,随着消息传出去之后。加入海鳞军团的人是越来越多,加入海鳞军团的传承也是越来越多,后来已经有几个帝统仙门加入了海鳞的军团,而且加入海鳞军团不止局限于北汪洋,人皇界的其他地方都有不少强者乃至是门派加入了海鳞军团。

    因为飞仙教的降临给了人皇界的所有门派传承很大的压力,就算不是北汪洋的大教宗门都觉得一旦飞仙教占领了北汪洋,必定会发兵人皇界其他的地方。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忧虑,不少大教暗中派出强者加入海鳞军团,有老祖出世暗中加入海鳞军团,这些人都是隐去身份。不让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海鳞军团空前强大,成为了人皇界最强大的反抗飞仙教联盟军团,而海鳞因为一直都是冲在对抗飞仙教最前锋,他也因此而被推选为了军团长。

    尽管说海鳞军团空前强大,有大量的强者加入,有着众多的大教疆国组成,但是,依然不被人看好,依然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海鳞的联盟军团虽然强大。但终究是临时所拉的队伍呀,又怎么是训练有素的飞仙教军团对手呢?”大战还未开始,已经有不少人忧心忡忡地说道。

    有老一辈神皇十分敏锐,说道:“现在唯一能对抗飞仙教的也就只有第一凶人了。像第一凶人的青龙军团乃是一支凶军呀,或者也唯有第一凶人这样的凶军才能与飞仙教的军团一决胜负了。”

    当有神皇提起第一凶人与青龙军团的时候,大家也不由把目光投在了明珠城,但是,明珠城的青龙军团与第一凶人却是按兵不动,没有任何声息。没有人知道第一凶人与青龙军团有怎么样的打算。

    “海鳞的军团应该与第一凶人联手才对呀,只有与第一凶人联手,那才是有胜算呀。”有不少人抱着如此的看法,事实上在海鳞的军团中也有人如此地建议海鳞,建议海鳞与第一凶人联手。

    大家都知道现在北汪洋能与第一凶人说上话的人是寥寥无几,所以很多人推荐与建议海鳞去拜访第一凶人,与第一凶人商谈联手之事。

    大家推荐海鳞去见第一凶人这并非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海鳞与第一凶人怎么也是有点头之交,更何况海鳞几次有难第一凶人都出手相助过,所以在他们军团中有谁与第一凶人说上话,那也是唯海鳞莫属了。

    最终,在大家的建议与推荐下,海鳞亲自来明珠城,拜见第一凶人。

    对于海鳞的拜见,李七夜也是给了面子,亲自见他一面。李七夜坐在高堂之上,看着海鳞,只是笑了笑而己。

    “海鳞冒昧拜访,还请李兄多多见谅。”见到李七夜之后,海鳞也不敢托大,向李七夜拜了拜,神态谦逊,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十分低。

    海鳞现在已经是名动天下了,甚至被很多人称之为反抗飞仙教的先锋,他在北汪洋有着很高的威望,深受北汪洋的诸多大教疆国爱戴。

    更何况海鳞现在出任联盟军团的军团长,可以说是位高权重,声名之隆也只逊于第一凶人与龙傲天了。

    换作其他的人或者会自傲自满,信心膨胀,不过海鳞也是经历过生死之人,经历过大风浪,他里面深深明白与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相比起来,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远了,更何况,第一凶人曾出手相援,对他有恩!

    “坐吧。”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神态随意,说道。

    海鳞坐定之后,他抱拳地说道:“李兄,飞仙教为凶北汪洋,剑指人皇界,海鳞作为北汪洋的一员修士有责任也有义务对抗飞仙教。海鳞资历尚浅,承蒙大家抬爱,受大家推荐前来代表人皇界的联盟军团向李兄求助。”

    海鳞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虽然他已经是联盟军团的军团长了,但他向李七夜谈起这事的时候不敢说是与李七夜联盟或联手之类的,而是说向李七夜求助,这就是他低声下气的地方。

    看着海鳞把自己姿态变得很低,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还是很会做人嘛,知道进退,知深浅。”

    “不敢。”海鳞抱拳说道:“此事不关个人荣辱,乃是关系着北汪洋的存亡,小弟是以谦卑之心向李兄求助。”

    海鳞也并非是一个软弱之人,相反他是一个十分心高气傲的人,不然他也不会与龙傲天硬碰,但,此事关系着他们海怪、妖族在北汪洋的存亡,所以海鳞放下自己个人的情绪,放下自己个人的荣辱,以最谦卑的姿态向李七夜求助。

    “北汪洋生死并不关我的事。”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兄虽不是北汪洋的人,但李七夜也生于人皇界呀。”海鳞忙是说道:“若是北汪洋沦陷,飞仙教必是剑指人皇界!李兄终是要与飞仙教一战,若是当飞仙教剑指人皇界之时,只怕飞仙教更加强大!”

    “飞仙教而己。”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我要灭飞仙教,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己,不足为道。”

    “这”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海鳞不知道该怎么样说才好。

    看着海鳞,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是联盟军团的军团长,你可以等待嘛,你可以等我与飞仙教相互残杀之后再来个坐收渔利,又或者说,等我们激战到最后之时你才出来收拾残局,一举拿下飞仙教与我……”

    “……天命己现,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你会成为最后的赢家,到时候你一举横扫了我李七夜与飞仙教,你声望必会是天下所归,你必能成为仙帝。”说到这里,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不,李兄只怕是误会我了。”海鳞忙是说道:“小弟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小弟也不敢如此想,此世仙帝必是李兄莫属。”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是怎么样想的,这并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去做。”

    “这个”海鳞不由呆了呆,他不由沉吟起来。

    而李七夜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海鳞而己,等待着他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海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我明白李兄不相信我,毕竟战争不是儿戏,何况此一战将会关系到人皇界的兴衰存亡,甚至是关系到仙帝之争,所以李兄按兵不动这也是能理解的。”

    海鳞认为李七夜有所顾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李七夜与飞仙教两败皆伤的时候,被人坐收渔利,那就是前功尽弃!

    家里人生病,这两天都在医院,所以更新可以不稳定,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

第1659章开战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北汪洋一共有五个大教疆国被灭,而且还包括了帝统仙门。

    随着每一次轰鸣之声响起便是黑色的龙卷风降下,这必将会有大教疆国被灭。

    现在北汪洋的所有修士一听到轰鸣声的时候都不由会发怵,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被灭的会是哪一个门派哪一个传承,大家都被这样的景象吓怕了。

    甚至北汪洋有很多大教疆国开始让弟子转移,脱离宗门,希望能借此脱过一劫。

    “看,那是什么”当有五个大教疆国被灭之后天空上出现了异象,一下子引得了北汪洋乃至是整个人皇界的注意。

    “轧、轧、轧……”此时此刻天空响起了一阵阵沉重无比的移动声,这移动声音响起的时候就好像是有巨大的物件在天空上挪动一样。

    这不是巨大的物件在天空上移动,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在天空上移动,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广袤无比的世界要降临北汪洋了。

    在天空是悬浮着一个广袤无边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神山直插天宇,有江河如巨龙盘踞,更是有着无数的山脉巨岳罗布,在这样一个人杰地灵的世界中古殿神楼高耸,整个世界自成天地,孕育无数生灵。

    这个世界更让人畏惧的是它聚集了充沛无比的天地精气,整个世界弥漫着无敌的力量,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宛如有一尊尊仙帝镇守八方一样。

    在这个世界中有巨岳冲起了开天劈地的剑气;在这个世界中有城池喷涌起了雷光,在这个世界中有江湖澎湃着闪电的力量……

    这是一个充满了力量的世界,这个世界就像是仙境一样,强者无数,随时都可以碾灭诸天十地。

    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它被五个黑色的龙卷风牵引着,五个黑色的龙卷风把它拽到北汪洋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北汪洋的所有人都能听到沉重无比的声音。

    “那是什么东西?”看着这样的一个世界要降临于北汪洋的时候,有晚辈不由为之神失。喃喃地说道。

    “飞仙教!”有老一辈看到这样的一个世界被牵引着拽入北汪洋的时候,不由喃喃地说道:“飞仙教将全面降临北汪洋,这是整个飞仙教降临北汪洋,而不再是某一个弟子或某一个军团降临。这是整个飞仙教要降临。”

    “这将会有怎么样的后果?”听到长辈的话,晚辈不由为之失神。

    “轻则统治北汪洋,重则统治人皇界。”那怕是作为神皇的长辈,一时之间也都不由忧心忡忡。

    飞仙教完全降临这不是什么好事,在此之前龙傲天带着弟子降临北汪洋都已经是足可以横扫北汪洋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占领了一片归属于妖族、海怪的海域。

    现在整个飞仙教回归那还了得,区区一片海域已经是无法满足飞仙教的胃口了,只怕飞仙教必定会占据北汪洋,甚至是有可能统治整个人皇界。

    “轰”的一声巨响,天空中再一次降下了黑色的龙卷风,在这样的龙卷风之下没有任何悬念,最终“砰”的一声巨响,一个大教祖地被灭,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这个祖地中所有反抗的弟子被撕得粉碎。一下子化作了血雾。

    一时之间,整个北汪洋变得寂静,甚至是整个人皇界都变得寂静无比,现在大家都明白这样灾难背后的黑手是谁了。

    一时之间北汪洋人人自危,许多大教传承都不由心惊胆颤,大家都害怕下一个就将会轮到自己!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短短的沉寂之后,突然之间一支军队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这支军团就出现在了飞仙教所降临的下方海域。

    这支军团有着近十万之众的强者,兵强马壮。这支军团多数修士强者都隐去了真身,覆住了自己的面目,但也有不少海怪、妖族露出了真身。

    这些海怪有着巨大无比的身体,比如说趴在海面上就像是一只巨岛的海蟹、又比如说一个甩尾就能掀起巨浪的海鲨等等。

    从这支军团的阵容可以看得出来这支军团乃是临时凑成的。军团参差不全,训练不足,尽管是如此,这支军团依然是血气冲天,可以看得出来这支军团的每一个修士强者还是十分强大的。

    这支军团的领帅者正是最近大名赫赫的海鳞,除了海鳞之外。还有四爪金龙与定远侯随于左右。

    “北汪洋也好,人皇界也罢,如果现在不团结起来反抗飞仙教,一味容让,我们必会被灭族,我们必会被赶出家园,无立足之地!”在发动战争之前,海鳞的檄文响彻了天下。

    “杀”面对飞仙教,海鳞依然无所惧,狂吼一声,一马当先,还着军团冲在了最前面,直冲向还没有完全降临于北汪洋的飞仙教山门。

    海鳞带着千军万马就是欲毁灭飞仙教的山门,欲把飞仙教入世的门户堵住。

    “杀呀”海鳞冲在最前面,有几位神皇为海鳞护道,也跟着冲杀上去,至于那身体巨大无比的海怪也争先恐后地跟随着冲杀向飞仙教的门户。

    “杀守护家园”十万大军在海鳞的带领之下冲向了飞仙教的门户,他们奋不顾身,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攻打飞仙教!

    “砰”的一声响起,震动天穹,在海鳞带着军团冲击向飞仙教的山门之时飞仙教突然降下了一支军团,为首的是一位老将,身穿神甲,威风凛凛,手中的长刀闪动着血光,他身上的煞气弥漫不散,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久历沙场的凶将。

    “不自量力,自寻死路!”这位飞仙教的老将长啸一声,带着飞仙教的军团长驱而入,斩杀向海鳞他们的反抗军团。

    这位老将十分霸道,一杀了进来便是势如破竹,一般的强者根本就是挡不下他的一刀。最后还是海鳞、四爪金龙、定远侯他们联手者挡住了这位老将。

    “杀”一时之间喊杀之声响彻了天地,在咆哮怒吼的喊杀之中还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骨碎声、搏杀声……

    看到海鳞带着军团反抗,这让北汪洋很多大教疆国都不由看到了希望,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祈祷,希望海鳞他们能胜出,若是海鳞能胜出这或者能给北汪洋带来希望。

    当然暗暗祈祈的修士强者也明白这样的希望是十分的渺茫,如此强大的飞仙教并非是随便凑成一个军团就能撼动的。

    很多修士的祈祷并没有得到回应,在战争爆发不了多久,海鳞他们所带领的军团被击得节节后退,不敌飞仙教的军团。

    事实上海鳞他们的军团溃败也是可以想象的,海鳞他们虽然有心反抗飞仙教,但是,他们的军团乃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拼凑而成的,整支军团的队伍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参差不全,实力强弱不齐,而且没有经过训练,这样的军团又怎么是飞仙教军团的对手呢。

    “啊”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在短短的交战之后战争进入了尾声,反抗军团被击溃许多强者被斩杀,一时之间天空上坠落一具具的尸体,碎肉残肢飞舞,鲜血喷洒,天空下起了血雨。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反抗军团溃不成军,幸存者开始逃窜,欲逃离战场,但是飞仙教的军团开始对幸存者围攻猎杀,一时之间绝望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闻者落泪。

    最终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落下帷幕,溃败的反抗军最终能幸存逃走的寥寥无几,就是海鳞也是受了重伤,在四爪金龙、定远侯以及几个巨大无比的海怪拼命护送之下这才逃脱战场,否则他也是丧身于战场之中。

    看到海鳞带着的反抗军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崩灭,这让北汪洋的许多大教传承都不由为之黯然失色,很多人都心里面发毛,一时之间都是惶惶不安。

    “轰轰轰”一声声轰鸣声不绝于耳,就在战争结束之后,又是一道黑色的卷风降落而下,直冲击向一个古老的宗门。

    这一次这个古老的宗门已经不反抗了,宗门内的老祖带着弟子立即逃窜而去,远离祖地。

    “砰”的一声响起,黑色龙卷风击穿了祖地,钻入了地脉之中,尽管这个宗门已经不反抗了,但依然有很多来不及逃走的弟子强者被黑色的龙卷风撕得粉碎,化作了血雾。

    在接下几天来,飞仙教一次又一次地降下了黑色龙卷风,每一次降下黑色龙卷风的时候都是毁灭一个大教传承,黑色龙卷风它是需要一个大教的祖地,它每次毁掉祖地之后就是钻入地脉。

    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虽然曾经也发生了几小股的反抗,但是,这些反抗飞仙教的大教疆国都被飞仙教的军团崩溃,根本就不是飞仙教的对手。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飞仙教一共降下了十个黑色的龙卷风,毁灭了十个大教传承,其中还包括了帝统仙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