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师尊这样的一席话,叶九洲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好,最终,他也唯有轻轻地叹息一声。

    “哼,这一世既然他不能长生,那不是我死便是他亡!”固尊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这也是我今生唯一可以扳倒他的机会!”

    “师尊,你欲与阴鸦大人战争到底,我是没意见。”叶九洲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沉吟地说道:“但是,把飞仙教引入我们镇天海城,只怕一旦出错便是弄巧成拙,这必将会引狼入室,甚至将会让我们镇天海城万劫不复。”

    “这一点你放心吧,就凭龙战天也想跟我斗,他还嫩着呢,哼,他背后若不是有黑手支撑着,我迟早是灭了他!”固尊冷冷地说道,说到这里,他双目露出可怕的杀意。

    叶九洲开口说道:“但这将会导致我们镇天海城成为战场,这将会对我们镇天海城产生极大的影响。”

    “世间处处是战场。”固尊淡淡地说道:“在这样的大世之势,没有谁能独善其身,想独善其身那就永远龟缩起来,不要再出于世间。若是真的是如此,世间还有我们镇天海城吗?还是我们三世共尊的镇天海城吗?”

    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是最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算你想独善其身,也不可能之事。”固尊看着自己的爱徒,说道:“现在我们掌执着镇天海城的大权,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他会放任我们独揽镇天海城的大权吗?在他眼中,镇天海城那只不过是他的私产而己,又焉容得我们染指?不管我们是不是与飞仙教联盟,他都会把我们连根拔起,让我们从世间消失!”

    “既然我们不能独着善其身,那就战吧,看谁能笑到最后。”固尊露出笑容,缓缓地说道:“人终是有一死,就是仙帝也逃不脱宿命。若是我失败了,惨死在他的手中,那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事情,仙帝都曾死在他的手中,何况是我呢……”

    “……但是,如果我成功了,那么我这样的一只蚁蝼就是咬死了一条巨龙,未来该是我跨越亘古了,该是我名垂万古了!”说到这里,固尊笑得很安宁,似乎这对于他来说他已经看透了生死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叶九洲沉默了一下,他最终还是轻轻地说道:“师尊,你一生聪慧,但是阴鸦大人更是一生算无遗策呀。恕弟子冒昧,师尊与阴鸦大人一战,只怕师尊没有多少胜算。”

    叶九洲这是说出了自己的实话,这也是他藏在心里面的话,一直未说出来,今日他终于是说出来了。

    固尊看着叶九洲,说道:“九洲,你心有惧念呀,这对你道心不妥呀。”

    “是的。”叶九洲也不隐瞒,平实地说道:“回师尊,我的确是心有惧念,我并不惧怕死亡,阴鸦大人就算清算到我的头上,也就是把我杀了而己,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对于我而言,死亡并不可怕!我担心的是师尊,这一世师尊若是再出手,若是败必死无疑,这一世只怕阴鸦大人是不会饶恕师尊的。”

    固尊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笑着说道:“是的,我也知道,他必会杀了我的。我做的事他也不会饶过我,暴露仙魔洞的座标,把踏空引于其中,连我姐夫都不饶我,何况是他呢。”

    说到这里,他只是洒脱地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同时,他口中所说的姐夫便是镇天海城的创始人黑龙王!

    “可是——”叶九洲张口欲言。

    固尊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九洲,对于为师来说死亡并不可怕,如果要让选择,与其拿我去塞海眼,我宁愿让他杀了我,把我塞在海眼,那是我人生最耻辱的岁月!也只有我姐夫认为我活着总比死亡好!我就是敢与阴鸦为敌,死亡又怎么样,死在这种存在的手中也不是丢人之事!”

    “我姐夫让我活着,那只不过是他向我姐姐保证过而己,哼,他让我活着,还不是让我生不如死!”固尊冷淡地说道:“我一生才华纵横,天赋无双,却要笼罩在阴鸦的阴影下生存,却要仰仗着黑龙王的情面活着,这对于我来说活着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以我的天赋,以我的实力,以我的大道,如果没有阴鸦的镇压,我早就成为仙帝,早就跃于九天之上,早就成为最璀璨最了不起的绝世之人!”说到这里,一直都很平淡的固尊忍不住哼了一声。

    听到这一席话,叶九洲张口欲言,但,最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在这一件事上,他不愿意评价自己的师父,对于他而言在这一件事上他师父是对也好,是错也罢,最终他还是站在他师父身边。

    对于叶九洲来说,他师父就如同他生父一样,给了他生命,给了他人生,他也为之追随一辈子。

    所以,对于叶九洲来说,不论是什么时候,不论是怎么样的情况,他都会站在他师父这一边,那怕是与天下为敌,那怕是与传说中亘古无敌、幕后黑手这样的存在为敌,他都依然选择站在他师父这一边。

    对于叶九洲而言,他并不怕死亡,但是,他担心有一天自己师尊会身败名裂,最后身死道消!

    轰飞了龙傲天之后,李七夜继续勘测北汪洋,最终,他已经把整个北汪洋的大势了然于胸,每一个细节、每一条支脉都是一清二楚。

    最终在大势之下,李七夜构勒八方,借御天地,在黄绢中女子的指点之下,李七夜在大势之中踏出了一步步。

    “有点意思。”当李七夜踏出一步步的时候,缓缓地说道:“难怪以前我是没有发现,原来在你们那个纪元,你们已经是留下了你们的烙印,再经历时光岁月的打磨,沧海桑田,一切都变了模样,后世之人也没有看出这里面的细节枝末。”

    “哼,我们所在的纪元又焉是你能想象的,在我们的那个纪元天地玄黄……”黄绢女子颇为得意地说道,说起他们纪元的璀璨,她也是以之为荣。

    “好了,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李七夜笑着打断了黄绢女子的话,说道:“你们的纪元我知道,这样的一个纪元是很了不起,但是,这里玄机能传存下来不是你们的纪元有多强大,更多的是因为这地方得天独厚,你们只不过是加于修饰而己。”

    被李七夜贬得如此一文不值,黄绢中的女子不由免有不服气,她冷哼一声,说道:“你又不是活在我们的纪元,你又焉知我们的纪元是何待的精采,是何等的璀璨。哼,如果你是活在我们的纪元一定会被吓呆,说不定你在我们的纪元之中是一个小角色呢!”

    “如果你们纪元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强大的话,那应该是幸存到现在才对,而不是消逝在时间长河之中。”李七夜兴趣缺缺,笑着说道:“你们的纪元与其他的纪元也没有什么区别,与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区别,若是有区别,那只怕也就是修练上的区别而己。”

    “哼,你懂什么,我们的纪元已经是站在了时间长河中的顶峰了,我们那个纪元所出的强者,那不是你所能想象的,我们纪元的修行,也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对于李七夜的话,黄绢女子十分不满,立即是吹嘘起自己的纪元来。

    “是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你们的纪元为什么会消失,你们的纪元为什么没留下什么传承,你们那么厉害的修练之术,为什么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

    “你——”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黄绢女子十分的不爽,她不由怒视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她悻悻地说道:“哼,你不知道这世间面对的是什么,你不知道这世间走到最后是多么可怕,你不知道未来面临的是多么可怕的变化……”

    “不,你说错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知道,而且我比你知道得更多,我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我也知道这世间最后面临的是什么。”

    “不要忘记了,我可是从世间尽头活着回来的人。”李七夜说道:“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战到最后,所以我才会一直走下去,这一世我要做一个了结。”

    说到这里,李七夜乜了黄绢中的女子,淡淡地说道:“我是敢再战一次,是敢一直走下去,我就是要战到最后。但你呢,如果你活过来了,你敢再来一战场?或者说,当你们纪元有再一次机会去面对的时候,你敢去面对吗?”

    李七夜的话让黄绢中的女子不由沉默起来,一开始她也只不过是与李七夜斗斗嘴而己,毕竟她一直存在于黄绢之中,跟人斗斗嘴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但是,当此时此刻,李七夜谈起这个沉重无比的话题之时,她不由为之沉默起来。

    神秘仙帝的番外第二章已更新,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番外恶搞不定时更新。

第1638章固尊的恩怨    当固尊一提起当年之事时,龙战天顿时脸色冷到了极点,他双目一厉,露出了可怕无比的杀气,他这杀人的目光连神皇都为之颤抖。

    “哼”最终,龙战天忍不住冷冷地哼了一声,冷声地说道:“我飞仙教怕过何人了!当年若不是千鲤仙帝开道、黑龙王殿后,我飞仙教怕叫他永不得翻身。就算是九界的主宰又如何,幕后的黑手又如何,总有一天,我们飞仙教必会让他明白谁才是九界真正的主宰!”

    “所以,趁他病,要他命!”固尊缓缓地说道:“现在是他最虚弱的时代,在以前他都是有仙帝撑腰,现在没有仙帝给他撑腰,那就变得不一样了,这是大好时机。如果说让他羽翼丰满了,让他再培养了一位仙帝了,那他必将是再一次翻身,到时候,你们飞仙教想铲除他都没有机会了。”

    龙战天脸色冷厉,过了好一会儿,他盯着固尊,冷冷地说道:“固尊,我飞仙教必会出手,但你也不要忘记了,这一场战争你也有份,既然我飞仙教能为你报仇,你能从中起到怎么样的作用?”?“战天兄,不要忘记了,我固尊是什么人,说句战天兄你不爱听的话,战天兄你还需要仰仗我固尊的时候!战天兄仙体无敌,但,我固尊只比战天兄你只强不弱!”对于龙战天气势凌人的话,固尊也不生气,他只是笑着淡淡地说道。

    龙天战冷哼一声,并没有反驳固尊的话,他飞仙教不会与弱者合作,他龙战天也一样不会与弱者合作,如果说固尊不够强大绝对不可能让他与镇天海城联盟。

    “就算你再强大,但这一场合作你也必须拿出诚意来。”最终,龙战天冷冷地说道。

    固尊并不生气,笑着说道:“这一点战天兄放心,我固尊是什么样的人?我固尊是言出必行之辈,既然是联盟了。就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只要你引得出那个人,不需要战天兄你多说,我固尊必是身先士卒,必先是把他拿下再说!”

    “看来你倒是信心十足!”龙战天盯着固尊。缓缓地说道:“如此说来你固尊是有底气了?”这话说出口,颇有点玩味,或者说有点嘲笑之意。

    固尊也是笑着说道:“我知道战天兄的意思,没错,当年我的确是被镇压过。也被塞过海眼,这也没有什么丢人的事情。但是战天兄,说句冒犯的话,我固尊这样的万古十大天才之一都不行,只怕战天兄更是不行,我固尊的杀手锏,也不是战天兄你能揣测的。”

    “哼”龙战天明显对于固尊这样的话十分不满,冷哼了一声。

    “战天兄放心,等引出那人,你必能见到我的底牌。必能见到我的杀手锏。战天兄不要忘记了,你我现在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应该是共同进退!”固尊徐徐地说道。

    龙战天盯着固尊好一会儿,最终缓缓地说道:“固尊,我相信你。但我有一个条件,那个人不管是死是活,只要把他拿下,他就归我们飞仙教!”

    固尊看着龙战天,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我明白了,战天兄想从他身上压榨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来,这么说来,战天兄是想抓活的了。”

    “难道你固尊就没有想过?”龙战天冷笑了一下。十分自负地说道。

    固尊自在,笑着说道:“战天兄底气十足呀,战天兄所要的不止是与我分庭抗礼,看来战天兄想要独霸呀。”

    “固尊,不否认你的确是很强大。”龙战天傲然一笑,冷冷地说道:“但是。不要忘记了,我们乃是整个飞仙教,我背后是一个巨无霸,可不是我一个人。借你的一句话,我飞仙教又焉是你能揣测的。”

    “我是明白了。”固尊不生气,洒脱地笑着说道:“我听到有消息说,传言人贤仙帝的帝子从仙牢中活了出来,看来战天兄一脉将会独霸千秋万载!”

    “你明白就好。”龙战天也毫不掩饰冷冷地说道:“众帝子归来,你固尊也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吧!”

    “我当是知道。”固尊笑着说道:“但是,战天兄,不要忘记了,你们飞仙教的一些老头子与那个人可是旧识,我是担忧战天兄一脉难于独揽大权,若是被人掣肘,战天兄又拿什么来独吞这样的成果呢?”?“这一点不劳你固尊忧心,我们飞仙教乃是万众同心,这一世没有任何人会拖后腿。”龙战天冷冷地说道:“你固尊也应当明白,当我们飞仙教五脉同归一心之时那必将是举世无敌。你觉得凭这一点我们飞仙教够不够独吞这一场战争的成果呢?”

    “好,既然战天兄有着这样的信心,那我也无话可说。”固尊笑着说道:“既然战天兄如此要求,那我也同意,只要成功了,那人就归你们飞仙教。”

    “很好,那成交。”龙战天盯着固尊一会儿,然后缓缓地说道:“那我们现在来谈谈如何引出那人。”

    “引出那人也不难。”固尊笑着说道:“不妨先拿明珠城来作突破口,只要捅了马蜂窝还不怕他出来吗?到时候只要战天兄这般便可……”

    固尊与龙战天商量妥当之后,这才飘然而去。目送龙战天去了之后,固尊露出淡淡的笑容。

    当龙战天走了之后,叶九洲身影一闪,他出现在固尊身旁。

    “师尊,飞仙教会倾力一战吗?”龙战天走了之后,叶九洲缓缓地问道。

    “会的。”固尊露出笑容,说道:“当年被强制巡视,飞仙教引以为耻。现在飞仙教是青壮派的天下,飞仙教中、青一代乃是野心勃勃,他们有问鼎天下之势,所以他们才不惜违背诺言,降临于世,他们已经是准备大干一场,对于飞仙教来说,谁挡他们的道,他们都会杀无赦!”

    “但飞仙教老一辈才是飞仙教最大的底蕴,飞仙教的仙帝战将才是他们飞仙教的底牌。他们这些老祖只怕是不会愿意与阴鸦大人这样的存在翻脸吧。”叶九洲存疑地说道。

    “那些战将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存在。”固尊笑着说道:“但是他们都老了,人贤仙帝的众帝子都回归来,他们能从仙牢里活着出来,那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是可怕到不敢想象了。”

    说到这里。固尊露出浓浓的笑容,说道:“龙战天,那只不过是打先锋的人而己,飞仙教背后的黑手还没出现呢。当年他强制巡视飞仙教,飞仙教多少人被吓破了胆。多少人吓得自杀,连人贤仙帝的儿子都逃入仙牢。这件事情绝对是与人贤仙帝的儿子脱不了关系,这一次人贤仙帝的儿子归来,必会报仇。”

    “如果飞仙教的那些老祖敢阻拦的话,飞仙教内部必将会有一场龙争虎斗,至于是谁胜出,那就不好说了,但是飞仙教必会招来灭顶之灾,他必会灭掉飞仙教!”固尊笑着说道:“这不也正是我坐收渔利的时候吗?拿下他,又灭飞仙教。九界也是我囊中之物。”

    对于固尊的话,叶九洲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他轻轻地说道:“师尊一生所为,并非是为了称霸九界。”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固尊不在意,笑着说道。

    叶九洲认真地说道:“师尊若是有意称霸,当年若是追随大人,那也可成就仙帝,又何需与大人为敌?师尊苦苦为敌,三世煎熬。难道就只是仅仅为了九界吗?若是师尊只为九界,那也眼界低了,仙帝都不眷恋九界,师尊也非是此般俗人。”

    “九洲。你这可是对为师不敬。”固尊板着脸说道。

    叶九洲并没有恐怖,他鞠了鞠身,说道:“弟子只是说实话而己,若是师尊觉得弟子所言不对,降罪于弟子便是。”

    固尊看着叶九洲,最终缓缓地说道:“你追随我一辈子。不是你欠我的,是我欠你的。我这一生有你这样的弟子,在传道授业上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我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打败过阴鸦!在他眼中我就像一只蚁蝼一样,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中!”说到这里,固尊双目一厉,冷冷地说道:“既然我是一只蚁蝼,那也好,我就让他知道一只蚁蝼也能让大坝崩溃,就算是一只蚁蝼,也有一天会成为他的心头大患……”

    “……他区区一个凡人,能主宰九天十地,他能凌驾仙帝之上,他能横跨亘古,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我乃是万古十大天才之一,他能做到的事情,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也一样能做到!他的成就,我有一天也一样会达到!”

    说到这里,固尊的态度坚定起来,目光变得更加的锐利,整个变了模样。

    “师尊天赋之高,是无人能及。”叶九洲轻轻地说道:“但是阴鸦大人有今天的成就,他能横跨亘古,并不是因为他有怎么样的天赋,而是因为他有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他道心坚如磐石、硬如金玉,所以他才有今日的成就。”

    “九洲呀,说到道心,你的口吻就有点像他了。”固尊笑着说道:“道心,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积累,我也一样能办到的!”

    叶九洲张口欲言,最终也唯有轻轻地叹息一声。

    “怎么了?”固尊看着自己爱徒,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想退出,为师不怪你,你这一生也为为师付了很多,如果你不愿意去做,我也不强求你去做!”

    “师尊就是我的生父。”叶九洲徐徐地说道:“只是有时候我觉得师尊一生与阴鸦大人抗争,实是浪费时光,阴鸦大人也并非是一开始对师尊抱着敌意的。”

    “并非是一开始对我抱着敌意?”固尊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他不是一开始就对我抱着敌意,就不会有所藏着掖着了,他手中掌握了《体书》,他又传有我怎么样的体术?哼,他如果真的是对我倾囊相授,又为何有意让吟天成为仙帝!他明知我比吟天更有机会成为仙帝,但,他却视之不见……”

    “……嘿,就是因为他觉得我生天反骨,所以才时时提防着我,连宝库门都不允许我踏进一步!既然他认为我是天生反骨,那好,我就反给他看一看,让他知道我并非是因为他一句话就能决定着我的人生!我就是与他为敌,让他不如意,让他不称心!”说到这里,固尊冷冷地一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