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争无情,将应马革裹尸,士当血洒战场!”镇世真神掷地有声,说道:“兄弟们在追随大人你那一天起,大家都心里面有准备,都随意准备着马革裹尸还!”

    “或者吧。”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一个又一个时代以来,战争总是残酷的,现在是该青龙军团享有这一份荣耀之时了,战争就让我来吧,未来的道路就让我去开拓吧。”

    “我相信大人必能旗开得胜。”镇世真神也不再多说什么,他明白大人这是体恤青龙军团,不愿意青龙军团跟随着他血战到底。

    “会的,总会有凯旋归来的那一天。”李七夜望得很远,过了许久,这才缓缓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之后,镇世真神看着李七夜,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这一世大人已夺回真身,大人应该让天下神女圣女就寑,大人应该留下子嗣于世间。”

    在当世没有几个人敢与李七夜说这种话,也没有几个人敢与李七夜提这件事情,在这世间也唯有像镇世真神这样的存在敢跟李七夜提这件事情。

    毕竟镇世真神追随了李七夜这么久,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李七夜未来能留下子嗣,不管未来如何,至少他的血统能绵延下来。

    “该有的,终会有。”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这件事情他并不着急。

    “大人若是愿意,属下可以为大人甄选天下女子,为大人留下最强血统的子嗣。”镇世真神都忍不住张罗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摇了摇头,说道:“镇世呀,我一向来都不在意血统,子嗣这件事情随缘吧,够缘份为我留下子嗣的女人,她总会为我留下子嗣的。”

    镇世真神轻轻地点头,明白大人心中所想。大人一生经历无数,阅历过无数的神女圣女甚至是女仙帝,但是,在这一世真正能让他看得上的女人并不多。他愿意让她生下子嗣的女人更是凤毛麟角!

    当青龙军团驻守在明珠城的时候,北汪洋乃至是整个人皇界的修士都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一场暴风雨要来了,这一场暴风雨只怕比任何时候的暴风雨都要强大都要凶猛,甚至有可能这一场暴风雨会摧毁整个北汪洋。

    大家心里面都明白。飞仙教十万大军覆灭,以飞仙教的底蕴他们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一旦飞仙教要报仇之时那必将会是一场灾难性的战争,飞仙教必定会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轰杀而至。

    即将爆发的一战,让天下人充满了期待,究竟是一门五帝的飞仙教胜出,还是这支神秘可怕的青龙军团胜出呢?

    当然在暴风雨来临之时,北汪洋也是人心惶惶,大战将在,很多门派传承都怕战火会燃烧到自己的宗门。这种重磅级别的战争一旦是开始了这必将会万里赤地,不知道会有多少门派传承被战火席卷。

    “撤吧,离开这里,否则会招来灭门之灾。”有少数的智者见到暴风雨来临,动员宗门上下撤离北汪洋,远走他乡。

    但是真正愿意撤离的人那是少之又少,真正能做到撤离北汪洋的门派是寥寥无几,不论是对于任何人来说放弃目前所拥有的基业而背井离乡是十分痛苦的事情,没有几个人或者几个门派能真正的做得到。

    在战争还未爆发之时,留在明珠城的李七夜却迎来了一个客人。一个来自于飞仙教的客人林天帝。

    与上一次相比,林天帝变化不小,整个人神采萎靡了很多,不复那种飞扬自在的神采。

    “看来你是给我带来了坏消息了。”看了看神态黯然无光的林天帝。李七夜笑着说道。

    林天帝苦笑了一声,最后只好说道:“不瞒李兄,我们失败了,我们诸位老祖失势,几位帝子彻底回归,掌握飞仙教大权。现在飞仙教由帝子、龙祖他们把持。”

    听到林天帝这样的话,李七夜也一点都不意外,他只是笑了一下而己,说道:“看来你们几位帝子在仙牢老不止是没有死去,而且还收获很大,这真是祸福相倚呀。”

    “是很强大。”林天帝只好苦涩一声笑着说道:“我们三脉老祖尽战败,不敌几位帝子,老祖们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被软禁于宗门之内。”

    本来他们三脉本欲联手夺权,但是人贤仙帝一脉的几位帝子强势回归,三脉的老祖联手也不敌他们,最终战败,三脉的老祖尽被软禁,飞仙教的大权尽落入人贤仙帝一脉的手中。

    “能把你们三脉最强大的几个老头打败,那还真的是有些本事。”李七夜笑着说道:“看来他们在仙牢里得到了不小的奇遇,这样的磨难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飞仙教的仙牢乃是飞仙帝从古老遗迹之中得到的,这个仙牢极为凶险,一旦进去,不要说你是传奇神皇,就算你是横击仙帝那都一样是九死一生。

    一直以来,飞仙教的弟子都探索过仙牢,但是真正活着回来的也就只有还没成为仙帝的蚕龙仙帝了。

    现在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竟然能在仙牢里熬了如此漫长的时间,最终能全部活着归来,这可想而知他们在仙牢之中是得到了何等了不起的奇遇了。

    林天帝张口欲言,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算他是飞仙教最杰出的弟子之一,但在飞仙教这样的局势之下,他这样的一个年轻弟子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与人贤仙帝这一脉的强大而言,就算他想改变什么东西那也只不过是螳臂挡车而己。

    最后林天帝只好说道:“老祖让我给李兄带个话,几位帝子暂时失踪了。”

    “失踪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失踪是什么意思?他们不在飞仙教还是突然凭空消失?”

    “这”林天帝张口欲言,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好,有些事情他也没办法启齿,因为有些事情不方便说。

    “我明白。”李七夜胸有成竹,淡淡地说道:“你们老祖在心里面怀疑这背后不只有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在作祟。或者你们老祖觉得能从这方面为你们飞仙教洗脱罪名。”

    “李兄莫误会,老祖他们并不是这个意思。”林天帝忙是说道:“老祖他们只是猜测,以帝子他们在当年不见得能拢其他人心。”说到这里,他都犹豫了一下。

    “有点意思,当年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在黄毛小子的时候就被人贤仙帝尘封,后来虽然出世,但时代不一样了。”李七夜盯着林天帝,徐徐地说道:“就凭他们几个不一定能让你们飞仙教那些重量级别的人加入这一场计划。你们飞仙教的老祖们心里面一清二楚,想搞古冥血统,那是灭族之罪!”

    这件事被李七夜亲口点破,林天帝脸色也有些发白,自从老祖们告诉了他这件事之后,从老祖们的口中他也明白这件事是何等的严重了。

    “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李七夜冷冷地说道:“如果说年轻人在搞,那只能说是年少无知,但是后来你们飞仙教可是有几位重磅级的老头子也搅和进去了,虽然他们后来自裁身亡,但这洗脱不了他们的确加入了这一个换血的计划!”

    “或者在他们看来,这不是换血计划,这是你们飞仙教万世大计,你们飞仙教想世世代代出仙帝,统治着九界。”李七夜说到这里冷笑了一下。

    “李兄,这个,这个,我们老祖他们只,只怕没这个意思,也没有这个想法。”林天帝此时也被吓得一跳,忙是说道。

    “我知道。”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如果他们加入了当年的计划,他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他们还想安享晚年!”

    李七夜这样说这才让林天帝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心里面也陷入了深深的无奈。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飞仙教那几个重磅级的老头子可都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就凭才刚刚从尘封出来的几位帝子能让他们冒着灭族之灾来搞这件事情吗?这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人贤仙帝还在的时候,他们还能借一借他们父亲的帝威,但,人贤仙帝不在!”

    “在这件事上来说,如果有谁能有这个权威去让这几位老头子冒着飞仙教被灭的风险搞这件事的话,也唯有阿修罗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不,不是阿修罗古祖。”林天帝忙是说道。阿修罗古祖乃是他们蚕龙仙帝一脉最强大的古祖,对于他们蚕龙仙帝一脉有着很大的贡献,虽然说在阿修罗古祖是有过一些错误的决策,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们阿修罗古祖绝对不会去做。

    “这的确不是他。”李七夜笑了笑,平淡地说道:“虽然当年阿修罗的确是强硬力挺人贤仙帝,但,他也是一个刚烈不阿的人,这样的事情阿修罗的确是做不出来。”

    李七夜这样说,这才让林天帝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件事上罪不在于他们蚕龙一脉。

    写书不容易,每一个字都是作者心血,请读者们能来起点或qq阅读订阅《帝霸》,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帝霸》,多投票,支持正版,你们的每一个订阅、每一张推荐票、月票对于《帝霸》都是十分珍贵。(未完待续。)

第1651章青龙军团的传奇    看着这样的一支军团,不论是什么传承,不论是什么大人物,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都不由为之全身冷栗。

    飞仙教的十万军团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被屠灭,全军覆灭,一个都没能活下来,而且老兵肢解神皇如同庖丁解牛一样,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青龙军团,可惜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军团,很多人都没听过这个军团,这个军团存在得太遥远了,知道这个军团的人多数都已经是化作了泥土了。

    “青龙军团”依然有人知道这个军团的,有一门三帝的幽深古殿中有跌座的老祖苏醒过来,他远眺北汪洋之时,看到这样的一个军团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当年斩仙一战,古冥一族彻底灰飞烟灭,青龙军团与九界先贤围困冥龙古朝之时那是杀到了天崩。在当时古冥一族万教支援,青龙军团一骑当先,挡住了古冥一族万教的援兵,经历一轮又一轮的血洗……”

    “……苦战七七四十九天,杀得大地都被血浆所覆盖,最终青龙军团以最坚定的姿态守住了最后一道的防线,断绝了古冥一族的万教支援。最终龙冥仙帝被钉杀在了山峰之上,仙帝的惨叫声响彻了九界,这只怕是万古以来最恐怖的事情,不可一世古冥一族的仙帝竟然在古冥时代被钉杀……”

    “……这一战让九界亿万生灵都为之惊恐,这一战乃是九界万族先贤联手的成果,但是,没有青龙军团的功绩,最终想灭古冥只怕没有那么容易,更别谈钉杀古冥一族的龙冥仙帝了!”

    忆当年一战,这位古祖级别的老祖都不胜吁嘘,也不胜敬畏,在当年青龙军团以无敌的姿态横断天地,挡住古冥的援兵之时。那是何等的霸道,那是何等的勇气。

    在那个岁月中古冥统治着九界,又有几个门派传承敢领下这样的绝令,但是。青龙军团却担下了这份重任,最终青龙军团也完成了自己的重任,不负重托。

    在古老的圣地之中,有苍老的不朽醒了过来,远眺北汪洋。远眺青龙军团,喃喃地说道:“曾经号称第一的青龙军团呀,古冥的黑暗笼罩着九界多少个时代了,又有哪一个传承、哪一个门派敢从始至终反抗古冥呢,又有哪一个传承、哪一个门派能与古冥战到最后呢,青龙军团却做到了,他们是世间最了不起的军团……”

    “……可惜,最终的斩仙一战青龙军团伤亡太重了,一尊尊无敌战将坠落,一个个骁勇老兵战死!斩仙一战之后。元气大伤的青龙军团也只能是解甲归田,否则的话,当世还轮得到飞仙教放肆,凭青龙军团也必轻而易举犁平飞仙教。”

    说到这里,这样的不朽都不胜吁嘘。

    在南赤地,圣城之中,在一个古世家,一位奄奄一息的老朽坐了起来,远眺北汪洋,看到青龙军团。不觉间都湿了眼角了。

    “青龙护天,百战屠仙!”这位老朽喃喃地说道:“只可惜我这个老兵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否则必将与同袍在大人麾下效忠,为大人冲锋陷阵。重归荣耀!”

    “老兵不死,青龙不灭!”轻轻地唠叨着这句话,这位老朽不觉间已经是热泪两行了。

    忆当年,他们经历过最黑暗的岁月,同袍手足深情,共渡生死。不弃不离,不论生与死,大家都坚守最后一条防线,那怕是战死到最后,也永不言弃!

    这就是他们青龙军团,他们的军团是热血与泪水共筑,他们的军团以兄弟情谊共筑!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在一场又一场的苦战之中,他们都是共同进退,永不离弃!

    在当年,他们青龙军团的军团口号就是青龙护天,百战屠仙。

    这既是他们青龙军团的口号,也是他们青龙军团的决心,更是他们青龙军团的意志。只要他们青龙军团还在,他们青龙军团就永护天子,只要他们青龙军团还在,九界的最后一道防线就依然还在。

    他们青龙军团的野望就是守护天子,镇守九界,屠杀古冥的仙帝!

    从始至终,他们青龙军团都为这一个目标而奋斗,他们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最终,他们青龙军团终于达到了一代又一代老兵的野望,最终,他们围困了龙冥古朝,他们断绝了古冥万教的支援,他们屠杀了龙冥仙帝。

    他们青龙军团一生战绩赫赫,他们的战绩是每一位兄弟的泪水与鲜血筑就的!

    青龙军团威震于野,一战惊天,就算在此之前没有人听过青龙军团这个名字,但是今天一战之后“青龙军团”这个名字响彻了天地。

    当谈到青龙军团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屠灭了飞仙教的十万军团之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噤若寒蝉,谈到这一战,不知道有多少人毛骨悚然,对青龙军团充满了敬畏!

    青龙军团一战之后,便驻守在了明珠城,此时明珠城一片寂静,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都不敢轻易踏入明珠城半步,很多大人物看到青龙军团的老兵之时都不由毛骨悚然,双腿十分不争气地直接发抖。

    在明珠城的主殿之中李七夜与镇世真神坐在了那里,多少年过去之后,他们主奴又同坐在了一起。

    “虽然你未能活出一世,这也是枯木蓬春呀,你的血气旺盛虽然比不了当年巅峰之时也是差不了多少了”李七夜看着镇世真神,不由露出笑容说道。

    “这都是大人的错爱。”镇世真神也不由露出笑容,说道:“若不是大人赐下仙物让我避世养命,这才能让我能恢复血气,不然的话我也是化作了一抷黄土了。”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谢我,这是你应该得的。当年大战兄弟们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可惜,在漫长的岁月时光中我无法挽留下他们的生命。”

    提起往事,镇世真神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当年荣耀与血泪共存,不论是他还是大人都对于往事不堪回首。

    不谈往事,镇世真神说道:“大人准备何时进攻飞仙教呢?青龙军团的兄弟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大人一声令下,必直捣黄庭,犁平飞仙教!”

    “不,不着急。”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倒是想看一看飞仙教有什么样的杀手锏。听说人贤仙帝的那几个儿子从仙牢中活着回来了,我倒想看一看他们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来。”

    “若是人贤仙帝还在世,他们还能翻出一点风浪。”镇世真神说道:“就凭他们几个帝子焉又能在大人手中翻出风浪来。”

    “帝子也好,帝女也罢。”李七夜无所谓的态度,说道:“我只是好奇他们当年藏下了什么东西,他们把当年的血统藏在哪里,我是很想知道他们当年是把谁的血统换了。这就是我一直好奇的地方,当年一直没有找到这个血统,但是我相信这血统一定在飞仙教。”

    说到这里,本是面带笑容的李七夜双目光瞬间露出了可怕的寒光,他这寒光就算是仙帝看到了都应该害怕。

    一直跟随在李七夜身边的镇世真神当然是知道这寒光意味着什么了!

    “凭飞仙教敢让古冥血统现世,就必灭族!”镇世真神也露出杀机,他经历过最黑暗的岁月,当然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了。

    “会的。”李七夜笑了笑,并不着急,悠闲地说道:“当年只是没找到那个被换掉的血统而己,否则飞仙教还想存于世间。”

    当年强制巡视飞仙教,千鲤仙帝开道,黑龙王压阵,在这样两大无敌巨头的镇压之下那怕是一门五帝的飞仙教也没得选择,也只能是任由阴鸦巡视飞仙教的每一寸土地!

    只可惜,当年强制巡视未能找到那个血统,当年飞仙教参于这件事情的老祖全部都自杀了,至于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则是逃入了仙牢!

    “不谈飞仙教也罢,他们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李七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一世让你们出世,这个荣耀也的确应该归于青龙军团,同时这也是我的一份私心,当我走了之后,青龙军团依然能瞭望九界,以免得未来还有一些人会蠢蠢欲动。”

    “大人重负。”镇世真神稽首,说道:“若是换作昔日,我更愿意追随大人杀上九天,带着兄弟们为大人杀出一条血路。”

    “我知道你们的忠心。”李七夜点头,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但是,当年你们伤亡太惨重了,我不希望当年的惨局再一次发生在青龙军团的身上,毕竟你们付出已经够多了。未来九天之上也必将会是血战,更为残酷,这样残酷的事情不应该在青龙军团身上发生两次!”

    “大人爱惜兄弟们。”镇世真神真诚地说道。

    “不,是我辜负了大家。”李七夜黯然地说道:“我把你们一个个带出来,但是,又有多少兄弟葬身黄土,血染战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