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镇世真神如此一说,余太君也不由看着流淌着的大道,看不出什么端倪,说道:“这有什么不同呢?”

    余太君终究是活得不如镇世真神久,见过的天命也就一次而己,见识方面与镇世真神相比起来的确是有所差距。

    “力量,大道,天地的规则。”镇世真神盯着一条条流淌的大道,徐徐地说道:“似乎它是缺点什么,或者是它是在契合着什么一样,总之这次的九界汇聚与以往有所不同。”

    “镇世眼光老辣。”李七夜笑着说道:“这一世,这必将是与众不同,这不止是与以往的时代不一样,甚至与消失的一个个纪元都不一样。这将会是前所未有过的时代,这一个纪元将会因为这个时代而与众不同。”

    “我们这是纪元的巅峰吗?”镇世真神都不由意外地说道。

    “不,我们这个时代还没有达到纪元的巅峰。”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但是这个时代、这个纪元将会因为我李七夜而与众不同。在这个时代,就算不是我们这个纪元的巅峰,但也必将会胜于巅峰!这个时代必将会在我的手中走到世界的尽头,这个纪元将会在我的手中注定着璀璨,后世之人再也达不到这个高度!”

    李七夜这话在别人听起来或者是自吹自擂,但镇世真神与余太君听起来却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都知道大人为了这样的时代到来那是积累了漫长无比的岁月,没有谁比他作过如此庞大远久的谋略!

    特别是镇世真神,他曾经追随过李七夜参加仙战,他明白李七夜手中的底牌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可怕,这也是他能从万古以来屹立到现在的原因!

    “这一世,我不止将会成为仙帝。”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在这一世天命对于我而言,那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

    “天命也只不过点缀而己!”听到这样的豪言壮语,就算是追随李七夜的余太君都不由为之呆了一下,她当然知道李七夜的逆天了。但是,当说出“天命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这句话真的是让余太君震撼了。

    天命,虽然这不是仙帝的一切,但这是仙帝无敌的底气。也是仙帝最强大的依仗,现在李七夜却说出了“天命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换作外人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那绝对不相信,不过镇世真神与余太君都知道这将会是真的!

    “天命之上还有其他的东西吗?”镇世真神都不由问道。

    “或者有,或者没有。这不好定义。”李七夜笑着说道:“但是,时代之上那就有着更广阔的时间范畴,这就是纪元!”

    “纪元!”镇世真神仔细地体味着李七夜这句话,因为他知道纪元的意义。

    纪元乃是一个时间的范畴,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一个纪元乃是由无数个时代所组成。

    就像当下的时间简史一样,不论是当下的时代,还是某一位仙帝的时代,又或者是整个诸帝时代,甚至是诸帝时代之前的拓荒时代。更遥远的荒莽时代,这些时代都在纪元之中。

    也就是说,这个纪元包括了莽荒时代、拓荒时代、古冥时代以及现在的诸帝时代。

    也曾有人说过,这个纪元的开端在于莽荒时代,这个说法是真是假,无法考究,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纪元真正的开端是起始于哪里!

    “天命只是点缀,大人将是追寻着怎么样的力量呢?”就算余太君这样沉着的人都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清风。你把世界的尽头想得太简单了,未来终极一战哪里有那么容易,只凭区区的天命,那是不够的。否则的话就不会有着一位位仙帝、一位位仙王在这条道路上前赴后继了。曾经有多少惊艳的帝者。曾经有多少无敌的巨擎,他们都在这一条道路上倒下,曾经有绝世无双的阵营,曾经有着可以铲平一切的联盟,但都在这一条道路上倒下了。”

    “这一条道路的战争是十分残酷的,跟世界尽头的一战比起来。什么天命之争,什么天命之争的最后一战,那只不过是一群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而己,不值得一提。”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我相信大人能笑到最后,大人有着无数的底牌,更是有着唯一的杀手锏,足可以毁灭一切。”余太君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有很多底牌,但,这种底牌只能说对于生命有效,像我的底牌可以威胁很多存在,不管是葬地,又或者是仙帝,我都有底牌威胁到他们,甚至是在九天十地之上,我也依然有底牌与所有的众帝仙王为敌。但,世界的尽头,这些底牌是没有用的。”

    “大人的唯一杀手锏呢?”镇世真神都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话。

    镇世真神所说的唯一杀手锏,就是晶柱,也就是当日李七夜拿出来威胁精鸡仙矿的那件东西。

    “这东西只能说是威慑。”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管它的威力有多大,这东西一出来,大家都玩完了。不要说不到万不得己,就算是在最绝望的时代,这东西都不能用,这东西一出,一切都没意义了,一切都没有了。我有这东西在手,玩的就是威慑,赌的就是底气,看谁能沉得住气,沉得住气的人就稳,道心能稳得住的人就能笑到最后!”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一条条流淌着的大道,说道:“所以,我是需要真正的力量,需要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力量,不能只是玩威慑,只有这样在世界尽头的最后一战我才能笑到最后,所以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天命那也只不过是点缀而己。”

    余太君和镇世真神都不由为之沉默,那怕强大到他们这样的地步都无法想象这种力量是多么的强大,不过他们都是见过仙帝的人,他们都知道仙帝是多么强大,特别是仙帝以天命暴走之时,那是恐怖绝伦的事情。

    但现在李七夜追求的力量连天命都只不过是点缀而己,这种强大已经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

    “只可惜,属下不能一见大人独战万世的风采。”镇世真神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遥远的天空,缓缓地说道:“有时候看不到也是一种幸福,胜时乃是朗朗乾坤,若是败了,不堪设想。”

    这样的话让镇世真神与余太君都沉默起来,在未来遥远的一战他们不敢去想象,也不愿意去想象,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知道这级别的战争比他们一生中经历的最残酷的战争还要残酷上无数倍。

    天命将成,这让九界的所有修士都兴奋起来,对于许多修士来说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到来了,无数修士、众多的大教疆国都为之跃跃欲试。

    而且一时之间每一界都在讨论着仙帝的热门人选,当然每一界的仙帝热门人选都不一样,毕竟现在九界未通,每一界的天才都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混战与较量,大家也只能在自己的世界中进行评估。

    在人皇界最热闹的人选当然是第一凶人与龙傲天了,而在现在很多人都看好第一凶人,当然因为有飞仙教在背后撑腰,也有不少人看好龙傲天的。

    天命将成这消息让人皇界很多人陷入喜悦,但是,这喜悦没有多久就高兴不起来了,特别是对于北汪洋的门派修士来说,这甚至是一场灾难来临了。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天巨响震撼着整个北汪洋,突然之间,天空上降下了一条粗大无比的黑柱,这黑柱看起像是龙卷风一样。

    这一条黑柱从天空上垂下像龙卷风一样挟着绝世无双的风暴力量!这样的力量瞬间撕碎了天穹,直冲向了北汪洋一个大教所在之处。

    这个大教在北汪洋可以说是拥有十三疆国的大教,祖地底蕴极为深厚,他们曾经出过一尊尊的神皇。

    “遇袭,迎战!”看到这黑色的龙卷风直冲而来,这个大教的所有老祖被惊动,狂吼大叫地说道。

    “铛、铛、铛”一时之间警钟之时响彻了大教每一个角落,而且这个大教的一层层防御在第一时间升了起来。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在这黑色龙卷风之下整个大教的防御不堪一击,摧枯拉朽,瞬间被毁灭。

    “杀”看到这样的一幕,这个大教的所有弟子、所有强者、所有老祖都同时出手,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甚至是有老祖燃烧着自己的血气打出了人生中最强大的一击。

    “轰、轰、轰……”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天摇地晃,不管这个大教的上下所有弟子全力一击有多么的强大,但是在黑色龙卷风之前都不值得一提,他们的攻击瞬间被可怕的风暴撕得粉碎。

    “啊”一时之间,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只见这个大教的所有弟子一下子被可怕的黑色龙卷风卷了进去,一下子被撕得粉碎,化作了血雾,连老祖都不例外,都无法逃脱。(~^~)

第1656章天命将成    大战之前的宁静,整个人皇界都屏住了呼吸,北汪洋更是寂静到了极点,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是心惊胆颤,许多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提心吊胆。

    大战开启之时北汪洋必定会成为战场,战火必将会燃烧到许多门派传承,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涂炭。

    然而,天下人都没能等来绝世大战,九界突然发生了变异,极为惊天的变异。

    “嗡”清脆悦耳的颤动声音响起,这声音并不是很洪亮,但是九界的亿万生灵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声音就算你耳朵听不到、就算你是聋子,那么这声音你依然能听得一清二楚,这声音是在你的心里面响起。

    在这一个夜晚,九界突然沸腾起来,九界的所有生灵不管有没有入睡都一下子被惊醒,就算是沉睡于地下的老怪物都被这突然响起的清脆悦耳的声音所惊醒过来。

    九界的夜空在今晚变得十分的绚丽,“嗡、嗡、嗡”一声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荡于夜空之中,回荡于九界的每一个角落。

    不管你是在广袤的平原之上,还是幽深的壑谷之中,又或者是干枯的大漠之上,又或者是处身于人海之中……

    今夜任何生灵都听到了这清脆悦耳的声音,它回荡于天地之间,回荡于九天十地,世间的任何角落都能听到这个声音。

    本来是宁静的夜空突然是闪动着光芒,只见天空是突然之间流淌着一条条像银河一样大道,这样的大道从九天十地的每一个地方铺陈,一条条大道跃于空中,流淌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一条条大道就像是河流一样,由近及远,往遥远的地方流淌而去,一直流淌到了天宇深处,一直流淌至天地万道的起源之处。

    一条条大道跃起流淌于天地之间时。纯粹晶莹,流淌着的不是河水,是跳跃着光芒的星屑,是闪动着璀璨光芒的钻石。又是流淌着的时光……

    每一条大道的颜色虽然有着差异,每一条大道也是形形色色,但是,每一条大道都是那么的纯粹,每一天大道都是那么的净洁。这是天地间最纯粹的力量,最纯粹的能量。

    这样的大道,不是靠修练而成,不是蕴养而成,它是起源的力量,它是每一个时代所承载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大道,只有一个时代开启之时才会出现。

    当九界所有这样的力量汇聚而成之时,当九界这样的大道汇聚而成之时。最终在天地的衍化之下形成了万世以来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天命!

    天空上流淌着的大道,形形色色,有的像小溪一般潺潺而流,有的像是大江一样奔腾不息,也有的像是天宇中的银河舒展扩张……

    看着这样的一条条大道流淌于天地之间,九界的所有生灵都看呆了,这对于很多生灵一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见得到的景观,这样壮观无比的景观一个时代只有一次!

    “那是什么”看着一条条大道在流淌着大道,有晚辈是人生第一次见到,指着天空问道。

    “天命汇聚。一个时代的力量,九界的承载,这将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天命。”有曾经见过这景象的长辈说道:“天命将要出现了。一个时代开启了,未来的仙帝也将要诞生了。”

    “天命”听到长辈的话,晚辈不由为之动容,甚至为之兴奋。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他们一生是多么渴望能拥有天命呀。

    拥有了天命,这就意味着一世无敌。这就意味着能主宰这个时代,这就意味着必将成为这个时代的仙帝。

    承载天命,这是天下所有修士最终的追求,为了这个追求,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是孜孜不倦,为了这个追求,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为了枯骨,化作了黄土。

    不管这一条道路是有多么的艰难,不管是这一条道路是有多么的危险,但是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人停下追求的脚步,所有人都渴望着自己有一天能承载天命,成为仙帝!

    “这是通往哪里呢?”有晚辈看着一条条大道在天空上流淌着,不由好奇地问长辈说道。

    长辈也看着流淌着一条条大道,摇头说道:“没有人知道,有人说是通往苍天,也有人说是通往天地起源,更有人说是通往我们每一个人的道心,具体它们是流淌到哪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天命的力量有多强大呢?”有晚辈看着这一条条流淌着的大道承载着最纯粹的力量、最洁净的能量,问长辈说道。

    “这个只能是问仙帝了,有传言说,仙帝承载了天命之后一生很少用尽全力的时候,甚至有老人说过仙帝是不会把天命最终极的力量打出来,是真是假,我们也不知道。”长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天命的力量就算你不知道你也可以去想象一下的,它汇聚了一个时代,它承载了九界,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时代的力量是多么强大,你可以想象一下九界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晚辈听到长辈的这一席话一时之间都不由想痴了,九界的力量,一个时代的力量,这是多么让人为之疯狂的力量呀,这也难怪万古以来无数人都想着承载天命,都想着成为仙帝。

    当这样的一条条大道在流淌之时,在天宇深处的道门缓缓地散发出了光芒,本是已经斑驳尘旧的道台也慢慢吹拂去尘埃,开始明亮起来。

    有神皇看到天宇中这一幕的时候也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了,缓缓地说道:“当天命形成之时,九界必将会再一次相通,到时候大世就是真正开启了。被封锁了几万年的九界道门也终于要开启了,世间变得更波澜壮阔,这将会更繁华,也将会更残酷。”

    当年黑龙王与踏空仙帝一战,黑龙王撕裂天命,从此之后大道黯然,整个九界进入了道艰时代,九界的通道也因此而封闭,修士再也无法自由来往于九界之中。

    现在看到天宇深处的九界道门开始发亮之时,大家都知道九界互通将要开启了,到时候只要你能足够的精璧,这将能畅流九界,通往九界的任何地方。

    看到九界道门将要恢复,不知道多少人跃跃欲试,老一辈的人被困在了一界早就渴望着能再去九界的其他地方看看,甚至是见一见故人,而年轻一辈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世界,现在有机会通往九界,这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一件十分兴奋的事情。

    当一条条大道在天空上流淌的时候,也有一些强者纷纷飞跃于天空之上,有人取出宝瓶,也有人取出圣器,还有人演化无双之术……他们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这流淌着的大道力量占有己有,他们都想窃取这一条条流淌的大道。

    可惜,不论是他们用自己样的宝物,用怎么样的无双之术,都无法从这流淌着的大道中截取一丝毫的力量,一条条大道依然是在流淌着,根本就不会停留下来。

    “这是没用的,你再强大也对抗不过天地。”看到有强者想窃取大道的力量,有经验的长辈摇头笑着说道:“如果你都能从天地的手中窃取这一条条大道的力量,那么这就意味着你可以毁天地了,你既然都可以毁掉天地,毁掉九界,那你就不需要这样的力量了,你一张口就可以把九界吞下去。万古以来,还没有人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尽了全力都窃取不了丝毫的大道之力,那些进行尝试的强者也只好纷纷放弃了,这长辈的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如果他们都能对抗天地的话,他们已经比仙帝还要强大了,到了这一地步,他们能吞下九界,何需窃取这样的一点点大道力量呢。

    在明珠城这一夜,李七夜站在夜空之下,看着一条条大道在流淌,看着那纯粹的力量,看着那洁净的能量,他不由露出了笑容。

    “每一个时代也就这一刻能让我企盼一下了,能让我这麻木的心能跳动一下了。”看着流淌着的一条条大道,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

    镇世真神与余太君陪在他的左右,也一同看着流淌着的一条条大道。

    “这样的景象也是瑰丽无比,多少人一生都看不到一次呢。”余太君看着这流淌的大道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是呀,一个时代也就只有一次而己,当这瑰丽的夜晚之后,紧接着就是残酷无比的天命之争。天命出现固然让人兴奋,但,也是九界所有天才吹响号角的时候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不管怎么样说,这样的景观百看不厌,每一个时代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能看到这样的景观,至少能说明自己还活着,一颗心脏还会在跳动。”

    “这一次有点不一样。”镇世真神看了很久,看得很仔细,最后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镇世真神比余太君活得更久,他的见识比余太君更广博,所以,仔细观看了一番之后,他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