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战之前的宁静,整个人皇界都屏住了呼吸,北汪洋更是寂静到了极点,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是心惊胆颤,许多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提心吊胆。

    大战开启之时北汪洋必定会成为战场,战火必将会燃烧到许多门派传承,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涂炭。

    然而,天下人都没能等来绝世大战,九界突然发生了变异,极为惊天的变异。

    “嗡”清脆悦耳的颤动声音响起,这声音并不是很洪亮,但是九界的亿万生灵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声音就算你耳朵听不到、就算你是聋子,那么这声音你依然能听得一清二楚,这声音是在你的心里面响起。

    在这一个夜晚,九界突然沸腾起来,九界的所有生灵不管有没有入睡都一下子被惊醒,就算是沉睡于地下的老怪物都被这突然响起的清脆悦耳的声音所惊醒过来。

    九界的夜空在今晚变得十分的绚丽,“嗡、嗡、嗡”一声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荡于夜空之中,回荡于九界的每一个角落。

    不管你是在广袤的平原之上,还是幽深的壑谷之中,又或者是干枯的大漠之上,又或者是处身于人海之中……

    今夜任何生灵都听到了这清脆悦耳的声音,它回荡于天地之间,回荡于九天十地,世间的任何角落都能听到这个声音。

    本来是宁静的夜空突然是闪动着光芒,只见天空是突然之间流淌着一条条像银河一样大道,这样的大道从九天十地的每一个地方铺陈,一条条大道跃于空中,流淌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一条条大道就像是河流一样,由近及远,往遥远的地方流淌而去,一直流淌到了天宇深处,一直流淌至天地万道的起源之处。

    一条条大道跃起流淌于天地之间时。纯粹晶莹,流淌着的不是河水,是跳跃着光芒的星屑,是闪动着璀璨光芒的钻石。又是流淌着的时光……

    每一条大道的颜色虽然有着差异,每一条大道也是形形色色,但是,每一条大道都是那么的纯粹,每一天大道都是那么的净洁。这是天地间最纯粹的力量,最纯粹的能量。

    这样的大道,不是靠修练而成,不是蕴养而成,它是起源的力量,它是每一个时代所承载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大道,只有一个时代开启之时才会出现。

    当九界所有这样的力量汇聚而成之时,当九界这样的大道汇聚而成之时。最终在天地的衍化之下形成了万世以来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天命!

    天空上流淌着的大道,形形色色,有的像小溪一般潺潺而流,有的像是大江一样奔腾不息,也有的像是天宇中的银河舒展扩张……

    看着这样的一条条大道流淌于天地之间,九界的所有生灵都看呆了,这对于很多生灵一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见得到的景观,这样壮观无比的景观一个时代只有一次!

    “那是什么”看着一条条大道在流淌着大道,有晚辈是人生第一次见到,指着天空问道。

    “天命汇聚。一个时代的力量,九界的承载,这将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天命。”有曾经见过这景象的长辈说道:“天命将要出现了。一个时代开启了,未来的仙帝也将要诞生了。”

    “天命”听到长辈的话,晚辈不由为之动容,甚至为之兴奋。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他们一生是多么渴望能拥有天命呀。

    拥有了天命,这就意味着一世无敌。这就意味着能主宰这个时代,这就意味着必将成为这个时代的仙帝。

    承载天命,这是天下所有修士最终的追求,为了这个追求,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是孜孜不倦,为了这个追求,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为了枯骨,化作了黄土。

    不管这一条道路是有多么的艰难,不管是这一条道路是有多么的危险,但是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人停下追求的脚步,所有人都渴望着自己有一天能承载天命,成为仙帝!

    “这是通往哪里呢?”有晚辈看着一条条大道在天空上流淌着,不由好奇地问长辈说道。

    长辈也看着流淌着一条条大道,摇头说道:“没有人知道,有人说是通往苍天,也有人说是通往天地起源,更有人说是通往我们每一个人的道心,具体它们是流淌到哪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天命的力量有多强大呢?”有晚辈看着这一条条流淌着的大道承载着最纯粹的力量、最洁净的能量,问长辈说道。

    “这个只能是问仙帝了,有传言说,仙帝承载了天命之后一生很少用尽全力的时候,甚至有老人说过仙帝是不会把天命最终极的力量打出来,是真是假,我们也不知道。”长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天命的力量就算你不知道你也可以去想象一下的,它汇聚了一个时代,它承载了九界,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时代的力量是多么强大,你可以想象一下九界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晚辈听到长辈的这一席话一时之间都不由想痴了,九界的力量,一个时代的力量,这是多么让人为之疯狂的力量呀,这也难怪万古以来无数人都想着承载天命,都想着成为仙帝。

    当这样的一条条大道在流淌之时,在天宇深处的道门缓缓地散发出了光芒,本是已经斑驳尘旧的道台也慢慢吹拂去尘埃,开始明亮起来。

    有神皇看到天宇中这一幕的时候也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了,缓缓地说道:“当天命形成之时,九界必将会再一次相通,到时候大世就是真正开启了。被封锁了几万年的九界道门也终于要开启了,世间变得更波澜壮阔,这将会更繁华,也将会更残酷。”

    当年黑龙王与踏空仙帝一战,黑龙王撕裂天命,从此之后大道黯然,整个九界进入了道艰时代,九界的通道也因此而封闭,修士再也无法自由来往于九界之中。

    现在看到天宇深处的九界道门开始发亮之时,大家都知道九界互通将要开启了,到时候只要你能足够的精璧,这将能畅流九界,通往九界的任何地方。

    看到九界道门将要恢复,不知道多少人跃跃欲试,老一辈的人被困在了一界早就渴望着能再去九界的其他地方看看,甚至是见一见故人,而年轻一辈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世界,现在有机会通往九界,这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一件十分兴奋的事情。

    当一条条大道在天空上流淌的时候,也有一些强者纷纷飞跃于天空之上,有人取出宝瓶,也有人取出圣器,还有人演化无双之术……他们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这流淌着的大道力量占有己有,他们都想窃取这一条条流淌的大道。

    可惜,不论是他们用自己样的宝物,用怎么样的无双之术,都无法从这流淌着的大道中截取一丝毫的力量,一条条大道依然是在流淌着,根本就不会停留下来。

    “这是没用的,你再强大也对抗不过天地。”看到有强者想窃取大道的力量,有经验的长辈摇头笑着说道:“如果你都能从天地的手中窃取这一条条大道的力量,那么这就意味着你可以毁天地了,你既然都可以毁掉天地,毁掉九界,那你就不需要这样的力量了,你一张口就可以把九界吞下去。万古以来,还没有人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尽了全力都窃取不了丝毫的大道之力,那些进行尝试的强者也只好纷纷放弃了,这长辈的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如果他们都能对抗天地的话,他们已经比仙帝还要强大了,到了这一地步,他们能吞下九界,何需窃取这样的一点点大道力量呢。

    在明珠城这一夜,李七夜站在夜空之下,看着一条条大道在流淌,看着那纯粹的力量,看着那洁净的能量,他不由露出了笑容。

    “每一个时代也就这一刻能让我企盼一下了,能让我这麻木的心能跳动一下了。”看着流淌着的一条条大道,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

    镇世真神与余太君陪在他的左右,也一同看着流淌着的一条条大道。

    “这样的景象也是瑰丽无比,多少人一生都看不到一次呢。”余太君看着这流淌的大道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是呀,一个时代也就只有一次而己,当这瑰丽的夜晚之后,紧接着就是残酷无比的天命之争。天命出现固然让人兴奋,但,也是九界所有天才吹响号角的时候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不管怎么样说,这样的景观百看不厌,每一个时代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能看到这样的景观,至少能说明自己还活着,一颗心脏还会在跳动。”

    “这一次有点不一样。”镇世真神看了很久,看得很仔细,最后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镇世真神比余太君活得更久,他的见识比余太君更广博,所以,仔细观看了一番之后,他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未完待续。)

第1655章谁才是黄雀    气氛陷入了沉默,听到了老祖们这样的一席话林天帝对于这件事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可惜现在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或者帝后还在世这有可能改变飞仙教的命运。”另一位比较年轻的老祖沉吟地说道。

    “或者吧。”年纪最大的老祖也沉默了一下,说道:“人贤帝后是一个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十分贤惠的人,明大势,知进退,她一直都辅佐着人贤仙帝,人贤仙帝能承载天命,她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只是她英年早逝,并未能享受着帝后这一份荣耀。”

    “是呀,以人贤帝后的贤惠,若是她还活着世间的话或者能化解帝子们心里面的怨气,在她的教化之下帝子们能成为贤明的人,甚至有可能有帝子成为仙帝。人贤帝后若是长寿,说不定能铲除笼罩着我们飞仙教的阴影。”另一位老祖也赞同地说道。

    林天帝沉默着,世间没有假如,世间也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该知道的你也知道了。”年纪最大的老祖对林天帝说道:“带着弟子离开吧,远离飞仙教,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门下的弟子已经为你挑选好了,你连夜悄悄离开,不要告别,也不准告诉任何人。”一位老祖递给林天帝一份名单。

    年纪最大的老祖说道:“虽然现在大势已去,我们三脉还是有点资源,都已为你打包好了,带上它。未来三脉的香火能不能传承下去。就指望它了。”

    “老祖”林天帝不愿意离开。他忙是说道:“我愿意留下来陪着老祖们,那怕是战到最后,我都不想离开。老祖若要人传下香火,宗门之中还有其他人选。老祖们培栽于我,我不能在危难之时离老祖而去。”

    “不,我们选中你是有原因的,我们见你去见大人也是有原因的。”年纪最大的老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谁比你更适合了。大人欣赏你,所以你带着三脉的种子逃离飞仙教,大人是不会追杀你的,但换作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可是”林天帝张口欲言。

    年纪最大的老祖打断了林天帝的话,缓缓地说道:“不用可是了,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下来了。这就是你回报我们的时候,这也就是你回报飞仙教的时候,你把三脉的香火传下去,这就是最大的回报。”

    看着在座的老祖们,林天帝已经明白此事成了定局。

    最终林天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恭恭敬敬地跪下来,向在座的老祖重重地磕了九个响头。说道:“老祖,我不能待候于左右,请保重。”

    “去吧,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回头,不要回首,记住,不要报仇,把香火传下去,让我们的种子不灭,这就已经足够了。”最年长的老祖郑重地说道。

    “弟子遵命。”林天帝再拜,最后一咬牙转身就走,不敢再回头,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因为他知道此一别再也不能相见,因为他知道此一去再也回不到飞仙教。

    看着林天帝的身影消失,在座的几位老祖也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一切都成了定局,他们不再去强求。

    在明珠城,林天帝告辞之后,李七夜依然坐在那里,只不过此时有余太君陪伴在李七夜的身边。

    “青龙军团一出,天下皆惊。”余太君不由说道:“青龙军团出世,知道青龙军团的人,都明白大人必将会主宰九界,都必知道谁都不能染指天命。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还能打得起来吗?飞仙教还会报仇吗?”?“会的。”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大战将在,这一战飞仙教必将倾尽全力,他们必将把飞仙教的所有一切都赌在这一战上!”

    “人贤仙帝的儿子他们虽然强大,但,还不至于如此的盲目吧,青龙军团一出,他们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余太君也意外说道:“双方还没有真正开战,这是有回旋余地,如果他们不蠢的话应该找当年的老将来说情。换作是我在这样的局势之下,不论是怎么样的代价都会保住飞仙教,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

    “所以他们不是你,你也不是他们。”李七夜笑着说道:“而且,他们没有想过议和,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有心议和了,但这件事也不是他们说了算,背后的人绝对会放手一搏的!”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背后的人有着如此的信心能与大人决战!”余太君也不由为之奇怪地说道。

    只要知道阴鸦存在的人,都知道自己面对着什么,这是亘古巨擘,这是主宰着九界的存在,这是万古以来的幕后黑手。在没有仙帝的时代,任何实力、任何存在与他为敌都是以卵击石,那怕是仙帝与他为敌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不止是因为强大的力量让背后的人与我决战。”李七夜笑着说道:“除了这背后的人自认为有着强大的实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时不待他们!”

    “时不待他们?”余太君怔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因为这一世我亲自出世了。”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因为这一世我不是长生不死了!背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心里面很清楚,这一世我没有仙帝撑腰,而且不是长生不死,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如果什么时候能杀得死我,那必定只有在这一世!所以,背后的人必须放手一搏。”

    “这也是为什么固尊也要放手一搏的原因,固尊也同样明白,这一世是他们唯一的机会!错过了这一世再也没有机会了。”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玩味,说道:“像飞仙教背后的人是策划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如果就这样放我离开了,他们是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这对于飞仙教背后的人来说,对于固尊来说,他们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这一世!”李七夜笑着说道:“错过了这一世,我就已经在九天十地之上!就算他们未来再强大,就算他们未来真的有一天能上去了。”

    “在那九天十地之上,他们算什么东西!”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那怕他们强大到可以上九天十地,到时候我踩死他们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固尊明白这个道理,飞仙教背后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一世他们都会放手一搏,他们无法咽得下这口气,无法让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计谋策划最后扑空!”

    看到李七夜的笑容,余太君心里面跳动了一下,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失声地说道:“大人一直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这个嘛”被余太君这样一说,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没有正面回答。

    “大人一直都知道,当年强制巡视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余太君跟随了李七夜这么久当然明白李七夜这个笑容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时候,她心里面明朗起来。

    在此之前李七夜不说这事,也不多谈,她都还以为当年强制巡视飞仙教因为没拿到铁证所以才奈何不了飞仙教,无法给飞仙教定罪,现在看来当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己,这件事情也要结束了,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余太君也明白了,不过她也不算是十分吃惊,事实上在世间论阴谋又有谁能比得上眼前这个男人呢?

    “当年为什么大人不一举拿下他们,一举铲除飞仙教?”余太君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他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或者我是心软吧,当年老头子他们都跪在那里,头额都磕得鲜血直流了,他们也曾经为我做过事,也曾经为我效忠过,也曾经为我卖过命。这也算是我给他们一次机会,希望他们自己能查出来,希望他们自己能铲除这背后的阴影,可惜,他们已经老了,他们不是飞仙教背后之人的对手,这个人藏得很深很深,他们也挖不出来!”

    “再说了。”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意,说道:“古冥血统一直是我心头大患,一直以来都有人在琢磨着,一直以来都有人要进化这个血统,可以说飞仙教背后这个人是古冥时代结束之后做得最极致的人,我倒想看一看他能做到怎么样的地步!这正好让我了解古冥血统的真正进化!”

    “既然背后的人划策着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来对付我,那我就给他一个机会,等他成功了再把他们一窝端了,到时候后代之人才会对古冥血统有一个深刻的了解,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到最后,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

    “大人是借飞仙教背后之人的手在观察古冥血统的进化。”余太君明白过来了。

    “一直都有人琢磨这件事情,我还真有点担心以后这个血统突然变化,潜入我们血统之中,让我们再也分不清什么是人族血统,什么是古冥血统,既然有人走到这一步,那做样本参考参考也好,这至于让后人知道自己该防御的是怎么样的血统。”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