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滋、滋、滋”的焚烧之声响起,业火无孔不入,焚烧着世间的一切,灼火帝炉的天灭业障帝火!

    “吼”九大至尊狂吼,九尊巨大无匹的影子降临于世,神兽仙琴的天灭九大至尊!

    “砰”的一声毁灭,一切都瞬间陷入了黑暗,一切都被吞噬,一切都被湮灭,吞仙魔罐的最终极一击湮灭!

    “轰”的一声巨响,阴阳相隔,万域相守,亿万神鱼沉浮。阴阳炼仙镜的最终击一击十界阴阳鱼城!

    ……………………………………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个个天灭轰了出去,一个个终极一击疯狂地砸了出来,在这样的一个个天灭、一个个的终极一击之下,九界都摇晃起来,似乎这样疯狂的肆虐可以毁灭世间的一切。

    这就是天地印可怕的地方,也是李七夜可怕的地方,因为天地印与他的十三命宫相辅之时,不止是可以同时打出无数个天灭,同时可以无限地打出天灭,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现在,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只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己,只是玩玩而己,甚至是连热身都谈不上。

    这也是李七夜最近修行上突破的成果,因为他的十三命宫已经是被李七夜修练得十分通透了。

    “毁天灭地吗?”在这样的毁灭威力之下,连神王都必须跪在地上,根本就承受不了这么可怕的力量!

    至于其他的修士强者那是被吓得瘫在地上,所有人都感觉这是世间末日来临。

    那怕是不可一世的龙傲天,在这刹那之间也是脸色剧变,但是他反应极快,在这瞬间不止是体魄璀璨,不止是飞仙体瞬间发挥到了极限,同时他的一件件无敌之兵也在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龙傲天拥有两个天灭,也承受不起天地印瞬间打出来的一个个天灭。所以,在这样如此之多的天灭之下龙傲天的两个天灭也是瞬间崩碎。

    不过。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龙傲天的一件件无敌之兵涌喷出了海量的神光,这一件件的无敌之兵冲到了最前面,化作了世间最坚固的神墙,以最强大的力量挡住这一个个轰下来的天灭。

    如此的神墙,传奇神皇也打不破,这神墙由一件件无敌之兵所化。它的坚固是可想而知了。

    与此同时,龙傲天飞仙体发挥到了极限,人贤剑护体,“铮、铮、铮”的声音响起,仙甲瞬间穿在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是神墙,也挡不住一个个的天灭疯狂轰下,整面神墙在疯狂无比的天灭之下瞬间崩碎。

    但是却为龙傲在争取了极为珍贵的时光,因为就在这刹那之间龙傲天以绝无伦比的速度穿越了时空。大成飞仙体的他,速度之快已经是达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了,所以让他瞬间跨越了无数时空。脱离战场。

    尽管龙傲天瞬间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战场,但是疯狂的天灭太恐怖了。

    当如此多的天灭砸下之时。它已经是打穿了时空,就像是天陨一样追击出去,它们的威力贯穿了整个天宇,能跨越无数的空间。

    那怕龙傲天已经逃得很远了,依然被追击而来的天灭余威扫中,听到“砰”一声响起,龙傲天被砸飞,击穿了时空,瞬间被天灭的余威砸入了另外一个次元。

    当龙傲天被砸入另外一个次元之时。那怕是身穿仙甲、又有人贤剑庇护的他,依然是鲜血狂飙。很多人都看到他身体被打穿了,他身上的仙甲被打得崩碎,无数的仙甲碎片飞出了空间!

    最终次元的破洞消失了,龙傲天也是消失在次元之中,生死未知,就算是不死,只怕也是重伤。

    一时之间,万域寂静,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存在,传奇神皇也好,横击仙帝也罢,都不由心生畏惧,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已经让人直打哆嗦!

    此时此刻,就算是神皇都不由双腿发软,一下子疯狂地打出如此多的天灭,而且还跟吃饭那么容易,血气不受影响,这样的存在,除了仙帝,已经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了,在他面前,神皇算什么东西!

    “天灭,太没意思了。”此时李七夜收回了天地印,兴趣缺缺、索然无味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由禁若寒蝉,都不由心里面发怵,再也不起的天才,都不由为之绝望!

    对于多少人来说,穷其一生都无法打出天灭,像龙傲天这样能同时打出两个天灭的人,那已经是极为了不起了,甚至可以说是奇迹了。

    然而当李七夜打出天灭像扔出白菜那么简单的时候,那完全让世间的所有人绝望,只要第一凶人随随便便扔下十个八个天灭,只怕任何一个帝统仙门都承受不住,都会被他轰得灰飞烟灭!

    如果龙傲天同时打出两个天灭称得上是万古天才的话,那么他跟打天灭像扔白菜的第一凶人一比,那就是垃圾!

    “飞仙教的传人,有点弱。”李七夜摇了摇头,然后飘然而去,消失在汪洋大海之中。

    这样的话,不知道让多少人跪在地上了,绝世天才也一样跪在地上。像青城山更是傻了一大片。

    定远侯悟性更好吧,道艰时代的话能成为神皇,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与称北汪洋妖族的第一天才。

    海鳞了不起吧,对决龙傲天,一次又一次能逃命,在龙傲天一次又一次追杀中都能活下来。

    但是此时他们老、旧一辈的天才都为之绝望,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们自负的天赋,此时此刻跟第一凶人比起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此时如果他们想评价一下自己与第一凶人的区别,那么,他们只想说一句话:“垃圾!”

    他们这样的所谓天才跟第一凶人比起来,那只能说是垃圾了,至于其他的人,连当垃圾的资格都没有。

    当第一凶人走了很久之后,许多跪在地上的人这才敢慢慢爬起来,他们此时都不由打了个哆嗦,以后不管是谁,只要提起第一凶人的名字,都会被吓得发抖!

    “龙傲天终究还是败了呀,飞仙教的传人,天之骄子,上天的宠儿,一代帝子,最终还是不敌第一凶人。”此时有人脸色发白,喃喃地说道。

    当龙傲天降临于人皇界的时候,那是多么的耀眼,多么的光彩夺目,多么的让人仰视,他身上的光环数之不尽。

    作为飞仙教的传人,他拥有五帝之术,精五帝之长,三圣之姿,十一命宫,而且他独战天下,十天十夜不败,战群雄,斩神皇,拥有了“十冠之王”的称号。

    在如此光彩夺目的荣耀之下,世人都认为龙傲天这一生不败了,他必成为仙帝了。

    但是,今天第一凶人出手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天之骄子也好,一代帝子也罢,跟第一凶人相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十三命宫,无敌天下。”有老一辈大人物苦笑了一下,说道:“当第一凶人成为仙帝之后,只怕他会成为照耀万古的仙帝,他的成就绝对不亚于骄横仙帝、鸿天女帝这样的存在,甚至说不定能超越他们,成为万古第一帝!”

    “有点弱。”听到第一凶人对于龙傲天的评价,神皇都绝望,说道:“如果龙傲天都弱,那世间连做弱者的资格都没有。”

    大家心里清楚得很,龙傲天一点都不弱,能同时打出两个天灭,这样的成就连传奇神皇都要敬畏三分,都要对他退避三舍。

    然而现在在第一凶人口中却变得有点弱,当然,这样的话也只有第一凶人才有这个资格说出口,他也的确是以绝对的实力证实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当世就算有仙帝,敢与大人为敌,也是自寻死路。”余太君亲自观看了这一战,对于这样的结局他一点都不意外,她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余太君来说,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大人的一生所创下的奇迹已经是数不过来了,区区一个龙傲天与阴鸦这样的存在相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就算整个飞仙教与阴鸦相比起来,那都算不了什么。

    在北汪洋的某一个地方,固尊看着这样的一幕,最后才缓缓地说道:“世间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也只有一个人了!”

    “师尊,还要与之为敌吗?”过了好一会儿,叶九洲不由轻声地问道。

    这并非是说叶九洲胆怯了,而是他为自己的师尊好,对于叶九洲来说,他愿意为自己的师尊献出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不与之为敌呀?”固尊笑着说道:“修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他一直最常说的话吗?世间没有人能打败他,我就是要试一下!”

    叶九洲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不能再说什么了,他知道自己的师尊一直无法释怀,他知道自己的师尊一直想报当年之仇。

    最重要的是,他师尊想得到宝库中的那件东西,传说那宝库中有着连仙帝都想拥有的东西,这件东西很有可能是阴鸦最珍贵的东西!(未完待续。)

第1635章刀剑对决    “李七夜,那怕你是真正的帝子,也休得托大,那怕你打出了神·天灭,也打不败我龙傲天!”龙傲天这一次真的是怒了,冷冷地说道。

    对于龙傲天的话,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关于第一凶人是明仁仙帝后人这种说法早就有猜测,因为当年洗颜古派一战,第一凶人竟然使用了明仁仙帝的明仁战铠,这就是让世人认为第一凶人很有可能是明仁仙帝的后人,只不过大家没有证据而己。

    现在龙傲天再次说出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在心里面凛了一下,或者只有真正的帝子,才有可能像第一凶人这样凶悍,毕竟,这是仙帝的亲儿子!

    对于龙傲天这样的说法,李七夜也没有反驳,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凭借着明仁仙帝留下的明仁刀打败你,你可能心里面不服气,也罢,我就用我的兵器来打败你。”说着收起了明仁刀。

    当李七夜收起了明仁刀,所有人都傻眼了,第一凶人这太邈视龙傲天了吧,用自己的兵器去对抗仙帝真器,这是何等的托大。

    “李七夜,你真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了吗?”龙傲天十荡十决,本来是沉得住气的人,但是,却被李七夜如此邈视,这的确是咽不下这口气,那怕是泥人都有三分泥性,更何况他这个天之骄子的龙傲天。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九界之中,我还真的是无敌。”说完,他把命宫打开,天地印悬浮于头顶上。

    “好,那今日我就把你的无敌踩在脚下。”龙傲天大喝一声,人贤剑瞬间无比的璀璨,一下子,人贤剑的剑芒照亮了整个天宇,龙傲天他整个人也悬宇于天宇的深处。

    站在天宇的深处,日月出于其中,星辰伴随左右,他手中的人贤剑璀璨得让整个天星于星辰银河都一下子黯然失色,没有了丝毫的光泽!

    站在于天宇深处,此时的龙傲天他宛如是化作了天宇的中心,在这里他主宰了一切,在这里他掌执着万道,他统御着万世。

    特别是龙傲天手中的人贤剑,似乎这是至高无上的权杖,手握着这权杖就掌握了大道真理,就是九界主宰的化身。

    在人贤剑变得无比璀璨之时,不管是谁看到了都为之敬畏,这一切在龙傲天手中都变得不一样了!

    “只怕你没这个机会。”李七夜笑着一步踏出了天宇,“铮”的一声响起,他的天地印一下子化作了明仁刀。

    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的本命真器是什么,但是,看到天地印化作了明仁刀,也是让他们十分的意外。

    “吃我一刀。”李七夜随意一笑,“铮”的一声,刀鸣天地,明仁刀瞬间雪亮,照透了万法,雪亮了大道。

    在这刹那之间,明仁刀出手了,这一出手李七夜是十分的随意,似乎那只不过是随随便便的一招而己,没有什么准备,就是随便一刀而己。

    李七夜随意一刀,这让所有人都傻了一眼,李七夜这太嚣张了,根本就没把龙傲天放在眼中,出手都是如此的随意。似乎,在他面前的不是绝世无双的龙傲天,似乎只不过是阿猫阿狗而己。

    然而就是这最随便的一刀,却让天地无刀,一刀出,万法灭,一刀出,天地毁。

    在这一刀之下,一切都归源,一切都在这刹那之间变得混沌,在这样的一刀之下,没有痛苦,没有绝望,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的朴实,在这样的一刀之上,就算是死亡都变得那么的快乐。

    一刀求仁,明仁刀的天灭!一刀求仁,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就算在这一刀之死亡都并不觉得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在这一刀之下,似乎可以得到了解脱,似乎是可以得到超渡。

    所以在这一刀出现之时,不知道多少人都不由纷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在这一刻,大家都觉得死亡并不可怕,甚至渴望着这一刀会砍在自己的脖子上,让自己解脱,让自己走向死亡。

    一般的强者闭上眼睛之后现也难于回过神来,但是,神皇的存在在闭上眼睛那瞬间,心里面的警意大响,坚定的道心一下子把他们拉了回来。

    回过神来的时候,连神皇都被吓得冷汗涔涔,在这样的一刀之下连他们这种道心坚定无比的人都会有自杀的倾向,如果说这一刀由明仁仙帝使出来,那是何等的可怕,那完全不可想象了!

    “杀——”面对这一刀的“一刀求仁”,龙傲天也心无畏,长啸一声,声碎星辰,“铮”的一声,人贤剑横天。

    天灭,这是人贤剑的最强的一击,一剑之下,整片天宇崩碎,只见人贤仙帝驾临,带着无数的铁骑荡扫万域十方,他们宛如是世间最坚定的存在,可以挡住世间的一切攻击,同时他们的力量可以碾压世间的一切,他们可以荡扫万域的黑暗,守护九界的光明!

    在这瞬间之间,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在这一刻,人贤仙帝与无敌的铁骑是人族最坚强的防线,似乎在只有他们存在,就可以庇护人族亘古一样。

    正是有着这样的仙帝意志,这顿时让众生心生膜拜,无数修士强者在这样的意志之下,都忍受不住,都纷纷地跪倒在地上,一时之间乃是跪倒一片,心生敬意。

    “砰——”的一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刀一剑终于相碰了,这一刻宛如是亘古那么的久远,似乎变得漫长无比。

    都是天灭,当两个天灭硬撼之时,毁灭了整片天宇的星辰,无数巨大的星辰瞬间崩碎,瞬间灰飞烟灭,这一幕震撼得无数人为之窒息。

    如果这一战发生在青城山,这不止是要把青城山毁掉,只怕整片海域都会瞬间灰飞烟灭。

    “轰、轰、轰……”两个天灭对峙着,一时之间难分轩轾,当两个天灭在天宇中相峙之时,这一片天宇的时空一下子毁灭,变得无比的紊乱,形成了可怕的时空风暴,这样的时空风暴会让这片地区成为凶险之时,只怕几百年之后这里都没有人敢涉足,一旦掉入这里,会瞬间被撕得粉碎!

    看着这样的对峙,所有人都不由战战兢兢,这简直就是帝储级别的对决,天命都还没有出现,就已经有着如此恐怖的对决了,这让世人都不由为之不寒而栗。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当世的仙帝只怕将会在他们两个人之中诞生了,至于其他的天才,不管是多么的优秀,不管是多么的无敌,在他们两个人面前都没有资格问鼎天命了。

    “轰——”的一声,此时,明仁刀震动了一下,开始有些明灭不定。李七夜的天灭终究不是以明仁刀打出来的,而是天地印从明仁刀中拓印下来的,它的威力比起真正的天灭来还是弱了一些。

    “李七夜,这就是你的无敌吗?今天你必败无疑!”看到明仁刀明灭不定之时,龙傲天冷声地说道。

    看到明仁刀明灭不定,能观战的许多强者也都不由为之担忧了,有强者说道:“第一凶人真的要不敌龙傲天了吗?”

    对于龙傲天的自负,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随意地说道:“一招而己,你就觉得你赢了。”

    “你输定了!”龙傲天大笑一声,就在这刹那之间,“铮”的一声响起,突然之间,龙傲天抽出了长剑。

    “这是什么——”所有人都呆了一下,龙傲天的天灭依然还在,但是,人贤剑却已经在手了。

    “轰——”的一声巨响,第二记天灭打出了,依然是人贤剑,但是,第二个天灭已经挟着斩诸神、屠众帝的威力轰杀向李七夜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龙傲天的第一记天灭依然还与李七夜的天灭对峙着,虽然此时第一记天灭已经占了上风,但还没有赢。

    然而第一记天灭还在,龙傲天却抽出了人贤剑,打出了第二记天灭,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这简直是太恐怖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有人不由尖叫一声,那怕是神皇都脸色煞白,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却在龙傲天手中出现了。

    “这,这才是龙傲天的真正实力吗?”有神皇骇然,说道:“竟然在同一时间打出两记天灭,这,这不可能的事情,不说对仙帝真器有损害,就算修士本身的血气也承受不了呀!”

    这就是龙傲天的底气,虽然他打不出神·天灭,但是,凭着他三圣之姿,凭着他精通五帝之长,凭着他十一命宫,他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用人贤剑打出两记天灭,这就是他最强大最自傲的地方,所以,他自认为就算对决上传奇神皇,他也必胜。

    “太没意思了。”看着第二记天灭到了,李七夜兴趣缺缺,说道:“天灭而己,一点干劲都没有。”

    李七夜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响起,一刀求仁依然还在,然而天地印瞬间打出了一记记的天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