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九洲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城主,我也不清楚师尊的行踪,他老人家闲云野鹤,飘浮不动,我也无法找到他老人家。”

    “既然是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紫翠凝冷冷地说道:“飞仙教要来,就让他们来吧,明珠城也不是被人任意拿捏的软杮子。”

    叶九洲沉吟了一下,然后徐徐地说道:“城主,飞仙教此次并非是儿戏,飞仙教此次乃是大动干戈,而且不止只有龙祖这样的存在出手,必将会有更强者出手。飞仙教一旦是倾巢而出,就算明珠城再强大只怕也是灰飞烟灭。”?“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紫翠凝徐徐地说道:“不论是如何结局,明珠城已经准备好了面对它的命运!”

    “为了区区几个妖族、海怪,城主认为搭上整个明珠城这值得吗?这将会是生灵涂炭。”叶九洲说道。

    紫翠凝盯着叶九洲,然后冷冷地说道:“叶老,你我心知肚明,这与区区几个妖族、海怪没多少关系,这只不过是借口而己。就算是没有这些妖族、海怪也依然还是有其他的借口……”

    说到这里,紫翠凝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飞仙教此举乃是醉翁之意不在于酒!这一点叶老心里面更加明白,更加清楚。就算是没有飞仙教,难道叶老就不想拿下明珠城,就算叶老不想拿下明珠城,那么你师尊难道又不想拿下明珠城吗?”

    对于紫翠凝这样的质问,叶九洲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片刻之后,他缓缓地说道:“城主,不管你我两人对于权力有怎么样的看法,但,我的本意是希望我们镇天海城子弟少一些伤害,我的本意是希望镇天海城日愈强大,关于这一点我从未变过。”

    “叶老,你对宗门一直都是乐于奉献,镇天海城有今日你也是功不可没,叶老的功劳鲁祖师也曾再三提起过。”紫翠凝郑重地说道:“但是,如果叶老真的有心为镇天海城好,那就请叶老说服固尊,放他放手。叶老比我更清楚,是他一直遥控着镇天海城,镇天海城有多少元老、多少老祖对于是忌惮、对他是听从!”

    叶九洲张口欲言,但,他又只有轻轻叹息一声。虽然在镇天海城他是大权在握,但是,他师尊一直都在遥控着整个镇天海城,就算没有他,他师尊也一样能掌控镇天海城。

    在镇天海城之内不知道有多少元老、多少老祖是忌惮他师尊,不知道有多少老祖往往是有求于他师尊。

    也正是因为如此,固尊能掌控镇天海城,除了少数的老祖不受固尊左右之外,多数的老祖、元老都会受到固尊的影响。

    最终,叶九洲深深地呼吸了口气,他下定了决心,一咬牙,郑重地说道:“城主,那且让我一见李公子如何?我欲与李公子商量一二。”

    紫翠凝轻轻地摇头,说道:“叶老,李公子不在此,若是你要见他,他日再来吧。”

    “城主,我来见李公子可是冒着不小的风险,还请城主能传一下话。”叶九洲也忙是说道。

    紫翠凝轻轻摇头,说道:“叶老,并非是我不让你见,李公子的确不在城中,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这话让叶九洲顿时脸色大变,他不由吃惊地说道:“若是李公子不在城中,明珠城将拿什么来对抗飞仙教!”

    “叶老,你若是真心担忧明珠城,那就让飞仙教撤兵。不论这件事幕后由谁来主持,但是,叶老,不要忘记了,当日镇天海城与飞仙教签署联盟协议,乃是由叶老亲笔。如果谁最适合让飞仙教撤兵,那是非叶老莫属了。”紫翠凝郑重地说道。

    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是,他已经是无话可说了。正如紫翠凝所说的那样,这一次飞仙教出兵明珠城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妖族、海怪的残兵败将,飞仙教摆明是冲着李七夜而来的。

    飞仙教他们要逼出幕后的黑手,他们要对传说中的存在动手。

    “叶老,请回吧。”最终,紫翠凝下了逐客令,徐徐地说道:“明珠城的弟子要对抗入侵者,只怕没时间陪叶老了。”

    此时叶九洲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除非他是背违他师父的意志了,但是,对于叶九洲来说,他可以背叛任何人,都不会背叛他师父固尊的。

    “城主,明王,保重了,希望你们能保全明珠城。”最后,叶九洲轻轻地叹息一声,向紫翠凝、孔雀明王抱拳说道,然后飘然而去。

    叶九洲离开了不久,“轰”的一声响起,飞仙教待发,在这个时候飞仙教的弟子都披坚执锐,准备对明珠城发动进攻。

    而明珠城的所有弟子也一样是披坚执锐,已经准备好了面对敌人,与之生死决战!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条无上大道横来,亘横于天地之间,一个青年站在大道之上,神采飞扬,睥睨八方。

    “龙傲天,他还活着。”看到站在这条无上大道的青年,许多远观的强者都不由大吃一惊,十分意外地说道。

    当日龙傲天被第一凶人一个个疯狂无比的天灭砸飞,被瞬间打入了次元,大家都以为龙傲天要死了,没有想到龙傲天还活着,而且活蹦乱跳地活着。

    “这的确是够逆天的。”看到龙傲天依然是神彩飞扬,依然是睥睨八方,很多人都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

    大家都知道,被天灭打中,不管你多么强大,不死都残废,像龙傲天被这么多的天灭砸中,换作其他的人早就灰飞烟灭了,但是,现在龙傲天依然是活蹦乱跳,这不得不承认龙傲天的确是够逆天,连天灭没能把他杀死。

    “道心依然坚呀,看来他与第一凶人一战没有留下太多的阴影。”看到龙傲天依然是神采飞扬,依然是睥睨八方,不论是血气还是气势都丝毫不变,这让经验丰富的老一辈大人物看出了端倪。

    “他能成为飞仙教的传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被第一凶人打残,道心依然是没有留下阴影,道心依然是坚定,就好像是水过滑石一样,这的确是不得不让人佩服。

    第一凶人一出手就是无数的天灭轰了出去,那怕是仙体大成的存在,都只有挨打的份!若是换作其他人面对第一凶人之时,被第一凶人如此多的天灭打下之后,只怕一辈子都会在心里在留下阴影,甚至是逃避不出世。

    万古以来,多少不可一世的天才经历了失败之后就从此一蹶不振,从此颓废堕落,从此销声匿迹。

    但是,龙傲天被第一凶人的天灭打得如此之惨,他不止是依然活蹦乱跳地活过来,而且依然是神采飞扬,依然是睥睨八方,这说明这一场惨败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少的心理阴影。

    “能成为仙帝的人,都是有着不灭的道心呀。”就算是老神王也不得不如此感慨地说道:“只有不怕失败的人,只有道心不灭,才会笑到最后。虽然龙傲天败了一次,但是,他依然是有机会。”

    此时没有任何人会去嘲笑龙傲天,那怕龙傲天不是出身于飞仙教,都不会有人去嘲笑他。

    虽然说龙傲天败在了第一凶人手中,被第一凶人打得很惨,但是,走到这一步,在天下人看来失败已经没有什么好可耻的了,这是必然的事情。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出了一位又一位的仙帝,哪一位仙帝在年少时没有失败过?一生没失败过的仙帝也唯有骄横仙帝了,至于其他的仙帝,不论是威镇大世的鸿天女帝,还是惊艳无双的飞仙帝,他们在年少时都失败过!就是离当世最近的踏空仙帝都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才成为仙帝的!

    龙傲天的失败,最多只能是让他这一生的战绩没有那么完美而己,十冠之王的他,最终还是未能坚持住一生不败,最终还是败下来了。

    “防守——”当龙傲天出现之时,孔雀明王娇叱一声,下令明珠城的所有弟子备战。

    与此同时,孔雀明王胸前的吊坠是亮了起来,“嗡”的一声响起,就在刹那之间明珠城内的明珠塔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

    本是如天瀑一样喷涌而起的光芒接着像天瀑一样倾泻而下,“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明珠城浮出了一条条的经纬线,经纬线的光芒瞬间与明珠塔的光芒衔接在一起。

    一时之间,明珠塔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化作了光膜,巨大无比的光膜乃是符文流转,它就像是巨大的龟壳一样,把整个明珠城盖住,守护着整座明珠城。

    看着光膜像是巨大的防护壳一样保护着整个明珠城,这让明珠城内的所有弟子看得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很多弟子还不知道明珠塔竟然有着这样的用处。

    一直以来,明珠城的很多弟子以及百姓都以为明珠塔只不过是明珠城的地标而己,只是一道景观,很多人都没想过明珠塔会如此的神奇。

第1642章矛盾的叶九洲    当飞仙教调动兵马对明珠城形成围困之势的时候,整个北汪洋气氛也一下子紧张起来。

    明珠城那就更不用说了,为了免得被殃及池鱼,无数的百姓第一时间撤出了明珠城,明珠城的所有弟子强者留下来守护明珠城,那怕是被飞仙教围困,明珠城的弟子强者都不会撤离明珠城的,对于他们来说,明珠城是他们的家。

    看到飞仙教开始围困明珠城,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也不由暗暗吃惊,不少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是十分的不明白。

    “飞仙教不是与镇天海城联盟吗?为什么现在飞仙教竟然会围困明珠城呢?”有年轻的晚辈看到这样的一幕,表示十分不明白。

    有长辈为他解惑,说道:“这是涉及到了镇天海城的权力架构,明珠城虽然是镇天海城管辖下的主城之一,但是,明珠城不受镇天海城直接调遣,如果想调遣明珠城整个流程是十分复杂的,可以说明珠城是镇天海城下的一个独立主城!”

    “但,这终究是镇天海城的一部分呀,镇天海城没有必要让飞仙教打自家人吧。”年轻的晚辈依然是心里面有所疑惑,不由说道。

    “这可不一样。”长辈摇头说道:“听说明珠城乃是山祖一脉,孔雀明王与叶九洲并不能走到一块。这对于叶九洲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借刀杀人,他是借飞仙教拿下明珠城。若是飞仙教攻下明珠城之后,他再拿回来,那皆不是功臣一个?这不止是能拿回明珠城,同时也是让他在镇天海城的地位更加牢固。”

    事实上,飞仙教围困明珠城的理由与借口十分简单,飞仙教放声要让明珠城交出妖族、海怪的残兵败将。

    前不久飞仙教围剿妖族、海怪的时候,犁平了海沟,把许多躲在深海处的妖族、海怪一杀而尽,只有一小部分的妖族、海怪逃了出来,逃入了离他们最近的明珠城。

    对于飞仙教的要求。作为明珠城主的孔雀明王一口拒绝了,孔雀明王理正严辞地说道:“明珠城乃是北汪洋自由贸易的港口与主城,只要不违背明珠城的章法,任何人都有资格滞留于明珠城。明珠城绝对不会向任何人、任何门派交出滞留于明珠城的客人!”

    孔雀明王如此理正严辞的回复。震撼着无数修士强者的心脏,让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都不由为之汗颜。

    在北汪洋又有谁敢庇护妖族、海怪呢?除了与海鳞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青城山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明珠城。

    而明珠城与妖族、海怪可是没有太多的牵连与关系,孔雀明王的所作所为,那只是保护明珠城贸易的自由性而己。

    北汪洋的妖族与海怪都差不多被飞仙教灭掉了,在北汪洋换作其他的任何门派传承。都不可能为了保护区区几位幸存下来的妖族、海怪与飞仙教为敌,甚至是不惜开战,但,今天明珠城做到了。

    “巾帼不让须眉。”有老祖不由为之汗颜地说道:“并不是谁人都会畏惧强权的,孔雀明王能做到这一点,这是让多少男儿为之羞愧。”

    飞仙教围困了明珠城,明珠城也严阵以待,整个明珠城都关闭了城门,明珠城的所有弟子都坚守岗位,而且。明珠城的老祖也亲自上阵,与所有弟子共同保护明珠城。

    双方大军对峙,气氛变得紧张无比,双方都是剑拔弩张,肃杀的气息弥漫于整个明珠江渚。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时,一个人出现在了双方的阵营之前。

    这是一个魁梧的老人,他那银色的胡子宛如是银针一般,他披着长长的披风,披风腥红夺目。当大风吹起之时,就像是天空上的血云一样。

    “叶九洲!”看到这个老人之时,连在天边观望的人都不由大吃一惊,轻声叫道。

    “明王。飞仙教乃是我们镇天海城的盟友,我们应该站在同一个阵营之上。”叶九洲站在那里,开口说道:“明王何必为了几个叛军让明珠城卷入战火之中呢。”

    “叶老祖。”此时孔雀明王出现在城墙之上,她神态郑重,说道:“明珠城是镇天海城的一部分,但是。按照祖训,明珠城有明珠城的章法,如果留于明珠城的人有罪,明珠城自愿交出,如果无罪,明珠城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明珠城举兵,也不会向任何门派传承妥协!”

    听到孔雀明王这样的话,让所有关注事态变化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感慨,都不由为之汗颜,有强者喃喃地说道:“连与自己利益无关的明珠城都敢站出来反抗飞仙教,我们北汪洋这么多大教门派为什么不敢站出来呢,为什么要让飞仙教在北汪洋为所欲为呢!”

    这样的话让很多大教门派的掌门、皇主都不由为之沉默,虽然大家都对飞仙教的所作所为不满,但,却没有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飞仙教的!

    “明王,暂开城门,容我进去一述如何?”叶九洲对孔雀明王大声说道。

    “叶九洲,你愿意做飞仙教的走狗,这不代表我们明珠城也愿意做飞仙教的走狗!”此时有明珠城的老祖不满意了,冷声地说道:“你这样的走狗,想进我们明珠城,门都没有!”

    明珠城的一些老祖早就对叶九洲他们一脉不满了,叶九洲他们一脉三番五次夺权,双方可以说是水火不融!

    “既然是如此,就得罪了。”叶九洲也不生气,跨步而上,瞬间逼近城门。

    “休得放肆。”明珠城的老祖们也厉喝一声,纷纷出手,但是“轰”的一声巨响,叶九洲长长的披风一卷,像是可怕的风暴,瞬间把这些老祖卷飞。

    “砰”的一声,叶九洲昂首挺胸,以横霸的姿态踏入了明珠城,瞬间来到了明珠城的主府。

    叶九洲他本身就是一位传奇神皇,他的实力之强,不是一般老祖所能相比的。

    “叶老祖,就止步。”就在叶九洲欲踏入主府之时,孔雀明王也是瞬间出现在主府之外,她神态凝重,缓缓地说道。

    “明王,我是抱着诚意而来的,欲与明王共商此事。”叶九洲也没有出手,十分诚恳地说道:“我希望此事还有第二个方法解决,明珠城没有必要与飞仙教硬碰!我并不希望点火燃烧到明珠城!”

    “叶老祖想解决也不难。”孔雀明王缓缓地说道:“让飞仙教立即撤兵,妖族、海怪的人离开了明珠城,飞仙教想拿他们怎么样都行。但是,只要他们在明珠城之内,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明珠城妥协!”

    叶九洲诚恳地说道:“明王,你也应该知道飞仙教之事,由不得我一人来作主。”

    “那我就无能为力了。”孔雀明王摇头,说道:“飞仙教要么撤兵,要么开战,没有什么好多说的。”

    叶九洲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明王,若是有必要我也唯有入主明珠城,弹劾明王,暂时搁浅明王的城主权力。”

    “叶老祖这是想强行夺权吗?”孔雀明王秀目一厉,冷冷地说道。

    “若是明王如此误会,我也无法,得罪之处,还请明王见谅。”叶九洲神态郑重,一步跨入主府。

    但是,叶九洲踏入主府,他又缓缓地退了出来,在这个时候主府大殿之中走出一个女子来,此女子风华绝世,她正是镇天海城的城主紫翠凝!

    “城主”见到紫翠凝,叶九洲深深地鞠身,神态不失恭敬。

    “叶老,规则就是规则,章法就是章法。”紫翠凝缓缓地说道:“叶老应该明白,明珠城的大权夺予不是叶老一个人说了算。”

    “城主,我也是为明珠城好。”叶九洲深深鞠身,他态度并没有踞傲。

    紫翠凝摇头说道:“叶老,你现在掌握了镇天海城的大权,可以更改很多东西,但是,不要忘记了祖训,明珠城是明珠城,镇天海城是镇天海城!叶老想夺明珠城的大权,那就拿法旨来,有各方一致同意,由我签署。叶老想换人,那就换章程来!”

    “城主,你也应该明白,这并非是我一定要夺明珠城大权,但,在这件事上飞仙教绝对不会罢休的。”叶九洲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也只是我的缓兵之计,我也希望明珠城平安无事。”

    “与飞仙教开战,这实属不智。”最后,叶九洲补了一句。

    紫翠凝看着叶九洲,缓缓地说道:“那叶老认为什么才是明智?引狼入室吗?叶老心里面更清楚,把飞仙教引于北汪洋,这就是一场灾难开始,一旦飞仙教在我们北汪洋扎了根,就必将会撼动我们镇天海城!”

    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最后只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果叶老真心有谈,那也行,让固尊亲自前来。”最终,紫翠凝郑重地说道:“叶老心知肚明,此事起于固尊,也应该由固尊来平息!我不管这里面有什么恩怨,但,固尊引来了飞仙教,固尊就应该为此事负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