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箭又能如何?”就在金龙天子骇然之时,李七夜的话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已经站在了金龙天子的面前,没有人看到李七夜是怎么样站在金龙天子的面前,似乎他一直都站在那里一样。

    金龙天子脸色煞白,他可是天神境界的强者竟然没有丝毫发现李七夜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取他性命如探囊取物。

    金龙天子大骇之下瞬间欲以极速后退,欲与李七夜保持足够远的距离,但是,就在他欲后退瞬是,听到“啵”的一声,他所在的空间竟然一下子像化作了沼泽,他整个人瞬间陷入了空间沼泽之中,这让他的动作一下子滞慢了无数倍,每一个动作都变成了慢动作,就像蜗牛一样。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在空间沼泽中的金龙天子欲挣扎的时候,空间一下子变成了空间枷锁,瞬间把他锁得牢牢的,无法动弹丝毫。

    “你太大意了,太粗心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就算你是天神的境界,在我面前也是不堪一击,与蚁蝼又有何区别呢!”

    “轰”的一声,就在这刹那之间,天宇的星辰被碾得粉碎,龙傲天瞬间摆脱了定远侯与四爪金龙的围攻,冲杀而至,长啸道:“道兄,我来救你!”

    话一落下,龙傲天瞬间已经杀至了李七夜面前,一招啸天地,可镇杀圣灵,他欲凭此一招击退李七夜。

    龙傲天的速度实在是快得吓人,一步从天宇中杀了回来,及时赶到,出手便救金龙天子,如此的实力的确是可以独步当世!

    “砰”的一声响起,在龙傲天瞬间杀至之时,李七夜一指点出。空间放逐,龙傲天刹那之间消失,一下子被放逐到次元之中。

    “我要杀的人,谁都挡不住。”李七夜淡淡一笑。一指点出,直击向金龙天子的眉心。

    “不”在临死之前金龙天子厉叫一声,在这厉叫之中充满了不甘,但是这已经是迟了。

    鲜血汩汩地从眉心间流出来,此时金龙天子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的双目中充满了不甘,他还没有功成名就就这样惨死在了别人的手中了,这怎么让他甘心呢?

    “砰”的一声,就在这瞬间龙傲天从次元中杀了回来。在眨眼之间就能从次元中杀了回来,这可以说龙傲天速度是快得离谱无比,强大得十分吓人!

    “李七夜”看到金龙天子惨死,此时龙傲天已经无法保持那一份的从容了,他双目一厉,瞬间充满了可怕的杀机。

    “龙傲天又如何。”对于龙傲天那发飙的模样,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看了他一眼。他那姿态,龙傲天跟阿猫阿狗差不了多少。

    李七夜这样的姿态,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不管是谁都为之咋舌,这可是龙傲天呀,不知道有多少人谈之色变的天之骄子,飞仙教的帝子。

    然而现在第一凶人视他无物,看他如看阿猫阿狗一样,如此霸道的姿态放眼天下已经是无人能及了!

    “轰”就在这刹那之间,龙傲天外放自己所有的血气。紧接着“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龙傲天疯狂地放出了自己的血气,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龙傲天的血气弥漫着天地。似乎能把整个北汪洋都填满!

    一时之间,龙傲天的血气形成了可怕的风暴,这血气风暴宛如是可以撕碎世间的一切,它是那么的暴戾,是那么的无情,是那么的残忍!

    在这样可怕的血气风暴之中。不知道多少人为之发抖,不知道多少人被如此可怕的血气压得喘不过气来,在如此狂暴的血气力量之下,很多人都弯下了腰!

    看到龙傲天如此发飙,这顿时让许多人都不由脸色煞白,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这才是龙傲天的真正实力,他刚才与定远侯、四爪金龙对决的时候都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轰”的一声巨响,宛如整个北汪洋都炸开一样,此时龙傲天周身冉冉升起了一道道的神环,每一道神环铭刻着无数的仙帝法则,当这一道道神环流转之时,就好像是一尊尊仙帝亲自临世一样。

    仙帝巡视,御驾八方,如此的一尊尊仙帝出现之时,仙帝之威是多么的可怕,道行浅的修士伏拜于地,根本就无法与这种神威对抗!

    “铛”的剑鸣九天,就在这个时候,龙傲天一剑在手,此剑流光万丈,照耀九州,此剑散发出来的剑芒连神皇都觉得刺痛无比。

    一剑在手,天下我有,此时的龙傲天有着唯我无敌的姿态,此时此刻不要说是道行浅的人,就算是大贤都纷纷退避,远离战场,神王之流也是脸色凝重,以最远的距离观望。

    人贤剑,此乃是人贤仙帝的本命真器。当此剑出手之时,剑荡八方,龙傲天宛如是化作了九天十地的仙帝一样,一怒天下颤!

    “人贤剑。”看到龙傲天一剑在手,李七夜也毫不在意,随心笑了一下,“铛”的一声,一刀在手,长刀雪亮,照耀得让人睁不开双眼。

    “明仁刀”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长刀,有远观的老神皇不由大叫一声。

    长刀在手,在这个时候明仁刀就好像是苏醒过来,就好像有了生命,它是那么的活跃,那么的蓬勃。

    “人贤剑对决明仁刀!”看到第一凶人与龙傲天两个是一刀一剑在手,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就算是见过无数风浪的神皇都不由激动起来。

    刀与剑对决!刀与剑一直都是充满了话题的兵器,剑,乃是兵之王者;刀乃是兵之霸者,一者为王,一者为霸,可以说是在大道上有着足够的代表性。

    更重要的是它们的主人也一样是充满了代表性,明仁仙帝,乃是诸帝时代的开拓者,乃是以仁称著于世,而人贤仙帝,号为人贤,被人尊人族的贤者。

    一个是开拓者,一个是贤者,两位仙帝,两件兵器,在相隔了漫长无比的时代之后,终于进行了一次对决!

    一时之间,能观看这一战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天地万籁无声,似乎天地之间除了心跳声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声音了。

    龙傲天也是盯着李七夜手中的长刀,作为飞仙教的传人,作为人贤剑的主人,他看到明仁刀活过来之后,他也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

    “轰、轰、轰……”就在这刹那之间,龙傲天放出了一件件的兵器,当这一件件兵器浮于龙傲天的头顶之时,可怕无匹的仙帝之威肆虐着天地,在这样的仙帝之威下,让众生都为之颤抖,都为之顶礼膜拜!

    龙傲天放出的一件件兵器之中,有仙帝宝器,有古之仙物,更是有远古神祇之兵……一件件兵器都爆发了强大无匹的力量,似乎每一件兵器都可以横扫诸天十地。

    看到如此多的无敌兵器,这让无数人看得都为之窒息,龙傲天的这一件件兵器之中随便拿出一件,都足够让人垂涎三尺,让人受之无穷。

    眼前如此多的帝兵仙物,只怕就算是普通的帝统仙门都不可能拥有如此多的极品兵器宝物,然而,现在龙傲天一个人就拥有了如此之多,这实在是让人羡慕嫉妒,这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一门五帝,飞仙教的底蕴的确不是浪得虚名的。

    “兵器是多。”李七夜随意地看了龙傲天一眼,说道:“但多也没用,算了,我也不欺负你,免得我一刀出,便让你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李七夜,你放心,我天灭一出,就怕你挡不住!”龙傲天脸色峻冷,冷声地说道。

    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的看轻,自从他驾临人皇界之后,他就是横世无敌,独战天下,十战十决,所以才有了十冠之王的称号。

    自从他出道以来,独战天下,不管是年轻一辈的无双天才,还是古老的神皇,面对他的时候都如临大敌,现在李七夜根本就是不把他放在眼中,这怎么不让他脸色峻冷呢!

    龙傲天的话也让很多人心里面跳了一下,天灭,这是何等可怕的威力,特别是以龙傲天这样年轻的血气打出天灭,它的可怕只怕是让人难于想象吧。

    当然,大家对于龙傲天能打出天灭也不足为奇,毕竟龙傲天是天之骄子,兼有五帝之长。

    “天灭而己。”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我神·天灭一出,你的天灭也得跪在那里。”

    “你”龙傲天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就算一向沉着的他都不由有些愤怒。

    “神·天灭,这是什么?”有晚辈甚至连“神·天灭”这样的名字听都没有听说过,甚至不少强者都不知道神·天灭是什么样的。

    “用仙帝真器打出比天灭更强大的一击!”有跟随过仙帝的神皇知道内幕,告诉自己的晚辈,说道:“神·天灭不止需要这位仙帝的天命秘术打出,更需要得到仙帝真器的神灵认同,而且还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和血气能支撑得了真器神灵的完全苏醒。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之下,才能打出传说中的神·天灭!”

    这几天有事外出,更新有可能会延误,请大家莫急。(~^~)

第1633章金龙天子    突然响起了如此突兀如此刺耳的呵呵呵之声,这让不少人大吃一惊,现在龙傲天风头如此之健,号称无敌,又有谁敢如此嘲笑龙傲天、金龙天子呢。

    许多人都纷纷望去,只见发出呵呵呵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远处袖手旁观的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呀。”当看到第一凶人站在天穹之上,只是很冷淡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旁观者都不由恍然,一下子又觉得这呵呵呵的笑声那是一点都不突兀了,这样的笑声完全是理所当然了。

    在大家看来当世之中也唯有第一凶人够资格去挑战龙傲天了,也唯有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才会对龙傲天构成如此大的威胁了。

    金龙天子也一下子望了过去,看到了第一凶人之时,他也不由脸色一冷,第一凶人的威名他也有所耳闻了,他也知道第一凶人并不好惹。

    在这个时候金龙天子冷冷地哼了一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也不愿意去招惹第一凶人,虽然他是很强大,是很了不起的天才,若是让他面对第一凶人,他自己也没把握。

    看到金龙天子只是冷哼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很多远观的强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就算是自负无比的金龙天子都不敢去招惹他!

    “一只蚁蝼也敢称金龙,一个凡人也敢算比苍天之子。”对于金龙天子的一声冷哼,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跟着追了下来,他也只不过是想看一看龙傲天的血统而己,看他的血统有没有变异。经过他的一番仔细的观摩之后,李七夜可以确定龙傲天的血统是没有问题。

    当然,对于龙傲天,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对龙傲天出不出手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在李七夜眼中龙傲天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早杀他还是迟杀他的区别而己。

    “你——”金龙天子不由怒视李七夜,他都忍不住说道:“李七夜,你太狂了!”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的嘲笑、如此的羞辱,他当然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了,就算他明知道自己惹不起第一凶人,但也忍不住想出这一口恶气!

    “我一直都是如此的狂,你今天才知道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看了金龙天子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你吹牛之前应该打一下草稿,当世之中除了我,谁都不能成为仙帝!”

    “霸气!”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少旁观者都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

    金龙天子在场,更别说龙傲天也在场了,大家都知道龙傲天对于天命是志在必得,现在第一凶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何止是不把金龙天子放在眼中,也是不把龙傲天放在眼中。

    “李道友,此话未免说得太满了吧。”就是在天宇中与定远侯、四爪金龙战得激烈的龙傲天也听到了李七夜的话,他长啸一声说道。

    对于龙傲天的话,龙七夜都不多看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己,仅仅是说说实话而己。”

    第一凶人这话一出,让众人都面面相觑,第一凶人这是霸道得一塌糊涂呀,就算是龙傲天面前也依然如此的霸道,依然是如此的嚣张,简直就是目中无人,根本就不把人放在眼中,似乎在他眼中不管是谁都跟阿猫阿狗没有什么区别!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在哪里,他都是凶悍得一塌糊涂。”不管是谁,听到第一凶人这样的话,都唯有叹服。

    金龙天子此时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也想为龙傲天板回一些面子,他冷哼一声,大声说道:“李七夜,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想与龙帝子争天命,只怕你还是有点距离!”

    对于金龙天子这样带着挑衅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都懒得去看他。

    如果说,李七夜出现相讽,这还让金龙天子可以舌战李七夜,然而李七夜此时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这对于金龙天子来说比羞辱他还要难受,这根本就是不把他放在眼中。

    “李七夜,敢接我一箭吗?”被李七夜视之为无物,金龙天子受不了如此的刺激,一时头脑发热,不由站了出来挑战李七夜。

    若是平时以金龙天子的冷静绝对不会轻易做这样冒险的事情,但是被第一凶人一刺激,他也忍不住头脑发热,他咽不下这口气,一下子站了出来挑战第一凶人。

    李七夜都懒得理他,只是冷冷清清地站在那里,好像他是局外之人一样,似乎在他眼中整个大世都只不过是一个棋局而己。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金龙天子更加是受不了了,李七夜冷冷清清地站在那里,这对于金龙天子来说比辱骂他、羞辱他还要难受。

    因为李七夜的态度看起来就好像是金龙天子像是一只蚂蚁,而李七夜则是一头大象,一只蚂蚁在地上叫嚣大象,你会觉得大象会理会蚂蚁吗?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的态度让金龙天子受不了他热血上涌站了出来,长弓在手,大叫说道:“李七夜,你不会连接我一箭的勇气都没有吧!”

    此时,金龙天子长弓在手,他手中这把长弓碧绿如玉,宛如是蔓藤绕生,有着三分的美丽,七分的妖娆,这样的一把长弓,给人一种生机无穷的感觉,似乎当它射出一箭之时,可以跨越漫长无比的岁月。

    “妖弓——”看到金龙天子手中的这把长弓,有老祖不由惊呼一声,说道:“天妖所留下来的妖弓!”

    金龙天子手中这把长弓正是他们木琢妖城的女祖天妖所留下来的无上之弓,这把妖弓威力极为强大,它拥有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威力。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慢吞吞地转过脸来,只是淡淡地看了金龙天子一眼,说道:“接你一弓?那又有何难,出手吧,免得说我不给你机会。”

    李七夜这样的姿态把金龙天子气得吐血,特别是他那漫不经心的态度,更是让他怒到发狂。虽然说他金龙天子是比不上龙傲天这样的绝世无双天才,但是,他金龙天子在北汪洋年轻一辈也是屈指可数的天才,在北汪洋不要说是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都没有多少人敢轻视人了,现在第一凶人一副不把他放在心上的模样,这对于金龙天子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好,我就要看一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金龙天子也被怒火薰得昏了头了,大吼着厉叫一声。

    “嗡”的一声,在这个时候金龙天子只手挽弓,缓缓地把妖弓拉满了弦,当金龙天子把妖弓拉满弦之时,整把妖弓都充满了力量,似乎金龙天子拉的不是弦,而是天地,似乎在这一刻金龙天子把天地都拉开了!

    “吼——”就在金龙天子拉满了弓弦之时,突然龙吼之声响起,金龙天子的身后竟然浮现了一条金龙的图腾,这条金龙图腾出现之时,瞬间让金龙天子宛如金龙附体一样,整个人龙息滚滚,好像他本身就是一头金龙。

    金龙天子被人称之为金龙天子那并非是乱叫的,那是因为他身上流淌着十分珍贵的妖血,他的妖血有金龙图腾,当他的金龙图腾出现之时,会让他整个人实力狂飙,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被人称之为金龙天子的。

    当金龙图腾出现的时候,金龙天子手中的妖弓也一下子变了颜色,一时之间只见妖弓乃是金光灿烂,一把金色的长箭出现在了弓弦之上。

    “嗖——”的一声响起,终于这一箭射出了,这一箭太快了,这一把金色的长箭以极速射来之时就像是可以把天空上的太阳射下来。

    金色长箭射来,瞬间锁定了李七夜,不管是李七夜射到哪里都是无法躲得过这一箭,更让人觉得畏惧的是这支长箭射来之时锐不可挡,它的锋利可以瞬间射穿一切,不管你是身穿神甲,还是有仙物护体,只怕都挡不住如此锋利的一箭。

    一位天妖所留下来的无上妖弓,又是从一位天神境界的强者手中射出来,它的威力之大是可想而知了,一旦是被这样的长箭锁住之后,只怕是神王都在利箭之下一命呜呼!

    “砰——”的一声响,起当所有人都以为第一凶人会以绝世无双的速度躲过这一箭,然而,第一凶人却没有去躲这一箭。

    在这刹那之间画面就像定格了一样,只见第一凶人只是随意地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一点竟然是击中了射来的黄金利箭。

    当这一指点在黄金利箭之时“砰”的一声响起,黄金利箭竟然一下子崩碎,一下子碎成了无数的金粉,一时之间无数的金屑飘散,到处都是。

    金龙天子如此凶猛的一箭就这样被第一凶人轻而易举地击碎了,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

    金龙天子也不由脸色大变,心里面为之骇然,刹那之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