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飞仙教调动兵马对明珠城形成围困之势的时候,整个北汪洋气氛也一下子紧张起来。

    明珠城那就更不用说了,为了免得被殃及池鱼,无数的百姓第一时间撤出了明珠城,明珠城的所有弟子强者留下来守护明珠城,那怕是被飞仙教围困,明珠城的弟子强者都不会撤离明珠城的,对于他们来说,明珠城是他们的家。

    看到飞仙教开始围困明珠城,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也不由暗暗吃惊,不少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是十分的不明白。

    “飞仙教不是与镇天海城联盟吗?为什么现在飞仙教竟然会围困明珠城呢?”有年轻的晚辈看到这样的一幕,表示十分不明白。

    有长辈为他解惑,说道:“这是涉及到了镇天海城的权力架构,明珠城虽然是镇天海城管辖下的主城之一,但是,明珠城不受镇天海城直接调遣,如果想调遣明珠城整个流程是十分复杂的,可以说明珠城是镇天海城下的一个独立主城!”

    “但,这终究是镇天海城的一部分呀,镇天海城没有必要让飞仙教打自家人吧。”年轻的晚辈依然是心里面有所疑惑,不由说道。

    “这可不一样。”长辈摇头说道:“听说明珠城乃是山祖一脉,孔雀明王与叶九洲并不能走到一块。这对于叶九洲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借刀杀人,他是借飞仙教拿下明珠城。若是飞仙教攻下明珠城之后,他再拿回来,那皆不是功臣一个?这不止是能拿回明珠城,同时也是让他在镇天海城的地位更加牢固。”

    事实上,飞仙教围困明珠城的理由与借口十分简单,飞仙教放声要让明珠城交出妖族、海怪的残兵败将。

    前不久飞仙教围剿妖族、海怪的时候,犁平了海沟,把许多躲在深海处的妖族、海怪一杀而尽,只有一小部分的妖族、海怪逃了出来,逃入了离他们最近的明珠城。

    对于飞仙教的要求。作为明珠城主的孔雀明王一口拒绝了,孔雀明王理正严辞地说道:“明珠城乃是北汪洋自由贸易的港口与主城,只要不违背明珠城的章法,任何人都有资格滞留于明珠城。明珠城绝对不会向任何人、任何门派交出滞留于明珠城的客人!”

    孔雀明王如此理正严辞的回复。震撼着无数修士强者的心脏,让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都不由为之汗颜。

    在北汪洋又有谁敢庇护妖族、海怪呢?除了与海鳞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青城山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明珠城。

    而明珠城与妖族、海怪可是没有太多的牵连与关系,孔雀明王的所作所为,那只是保护明珠城贸易的自由性而己。

    北汪洋的妖族与海怪都差不多被飞仙教灭掉了,在北汪洋换作其他的任何门派传承。都不可能为了保护区区几位幸存下来的妖族、海怪与飞仙教为敌,甚至是不惜开战,但,今天明珠城做到了。

    “巾帼不让须眉。”有老祖不由为之汗颜地说道:“并不是谁人都会畏惧强权的,孔雀明王能做到这一点,这是让多少男儿为之羞愧。”

    飞仙教围困了明珠城,明珠城也严阵以待,整个明珠城都关闭了城门,明珠城的所有弟子都坚守岗位,而且。明珠城的老祖也亲自上阵,与所有弟子共同保护明珠城。

    双方大军对峙,气氛变得紧张无比,双方都是剑拔弩张,肃杀的气息弥漫于整个明珠江渚。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时,一个人出现在了双方的阵营之前。

    这是一个魁梧的老人,他那银色的胡子宛如是银针一般,他披着长长的披风,披风腥红夺目。当大风吹起之时,就像是天空上的血云一样。

    “叶九洲!”看到这个老人之时,连在天边观望的人都不由大吃一惊,轻声叫道。

    “明王。飞仙教乃是我们镇天海城的盟友,我们应该站在同一个阵营之上。”叶九洲站在那里,开口说道:“明王何必为了几个叛军让明珠城卷入战火之中呢。”

    “叶老祖。”此时孔雀明王出现在城墙之上,她神态郑重,说道:“明珠城是镇天海城的一部分,但是。按照祖训,明珠城有明珠城的章法,如果留于明珠城的人有罪,明珠城自愿交出,如果无罪,明珠城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明珠城举兵,也不会向任何门派传承妥协!”

    听到孔雀明王这样的话,让所有关注事态变化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感慨,都不由为之汗颜,有强者喃喃地说道:“连与自己利益无关的明珠城都敢站出来反抗飞仙教,我们北汪洋这么多大教门派为什么不敢站出来呢,为什么要让飞仙教在北汪洋为所欲为呢!”

    这样的话让很多大教门派的掌门、皇主都不由为之沉默,虽然大家都对飞仙教的所作所为不满,但,却没有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飞仙教的!

    “明王,暂开城门,容我进去一述如何?”叶九洲对孔雀明王大声说道。

    “叶九洲,你愿意做飞仙教的走狗,这不代表我们明珠城也愿意做飞仙教的走狗!”此时有明珠城的老祖不满意了,冷声地说道:“你这样的走狗,想进我们明珠城,门都没有!”

    明珠城的一些老祖早就对叶九洲他们一脉不满了,叶九洲他们一脉三番五次夺权,双方可以说是水火不融!

    “既然是如此,就得罪了。”叶九洲也不生气,跨步而上,瞬间逼近城门。

    “休得放肆。”明珠城的老祖们也厉喝一声,纷纷出手,但是“轰”的一声巨响,叶九洲长长的披风一卷,像是可怕的风暴,瞬间把这些老祖卷飞。

    “砰”的一声,叶九洲昂首挺胸,以横霸的姿态踏入了明珠城,瞬间来到了明珠城的主府。

    叶九洲他本身就是一位传奇神皇,他的实力之强,不是一般老祖所能相比的。

    “叶老祖,就止步。”就在叶九洲欲踏入主府之时,孔雀明王也是瞬间出现在主府之外,她神态凝重,缓缓地说道。

    “明王,我是抱着诚意而来的,欲与明王共商此事。”叶九洲也没有出手,十分诚恳地说道:“我希望此事还有第二个方法解决,明珠城没有必要与飞仙教硬碰!我并不希望点火燃烧到明珠城!”

    “叶老祖想解决也不难。”孔雀明王缓缓地说道:“让飞仙教立即撤兵,妖族、海怪的人离开了明珠城,飞仙教想拿他们怎么样都行。但是,只要他们在明珠城之内,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明珠城妥协!”

    叶九洲诚恳地说道:“明王,你也应该知道飞仙教之事,由不得我一人来作主。”

    “那我就无能为力了。”孔雀明王摇头,说道:“飞仙教要么撤兵,要么开战,没有什么好多说的。”

    叶九洲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明王,若是有必要我也唯有入主明珠城,弹劾明王,暂时搁浅明王的城主权力。”

    “叶老祖这是想强行夺权吗?”孔雀明王秀目一厉,冷冷地说道。

    “若是明王如此误会,我也无法,得罪之处,还请明王见谅。”叶九洲神态郑重,一步跨入主府。

    但是,叶九洲踏入主府,他又缓缓地退了出来,在这个时候主府大殿之中走出一个女子来,此女子风华绝世,她正是镇天海城的城主紫翠凝!

    “城主”见到紫翠凝,叶九洲深深地鞠身,神态不失恭敬。

    “叶老,规则就是规则,章法就是章法。”紫翠凝缓缓地说道:“叶老应该明白,明珠城的大权夺予不是叶老一个人说了算。”

    “城主,我也是为明珠城好。”叶九洲深深鞠身,他态度并没有踞傲。

    紫翠凝摇头说道:“叶老,你现在掌握了镇天海城的大权,可以更改很多东西,但是,不要忘记了祖训,明珠城是明珠城,镇天海城是镇天海城!叶老想夺明珠城的大权,那就拿法旨来,有各方一致同意,由我签署。叶老想换人,那就换章程来!”

    “城主,你也应该明白,这并非是我一定要夺明珠城大权,但,在这件事上飞仙教绝对不会罢休的。”叶九洲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也只是我的缓兵之计,我也希望明珠城平安无事。”

    “与飞仙教开战,这实属不智。”最后,叶九洲补了一句。

    紫翠凝看着叶九洲,缓缓地说道:“那叶老认为什么才是明智?引狼入室吗?叶老心里面更清楚,把飞仙教引于北汪洋,这就是一场灾难开始,一旦飞仙教在我们北汪洋扎了根,就必将会撼动我们镇天海城!”

    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最后只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果叶老真心有谈,那也行,让固尊亲自前来。”最终,紫翠凝郑重地说道:“叶老心知肚明,此事起于固尊,也应该由固尊来平息!我不管这里面有什么恩怨,但,固尊引来了飞仙教,固尊就应该为此事负责!”(~^~)

第1641章瓜熟蒂落    对于李七夜的放,黄绢中的女子也只是冷哼一声。

    李七夜也不见怪,取下了浮于水洼之上的净玉瓶,然后把黄绢卷了,缓缓地放入了净玉瓶之中。

    当黄绢放入了净玉瓶之中,立即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化开一样,接着,净玉瓶的瓶口冒出了缕缕的烟雾,好像这烟雾有毒一样。

    看着冒出缕缕的烟雾,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多么可怕的诅咒,如此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曾经封印净化了无数岁月,余毒依然如此可怕。”

    当年这张黄绢可是被封印在古陶瓮之中,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封印与净化,但是依然还有着如此可怕的诅咒力量,可想而知当年这个诅咒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吓人。

    黄绢放入了净玉瓶之后,李七夜收起了净玉瓶,看着积成水洼的水晶髓液,他不由露出笑容,说道:“虽然是废物了,但也不能错过呀,也应该利用起来。”

    虽然说这髓液水洼中的所有精华都已经被净玉瓶吸走了,但是要知道净时水晶乃是罕世仙品,世人根本得不到这种东西,更为珍贵的是净时水晶一万年才渗出一滴水晶髓液,这可想而知水晶髓液是多么的珍贵了。

    眼前这水洼已经被吸走了精华,留下的水被李七夜称之为废水,事实上那怕是“废水”这对于世人来说也是珍贵无比的仙水!

    “我正好有一物需要洗涤尽杂质,需要净化一下。”李七夜笑着打开了命宫,把药田中的一物放了出来。

    被李七夜从命宫药田中放出来的乃是一阳藤,当它被李七夜放出来之后,不由欢呼一声。

    当一阳藤一见到积成水洼的水晶髓液之时,那是激动得不得了,忍不住欢呼一声,然后“哗啦”的一声扎入了这水洼之中。

    这水洼被李七夜称之为“废水”,事实上它乃是珍贵的仙水,特别是在净化洗涤方面难有什么仙水能与之相比。

    一阳藤扎根于其中之后,立即是疯狂地吸收着水晶髓液,那是怕不得把整个水洼一口吸完,所以,一时之间能听到“滋、滋、滋”的牛饮之声。

    一阳藤,通体金黄,一叶一枝都宛如黄金所铸造一样,在一阳藤的体内有赤光流动,这好像是一阳藤体内流淌着烈火一样,似乎这体内流淌着的烈火极为猛烈,它可以焚烧一切。

    一阳藤它是极为罕见稀有的仙藤,它的体内的确是蕴有可怕无比的精火,这种精火称之为一阳青火,这种精火的威力极为强大。

    一阳藤结有一只瓢葫,这只瓢葫已经成熟,看起来已经是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不过它却一直挂在一阳藤之上,一直都没有落地。

    一阳藤的这一只瓢葫已经是结了很久了,它已经是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只瓢葫能听到阵阵的雷动之声,因为这只瓢葫里面蕴有着古老的力量。

    这只瓢葫按时间来说,早就应该是瓜熟蒂落了,但是,它却一直没有落地,因为它还不够完美。

    事实上,为了这一只瓢葫李七夜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曾经不少甘露仙水浇灌,但是,李七夜也好,一阳藤也罢,对于这只瓢葫都寄于厚望,所以,这只瓢葫始终都是差那么一点点,所以,它一直都没有瓜熟蒂落。

    “滋、滋、滋……”一阳藤疯狂地吸收着水晶髓液,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阳藤把所有的髓液吸得一干二净,此时一阳藤就好像是打了一个饱隔一样。

    在这个时候“蓬”的一声响起,一阳藤的一枝一叶都冒出了缕缕的青烟、冒出了缕缕的水汽,一时之间乃是水气氤氲,蒸气直冒。

    而且一阳藤的一枝一叶之中窜动跳跃着淡淡青色的火苗,原来一阳藤直接用自己体内的一阳青火在焠炼着吸进去的水晶髓液,它要从所有的水晶髓液中榨炼出精华来。

    最后听到轻微的“滋、滋、滋”声音,在这个时候能看到细小的水线流向了瓢葫,在这个时候瓢葫宛如是被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膜一样,而且这水膜慢慢地渗透入了瓢葫之内。

    随着时间一刻刻过去,很久之后,听到“嗒、嗒、嗒”的声音响起,只见瓢葫竟然是渗出了一滴滴的东西。

    这一滴滴的东西看起来是赤色,仔细一看更像是金渣,这就好像是提炼黄金之后所留下来的渣滓。

    这就是瓢葫一直没有瓜熟蒂落的原因,因为瓢葫不够纯粹,瓢葫体内生有杂质,这将影响着整只瓢葫的质量。

    虽然说这瓢葫体内所生长的杂质是很微小,但是,它对整只瓢葫影响很大,若是有了这细微的杂质就将会让整只瓢葫降了一个境界,降了一个层次!

    最后,在水晶髓液的净化之下,这只瓢葫终于是净化掉了所有的杂质,接着,听到了“轰”一声轻鸣,“噼哩啪啦”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瓢葫竟然是窜起了一道道的闪电,这闪电窜出之时,瓢葫好像是要飞了起来,闪电似乎是化作了双翅。

    “咚”的一声响起,宛如大地中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心脏跳动之声,在这一刻这只瓢葫终于迎来了瓜熟蒂落,它从一阳藤中脱落下来,缓缓浮起,欲飞遁而去。

    但是有李七夜在此,又怎么可能让瓢葫飞遁而去呢,在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一下子把这只瓢葫抓在了手中。

    瓢葫在李七夜手中乃是光芒闪烁,看起来就像是金葫芦一样,而且它发出了一阵阵的“咚、咚、咚”的雷动之音,这雷动之音悠长而清脆,十分的刚劲有力,似乎这样的一只金葫芦之中蕴养着一片混沌天地一样,似乎这里面有一方天地人诞生一样。

    当这只金葫芦拿在手中,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它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

    “好东西。”李七夜看着手中金光闪闪的瓢葫,不由说道:“真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我必将会细细雕琢,未来必会大放异彩!”

    这样的一只瓢葫乃是举世无双,若是经历炼化之后,它必将会成为一件极为强大极为可怕的宝物!

    北汪洋一片平静,但是,这是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这样的平静气氛压抑得许多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别是一些老一辈大人物,他们是十分敏感地嗅到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

    李七夜把龙傲天轰飞之后,北汪洋很少人敢讨论此事,至少很少人敢光明正大讨论这件事情,多数人也只能是私底下讨论一二。

    虽然说龙傲天被第一凶人轰飞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只要飞仙教还在,那么它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之上。

    特别是在这几天以来,飞仙教越来越多的弟子、越来越多的强者被传送到北汪洋,看到一艘艘的巨舰从天而降,看到一座座神峰、一座座古殿出现在天空之上,整个北汪洋都气氛变得凝得起来。

    一时之间,飞仙教似乎要从自己的祖地中调来了千军万马,他们似乎是调动了一个又一个的军团,准备大干一场。

    当飞仙教如此多的强者降临北汪洋的时候,大家都明白,真正的暴风雨要来临了。

    当想到飞仙教这种一门五帝的传承对北汪洋发动战争之时,不管是怎么样的门派,不管是怎么样的传承,在心里面都不由颤抖了一下,一旦战火在北汪洋点燃,后果就不堪想象,说不定北汪洋将会被改变,有可能是很多大教传承会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之中灰飞烟灭。

    “希望第一凶人能无敌,希望他能横推到底,一口气直犁黄庭。”看到飞仙教开始调动了千军万马,不少大教疆国的老祖在心里面都暗暗祈祷。

    虽然说第一凶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大家都明白,第一凶人这种人对于北汪洋这块土地没有什么兴趣。

    然而飞仙教就不一样了,飞仙教降临于北汪洋,他们必须要打下自己的营地,打下自己的基根,所以,他们随时都会有可能出兵征服北汪洋,而妖族、海怪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当然,明知道飞仙教随时都有可能对北汪洋发动战争,但是,又没有哪个门派、哪个疆国站出来反对飞仙教,抵抗飞仙教。

    谁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因为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必会被飞仙教灭掉,所以,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都纷纷夹起尾巴做人。

    不少老祖是企盼第一凶人能横推飞仙教,但是,他们心里面也没有底,也觉得这个可能信很低。

    虽然说第一凶人的确是凶到一塌糊涂,但是,横推飞仙教,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一门五帝有着无比深厚的底蕴,它能屹立万古,在世间除了仙帝之外,只怕再也无人能撼动它了。

    就在飞仙教调动千军万马降临北汪洋的时候,飞仙教的不少强者开始在明珠江渚一带结集,开始形成了围困明珠城之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