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北汪洋无人所知的地方,固尊静坐在那里,在这里是十分的宁静,十分的惬意。

    固尊依然是十分的随意,他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大人物,不像是一个强者,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而己,只是岁月风霜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而己。

    在鲁长孙还在世的时候,固尊十分的低调,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是一个闲人,从不过问镇天海城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鲁长孙对他的防备有所松懈。

    不过,就算是现在的固尊他也依然是低调,他也依然很少亲自过问镇天海城的俗事,甚至可以说,镇天海城真正见过他的弟子并不多,很多弟子只是听过他的名字而己。

    虽然说固尊很少过问镇天海城的俗事,但是鲁长孙逝世之后,固尊他却是抓抓地掌握着镇天海城的大权,就算鲁长孙的弟子山祖是三番五次地撼动固尊在镇天海城的地位,都依然没有成功过。

    固尊能牢牢地掌握着镇天海城,这除了他本身拥有着别人所不能与之相比的智慧之外,同时也是因为叶九洲的努力。

    近年来固尊的行踪是个秘密,镇天海城的其他人根本就无法知道固尊的行踪,唯一知道固尊行踪的人也唯有他的徒弟叶九洲而己。

    而且低调的固尊在近年来十分的神秘,甚至曾有接触过固尊的弟子认为,固尊很少在一个地方呆是一年半载的,他常常更换停留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是在干什么。

    固尊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就像是一个平常的老头子坐在太阳底下瞌睡晒太阳一样,他懒洋洋的模样,好像是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固尊突然争开了双目,他笑了一下,说道:“战天兄既然来了,就请坐。”

    在这个时候,空间波动了一下,空间突然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这是一个威武神气的中年汉子,这个中年汉子整个人金光闪闪,宛如一条真龙一样,拥有着挥斥九界的神威。

    中年汉子走了过来,坐下之后,冷冷一哼,冷声地说道:“固尊,为人可不是这样,你这是见死不救!我傲儿受了重伤,你却不为所动,没有出手相助!”

    眼前的中年汉子名叫龙战天,人称龙祖,世间知道他的人并不多,但是,知道他真正来历的人那绝对会被吓破胆子。

    眼前的龙战天乃是飞仙教当今真正的掌权之人,他是飞仙教年轻一代、青壮一代的领袖,位高权重,甚至是号称可以改变九界格局的人。

    龙战天他虽然与龙傲天不是师徒,但却有师徒之实,而且,龙傲天的飞仙体就是他亲手教出来的。

    龙战天比龙傲天更加强大,龙战天不止是道行上比龙傲天高了一个层次,更可怕的是他的飞仙体乃是圆满大成,在这一点上是龙傲天比不了的。

    “战天兄稍安毋躁。”对于龙战天的兴师问罪,固尊依然是波澜不兴,十分平静地说道:“龙帝子不也是平安无事?他也只是受了伤而己,以飞仙教的无上药道,区区小伤算得了什么呢。再说这对于龙帝子来说也是一种磨砺……”

    “……对于我们修士而言,失败,并不可怕,如果一次失败倒失去了自信,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我相信这样的失败,对于龙帝子来说也算不了什么。龙帝子出道以来,便没有败过,现在一败,也是尝一尝失败的滋味,这也是为龙帝子未来而磨砺,毕竟,在未来成为仙帝之后,龙帝子也将会面临着各各的考验,现在龙帝子还稚嫩,经历一下风霜又有如何不可呢?”

    固尊徐徐道来,他说得十分的有道理,龙战天也唯有冷冷一哼。

    龙战天盯着固尊,冷声地说道:“这个李七夜可真的是如你所说的那般?乃是明仁仙帝之子。”

    “这只怕是十之不离八九,能拥有如此强大的血统,能拥有如此的天赋,又出身于洗颜古派,更是拥有了明仁刀、明仁战铠,不是明仁仙帝的儿子还有谁呢?”固尊笑了笑,说道。

    “但世间有所传言,明仁仙帝无后。”龙战天冷冷地说道。

    “这只是世间传言而己。”固尊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人无知,又怎么知道呢,世间的黑幕数之不尽,焉是那些凡夫俗子所能知晓的。”

    说到这里,固尊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明仁仙帝虽是无后,但当年他可是深爱着那个女子的,后来他们是偷偷地生下了后代,一直隐于洗颜古派,这等辛秘并不为后人所知。”

    “战天兄也不妨多想一下,明仁仙帝曾受那人所厚爱,曾受那人所倚重,是他最看中的仙帝之一。若是这个李七夜不是明仁仙帝的后人,又怎么可能得到那人的如此嚣重,又怎么能得到那人的如此倾囊传授。”说到这里,固尊神态认真。

    “那人——”一提到那人,龙战天双目顿时发寒,露出了可怕无比的杀机!

    “斩了李七夜,那人必出吗?”最终,龙战天冰冷地说道,甚至可以说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必出!”固尊缓缓地说道:“他是出了名护短的人,若是你动了他培养的人,他必会出现,到时候就是该你们飞仙教创下万古奇迹的时候了,只要铲除那人,你们飞仙教必曾一统九界,世间再也没有人能撼动你们飞仙教……”

    “……到时候你们飞仙教就是永恒不灭,九界只不过是你们囊中之物而己,你们可以培养出第六位、第七位……甚至是每一代的仙帝都可以由你们飞仙教调教出来,当那一天到来之时,你们飞仙教那是天地的主宰,九界那也只不过是你们飞仙教的后花园而己。”

    固尊娓娓道来,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充满了诱惑、充满了煽动。

    固尊如此徐徐说来,龙战天都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他盯着固尊一会儿,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地说道:“但也不要忘记了,他可是九界的主宰,曾经的幕后黑手!”

    “这个我知道。”固尊笑着说道:“但是他已经不如当年了,否则的话,他就不会蜇伏得如此之久才出世。当年踏空仙帝大战之时,便是已经耗尽了他的一切资源,这使得他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底气了。”

    “当年他不可一世,那是因为有千鲤仙帝、黑龙王这样的存在撑腰。踏空仙帝与之为敌之时,就完全逆转了,就改变了一切了。他现在没有了黑龙王,没有了仙帝,甚至连黑龙军团都没有,试想一下,就凭他一个人,就凭他培养三五个年轻人,最终能抵抗飞仙教这样的庞然大物吗?”

    固尊如此不急不缓说来,可谓是丝丝入扣,句句入理。

    龙战天盯着固尊,并没有立即表态,他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战天兄也知道我的出身,战天兄觉得是我对他了解得多,还是你们飞仙教对他了解的多?不要忘记了,我可是在黑龙王身边呆了三世,可是曾受他的指点。如果我没有把握,没有底气,会敢与他为敌吗?”固尊笑着说道:“正是因为他现在是虚弱之期,所以我才敢与之为敌!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干掉他的最好时机。”

    “有一件事我却没忘记。”龙战天说道:“他是你们镇天海城的缔造者,他更是培养了黑龙王,同时他也指点过你,也算是你的恩师吧。这就让我不明白了,既然他对你们镇天海城恩重如山,对你有授业之恩,那为什么你还要与他为敌呢?”

    “这些我都不否认。”固尊笑着说道:“他的确对我有授业之恩,但是战天兄也不要忘记了,因为他一句话,让我一生受尽了苦难。”

    “我固尊是怎么样的人?天赋无双,万古十大天才之一,就算他不指点我,世间也有很多名师指点我,以我固尊的天赋,那必成为仙帝。”固尊说道:“但是,因为他一句话,却让我受尽了苦难。他认为我天生反骨,所以便派座下战将抓我去塞海眼,更是削掉了我的造化,毁掉我的道行,让我受尽三世之苦!”

    “战天兄,你觉得我受尽三世之苦与这区区一点授业之恩相比起来,这点恩情算得了什么?既然他让我受尽了三世之苦,此仇我固尊非报不可,就算他是九界的主宰,幕后的黑手,我也一样要报此仇,我固尊是睚眦必报之人!”说到这里,固尊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在这里面固尊是避重就轻,这一席话里面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出来,更重要的是,他不止是为了报敌,甚至可以说,他并不是为了报仇!

    固尊的话让龙战天沉默了一下,固尊这一席话也并非是没有道理。

    “经此一战,战天兄不会是心有退意吧?”固尊看着龙战天,缓缓地说道:“也罢,若是如此,我也不勉强战天兄,毕竟,战天兄也是要为飞仙教负责,更何况,战天兄也不希望当年的事情重演!”

第1636章一招败敌    “滋、滋、滋”的焚烧之声响起,业火无孔不入,焚烧着世间的一切,灼火帝炉的天灭业障帝火!

    “吼”九大至尊狂吼,九尊巨大无匹的影子降临于世,神兽仙琴的天灭九大至尊!

    “砰”的一声毁灭,一切都瞬间陷入了黑暗,一切都被吞噬,一切都被湮灭,吞仙魔罐的最终极一击湮灭!

    “轰”的一声巨响,阴阳相隔,万域相守,亿万神鱼沉浮。阴阳炼仙镜的最终击一击十界阴阳鱼城!

    ……………………………………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个个天灭轰了出去,一个个终极一击疯狂地砸了出来,在这样的一个个天灭、一个个的终极一击之下,九界都摇晃起来,似乎这样疯狂的肆虐可以毁灭世间的一切。

    这就是天地印可怕的地方,也是李七夜可怕的地方,因为天地印与他的十三命宫相辅之时,不止是可以同时打出无数个天灭,同时可以无限地打出天灭,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现在,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只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己,只是玩玩而己,甚至是连热身都谈不上。

    这也是李七夜最近修行上突破的成果,因为他的十三命宫已经是被李七夜修练得十分通透了。

    “毁天灭地吗?”在这样的毁灭威力之下,连神王都必须跪在地上,根本就承受不了这么可怕的力量!

    至于其他的修士强者那是被吓得瘫在地上,所有人都感觉这是世间末日来临。

    那怕是不可一世的龙傲天,在这刹那之间也是脸色剧变,但是他反应极快,在这瞬间不止是体魄璀璨,不止是飞仙体瞬间发挥到了极限,同时他的一件件无敌之兵也在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龙傲天拥有两个天灭,也承受不起天地印瞬间打出来的一个个天灭。所以,在这样如此之多的天灭之下龙傲天的两个天灭也是瞬间崩碎。

    不过。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龙傲天的一件件无敌之兵涌喷出了海量的神光,这一件件的无敌之兵冲到了最前面,化作了世间最坚固的神墙,以最强大的力量挡住这一个个轰下来的天灭。

    如此的神墙,传奇神皇也打不破,这神墙由一件件无敌之兵所化。它的坚固是可想而知了。

    与此同时,龙傲天飞仙体发挥到了极限,人贤剑护体,“铮、铮、铮”的声音响起,仙甲瞬间穿在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是神墙,也挡不住一个个的天灭疯狂轰下,整面神墙在疯狂无比的天灭之下瞬间崩碎。

    但是却为龙傲在争取了极为珍贵的时光,因为就在这刹那之间龙傲天以绝无伦比的速度穿越了时空。大成飞仙体的他,速度之快已经是达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了,所以让他瞬间跨越了无数时空。脱离战场。

    尽管龙傲天瞬间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战场,但是疯狂的天灭太恐怖了。

    当如此多的天灭砸下之时。它已经是打穿了时空,就像是天陨一样追击出去,它们的威力贯穿了整个天宇,能跨越无数的空间。

    那怕龙傲天已经逃得很远了,依然被追击而来的天灭余威扫中,听到“砰”一声响起,龙傲天被砸飞,击穿了时空,瞬间被天灭的余威砸入了另外一个次元。

    当龙傲天被砸入另外一个次元之时。那怕是身穿仙甲、又有人贤剑庇护的他,依然是鲜血狂飙。很多人都看到他身体被打穿了,他身上的仙甲被打得崩碎,无数的仙甲碎片飞出了空间!

    最终次元的破洞消失了,龙傲天也是消失在次元之中,生死未知,就算是不死,只怕也是重伤。

    一时之间,万域寂静,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存在,传奇神皇也好,横击仙帝也罢,都不由心生畏惧,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已经让人直打哆嗦!

    此时此刻,就算是神皇都不由双腿发软,一下子疯狂地打出如此多的天灭,而且还跟吃饭那么容易,血气不受影响,这样的存在,除了仙帝,已经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了,在他面前,神皇算什么东西!

    “天灭,太没意思了。”此时李七夜收回了天地印,兴趣缺缺、索然无味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由禁若寒蝉,都不由心里面发怵,再也不起的天才,都不由为之绝望!

    对于多少人来说,穷其一生都无法打出天灭,像龙傲天这样能同时打出两个天灭的人,那已经是极为了不起了,甚至可以说是奇迹了。

    然而当李七夜打出天灭像扔出白菜那么简单的时候,那完全让世间的所有人绝望,只要第一凶人随随便便扔下十个八个天灭,只怕任何一个帝统仙门都承受不住,都会被他轰得灰飞烟灭!

    如果龙傲天同时打出两个天灭称得上是万古天才的话,那么他跟打天灭像扔白菜的第一凶人一比,那就是垃圾!

    “飞仙教的传人,有点弱。”李七夜摇了摇头,然后飘然而去,消失在汪洋大海之中。

    这样的话,不知道让多少人跪在地上了,绝世天才也一样跪在地上。像青城山更是傻了一大片。

    定远侯悟性更好吧,道艰时代的话能成为神皇,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与称北汪洋妖族的第一天才。

    海鳞了不起吧,对决龙傲天,一次又一次能逃命,在龙傲天一次又一次追杀中都能活下来。

    但是此时他们老、旧一辈的天才都为之绝望,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们自负的天赋,此时此刻跟第一凶人比起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此时如果他们想评价一下自己与第一凶人的区别,那么,他们只想说一句话:“垃圾!”

    他们这样的所谓天才跟第一凶人比起来,那只能说是垃圾了,至于其他的人,连当垃圾的资格都没有。

    当第一凶人走了很久之后,许多跪在地上的人这才敢慢慢爬起来,他们此时都不由打了个哆嗦,以后不管是谁,只要提起第一凶人的名字,都会被吓得发抖!

    “龙傲天终究还是败了呀,飞仙教的传人,天之骄子,上天的宠儿,一代帝子,最终还是不敌第一凶人。”此时有人脸色发白,喃喃地说道。

    当龙傲天降临于人皇界的时候,那是多么的耀眼,多么的光彩夺目,多么的让人仰视,他身上的光环数之不尽。

    作为飞仙教的传人,他拥有五帝之术,精五帝之长,三圣之姿,十一命宫,而且他独战天下,十天十夜不败,战群雄,斩神皇,拥有了“十冠之王”的称号。

    在如此光彩夺目的荣耀之下,世人都认为龙傲天这一生不败了,他必成为仙帝了。

    但是,今天第一凶人出手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天之骄子也好,一代帝子也罢,跟第一凶人相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十三命宫,无敌天下。”有老一辈大人物苦笑了一下,说道:“当第一凶人成为仙帝之后,只怕他会成为照耀万古的仙帝,他的成就绝对不亚于骄横仙帝、鸿天女帝这样的存在,甚至说不定能超越他们,成为万古第一帝!”

    “有点弱。”听到第一凶人对于龙傲天的评价,神皇都绝望,说道:“如果龙傲天都弱,那世间连做弱者的资格都没有。”

    大家心里清楚得很,龙傲天一点都不弱,能同时打出两个天灭,这样的成就连传奇神皇都要敬畏三分,都要对他退避三舍。

    然而现在在第一凶人口中却变得有点弱,当然,这样的话也只有第一凶人才有这个资格说出口,他也的确是以绝对的实力证实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当世就算有仙帝,敢与大人为敌,也是自寻死路。”余太君亲自观看了这一战,对于这样的结局他一点都不意外,她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余太君来说,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大人的一生所创下的奇迹已经是数不过来了,区区一个龙傲天与阴鸦这样的存在相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就算整个飞仙教与阴鸦相比起来,那都算不了什么。

    在北汪洋的某一个地方,固尊看着这样的一幕,最后才缓缓地说道:“世间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也只有一个人了!”

    “师尊,还要与之为敌吗?”过了好一会儿,叶九洲不由轻声地问道。

    这并非是说叶九洲胆怯了,而是他为自己的师尊好,对于叶九洲来说,他愿意为自己的师尊献出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不与之为敌呀?”固尊笑着说道:“修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他一直最常说的话吗?世间没有人能打败他,我就是要试一下!”

    叶九洲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不能再说什么了,他知道自己的师尊一直无法释怀,他知道自己的师尊一直想报当年之仇。

    最重要的是,他师尊想得到宝库中的那件东西,传说那宝库中有着连仙帝都想拥有的东西,这件东西很有可能是阴鸦最珍贵的东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