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北汪洋一共有五个大教疆国被灭,而且还包括了帝统仙门。

    随着每一次轰鸣之声响起便是黑色的龙卷风降下,这必将会有大教疆国被灭。

    现在北汪洋的所有修士一听到轰鸣声的时候都不由会发怵,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被灭的会是哪一个门派哪一个传承,大家都被这样的景象吓怕了。

    甚至北汪洋有很多大教疆国开始让弟子转移,脱离宗门,希望能借此脱过一劫。

    “看,那是什么”当有五个大教疆国被灭之后天空上出现了异象,一下子引得了北汪洋乃至是整个人皇界的注意。

    “轧、轧、轧……”此时此刻天空响起了一阵阵沉重无比的移动声,这移动声音响起的时候就好像是有巨大的物件在天空上挪动一样。

    这不是巨大的物件在天空上移动,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在天空上移动,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广袤无比的世界要降临北汪洋了。

    在天空是悬浮着一个广袤无边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神山直插天宇,有江河如巨龙盘踞,更是有着无数的山脉巨岳罗布,在这样一个人杰地灵的世界中古殿神楼高耸,整个世界自成天地,孕育无数生灵。

    这个世界更让人畏惧的是它聚集了充沛无比的天地精气,整个世界弥漫着无敌的力量,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宛如有一尊尊仙帝镇守八方一样。

    在这个世界中有巨岳冲起了开天劈地的剑气;在这个世界中有城池喷涌起了雷光,在这个世界中有江湖澎湃着闪电的力量……

    这是一个充满了力量的世界,这个世界就像是仙境一样,强者无数,随时都可以碾灭诸天十地。

    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它被五个黑色的龙卷风牵引着,五个黑色的龙卷风把它拽到北汪洋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北汪洋的所有人都能听到沉重无比的声音。

    “那是什么东西?”看着这样的一个世界要降临于北汪洋的时候,有晚辈不由为之神失。喃喃地说道。

    “飞仙教!”有老一辈看到这样的一个世界被牵引着拽入北汪洋的时候,不由喃喃地说道:“飞仙教将全面降临北汪洋,这是整个飞仙教降临北汪洋,而不再是某一个弟子或某一个军团降临。这是整个飞仙教要降临。”

    “这将会有怎么样的后果?”听到长辈的话,晚辈不由为之失神。

    “轻则统治北汪洋,重则统治人皇界。”那怕是作为神皇的长辈,一时之间也都不由忧心忡忡。

    飞仙教完全降临这不是什么好事,在此之前龙傲天带着弟子降临北汪洋都已经是足可以横扫北汪洋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占领了一片归属于妖族、海怪的海域。

    现在整个飞仙教回归那还了得,区区一片海域已经是无法满足飞仙教的胃口了,只怕飞仙教必定会占据北汪洋,甚至是有可能统治整个人皇界。

    “轰”的一声巨响,天空中再一次降下了黑色的龙卷风,在这样的龙卷风之下没有任何悬念,最终“砰”的一声巨响,一个大教祖地被灭,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这个祖地中所有反抗的弟子被撕得粉碎。一下子化作了血雾。

    一时之间,整个北汪洋变得寂静,甚至是整个人皇界都变得寂静无比,现在大家都明白这样灾难背后的黑手是谁了。

    一时之间北汪洋人人自危,许多大教传承都不由心惊胆颤,大家都害怕下一个就将会轮到自己!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短短的沉寂之后,突然之间一支军队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这支军团就出现在了飞仙教所降临的下方海域。

    这支军团有着近十万之众的强者,兵强马壮。这支军团多数修士强者都隐去了真身,覆住了自己的面目,但也有不少海怪、妖族露出了真身。

    这些海怪有着巨大无比的身体,比如说趴在海面上就像是一只巨岛的海蟹、又比如说一个甩尾就能掀起巨浪的海鲨等等。

    从这支军团的阵容可以看得出来这支军团乃是临时凑成的。军团参差不全,训练不足,尽管是如此,这支军团依然是血气冲天,可以看得出来这支军团的每一个修士强者还是十分强大的。

    这支军团的领帅者正是最近大名赫赫的海鳞,除了海鳞之外。还有四爪金龙与定远侯随于左右。

    “北汪洋也好,人皇界也罢,如果现在不团结起来反抗飞仙教,一味容让,我们必会被灭族,我们必会被赶出家园,无立足之地!”在发动战争之前,海鳞的檄文响彻了天下。

    “杀”面对飞仙教,海鳞依然无所惧,狂吼一声,一马当先,还着军团冲在了最前面,直冲向还没有完全降临于北汪洋的飞仙教山门。

    海鳞带着千军万马就是欲毁灭飞仙教的山门,欲把飞仙教入世的门户堵住。

    “杀呀”海鳞冲在最前面,有几位神皇为海鳞护道,也跟着冲杀上去,至于那身体巨大无比的海怪也争先恐后地跟随着冲杀向飞仙教的门户。

    “杀守护家园”十万大军在海鳞的带领之下冲向了飞仙教的门户,他们奋不顾身,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攻打飞仙教!

    “砰”的一声响起,震动天穹,在海鳞带着军团冲击向飞仙教的山门之时飞仙教突然降下了一支军团,为首的是一位老将,身穿神甲,威风凛凛,手中的长刀闪动着血光,他身上的煞气弥漫不散,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久历沙场的凶将。

    “不自量力,自寻死路!”这位飞仙教的老将长啸一声,带着飞仙教的军团长驱而入,斩杀向海鳞他们的反抗军团。

    这位老将十分霸道,一杀了进来便是势如破竹,一般的强者根本就是挡不下他的一刀。最后还是海鳞、四爪金龙、定远侯他们联手者挡住了这位老将。

    “杀”一时之间喊杀之声响彻了天地,在咆哮怒吼的喊杀之中还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骨碎声、搏杀声……

    看到海鳞带着军团反抗,这让北汪洋很多大教疆国都不由看到了希望,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祈祷,希望海鳞他们能胜出,若是海鳞能胜出这或者能给北汪洋带来希望。

    当然暗暗祈祈的修士强者也明白这样的希望是十分的渺茫,如此强大的飞仙教并非是随便凑成一个军团就能撼动的。

    很多修士的祈祷并没有得到回应,在战争爆发不了多久,海鳞他们所带领的军团被击得节节后退,不敌飞仙教的军团。

    事实上海鳞他们的军团溃败也是可以想象的,海鳞他们虽然有心反抗飞仙教,但是,他们的军团乃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拼凑而成的,整支军团的队伍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参差不全,实力强弱不齐,而且没有经过训练,这样的军团又怎么是飞仙教军团的对手呢。

    “啊”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在短短的交战之后战争进入了尾声,反抗军团被击溃许多强者被斩杀,一时之间天空上坠落一具具的尸体,碎肉残肢飞舞,鲜血喷洒,天空下起了血雨。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反抗军团溃不成军,幸存者开始逃窜,欲逃离战场,但是飞仙教的军团开始对幸存者围攻猎杀,一时之间绝望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闻者落泪。

    最终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落下帷幕,溃败的反抗军最终能幸存逃走的寥寥无几,就是海鳞也是受了重伤,在四爪金龙、定远侯以及几个巨大无比的海怪拼命护送之下这才逃脱战场,否则他也是丧身于战场之中。

    看到海鳞带着的反抗军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崩灭,这让北汪洋的许多大教传承都不由为之黯然失色,很多人都心里面发毛,一时之间都是惶惶不安。

    “轰轰轰”一声声轰鸣声不绝于耳,就在战争结束之后,又是一道黑色的卷风降落而下,直冲击向一个古老的宗门。

    这一次这个古老的宗门已经不反抗了,宗门内的老祖带着弟子立即逃窜而去,远离祖地。

    “砰”的一声响起,黑色龙卷风击穿了祖地,钻入了地脉之中,尽管这个宗门已经不反抗了,但依然有很多来不及逃走的弟子强者被黑色的龙卷风撕得粉碎,化作了血雾。

    在接下几天来,飞仙教一次又一次地降下了黑色龙卷风,每一次降下黑色龙卷风的时候都是毁灭一个大教传承,黑色龙卷风它是需要一个大教的祖地,它每次毁掉祖地之后就是钻入地脉。

    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虽然曾经也发生了几小股的反抗,但是,这些反抗飞仙教的大教疆国都被飞仙教的军团崩溃,根本就不是飞仙教的对手。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飞仙教一共降下了十个黑色的龙卷风,毁灭了十个大教传承,其中还包括了帝统仙门。(未完待续。)

第1658章大难降临    一时之间,惨叫之声响彻了天地,一个大教的祖地拥有弟子上万,但就在这眨眼之间被这可怕黑色龙卷风撕得粉碎,死无葬身之地!

    能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在这刹那之间能灭掉一个大教传承,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轰”的一声巨响,可怕的黑色龙卷风冲击而下,瞬间击穿了这个大教的祖地,接着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整个大地都摇晃起来,海浪滔天,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黑色的龙卷风不止是打穿了祖地,而且它是穿入了大地深处直钻入了地脉之中。

    “轰、轰、轰”一阵阵有节奏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当这黑色的龙卷风钻入了地脉之后它竟然是温驯起来,龙卷风不再是狂暴,似乎一头猛兽被驯服了一样,一条地脉就像是长长的锁链锁住了这黑色的龙卷风一样。

    黑龙的龙卷风钻入了地脉之后,拖着长长的风暴尾巴在天空上摇曳飘荡着,就好像是随风飘在天空上的风筝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黑龙的龙卷风竟然是在这眨眼之间灭掉了一个大教,这让很多人看得都为之毛骨悚然,很多人都为之心惊胆颤。

    然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很多大人物一时之间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什么事了。

    “轰、轰、轰”再一次的轰鸣之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纳闷这黑色的龙卷风是什么的之时,突然天上再次垂下一道黑龙的龙卷风,瞬间击碎了天穹,直轰而下,奔击向了一个大疆国的帝都。

    “杀”看到如此可怕的黑色龙卷风奔袭而来,这个大疆国的所有弟子强者都狂吼着冲天而起,迎战这黑色龙卷风,这个大疆国的神皇老祖甚至是冲在了最前面。想以自己最霸道最凶猛的杀招扛下这黑龙的龙卷风!

    “砰”的一声响起,在黑龙的龙卷风之下这个疆国帝都那巍峨无比的城墙一下子粉碎崩裂,那怕是延长万里的防线也一下子被击穿,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啊”在黑色的龙卷风疯狂咆哮之时。惨叫声也是起伏不止,这个疆国的所有弟子都被黑色的龙卷风撕得粉碎,一下子被撕成了血雾,死无葬身之地。

    “啊”神皇凄厉的惨叫声在天空中回荡不止,那怕是这个疆国最强大的神皇在这黑色的龙卷风之下依然是不堪一击。风尖瞬间刺穿了他的胸膛,一下子把他撕得粉碎,血雾瞬间飘散。

    在这凄厉的惨叫声中充满了这位神皇的不甘与绝望,那怕强大如他这样的神皇但是在这一刻依然是那么的渺小,依然是无法保护自己的家园,依然是无法庇护自己的子孙,这样的下场对于一位神皇来说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轰”一声巨响,碎石冲天,最后这个黑色的龙卷风击穿这个疆国的祖地,钻入了地脉之中。与第一个黑色龙卷风一样钻入地脉之后变得温驯起来,拖着长长的风暴尾巴。

    “这究竟是怎么了?”出现第一个黑色龙卷风的时候很多人都或者觉得这是一场意外,或者是一场天灾,但是,当出现了第二个黑色龙卷风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一场意外,这不是什么天灾,而是人为!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黑色龙卷风是由谁制造的,这黑色龙卷风如此毁灭一个个门派的具体目的究竟是什么?

    “轰”再一次响起击碎天穹的声音。就在北汪洋人心惶惶之时第三个黑色龙卷风冲击而下了,瞬间冲击向一个帝统仙门。

    “挑战帝统仙门呀!”看到这个黑色龙卷风冲击向帝统仙门之时,很多人都吃惊,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当黑色龙卷风冲击向这个帝统仙门之时该门派立即升起了仙帝统别的防御,欲挡住这黑色的龙卷风。

    “轰轰轰”黑色龙卷风冲击向这防御之上一开始是被挡住了,但是黑色龙卷风连续三次冲击之后,这仙帝级别的防御也是挡不住了,最终是“砰”的一声响起。黑色的龙卷风击穿了仙帝级别的防御,冲击向这个帝统仙门的祖地。

    “请祖先显灵!”在生死关头,这个帝统仙门的老祖们以寿血祈祷,门下弟子跪倒在地上泣血,以祈祷自己的祖先显灵以庇护宗门。

    “砰”的一声响起,在老祖们以寿血祈祷之下,门下成千上万的弟子泣血之下,这个帝统仙门的仙帝统于显灵了,仙帝的执念瞬间爆发,一尊伟岸无比的身影浮现在了这个帝统仙门的上空,大手撑天,挡住了冲击而下的黑色龙卷风。

    “祖先无敌”看到仙帝的执念乃是大手封天,挡住了这冲击而下的黑色龙卷风,这让门下的弟子都不由欢呼起来,在危难关头依然是他们的祖先庇护着他们。

    “仙帝就是仙帝。”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为之感慨说道:“仙帝的底蕴终究不是一般大教所能相比的,拥有仙帝的庇护比什么都要强!”

    “轰”一声巨响撼动天地,就在许多人为仙帝的执念挡住了这黑色龙卷风而兴奋的时候,突然之间黑色龙卷风中冲击下了一股股的仙帝之威,这好像是一尊尊仙帝出手一样,每一股的仙帝之威都化作了世间最锐利最凶险最霸道的长矛,瞬间掷杀而下,钉穿一切。

    “砰”的一声响起,一股股的仙帝之威掷击而下,瞬间钉穿了仙帝伟岸的身影,瞬间把仙帝的执念击碎。

    “不”看到自己祖先的执念被毁灭,这个帝统仙门的子孙都不由凄厉地尖叫一声,在这尖叫声中充满了绝望,因为连他们祖先仙帝的执念都被毁了,他们也唯有一死!

    “不可能”北汪洋很多大人物看到这一幕之后都被吓得脸色煞白,连仙帝的执念都被毁灭,这究竟是多么可怕多么强大的力量呀。

    能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一时之间惊愕在那里,他们这才明白这将是面对着什么可怕的敌人。

    毫无悬念,黑色的龙卷风毁灭了这个帝统仙门,击穿了祖地,钻入了地脉之中,留下了长长的风暴尾巴。

    “是谁出手呢?”在这一刻大家都明白这不是什么灾难,也不是什么意外,这是人为,而且是怀着目的而来的,就是为了毁灭这些门派传承的。

    当这一切发生之时,在明珠城的李七夜他们尽收眼底,看着这一个个黑色的龙卷风冲击而下毁掉一个个门派之时,李七夜淡淡地笑了起来。

    “飞仙教要用北汪洋的地脉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余太君明白这其中的玄妙,说道。

    “飞仙教背后的人想一战定乾坤,想用地脉的力量来支撑他们绝世大阵,只有地脉的力量才能支撑起他们这种级别的大阵。”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大阵?”余太君看着这一幕,也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飞仙教背后的人明白我是精通天下之术,精通九界之法,而且他们飞仙教的多数帝术我都清楚,他们飞仙教的种种镇教大阵我也了然于胸,甚至有绝世大阵是出自于我手,所以,他是想剑走偏锋,想用一个我不知道的大阵来一战定乾坤!”

    “传言说,在当年飞仙帝提到了仙牢,同时也得到了一些不少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一个阵图。这是古老无比的东西,不属于我们的纪元。”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这飞仙教背后的人能参悟这么古老的东西,的确不容易,拥有着惊人的天赋,拥有着绝世的智慧。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形成了这样的绝世大阵。”

    “看来飞仙教有备而来呀,背后的人准备得也不是一二个时代了。”余太君喃喃地说道。

    “这的确,像这样的大阵那怕你天赋无双,因为它是古老无比的秘术,想参悟它也不是短时间能行的,而且,想让这样的大阵练成,更是需在很漫长的时间。”李七夜笑着说道:“只能说,飞仙教已经被渗透了,飞仙教的青壮一代早就恨不得出世了。”

    “此阵可有名?”镇世真神看着这大阵,双目寒光闪闪,颇有见猎心喜的神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阵称为十方仙灭。”李七夜露出笑容,笑着说道:“虽然我手中没有此阵的图纸,但是,这个纪元的不世之术我都有所涉猎。这样的东西对于别人来说或者一辈子看不懂,但休想瞒得过我的双眼。”

    “镇世前辈可是要等阵成?”余太君看到镇世真神的模样,就说道。

    “斩仙之后很久没有热身过了。”镇世真神露出霸道无匹的姿态,缓缓地说道:“也该爆发我们青龙军团无敌姿态的时候了,飞仙教正好让我们磨磨刀!”

    余太君也没多说什么,当年青龙军团敢对抗古冥,对于他们来说飞仙教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连最黑暗的岁月都不怕,还怕飞仙教不成!(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