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黄绢中的女子沉默了很久,过了许久之后,她这才缓缓地说道:“失败的又不只有我们。”

    “我知道。”李七夜这一次没有调侃黄绢中的女子,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失败的确是不只有你们,一直以为不知道有多少前人尝试过,不知道有多少人努力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拼搏过,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这一条路已经铺满了枯骨,死的人数不过来。”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

    “就算不通往这一条路,难道就不会死亡吗?”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万古以来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或者每一个人的人生是不一样的,但,每一个人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最后大家都是化作一抷黄土而己,都是这天地间的一具枯骨而己!走到最后,大家都没有什么区别。”

    “仙帝也好,无敌也罢,不管你怎么样的存在,最终都是难逃一死,那怕你掌握了一个纪元,都是依然难逃一死!”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

    “但就算人生难逃一死又怎么样,这世间总会是璀璨的。”此时,李七夜又露出了笑容,是那么的淡然,又是那么的坚定,说道:“那怕明知一死也要战到最后,不一战人生何来精采,万世何来璀璨。每一个时代的璀璨,都是一位又一位前行者所铺就的道路!”

    “但你真的认为以一己之力能战到最后吗?”在李七夜豁达坚定之时,黄绢中的女子都忍不住给李七夜泼冷水,说道:“有人乃是举世之力,最终都是灰飞烟灭,而你欲以一己之力来搏最终极一战,你认为你会成功吗?”

    “会的。”李七夜笑着说道:“因为我是李七夜!所以我会成功。”

    “哼。自大狂。”黄绢中的女子也不由冷冷地说道:“在那样的纪元中也曾经有人像你这样筹划一个又一个时代,但是,最终却未能成功。你觉得凭什么你就能成功。”

    “凭我是李七夜。”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黄绢中的女子无话可说了,这已经是无法用“自大狂”这三个字来形容了。

    “嗡”的一声。此时李七夜所在的地方瞬间是时光空间等等所有的一切湮灭,一切都在这瞬间凹陷下去,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也随着时光空间等等的一切物质消失。

    当李七夜能看清楚四周的情况之时,他已经处身在了一个光芒闪闪的地方。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水晶房间。

    这样的一个地方四面都是晶莹剔透的晶壁,在这样的晶壁上生长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晶柱,这些晶柱看起来像是五颜六色的水晶。

    事实上,这些又不是水晶。它似乎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似乎在一呼一吸一样,而且不论是水晶墙,还是生长在这里的晶柱,看起来都渗出了水珠。

    这渗出来的水珠晶莹无比,它好像是一颗颗钻石一样,闪烁着极为诱惑的光芒。

    就这样一颗颗的水珠过了许久许久之后会滚落于地,慢慢汇聚,汇聚成了很细很细的水流,最后这细小到可以忽略的水流在地面上凹陷之处积成了水洼。

    此时李七夜就站在水洼旁边。眼前这水洼所积成的水已经有一大水池了,而且眼前这一池的水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似乎像是梦幻一样。因为这水池的水太过于晶莹了,晶莹到让人难于想象。

    而就在这水洼上放着一只玉瓶,这玉瓶古朴大方,温润如玉,似乎这样的一个玉瓶乃是以整个宝玉雕琢而成,它整体是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瑕疵!

    这样的一只玉瓶放在水面上,它竟然也不会沉下去,更为诡异的是水池中的水竟然会慢慢地爬上玉瓶。最后慢慢地爬入了玉瓶之中。

    或者可以说,这不是爬上玉瓶。而是涓涓细流地往上而流,最后是流入了玉瓶之中。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十分的诡异。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里,似乎又是那么的自然,是那么的真实。

    看着眼前这里的一切,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净时水晶,原来你不是来拿所谓的宝物,而是为了净化自己。”

    “你也知道净时水晶。”黄绢中的女子也不由意外,吃惊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多。净时水晶这东西可以说是太古老了,传说这种水晶乃是天地初开之时的岩石一种,极为罕见。它生于一界的主脉极处之处,世人很难寻觅,更别说是挖掘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张望了一下四周的水晶墙璧,说道:“眼前整个石室乃是浑然天成,未经雕琢,整个石室都是由净时水晶筑构而成。更重要的是它自成一体,脱离时光,在次元深处,独立于时间和空间之外,如此一个地方称之为净时空间都不为过。”

    然后李七夜看了一下黄绢中的女子,淡淡地说道:“原来你们曾经动过手脚,虽然是没有改变这里,但却是锁定了它的空间与时间,这让它处于独立时空节点,所以不管大世是怎么样的变,不管是换了多少个纪元,这样的一个地方依然存在。”

    “哼,你知道不少嘛。”被李七夜一口道出这里面的所有奥秘,黄绢中的女子轻轻地哼了一声。

    “原来这是你想重新降世的第一步,虽然你的厄难已经过去了,但是想真正的从黄绢中出来,那还真的需要净化,需要洗涤。”李七夜对黄绢中的女子笑着说道。

    “没错,我需要从黄绢中脱离来,这不止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更需要极为纯粹的净化与洗涤,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分离,消解咒诅。”黄绢中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浮在水洼之中上的玉瓶,缓缓地说道:“此瓶可谓极品,如此一只净玉瓶只怕是你们所在的纪元巅峰之辈亲自出手所炼。此瓶放于此,那乃是吸精华,伐粗芜,能得到最好的髓液。”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已经积满的水洼,说道:“有记载说,净时水晶一万年才渗一滴的水晶髓液,现在这里水晶髓液积多成洼,然后这只净玉瓶乃是伐粗芜淬精华,把最好最纯粹的髓液吸入其中。”

    “这真是好东西,如果能得如此世间最纯粹最精华的髓液,那的确是可以净化世间的一切,不论怎么样的黑暗,不论是怎么样的力量,不论是怎么样的诅咒,不论是怎么样的污腐,有了这种髓液,都能把它净化掉。”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净化了我的咒诅,那我也早一日脱离黄绢,早一日临世,这对于你来说那是一件好事情。”黄绢中的女子说道。

    “这个的确,有了这个的确是省了我不少功夫。”李七夜说知这里露出笑容说道:“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当年你是经历了什么呢,是什么人如此的恨你,用这样的方法让你永不见天日!”

    “以我个人的见解,你沦落于这样的地步,这绝对不是贼老天下的手,贼老天绝对不会如此的无聊。”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既然不是贼老天,这是怎么样逆天无双的人物让你成为黄绢中的一抹黑墨而己。”

    “哼,不关你的事。”提起往事,黄绢中的女子冷冷一哼。

    不过像黄绢中的女子来自于亘古无比的时代,她曾经是极为无敌,但是最终却被人咒诅,被人禁于一卷黄绢中,永远成为黄绢中的一抹黑墨。

    而且,这样的诅咒过了漫长无比的岁月了,那怕是黄绢被封印净化了无数的岁月,但是,它们的祖咒力量依然能染污大地,最终导致天峰神宗毁灭!

    可以想象一下,当年对于黄绢中女子出手的人是多么的可怕,同时也可以看得出来对黄绢中女子出手的人,与黄绢中的女子是多么深仇大恨。

    “的确不关我的事。”李七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就算你当年再大的仇也没得报了。”

    这一句话让黄绢中的女子陷入了沉默,这一点李七夜说对了,他们的纪元早就不复存在了,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一切都消逝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就算当年有再大的仇恨,放在今天那都已经消失了,当年的人都早已经死了,就算她真的想报仇,也无法报仇了。

    “把我放入净玉瓶中就行了。”最后,黄绢中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如你所愿,那就希望你早点能出来,能重塑肉身,降临于世。”

    “哼,是早点为你效力是吧。”黄绢中的女子冷冷一哼地说道。

    “这个我不否认。”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你们的修练之术是无比的了不起吗?当你重塑身体之后,我倒也想开开眼界。”(未完待续。)

第1639章奇怪的师徒    听到师尊这样的一席话,叶九洲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好,最终,他也唯有轻轻地叹息一声。

    “哼,这一世既然他不能长生,那不是我死便是他亡!”固尊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这也是我今生唯一可以扳倒他的机会!”

    “师尊,你欲与阴鸦大人战争到底,我是没意见。”叶九洲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沉吟地说道:“但是,把飞仙教引入我们镇天海城,只怕一旦出错便是弄巧成拙,这必将会引狼入室,甚至将会让我们镇天海城万劫不复。”

    “这一点你放心吧,就凭龙战天也想跟我斗,他还嫩着呢,哼,他背后若不是有黑手支撑着,我迟早是灭了他!”固尊冷冷地说道,说到这里,他双目露出可怕的杀意。

    叶九洲开口说道:“但这将会导致我们镇天海城成为战场,这将会对我们镇天海城产生极大的影响。”

    “世间处处是战场。”固尊淡淡地说道:“在这样的大世之势,没有谁能独善其身,想独善其身那就永远龟缩起来,不要再出于世间。若是真的是如此,世间还有我们镇天海城吗?还是我们三世共尊的镇天海城吗?”

    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是最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算你想独善其身,也不可能之事。”固尊看着自己的爱徒,说道:“现在我们掌执着镇天海城的大权,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他会放任我们独揽镇天海城的大权吗?在他眼中,镇天海城那只不过是他的私产而己,又焉容得我们染指?不管我们是不是与飞仙教联盟,他都会把我们连根拔起,让我们从世间消失!”

    “既然我们不能独着善其身,那就战吧,看谁能笑到最后。”固尊露出笑容,缓缓地说道:“人终是有一死,就是仙帝也逃不脱宿命。若是我失败了,惨死在他的手中,那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事情,仙帝都曾死在他的手中,何况是我呢……”

    “……但是,如果我成功了,那么我这样的一只蚁蝼就是咬死了一条巨龙,未来该是我跨越亘古了,该是我名垂万古了!”说到这里,固尊笑得很安宁,似乎这对于他来说他已经看透了生死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叶九洲沉默了一下,他最终还是轻轻地说道:“师尊,你一生聪慧,但是阴鸦大人更是一生算无遗策呀。恕弟子冒昧,师尊与阴鸦大人一战,只怕师尊没有多少胜算。”

    叶九洲这是说出了自己的实话,这也是他藏在心里面的话,一直未说出来,今日他终于是说出来了。

    固尊看着叶九洲,说道:“九洲,你心有惧念呀,这对你道心不妥呀。”

    “是的。”叶九洲也不隐瞒,平实地说道:“回师尊,我的确是心有惧念,我并不惧怕死亡,阴鸦大人就算清算到我的头上,也就是把我杀了而己,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对于我而言,死亡并不可怕!我担心的是师尊,这一世师尊若是再出手,若是败必死无疑,这一世只怕阴鸦大人是不会饶恕师尊的。”

    固尊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笑着说道:“是的,我也知道,他必会杀了我的。我做的事他也不会饶过我,暴露仙魔洞的座标,把踏空引于其中,连我姐夫都不饶我,何况是他呢。”

    说到这里,他只是洒脱地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同时,他口中所说的姐夫便是镇天海城的创始人黑龙王!

    “可是——”叶九洲张口欲言。

    固尊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九洲,对于为师来说死亡并不可怕,如果要让选择,与其拿我去塞海眼,我宁愿让他杀了我,把我塞在海眼,那是我人生最耻辱的岁月!也只有我姐夫认为我活着总比死亡好!我就是敢与阴鸦为敌,死亡又怎么样,死在这种存在的手中也不是丢人之事!”

    “我姐夫让我活着,那只不过是他向我姐姐保证过而己,哼,他让我活着,还不是让我生不如死!”固尊冷淡地说道:“我一生才华纵横,天赋无双,却要笼罩在阴鸦的阴影下生存,却要仰仗着黑龙王的情面活着,这对于我来说活着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以我的天赋,以我的实力,以我的大道,如果没有阴鸦的镇压,我早就成为仙帝,早就跃于九天之上,早就成为最璀璨最了不起的绝世之人!”说到这里,一直都很平淡的固尊忍不住哼了一声。

    听到这一席话,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最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在这一件事上,他不愿意评价自己的师父,对于他而言在这一件事上他师父是对也好,是错也罢,最终他还是站在他师父身边。

    对于叶九洲来说,他师父就如同他生父一样,给了他生命,给了他人生,他也为之追随一辈子。

    所以,对于叶九洲来说,不论是什么时候,不论是怎么样的情况,他都会站在他师父这一边,那怕是与天下为敌,那怕是与传说中亘古无敌、幕后黑手这样的存在为敌,他都依然选择站在他师父这一边。

    对于叶九洲而言,他并不怕死亡,但是,他担心有一天自己师尊会身败名裂,最后身死道消!

    轰飞了龙傲天之后,李七夜继续勘测北汪洋,最终,他已经把整个北汪洋的大势了然于胸,每一个细节、每一条支脉都是一清二楚。

    最终在大势之下,李七夜构勒八方,借御天地,在黄绢中女子的指点之下,李七夜在大势之中踏出了一步步。

    “有点意思。”当李七夜踏出一步步的时候,缓缓地说道:“难怪以前我是没有发现,原来在你们那个纪元,你们已经是留下了你们的烙印,再经历时光岁月的打磨,沧海桑田,一切都变了模样,后世之人也没有看出这里面的细节枝末。”

    “哼,我们所在的纪元又焉是你能想象的,在我们的那个纪元天地玄黄……”黄绢女子颇为得意地说道,说起他们纪元的璀璨,她也是以之为荣。

    “好了,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李七夜笑着打断了黄绢女子的话,说道:“你们的纪元我知道,这样的一个纪元是很了不起,但是,这里玄机能传存下来不是你们的纪元有多强大,更多的是因为这地方得天独厚,你们只不过是加于修饰而己。”

    被李七夜贬得如此一文不值,黄绢中的女子不由免有不服气,她冷哼一声,说道:“你又不是活在我们的纪元,你又焉知我们的纪元是何待的精采,是何等的璀璨。哼,如果你是活在我们的纪元一定会被吓呆,说不定你在我们的纪元之中是一个小角色呢!”

    “如果你们纪元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强大的话,那应该是幸存到现在才对,而不是消逝在时间长河之中。”李七夜兴趣缺缺,笑着说道:“你们的纪元与其他的纪元也没有什么区别,与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区别,若是有区别,那只怕也就是修练上的区别而己。”

    “哼,你懂什么,我们的纪元已经是站在了时间长河中的顶峰了,我们那个纪元所出的强者,那不是你所能想象的,我们纪元的修行,也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对于李七夜的话,黄绢女子十分不满,立即是吹嘘起自己的纪元来。

    “是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你们的纪元为什么会消失,你们的纪元为什么没留下什么传承,你们那么厉害的修练之术,为什么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

    “你——”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黄绢女子十分的不爽,她不由怒视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她悻悻地说道:“哼,你不知道这世间面对的是什么,你不知道这世间走到最后是多么可怕,你不知道未来面临的是多么可怕的变化……”

    “不,你说错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知道,而且我比你知道得更多,我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我也知道这世间最后面临的是什么。”

    “不要忘记了,我可是从世间尽头活着回来的人。”李七夜说道:“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战到最后,所以我才会一直走下去,这一世我要做一个了结。”

    说到这里,李七夜乜了黄绢中的女子,淡淡地说道:“我是敢再战一次,是敢一直走下去,我就是要战到最后。但你呢,如果你活过来了,你敢再来一战场?或者说,当你们纪元有再一次机会去面对的时候,你敢去面对吗?”

    李七夜的话让黄绢中的女子不由沉默起来,一开始她也只不过是与李七夜斗斗嘴而己,毕竟她一直存在于黄绢之中,跟人斗斗嘴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但是,当此时此刻,李七夜谈起这个沉重无比的话题之时,她不由为之沉默起来。

    神秘仙帝的番外第二章已更新,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番外恶搞不定时更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