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惨叫之声响彻了天地,一个大教的祖地拥有弟子上万,但就在这眨眼之间被这可怕黑色龙卷风撕得粉碎,死无葬身之地!

    能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在这刹那之间能灭掉一个大教传承,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轰”的一声巨响,可怕的黑色龙卷风冲击而下,瞬间击穿了这个大教的祖地,接着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整个大地都摇晃起来,海浪滔天,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黑色的龙卷风不止是打穿了祖地,而且它是穿入了大地深处直钻入了地脉之中。

    “轰、轰、轰”一阵阵有节奏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当这黑色的龙卷风钻入了地脉之后它竟然是温驯起来,龙卷风不再是狂暴,似乎一头猛兽被驯服了一样,一条地脉就像是长长的锁链锁住了这黑色的龙卷风一样。

    黑龙的龙卷风钻入了地脉之后,拖着长长的风暴尾巴在天空上摇曳飘荡着,就好像是随风飘在天空上的风筝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黑龙的龙卷风竟然是在这眨眼之间灭掉了一个大教,这让很多人看得都为之毛骨悚然,很多人都为之心惊胆颤。

    然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很多大人物一时之间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什么事了。

    “轰、轰、轰”再一次的轰鸣之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纳闷这黑色的龙卷风是什么的之时,突然天上再次垂下一道黑龙的龙卷风,瞬间击碎了天穹,直轰而下,奔击向了一个大疆国的帝都。

    “杀”看到如此可怕的黑色龙卷风奔袭而来,这个大疆国的所有弟子强者都狂吼着冲天而起,迎战这黑色龙卷风,这个大疆国的神皇老祖甚至是冲在了最前面。想以自己最霸道最凶猛的杀招扛下这黑龙的龙卷风!

    “砰”的一声响起,在黑龙的龙卷风之下这个疆国帝都那巍峨无比的城墙一下子粉碎崩裂,那怕是延长万里的防线也一下子被击穿,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啊”在黑色的龙卷风疯狂咆哮之时。惨叫声也是起伏不止,这个疆国的所有弟子都被黑色的龙卷风撕得粉碎,一下子被撕成了血雾,死无葬身之地。

    “啊”神皇凄厉的惨叫声在天空中回荡不止,那怕是这个疆国最强大的神皇在这黑色的龙卷风之下依然是不堪一击。风尖瞬间刺穿了他的胸膛,一下子把他撕得粉碎,血雾瞬间飘散。

    在这凄厉的惨叫声中充满了这位神皇的不甘与绝望,那怕强大如他这样的神皇但是在这一刻依然是那么的渺小,依然是无法保护自己的家园,依然是无法庇护自己的子孙,这样的下场对于一位神皇来说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轰”一声巨响,碎石冲天,最后这个黑色的龙卷风击穿这个疆国的祖地,钻入了地脉之中。与第一个黑色龙卷风一样钻入地脉之后变得温驯起来,拖着长长的风暴尾巴。

    “这究竟是怎么了?”出现第一个黑色龙卷风的时候很多人都或者觉得这是一场意外,或者是一场天灾,但是,当出现了第二个黑色龙卷风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一场意外,这不是什么天灾,而是人为!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黑色龙卷风是由谁制造的,这黑色龙卷风如此毁灭一个个门派的具体目的究竟是什么?

    “轰”再一次响起击碎天穹的声音。就在北汪洋人心惶惶之时第三个黑色龙卷风冲击而下了,瞬间冲击向一个帝统仙门。

    “挑战帝统仙门呀!”看到这个黑色龙卷风冲击向帝统仙门之时,很多人都吃惊,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当黑色龙卷风冲击向这个帝统仙门之时该门派立即升起了仙帝统别的防御,欲挡住这黑色的龙卷风。

    “轰轰轰”黑色龙卷风冲击向这防御之上一开始是被挡住了,但是黑色龙卷风连续三次冲击之后,这仙帝级别的防御也是挡不住了,最终是“砰”的一声响起。黑色的龙卷风击穿了仙帝级别的防御,冲击向这个帝统仙门的祖地。

    “请祖先显灵!”在生死关头,这个帝统仙门的老祖们以寿血祈祷,门下弟子跪倒在地上泣血,以祈祷自己的祖先显灵以庇护宗门。

    “砰”的一声响起,在老祖们以寿血祈祷之下,门下成千上万的弟子泣血之下,这个帝统仙门的仙帝统于显灵了,仙帝的执念瞬间爆发,一尊伟岸无比的身影浮现在了这个帝统仙门的上空,大手撑天,挡住了冲击而下的黑色龙卷风。

    “祖先无敌”看到仙帝的执念乃是大手封天,挡住了这冲击而下的黑色龙卷风,这让门下的弟子都不由欢呼起来,在危难关头依然是他们的祖先庇护着他们。

    “仙帝就是仙帝。”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为之感慨说道:“仙帝的底蕴终究不是一般大教所能相比的,拥有仙帝的庇护比什么都要强!”

    “轰”一声巨响撼动天地,就在许多人为仙帝的执念挡住了这黑色龙卷风而兴奋的时候,突然之间黑色龙卷风中冲击下了一股股的仙帝之威,这好像是一尊尊仙帝出手一样,每一股的仙帝之威都化作了世间最锐利最凶险最霸道的长矛,瞬间掷杀而下,钉穿一切。

    “砰”的一声响起,一股股的仙帝之威掷击而下,瞬间钉穿了仙帝伟岸的身影,瞬间把仙帝的执念击碎。

    “不”看到自己祖先的执念被毁灭,这个帝统仙门的子孙都不由凄厉地尖叫一声,在这尖叫声中充满了绝望,因为连他们祖先仙帝的执念都被毁了,他们也唯有一死!

    “不可能”北汪洋很多大人物看到这一幕之后都被吓得脸色煞白,连仙帝的执念都被毁灭,这究竟是多么可怕多么强大的力量呀。

    能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一时之间惊愕在那里,他们这才明白这将是面对着什么可怕的敌人。

    毫无悬念,黑色的龙卷风毁灭了这个帝统仙门,击穿了祖地,钻入了地脉之中,留下了长长的风暴尾巴。

    “是谁出手呢?”在这一刻大家都明白这不是什么灾难,也不是什么意外,这是人为,而且是怀着目的而来的,就是为了毁灭这些门派传承的。

    当这一切发生之时,在明珠城的李七夜他们尽收眼底,看着这一个个黑色的龙卷风冲击而下毁掉一个个门派之时,李七夜淡淡地笑了起来。

    “飞仙教要用北汪洋的地脉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余太君明白这其中的玄妙,说道。

    “飞仙教背后的人想一战定乾坤,想用地脉的力量来支撑他们绝世大阵,只有地脉的力量才能支撑起他们这种级别的大阵。”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大阵?”余太君看着这一幕,也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飞仙教背后的人明白我是精通天下之术,精通九界之法,而且他们飞仙教的多数帝术我都清楚,他们飞仙教的种种镇教大阵我也了然于胸,甚至有绝世大阵是出自于我手,所以,他是想剑走偏锋,想用一个我不知道的大阵来一战定乾坤!”

    “传言说,在当年飞仙帝提到了仙牢,同时也得到了一些不少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一个阵图。这是古老无比的东西,不属于我们的纪元。”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这飞仙教背后的人能参悟这么古老的东西,的确不容易,拥有着惊人的天赋,拥有着绝世的智慧。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形成了这样的绝世大阵。”

    “看来飞仙教有备而来呀,背后的人准备得也不是一二个时代了。”余太君喃喃地说道。

    “这的确,像这样的大阵那怕你天赋无双,因为它是古老无比的秘术,想参悟它也不是短时间能行的,而且,想让这样的大阵练成,更是需在很漫长的时间。”李七夜笑着说道:“只能说,飞仙教已经被渗透了,飞仙教的青壮一代早就恨不得出世了。”

    “此阵可有名?”镇世真神看着这大阵,双目寒光闪闪,颇有见猎心喜的神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阵称为十方仙灭。”李七夜露出笑容,笑着说道:“虽然我手中没有此阵的图纸,但是,这个纪元的不世之术我都有所涉猎。这样的东西对于别人来说或者一辈子看不懂,但休想瞒得过我的双眼。”

    “镇世前辈可是要等阵成?”余太君看到镇世真神的模样,就说道。

    “斩仙之后很久没有热身过了。”镇世真神露出霸道无匹的姿态,缓缓地说道:“也该爆发我们青龙军团无敌姿态的时候了,飞仙教正好让我们磨磨刀!”

    余太君也没多说什么,当年青龙军团敢对抗古冥,对于他们来说飞仙教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连最黑暗的岁月都不怕,还怕飞仙教不成!(未完待续。)

第1657章未来的道路    镇世真神如此一说,余太君也不由看着流淌着的大道,看不出什么端倪,说道:“这有什么不同呢?”

    余太君终究是活得不如镇世真神久,见过的天命也就一次而己,见识方面与镇世真神相比起来的确是有所差距。

    “力量,大道,天地的规则。”镇世真神盯着一条条流淌的大道,徐徐地说道:“似乎它是缺点什么,或者是它是在契合着什么一样,总之这次的九界汇聚与以往有所不同。”

    “镇世眼光老辣。”李七夜笑着说道:“这一世,这必将是与众不同,这不止是与以往的时代不一样,甚至与消失的一个个纪元都不一样。这将会是前所未有过的时代,这一个纪元将会因为这个时代而与众不同。”

    “我们这是纪元的巅峰吗?”镇世真神都不由意外地说道。

    “不,我们这个时代还没有达到纪元的巅峰。”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但是这个时代、这个纪元将会因为我李七夜而与众不同。在这个时代,就算不是我们这个纪元的巅峰,但也必将会胜于巅峰!这个时代必将会在我的手中走到世界的尽头,这个纪元将会在我的手中注定着璀璨,后世之人再也达不到这个高度!”

    李七夜这话在别人听起来或者是自吹自擂,但镇世真神与余太君听起来却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都知道大人为了这样的时代到来那是积累了漫长无比的岁月,没有谁比他作过如此庞大远久的谋略!

    特别是镇世真神,他曾经追随过李七夜参加仙战,他明白李七夜手中的底牌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可怕,这也是他能从万古以来屹立到现在的原因!

    “这一世,我不止将会成为仙帝。”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在这一世天命对于我而言,那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

    “天命也只不过点缀而己!”听到这样的豪言壮语,就算是追随李七夜的余太君都不由为之呆了一下,她当然知道李七夜的逆天了。但是,当说出“天命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这句话真的是让余太君震撼了。

    天命,虽然这不是仙帝的一切,但这是仙帝无敌的底气。也是仙帝最强大的依仗,现在李七夜却说出了“天命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换作外人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那绝对不相信,不过镇世真神与余太君都知道这将会是真的!

    “天命之上还有其他的东西吗?”镇世真神都不由问道。

    “或者有,或者没有。这不好定义。”李七夜笑着说道:“但是,时代之上那就有着更广阔的时间范畴,这就是纪元!”

    “纪元!”镇世真神仔细地体味着李七夜这句话,因为他知道纪元的意义。

    纪元乃是一个时间的范畴,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一个纪元乃是由无数个时代所组成。

    就像当下的时间简史一样,不论是当下的时代,还是某一位仙帝的时代,又或者是整个诸帝时代,甚至是诸帝时代之前的拓荒时代。更遥远的荒莽时代,这些时代都在纪元之中。

    也就是说,这个纪元包括了莽荒时代、拓荒时代、古冥时代以及现在的诸帝时代。

    也曾有人说过,这个纪元的开端在于莽荒时代,这个说法是真是假,无法考究,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纪元真正的开端是起始于哪里!

    “天命只是点缀,大人将是追寻着怎么样的力量呢?”就算余太君这样沉着的人都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清风。你把世界的尽头想得太简单了,未来终极一战哪里有那么容易,只凭区区的天命,那是不够的。否则的话就不会有着一位位仙帝、一位位仙王在这条道路上前赴后继了。曾经有多少惊艳的帝者。曾经有多少无敌的巨擎,他们都在这一条道路上倒下,曾经有绝世无双的阵营,曾经有着可以铲平一切的联盟,但都在这一条道路上倒下了。”

    “这一条道路的战争是十分残酷的,跟世界尽头的一战比起来。什么天命之争,什么天命之争的最后一战,那只不过是一群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而己,不值得一提。”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我相信大人能笑到最后,大人有着无数的底牌,更是有着唯一的杀手锏,足可以毁灭一切。”余太君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有很多底牌,但,这种底牌只能说对于生命有效,像我的底牌可以威胁很多存在,不管是葬地,又或者是仙帝,我都有底牌威胁到他们,甚至是在九天十地之上,我也依然有底牌与所有的众帝仙王为敌。但,世界的尽头,这些底牌是没有用的。”

    “大人的唯一杀手锏呢?”镇世真神都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话。

    镇世真神所说的唯一杀手锏,就是晶柱,也就是当日李七夜拿出来威胁精鸡仙矿的那件东西。

    “这东西只能说是威慑。”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管它的威力有多大,这东西一出来,大家都玩完了。不要说不到万不得己,就算是在最绝望的时代,这东西都不能用,这东西一出,一切都没意义了,一切都没有了。我有这东西在手,玩的就是威慑,赌的就是底气,看谁能沉得住气,沉得住气的人就稳,道心能稳得住的人就能笑到最后!”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一条条流淌着的大道,说道:“所以,我是需要真正的力量,需要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力量,不能只是玩威慑,只有这样在世界尽头的最后一战我才能笑到最后,所以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天命那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

    余太君和镇世真神都不由为之沉默,那怕强大到他们这样的地步都无法想象这种力量是多么的强大,不过他们都是见过仙帝的人,他们都知道仙帝是多么强大,特别是仙帝以天命暴走之时,那是恐怖绝伦的事情。

    但现在李七夜追求的力量连天命都只不过是点缀而己,这种强大已经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

    “只可惜,属下不能一见大人独战万世的风采。”镇世真神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遥远的天空,缓缓地说道:“有时候看不到也是一种幸福,胜时乃是朗朗乾坤,若是败了,不堪设想。”

    这样的话让镇世真神与余太君都沉默起来,在未来遥远的一战他们不敢去想象,也不愿意去想象,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知道这级别的战争比他们一生中经历的最残酷的战争还要残酷上无数倍。

    天命将成,这让九界的所有修士都兴奋起来,对于许多修士来说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到来了,无数修士、众多的大教疆国都为之跃跃欲试。

    而且一时之间每一界都在讨论着仙帝的热门人选,当然每一界的仙帝热门人选都不一样,毕竟现在九界未通,每一界的天才都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混战与较量,大家也只能在自己的世界中进行评估。

    在人皇界最热闹的人选当然是第一凶人与龙傲天了,而在现在很多人都看好第一凶人,当然因为有飞仙教在背后撑腰,也有不少人看好龙傲天的。

    天命将成这消息让人皇界很多人陷入喜悦,但是,这喜悦没有多久就高兴不起来了,特别是对于北汪洋的门派修士来说,这甚至是一场灾难来临了。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天巨响震撼着整个北汪洋,突然之间,天空上降下了一条粗大无比的黑柱,这黑柱看起像是龙卷风一样。

    这一条黑柱从天空上垂下像龙卷风一样挟着绝世无双的风暴力量!这样的力量瞬间撕碎了天穹,直冲向了北汪洋一个大教所在之处。

    这个大教在北汪洋可以说是拥有十三疆国的大教,祖地底蕴极为深厚,他们曾经出过一尊尊的神皇。

    “遇袭,迎战!”看到这黑色的龙卷风直冲而来,这个大教的所有老祖被惊动,狂吼大叫地说道。

    “铛、铛、铛”一时之间警钟之时响彻了大教每一个角落,而且这个大教的一层层防御在第一时间升了起来。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在这黑色龙卷风之下整个大教的防御不堪一击,摧枯拉朽,瞬间被毁灭。

    “杀”看到这样的一幕,这个大教的所有弟子、所有强者、所有老祖都同时出手,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甚至是有老祖燃烧着自己的血气打出了人生中最强大的一击。

    “轰、轰、轰……”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天摇地晃,不管这个大教的上下所有弟子全力一击有多么的强大,但是在黑色龙卷风之前都不值得一提,他们的攻击瞬间被可怕的风暴撕得粉碎。

    “啊”一时之间,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只见这个大教的所有弟子一下子被可怕的黑色龙卷风卷了进去,一下子被撕得粉碎,化作了血雾,连老祖都不例外,都无法逃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