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李七夜的放,黄绢中的女子也只是冷哼一声。

    李七夜也不见怪,取下了浮于水洼之上的净玉瓶,然后把黄绢卷了,缓缓地放入了净玉瓶之中。

    当黄绢放入了净玉瓶之中,立即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化开一样,接着,净玉瓶的瓶口冒出了缕缕的烟雾,好像这烟雾有毒一样。

    看着冒出缕缕的烟雾,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多么可怕的诅咒,如此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曾经封印净化了无数岁月,余毒依然如此可怕。”

    当年这张黄绢可是被封印在古陶瓮之中,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封印与净化,但是依然还有着如此可怕的诅咒力量,可想而知当年这个诅咒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吓人。

    黄绢放入了净玉瓶之后,李七夜收起了净玉瓶,看着积成水洼的水晶髓液,他不由露出笑容,说道:“虽然是废物了,但也不能错过呀,也应该利用起来。”

    虽然说这髓液水洼中的所有精华都已经被净玉瓶吸走了,但是要知道净时水晶乃是罕世仙品,世人根本得不到这种东西,更为珍贵的是净时水晶一万年才渗出一滴水晶髓液,这可想而知水晶髓液是多么的珍贵了。

    眼前这水洼已经被吸走了精华,留下的水被李七夜称之为废水,事实上那怕是“废水”这对于世人来说也是珍贵无比的仙水!

    “我正好有一物需要洗涤尽杂质,需要净化一下。”李七夜笑着打开了命宫,把药田中的一物放了出来。

    被李七夜从命宫药田中放出来的乃是一阳藤,当它被李七夜放出来之后,不由欢呼一声。

    当一阳藤一见到积成水洼的水晶髓液之时,那是激动得不得了,忍不住欢呼一声,然后“哗啦”的一声扎入了这水洼之中。

    这水洼被李七夜称之为“废水”,事实上它乃是珍贵的仙水,特别是在净化洗涤方面难有什么仙水能与之相比。

    一阳藤扎根于其中之后,立即是疯狂地吸收着水晶髓液,那是怕不得把整个水洼一口吸完,所以,一时之间能听到“滋、滋、滋”的牛饮之声。

    一阳藤,通体金黄,一叶一枝都宛如黄金所铸造一样,在一阳藤的体内有赤光流动,这好像是一阳藤体内流淌着烈火一样,似乎这体内流淌着的烈火极为猛烈,它可以焚烧一切。

    一阳藤它是极为罕见稀有的仙藤,它的体内的确是蕴有可怕无比的精火,这种精火称之为一阳青火,这种精火的威力极为强大。

    一阳藤结有一只瓢葫,这只瓢葫已经成熟,看起来已经是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不过它却一直挂在一阳藤之上,一直都没有落地。

    一阳藤的这一只瓢葫已经是结了很久了,它已经是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只瓢葫能听到阵阵的雷动之声,因为这只瓢葫里面蕴有着古老的力量。

    这只瓢葫按时间来说,早就应该是瓜熟蒂落了,但是,它却一直没有落地,因为它还不够完美。

    事实上,为了这一只瓢葫李七夜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曾经不少甘露仙水浇灌,但是,李七夜也好,一阳藤也罢,对于这只瓢葫都寄于厚望,所以,这只瓢葫始终都是差那么一点点,所以,它一直都没有瓜熟蒂落。

    “滋、滋、滋……”一阳藤疯狂地吸收着水晶髓液,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阳藤把所有的髓液吸得一干二净,此时一阳藤就好像是打了一个饱隔一样。

    在这个时候“蓬”的一声响起,一阳藤的一枝一叶都冒出了缕缕的青烟、冒出了缕缕的水汽,一时之间乃是水气氤氲,蒸气直冒。

    而且一阳藤的一枝一叶之中窜动跳跃着淡淡青色的火苗,原来一阳藤直接用自己体内的一阳青火在焠炼着吸进去的水晶髓液,它要从所有的水晶髓液中榨炼出精华来。

    最后听到轻微的“滋、滋、滋”声音,在这个时候能看到细小的水线流向了瓢葫,在这个时候瓢葫宛如是被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膜一样,而且这水膜慢慢地渗透入了瓢葫之内。

    随着时间一刻刻过去,很久之后,听到“嗒、嗒、嗒”的声音响起,只见瓢葫竟然是渗出了一滴滴的东西。

    这一滴滴的东西看起来是赤色,仔细一看更像是金渣,这就好像是提炼黄金之后所留下来的渣滓。

    这就是瓢葫一直没有瓜熟蒂落的原因,因为瓢葫不够纯粹,瓢葫体内生有杂质,这将影响着整只瓢葫的质量。

    虽然说这瓢葫体内所生长的杂质是很微小,但是,它对整只瓢葫影响很大,若是有了这细微的杂质就将会让整只瓢葫降了一个境界,降了一个层次!

    最后,在水晶髓液的净化之下,这只瓢葫终于是净化掉了所有的杂质,接着,听到了“轰”一声轻鸣,“噼哩啪啦”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瓢葫竟然是窜起了一道道的闪电,这闪电窜出之时,瓢葫好像是要飞了起来,闪电似乎是化作了双翅。

    “咚”的一声响起,宛如大地中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心脏跳动之声,在这一刻这只瓢葫终于迎来了瓜熟蒂落,它从一阳藤中脱落下来,缓缓浮起,欲飞遁而去。

    但是有李七夜在此,又怎么可能让瓢葫飞遁而去呢,在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一下子把这只瓢葫抓在了手中。

    瓢葫在李七夜手中乃是光芒闪烁,看起来就像是金葫芦一样,而且它发出了一阵阵的“咚、咚、咚”的雷动之音,这雷动之音悠长而清脆,十分的刚劲有力,似乎这样的一只金葫芦之中蕴养着一片混沌天地一样,似乎这里面有一方天地人诞生一样。

    当这只金葫芦拿在手中,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它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

    “好东西。”李七夜看着手中金光闪闪的瓢葫,不由说道:“真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我必将会细细雕琢,未来必会大放异彩!”

    这样的一只瓢葫乃是举世无双,若是经历炼化之后,它必将会成为一件极为强大极为可怕的宝物!

    北汪洋一片平静,但是,这是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这样的平静气氛压抑得许多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别是一些老一辈大人物,他们是十分敏感地嗅到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

    李七夜把龙傲天轰飞之后,北汪洋很少人敢讨论此事,至少很少人敢光明正大讨论这件事情,多数人也只能是私底下讨论一二。

    虽然说龙傲天被第一凶人轰飞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只要飞仙教还在,那么它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之上。

    特别是在这几天以来,飞仙教越来越多的弟子、越来越多的强者被传送到北汪洋,看到一艘艘的巨舰从天而降,看到一座座神峰、一座座古殿出现在天空之上,整个北汪洋都气氛变得凝得起来。

    一时之间,飞仙教似乎要从自己的祖地中调来了千军万马,他们似乎是调动了一个又一个的军团,准备大干一场。

    当飞仙教如此多的强者降临北汪洋的时候,大家都明白,真正的暴风雨要来临了。

    当想到飞仙教这种一门五帝的传承对北汪洋发动战争之时,不管是怎么样的门派,不管是怎么样的传承,在心里面都不由颤抖了一下,一旦战火在北汪洋点燃,后果就不堪想象,说不定北汪洋将会被改变,有可能是很多大教传承会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之中灰飞烟灭。

    “希望第一凶人能无敌,希望他能横推到底,一口气直犁黄庭。”看到飞仙教开始调动了千军万马,不少大教疆国的老祖在心里面都暗暗祈祷。

    虽然说第一凶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大家都明白,第一凶人这种人对于北汪洋这块土地没有什么兴趣。

    然而飞仙教就不一样了,飞仙教降临于北汪洋,他们必须要打下自己的营地,打下自己的基根,所以,他们随时都会有可能出兵征服北汪洋,而妖族、海怪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当然,明知道飞仙教随时都有可能对北汪洋发动战争,但是,又没有哪个门派、哪个疆国站出来反对飞仙教,抵抗飞仙教。

    谁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因为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必会被飞仙教灭掉,所以,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都纷纷夹起尾巴做人。

    不少老祖是企盼第一凶人能横推飞仙教,但是,他们心里面也没有底,也觉得这个可能信很低。

    虽然说第一凶人的确是凶到一塌糊涂,但是,横推飞仙教,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一门五帝有着无比深厚的底蕴,它能屹立万古,在世间除了仙帝之外,只怕再也无人能撼动它了。

    就在飞仙教调动千军万马降临北汪洋的时候,飞仙教的不少强者开始在明珠江渚一带结集,开始形成了围困明珠城之势!

第1640章净时水晶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黄绢中的女子沉默了很久,过了许久之后,她这才缓缓地说道:“失败的又不只有我们。”

    “我知道。”李七夜这一次没有调侃黄绢中的女子,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失败的确是不只有你们,一直以为不知道有多少前人尝试过,不知道有多少人努力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拼搏过,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这一条路已经铺满了枯骨,死的人数不过来。”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

    “就算不通往这一条路,难道就不会死亡吗?”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万古以来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或者每一个人的人生是不一样的,但,每一个人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最后大家都是化作一抷黄土而己,都是这天地间的一具枯骨而己!走到最后,大家都没有什么区别。”

    “仙帝也好,无敌也罢,不管你怎么样的存在,最终都是难逃一死,那怕你掌握了一个纪元,都是依然难逃一死!”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

    “但就算人生难逃一死又怎么样,这世间总会是璀璨的。”此时,李七夜又露出了笑容,是那么的淡然,又是那么的坚定,说道:“那怕明知一死也要战到最后,不一战人生何来精采,万世何来璀璨。每一个时代的璀璨,都是一位又一位前行者所铺就的道路!”

    “但你真的认为以一己之力能战到最后吗?”在李七夜豁达坚定之时,黄绢中的女子都忍不住给李七夜泼冷水,说道:“有人乃是举世之力,最终都是灰飞烟灭,而你欲以一己之力来搏最终极一战,你认为你会成功吗?”

    “会的。”李七夜笑着说道:“因为我是李七夜!所以我会成功。”

    “哼。自大狂。”黄绢中的女子也不由冷冷地说道:“在那样的纪元中也曾经有人像你这样筹划一个又一个时代,但是,最终却未能成功。你觉得凭什么你就能成功。”

    “凭我是李七夜。”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黄绢中的女子无话可说了,这已经是无法用“自大狂”这三个字来形容了。

    “嗡”的一声。此时李七夜所在的地方瞬间是时光空间等等所有的一切湮灭,一切都在这瞬间凹陷下去,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也随着时光空间等等的一切物质消失。

    当李七夜能看清楚四周的情况之时,他已经处身在了一个光芒闪闪的地方。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水晶房间。

    这样的一个地方四面都是晶莹剔透的晶壁,在这样的晶壁上生长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晶柱,这些晶柱看起来像是五颜六色的水晶。

    事实上,这些又不是水晶。它似乎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似乎在一呼一吸一样,而且不论是水晶墙,还是生长在这里的晶柱,看起来都渗出了水珠。

    这渗出来的水珠晶莹无比,它好像是一颗颗钻石一样,闪烁着极为诱惑的光芒。

    就这样一颗颗的水珠过了许久许久之后会滚落于地,慢慢汇聚,汇聚成了很细很细的水流,最后这细小到可以忽略的水流在地面上凹陷之处积成了水洼。

    此时李七夜就站在水洼旁边。眼前这水洼所积成的水已经有一大水池了,而且眼前这一池的水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似乎像是梦幻一样。因为这水池的水太过于晶莹了,晶莹到让人难于想象。

    而就在这水洼上放着一只玉瓶,这玉瓶古朴大方,温润如玉,似乎这样的一个玉瓶乃是以整个宝玉雕琢而成,它整体是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瑕疵!

    这样的一只玉瓶放在水面上,它竟然也不会沉下去,更为诡异的是水池中的水竟然会慢慢地爬上玉瓶。最后慢慢地爬入了玉瓶之中。

    或者可以说,这不是爬上玉瓶。而是涓涓细流地往上而流,最后是流入了玉瓶之中。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十分的诡异。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里,似乎又是那么的自然,是那么的真实。

    看着眼前这里的一切,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净时水晶,原来你不是来拿所谓的宝物,而是为了净化自己。”

    “你也知道净时水晶。”黄绢中的女子也不由意外,吃惊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多。净时水晶这东西可以说是太古老了,传说这种水晶乃是天地初开之时的岩石一种,极为罕见。它生于一界的主脉极处之处,世人很难寻觅,更别说是挖掘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张望了一下四周的水晶墙璧,说道:“眼前整个石室乃是浑然天成,未经雕琢,整个石室都是由净时水晶筑构而成。更重要的是它自成一体,脱离时光,在次元深处,独立于时间和空间之外,如此一个地方称之为净时空间都不为过。”

    然后李七夜看了一下黄绢中的女子,淡淡地说道:“原来你们曾经动过手脚,虽然是没有改变这里,但却是锁定了它的空间与时间,这让它处于独立时空节点,所以不管大世是怎么样的变,不管是换了多少个纪元,这样的一个地方依然存在。”

    “哼,你知道不少嘛。”被李七夜一口道出这里面的所有奥秘,黄绢中的女子轻轻地哼了一声。

    “原来这是你想重新降世的第一步,虽然你的厄难已经过去了,但是想真正的从黄绢中出来,那还真的需要净化,需要洗涤。”李七夜对黄绢中的女子笑着说道。

    “没错,我需要从黄绢中脱离来,这不止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更需要极为纯粹的净化与洗涤,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分离,消解咒诅。”黄绢中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浮在水洼之中上的玉瓶,缓缓地说道:“此瓶可谓极品,如此一只净玉瓶只怕是你们所在的纪元巅峰之辈亲自出手所炼。此瓶放于此,那乃是吸精华,伐粗芜,能得到最好的髓液。”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已经积满的水洼,说道:“有记载说,净时水晶一万年才渗一滴的水晶髓液,现在这里水晶髓液积多成洼,然后这只净玉瓶乃是伐粗芜淬精华,把最好最纯粹的髓液吸入其中。”

    “这真是好东西,如果能得如此世间最纯粹最精华的髓液,那的确是可以净化世间的一切,不论怎么样的黑暗,不论是怎么样的力量,不论是怎么样的诅咒,不论是怎么样的污腐,有了这种髓液,都能把它净化掉。”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净化了我的咒诅,那我也早一日脱离黄绢,早一日临世,这对于你来说那是一件好事情。”黄绢中的女子说道。

    “这个的确,有了这个的确是省了我不少功夫。”李七夜说知这里露出笑容说道:“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当年你是经历了什么呢,是什么人如此的恨你,用这样的方法让你永不见天日!”

    “以我个人的见解,你沦落于这样的地步,这绝对不是贼老天下的手,贼老天绝对不会如此的无聊。”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既然不是贼老天,这是怎么样逆天无双的人物让你成为黄绢中的一抹黑墨而己。”

    “哼,不关你的事。”提起往事,黄绢中的女子冷冷一哼。

    不过像黄绢中的女子来自于亘古无比的时代,她曾经是极为无敌,但是最终却被人咒诅,被人禁于一卷黄绢中,永远成为黄绢中的一抹黑墨。

    而且,这样的诅咒过了漫长无比的岁月了,那怕是黄绢被封印净化了无数的岁月,但是,它们的祖咒力量依然能染污大地,最终导致天峰神宗毁灭!

    可以想象一下,当年对于黄绢中女子出手的人是多么的可怕,同时也可以看得出来对黄绢中女子出手的人,与黄绢中的女子是多么深仇大恨。

    “的确不关我的事。”李七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就算你当年再大的仇也没得报了。”

    这一句话让黄绢中的女子陷入了沉默,这一点李七夜说对了,他们的纪元早就不复存在了,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一切都消逝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就算当年有再大的仇恨,放在今天那都已经消失了,当年的人都早已经死了,就算她真的想报仇,也无法报仇了。

    “把我放入净玉瓶中就行了。”最后,黄绢中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如你所愿,那就希望你早点能出来,能重塑肉身,降临于世。”

    “哼,是早点为你效力是吧。”黄绢中的女子冷冷一哼地说道。

    “这个我不否认。”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你们的修练之术是无比的了不起吗?当你重塑身体之后,我倒也想开开眼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