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气氛陷入了沉默,听到了老祖们这样的一席话林天帝对于这件事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可惜现在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或者帝后还在世这有可能改变飞仙教的命运。”另一位比较年轻的老祖沉吟地说道。

    “或者吧。”年纪最大的老祖也沉默了一下,说道:“人贤帝后是一个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十分贤惠的人,明大势,知进退,她一直都辅佐着人贤仙帝,人贤仙帝能承载天命,她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只是她英年早逝,并未能享受着帝后这一份荣耀。”

    “是呀,以人贤帝后的贤惠,若是她还活着世间的话或者能化解帝子们心里面的怨气,在她的教化之下帝子们能成为贤明的人,甚至有可能有帝子成为仙帝。人贤帝后若是长寿,说不定能铲除笼罩着我们飞仙教的阴影。”另一位老祖也赞同地说道。

    林天帝沉默着,世间没有假如,世间也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该知道的你也知道了。”年纪最大的老祖对林天帝说道:“带着弟子离开吧,远离飞仙教,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门下的弟子已经为你挑选好了,你连夜悄悄离开,不要告别,也不准告诉任何人。”一位老祖递给林天帝一份名单。

    年纪最大的老祖说道:“虽然现在大势已去,我们三脉还是有点资源,都已为你打包好了,带上它。未来三脉的香火能不能传承下去。就指望它了。”

    “老祖”林天帝不愿意离开。他忙是说道:“我愿意留下来陪着老祖们,那怕是战到最后,我都不想离开。老祖若要人传下香火,宗门之中还有其他人选。老祖们培栽于我,我不能在危难之时离老祖而去。”

    “不,我们选中你是有原因的,我们见你去见大人也是有原因的。”年纪最大的老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谁比你更适合了。大人欣赏你,所以你带着三脉的种子逃离飞仙教,大人是不会追杀你的,但换作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可是”林天帝张口欲言。

    年纪最大的老祖打断了林天帝的话,缓缓地说道:“不用可是了,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下来了。这就是你回报我们的时候,这也就是你回报飞仙教的时候,你把三脉的香火传下去,这就是最大的回报。”

    看着在座的老祖们,林天帝已经明白此事成了定局。

    最终林天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恭恭敬敬地跪下来,向在座的老祖重重地磕了九个响头。说道:“老祖,我不能待候于左右,请保重。”

    “去吧,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回头,不要回首,记住,不要报仇,把香火传下去,让我们的种子不灭,这就已经足够了。”最年长的老祖郑重地说道。

    “弟子遵命。”林天帝再拜,最后一咬牙转身就走,不敢再回头,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因为他知道此一别再也不能相见,因为他知道此一去再也回不到飞仙教。

    看着林天帝的身影消失,在座的几位老祖也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一切都成了定局,他们不再去强求。

    在明珠城,林天帝告辞之后,李七夜依然坐在那里,只不过此时有余太君陪伴在李七夜的身边。

    “青龙军团一出,天下皆惊。”余太君不由说道:“青龙军团出世,知道青龙军团的人,都明白大人必将会主宰九界,都必知道谁都不能染指天命。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还能打得起来吗?飞仙教还会报仇吗?”?“会的。”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大战将在,这一战飞仙教必将倾尽全力,他们必将把飞仙教的所有一切都赌在这一战上!”

    “人贤仙帝的儿子他们虽然强大,但,还不至于如此的盲目吧,青龙军团一出,他们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余太君也意外说道:“双方还没有真正开战,这是有回旋余地,如果他们不蠢的话应该找当年的老将来说情。换作是我在这样的局势之下,不论是怎么样的代价都会保住飞仙教,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

    “所以他们不是你,你也不是他们。”李七夜笑着说道:“而且,他们没有想过议和,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有心议和了,但这件事也不是他们说了算,背后的人绝对会放手一搏的!”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背后的人有着如此的信心能与大人决战!”余太君也不由为之奇怪地说道。

    只要知道阴鸦存在的人,都知道自己面对着什么,这是亘古巨擘,这是主宰着九界的存在,这是万古以来的幕后黑手。在没有仙帝的时代,任何实力、任何存在与他为敌都是以卵击石,那怕是仙帝与他为敌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不止是因为强大的力量让背后的人与我决战。”李七夜笑着说道:“除了这背后的人自认为有着强大的实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时不待他们!”

    “时不待他们?”余太君怔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因为这一世我亲自出世了。”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因为这一世我不是长生不死了!背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心里面很清楚,这一世我没有仙帝撑腰,而且不是长生不死,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如果什么时候能杀得死我,那必定只有在这一世!所以,背后的人必须放手一搏。”

    “这也是为什么固尊也要放手一搏的原因,固尊也同样明白,这一世是他们唯一的机会!错过了这一世再也没有机会了。”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玩味,说道:“像飞仙教背后的人是策划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如果就这样放我离开了,他们是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这对于飞仙教背后的人来说,对于固尊来说,他们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这一世!”李七夜笑着说道:“错过了这一世,我就已经在九天十地之上!就算他们未来再强大,就算他们未来真的有一天能上去了。”

    “在那九天十地之上,他们算什么东西!”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那怕他们强大到可以上九天十地,到时候我踩死他们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固尊明白这个道理,飞仙教背后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一世他们都会放手一搏,他们无法咽得下这口气,无法让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计谋策划最后扑空!”

    看到李七夜的笑容,余太君心里面跳动了一下,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失声地说道:“大人一直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这个嘛”被余太君这样一说,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没有正面回答。

    “大人一直都知道,当年强制巡视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余太君跟随了李七夜这么久当然明白李七夜这个笑容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时候,她心里面明朗起来。

    在此之前李七夜不说这事,也不多谈,她都还以为当年强制巡视飞仙教因为没拿到铁证所以才奈何不了飞仙教,无法给飞仙教定罪,现在看来当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己,这件事情也要结束了,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余太君也明白了,不过她也不算是十分吃惊,事实上在世间论阴谋又有谁能比得上眼前这个男人呢?

    “当年为什么大人不一举拿下他们,一举铲除飞仙教?”余太君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他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或者我是心软吧,当年老头子他们都跪在那里,头额都磕得鲜血直流了,他们也曾经为我做过事,也曾经为我效忠过,也曾经为我卖过命。这也算是我给他们一次机会,希望他们自己能查出来,希望他们自己能铲除这背后的阴影,可惜,他们已经老了,他们不是飞仙教背后之人的对手,这个人藏得很深很深,他们也挖不出来!”

    “再说了。”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意,说道:“古冥血统一直是我心头大患,一直以来都有人在琢磨着,一直以来都有人要进化这个血统,可以说飞仙教背后这个人是古冥时代结束之后做得最极致的人,我倒想看一看他能做到怎么样的地步!这正好让我了解古冥血统的真正进化!”

    “既然背后的人划策着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来对付我,那我就给他一个机会,等他成功了再把他们一窝端了,到时候后代之人才会对古冥血统有一个深刻的了解,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到最后,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

    “大人是借飞仙教背后之人的手在观察古冥血统的进化。”余太君明白过来了。

    “一直都有人琢磨这件事情,我还真有点担心以后这个血统突然变化,潜入我们血统之中,让我们再也分不清什么是人族血统,什么是古冥血统,既然有人走到这一步,那做样本参考参考也好,这至于让后人知道自己该防御的是怎么样的血统。”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第1654章大局已定    殿内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此时的气氛就像是沉重的铅石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们,我们真的没希望了吗?”林天帝张口说出了这话,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都觉得好沉重,说得没有底气。

    “没希望。”年纪最大的老祖摇了摇头,说道:“青龙军团一出,一切都已经注定了,就算是青龙军团不出,也是注定了结局,没有了青龙军团,还有虎贲军团,还有其他的军团,不管怎么样,都是注定了结局。”

    “我们飞仙教迈过了那一道底线之时,一切都成了定局,那怕是有仙帝在世也将是成了定局。”另一位老祖轻轻地叹息地说道:“有仙帝在世,最多也是挣扎一下,让战争更残酷一些而己。我们飞仙教是很强大,但是能比当年的古冥更强大吗?我们就算是出了仙帝,也不见得能比龙冥仙帝更加强。”

    “当年的古冥照样是灰飞烟灭,当年的龙冥仙帝还不是被钉杀在神峰之上,他凄厉的尖叫声让九界都寒栗。”这位年纪最大的老祖缓缓地说道:“只可惜,飞仙教最终还是在我们的手中断送了,这一世我们都成了罪人,谁都逃不过,愧对列祖列宗。”

    其他的老祖也沉默起来,在九界来说,对于其他的修士或其他的门派而言,像他们这样的存在可以说是威慑十方的无敌之辈,人人都敬畏。

    但当面临飞仙教灭顶之灾的时候,他们依然是无能为力,他们无法改变什么,他们已经是没有能力去左右局面了,在这个时候他们都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很多事已经力不从心了。

    “但我们可以却劝帝子他们呀,劝说帝子他们放弃报仇,若真的必要我们可以劝帝子他们与阴鸦大人议和。”林天帝依然不死心地说道。飞仙教对他恩重如山,对于他来说飞仙教就是第二个家。看着飞仙教被灭了,他心里面也是十分难受。

    “你不了解他们。”年纪最大的老祖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要报仇的决心是没有人撼动的,否则我们这些老头子也不会被软禁在这里。”

    说到这里。在场的老祖都不由叹息一声,如果他们还年轻之时,如果他们还像当年那样血气旺盛的话,他们对决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之时他们还是有胜算的。

    可惜他们都老了,血气干枯。寿元衰竭,根本就无法久战,而人贤仙帝的几位帝子在仙牢之中并没有衰老,他们血气依然旺盛,依然年轻,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三脉的老祖联手依然是败了下来。

    “虽然说帝子他们当年被逼得逃入仙牢,但他们却因祸得福呀。”作为年轻人林天帝还是有几分幼稚地说道。

    “不,他们要报的仇不止是他们自己的仇,他们还要为他们的父亲报仇。”年纪最大的老祖说道。

    “为人贤仙帝报仇?”林天帝愕了一下。脱口说道:“那是因为什么?”?“耻辱!”另一位老祖说道:“他们认为是耻辱,我们飞仙教是一门五帝,他父亲是无敌仙帝,却要向人服软,被人镇压,被束缚住了手脚,在他们心里面觉得这是对于他们父亲一生中最大的耻辱!所以一直以来他们想为自己的父亲洗去这份耻辱!”

    “这也只怕是他们参加这个计划的原因。”还有一位老祖说道:“他们心里面明白,凭他们是无法对抗阴鸦大人,只怕他们想培养出最强大的血统来,培养出最强大的仙帝来。甚至在我们飞仙教培养出无数强大无匹的弟子来,希望借此来对抗阴鸦大人!”?“那人贤仙帝呢?”林天帝不由问道。

    谈到人贤仙帝,在场的几位老祖都相视了一眼,他们都是飞仙教最强大的老祖。比别人知道更多内幕。

    “既然大人都发话了,人贤仙帝是我们飞仙教睿智的仙帝。”年纪最大的老祖说道:“虽然当年有着种种的不愉快,但是人贤仙帝成为仙帝之后他一直都很克制,而且对于阴鸦大人也没有什么怨言可说。”

    事实上,在这一件事上曾经有老祖怀疑过是不是人贤仙帝留下了什么手诣又或者是留下了什么东西,这才导致有了幕后黑手。

    但是连阴鸦都否认了这件事并非是人贤仙帝所为。这说明这件事情上与人贤仙帝无关,人贤仙帝并没有辜负当年阿修罗古祖对他的爱护,也正是因为他一直以来的克制,这才会让飞仙教与阴鸦能和平相处。

    “如果帝子们还不是幕后黑手,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在背后主持呢?”林天帝都想不出飞仙教还有谁能左右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

    “这就是问题所在。”年纪最大的老祖无奈地说道:“我们飞仙教内部有鬼,一个隐藏得很深很深的鬼,这个鬼一直阴魂不散,它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们飞仙教!它一直躲在暗中左右着我们飞仙教,但我们却不知道它是谁!”

    被老祖这样一说,林天帝都有些毛骨悚然,要知道他们飞仙教可以称得上世间最强大的门派,现在在他们飞仙教中闹鬼,他们飞仙教被阴影笼罩着,这样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个躲在幕后的人就查不出来吗?”林天帝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查不出来。”在老祖中最年轻的老祖摇头说道:“这个鬼藏得很深很深,只怕它是藏了很久很久了,它能藏这么深这不是一朝一日的事情,它是经过了很久很久的谋划。这也是我提早出世的原因,我出世这这些年就是为了查明这件事情,但没能查出来!”

    “事实上,不止是我没查到结果,其他几位老祖也未能查到结果,最终寿元已尽,撤手归天。”这位老祖无奈地说道。

    对于他们这样的老祖来说时日无多,不到万不得己,他们是不会轻易出世的,因为他们出世一天就意味着生命少了一天。

    但为了查清这件事情,他们飞仙教曾有几位很强很强的老祖出世,亲自查找这件事情,但是,都未有查到幕后的黑手。

    “只可惜,时不待我们飞仙教。”年纪最大的老祖也只好说道:“若是再给我一千年寿元,这一件事情或者能水落石出。”

    “或者你早生几个时代,我们飞仙教还没有被封,你能成为仙帝的话,这件事情也能水落石出,有一位仙帝坐镇一个时代,必能铲除这背后的阴影。”年纪最大的老祖看着林天帝说道。

    林天帝不由为之愧然,低头说道:“是我辜负老祖们的栽培,是我辜负了飞仙教。”

    “这不是你的错。”年纪最大的老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只能说你没生对时代,就算没有龙傲天,这一世你也成不了仙帝!这一切都在冥冥中注定了。”

    “我们只能这样等死吗?”林天帝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已经无能为力了。”另一位老祖说道:“几位帝子还未回来,人贤一脉都已经掌握了飞仙教的大局了,现在帝子归来那是众望所归,他们更是牢牢地掌握住了整个飞仙教。”

    “这不止是人贤一脉的老祖们所想,这也不止是帝子们所想,事实上是我们飞仙教所有青壮弟子所望!在年轻的弟子们心目中他们渴望着权力,他们渴望着更大的舞台,他们渴望着横扫九界,他们渴望着出人头地……”

    年纪最大的老祖目光深邃地说道:“可以说,这强烈无比的欲望已经让所有弟子急着撕毁飞仙教的协议,大势己定,这已经不是我们这些老骨头所能左右的了,就算我们这些老骨头希望飞仙教能沉寂下来、能冷静下来,但是年轻人是不会甘于寂寞的,他们是不会愿意被锁在这天地之间的……”

    “……所以,有没有帝子归来,有没有龙祖掌握大势,最终飞仙教都必定会出世,我们压得了一时也压不了一世,我们终会老死而去,年轻人终会夺权的!他们需要舞台,他们需要权力,强大无比的欲望已经左右了整个飞仙教,没有帝子,没有龙祖,那也必定会有龙傲天。”

    说到这里,他不胜吁嘘地说道:“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当我们飞仙教选人贤仙帝的时候,这就已经注定着结局了。或者这一切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培养古冥血统也好,被强制巡视也好,又或者现在飞仙教年轻一辈的欲望积累,这只怕都在别人的谋划之中。”

    “这是一个可怕的阴谋,积累了一个又一个时代,背后的策划了一个又一个时代。”这老祖无奈地说道:“在这一场阴谋之中,我们飞仙教只有两个结局,要么胜出,成为亘古无敌的大教,要么惨败,从此灰飞烟灭!”

    听到年纪最大的老祖这一席话,林天帝都为之毛骨悚然,飞仙教背后有人策划了一个又一个时代,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能策划大世阴谋的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

    至于其他老祖都沉默着,因为他们能想通这里面的玄机之时一切都太迟了,大势己去,他们已经无法更改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