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突然响起了如此突兀如此刺耳的呵呵呵之声,这让不少人大吃一惊,现在龙傲天风头如此之健,号称无敌,又有谁敢如此嘲笑龙傲天、金龙天子呢。

    许多人都纷纷望去,只见发出呵呵呵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远处袖手旁观的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呀。”当看到第一凶人站在天穹之上,只是很冷淡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旁观者都不由恍然,一下子又觉得这呵呵呵的笑声那是一点都不突兀了,这样的笑声完全是理所当然了。

    在大家看来当世之中也唯有第一凶人够资格去挑战龙傲天了,也唯有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才会对龙傲天构成如此大的威胁了。

    金龙天子也一下子望了过去,看到了第一凶人之时,他也不由脸色一冷,第一凶人的威名他也有所耳闻了,他也知道第一凶人并不好惹。

    在这个时候金龙天子冷冷地哼了一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也不愿意去招惹第一凶人,虽然他是很强大,是很了不起的天才,若是让他面对第一凶人,他自己也没把握。

    看到金龙天子只是冷哼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很多远观的强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就算是自负无比的金龙天子都不敢去招惹他!

    “一只蚁蝼也敢称金龙,一个凡人也敢算比苍天之子。”对于金龙天子的一声冷哼,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跟着追了下来,他也只不过是想看一看龙傲天的血统而己,看他的血统有没有变异。经过他的一番仔细的观摩之后,李七夜可以确定龙傲天的血统是没有问题。

    当然,对于龙傲天,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对龙傲天出不出手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在李七夜眼中龙傲天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早杀他还是迟杀他的区别而己。

    “你——”金龙天子不由怒视李七夜,他都忍不住说道:“李七夜,你太狂了!”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的嘲笑、如此的羞辱,他当然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了,就算他明知道自己惹不起第一凶人,但也忍不住想出这一口恶气!

    “我一直都是如此的狂,你今天才知道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看了金龙天子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你吹牛之前应该打一下草稿,当世之中除了我,谁都不能成为仙帝!”

    “霸气!”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少旁观者都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

    金龙天子在场,更别说龙傲天也在场了,大家都知道龙傲天对于天命是志在必得,现在第一凶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何止是不把金龙天子放在眼中,也是不把龙傲天放在眼中。

    “李道友,此话未免说得太满了吧。”就是在天宇中与定远侯、四爪金龙战得激烈的龙傲天也听到了李七夜的话,他长啸一声说道。

    对于龙傲天的话,龙七夜都不多看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己,仅仅是说说实话而己。”

    第一凶人这话一出,让众人都面面相觑,第一凶人这是霸道得一塌糊涂呀,就算是龙傲天面前也依然如此的霸道,依然是如此的嚣张,简直就是目中无人,根本就不把人放在眼中,似乎在他眼中不管是谁都跟阿猫阿狗没有什么区别!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在哪里,他都是凶悍得一塌糊涂。”不管是谁,听到第一凶人这样的话,都唯有叹服。

    金龙天子此时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也想为龙傲天板回一些面子,他冷哼一声,大声说道:“李七夜,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想与龙帝子争天命,只怕你还是有点距离!”

    对于金龙天子这样带着挑衅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都懒得去看他。

    如果说,李七夜出现相讽,这还让金龙天子可以舌战李七夜,然而李七夜此时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这对于金龙天子来说比羞辱他还要难受,这根本就是不把他放在眼中。

    “李七夜,敢接我一箭吗?”被李七夜视之为无物,金龙天子受不了如此的刺激,一时头脑发热,不由站了出来挑战李七夜。

    若是平时以金龙天子的冷静绝对不会轻易做这样冒险的事情,但是被第一凶人一刺激,他也忍不住头脑发热,他咽不下这口气,一下子站了出来挑战第一凶人。

    李七夜都懒得理他,只是冷冷清清地站在那里,好像他是局外之人一样,似乎在他眼中整个大世都只不过是一个棋局而己。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金龙天子更加是受不了了,李七夜冷冷清清地站在那里,这对于金龙天子来说比辱骂他、羞辱他还要难受。

    因为李七夜的态度看起来就好像是金龙天子像是一只蚂蚁,而李七夜则是一头大象,一只蚂蚁在地上叫嚣大象,你会觉得大象会理会蚂蚁吗?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的态度让金龙天子受不了他热血上涌站了出来,长弓在手,大叫说道:“李七夜,你不会连接我一箭的勇气都没有吧!”

    此时,金龙天子长弓在手,他手中这把长弓碧绿如玉,宛如是蔓藤绕生,有着三分的美丽,七分的妖娆,这样的一把长弓,给人一种生机无穷的感觉,似乎当它射出一箭之时,可以跨越漫长无比的岁月。

    “妖弓——”看到金龙天子手中的这把长弓,有老祖不由惊呼一声,说道:“天妖所留下来的妖弓!”

    金龙天子手中这把长弓正是他们木琢妖城的女祖天妖所留下来的无上之弓,这把妖弓威力极为强大,它拥有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威力。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慢吞吞地转过脸来,只是淡淡地看了金龙天子一眼,说道:“接你一弓?那又有何难,出手吧,免得说我不给你机会。”

    李七夜这样的姿态把金龙天子气得吐血,特别是他那漫不经心的态度,更是让他怒到发狂。虽然说他金龙天子是比不上龙傲天这样的绝世无双天才,但是,他金龙天子在北汪洋年轻一辈也是屈指可数的天才,在北汪洋不要说是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都没有多少人敢轻视人了,现在第一凶人一副不把他放在心上的模样,这对于金龙天子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好,我就要看一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金龙天子也被怒火薰得昏了头了,大吼着厉叫一声。

    “嗡”的一声,在这个时候金龙天子只手挽弓,缓缓地把妖弓拉满了弦,当金龙天子把妖弓拉满弦之时,整把妖弓都充满了力量,似乎金龙天子拉的不是弦,而是天地,似乎在这一刻金龙天子把天地都拉开了!

    “吼——”就在金龙天子拉满了弓弦之时,突然龙吼之声响起,金龙天子的身后竟然浮现了一条金龙的图腾,这条金龙图腾出现之时,瞬间让金龙天子宛如金龙附体一样,整个人龙息滚滚,好像他本身就是一头金龙。

    金龙天子被人称之为金龙天子那并非是乱叫的,那是因为他身上流淌着十分珍贵的妖血,他的妖血有金龙图腾,当他的金龙图腾出现之时,会让他整个人实力狂飙,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被人称之为金龙天子的。

    当金龙图腾出现的时候,金龙天子手中的妖弓也一下子变了颜色,一时之间只见妖弓乃是金光灿烂,一把金色的长箭出现在了弓弦之上。

    “嗖——”的一声响起,终于这一箭射出了,这一箭太快了,这一把金色的长箭以极速射来之时就像是可以把天空上的太阳射下来。

    金色长箭射来,瞬间锁定了李七夜,不管是李七夜射到哪里都是无法躲得过这一箭,更让人觉得畏惧的是这支长箭射来之时锐不可挡,它的锋利可以瞬间射穿一切,不管你是身穿神甲,还是有仙物护体,只怕都挡不住如此锋利的一箭。

    一位天妖所留下来的无上妖弓,又是从一位天神境界的强者手中射出来,它的威力之大是可想而知了,一旦是被这样的长箭锁住之后,只怕是神王都在利箭之下一命呜呼!

    “砰——”的一声响,起当所有人都以为第一凶人会以绝世无双的速度躲过这一箭,然而,第一凶人却没有去躲这一箭。

    在这刹那之间画面就像定格了一样,只见第一凶人只是随意地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一点竟然是击中了射来的黄金利箭。

    当这一指点在黄金利箭之时“砰”的一声响起,黄金利箭竟然一下子崩碎,一下子碎成了无数的金粉,一时之间无数的金屑飘散,到处都是。

    金龙天子如此凶猛的一箭就这样被第一凶人轻而易举地击碎了,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

    金龙天子也不由脸色大变,心里面为之骇然,刹那之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第1632章龙傲天的自信    “不管你是传奇神皇也好,不是传奇神皇也罢。”龙傲天大笑说道:“既然你们青城山敢庇护海鳞,那我龙傲天便灭掉你们青城山!”

    “既然是如此,小老不自量力,领教帝子的帝术。”定远侯也不生气,缓缓地说道。

    定远侯话落下之后,一步踏上天穹,直入天宇,站在星辰绕萦的星光空之中,伸手,缓缓地说道:“帝子,请赐教!”

    他们这一级别如果真的放手一搏的话,只怕青城山这样的门派绝对是承受不了他们的力量,在他们的力量轰击之下青城山会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龙傲天看了定远侯一眼,一步踏空,瞬间踏入天宇之中,大笑地说道:“定远侯,有什么兵器就尽管取出来吧,我会让你死得瞑目的。”

    “小老囊中羞涩,没有上得了台面的兵器,就赤手空拳向龙帝子请教。”定远侯缓缓地说道。

    定远侯这话说得十分的周全,就算他取出兵器也是占不到便宜,因为他面对的是龙傲天,出身于飞仙教的他根本就不缺仙帝真器,如果说龙傲天随手取出一件仙帝真器来,都足可以镇杀他。

    定远侯他赤手空拳对决龙傲天的话,他反而也是有一线机会。

    “如果我手掌帝兵,那就显得我太欺你们小门小派了。”龙傲天大笑地说道:“好,定远侯,我就赤手定拳与你过几招,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请赐教。”定远侯也不客气,话一落下,推星拿月,“轰”的一声巨响,只是他随手一指,一颗颗巨大无匹的星辰瞬间轰向龙傲天,而且,这一颗颗的星辰是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在撞击到龙傲天的瞬间乃是一下子撞得炸开了。

    “轰”天崩地裂。一颗颗星辰撞得崩碎瞬间,炸开了极为绚丽的光芒,连天空上的太阳都瞬间黯然失色。

    当星辰崩碎之后,约丽的光芒黯淡之后。只见龙傲天依然站在那里,他四周乃是有八部天龙守护,就算是一颗颗星辰的爆炸都没有伤到他丝毫。

    “吃我一拳。”龙傲天长啸一声,出手便是龙拳,如真龙升天。如凤凰翔空,一拳出手,便是带动银河,轰碎时光。

    龙啸九洲,一拳龙吟,霸道无匹。面对如此的一拳,定远侯立即双手一卸,掌山河,化阴阳,双手绵绵。大道如海,无尽的法则化作了汪洋,欲淹没龙傲天如此霸道无敌的一拳!

    “砰”的一声,龙拳轰入了大道之海,整个大海之海都炸开了,强劲无匹的力量冲击而出,瞬间扩散,这片天宇的陨石瞬间冲击碎得灰飞烟灭。

    尽管龙拳破海,但是,定远侯还是化解了龙傲天无敌的一拳。出海之后,龙傲天的一拳便是后继无力!

    “再吃一招。”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龙傲天一掌推天,一掌推拿而出。六道崩断,轮回毁灭,从龙拳到推掌,龙傲天的招式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完全没有丝毫缝隙可言。

    推天一掌瞬间而至,速度之快让人难于躲闪。那怕是定远侯这样的存在也躲不了这一掌,也快不过这一掌。

    面对如此推天一掌,定远侯长啸一声,身化青牛,无比的匹大,一脚可以踏碎银河,长啸可以吼碎星辰,双角可以刺穿天地。

    “轰”的一声巨响,最终定远侯双角顶住了龙傲天这推天的一掌,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定远候挡下这一掌之后,依然后退了好几步,踏碎了一颗颗的星辰,一条条的银河。

    看到三二招之间,龙傲天就逼出了定远侯的真身,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龙傲天这未免也太强大了吧。

    “呜”一声龙吟响起,见定远侯不敌,终于喘了一口气的四爪金龙长啸一声,瞬间跃入了天宇,堵住了龙傲天的后路。

    一时之间,一头青年,一条金龙,一前一后对龙傲天形成了夹攻之势。

    定远侯虽然强大,但是他却不是龙傲天的对手,龙傲天年轻气盛,血气极旺,而且龙傲天是身兼五帝之长,又是三圣之姿,他拥有的先天优势那远不是定远侯所能相比的。

    定远侯若是出身于帝统仙门,他赤手空拳与龙傲天对决或者还有机会,但现在他不是龙傲天的对手。

    “好,两个一齐上吧,我一同收拾了。”被青牛与金龙前后夹击,龙傲天依然无所惧,狂笑一声,自信爆棚,而且他连帝兵都没有用就这样赤手空拳地面对着定远侯和四爪金龙。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管是不是对龙傲天抱有敌人的人,都不免为之佩服,如此的底气这已经足够说明龙傲天的强大了。

    “吼哞”四爪金龙与青牛都长啸一声,崩碎星辰,双双轰向了龙傲天。

    “来得好。”龙傲天长笑一声,掌化帝术,帝威浩然,凌驾万域,如无敌神袛,帝术荡扫一切的魅魑魍魉!

    一时之间,龙傲天与青牛、四爪金龙战在了一起,三人崩碎星辰,斩断银河,在天宇中战得日月无光。

    这一级别的决战,也不是谁都能亲眼看到的,只有大贤境界的强者才能真正的一睹这一战的玄妙。

    虽然青牛、四爪金龙联手,但是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龙傲天依然是赤手空拳以对,独战他们两人,依然是从容不迫,一招一式之间宛如行云流水。

    如此一战,就算是神皇都看得心神摇曳,至于道行底的人就没有资格观看到这样的一战了,他们根本就无法把目光投到天宇之中,就算是有长辈把他们带出来观战,都无法看出这一战的玄妙。

    “轰轰轰”就在天宇中龙傲天独战青牛和四爪金龙的时候,一阵轰鸣声响起,一支铁骑以很快的速度从天边冲来,抵达了青城山,一下子堵住了青城山的山门!

    “木琢妖城!”看到这支铁骑一下子把青城山的山门给堵住了,有一直留意青城山的修士不由大吃一惊。

    “金龙天子亲自领兵呀。”看到这支铁骑的将领,有强者不由暗暗吃惊地说道。

    此时金龙天子从队伍中走了出来,目光一扫,神态冰冷。金龙天子坐于战马之上,有着凌厉无比的气息,他血气极强,宛如是一条巨龙要从他体内冲出来一样,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似乎他拥有了金龙的力量一样。

    金龙天子他本身就很强大,有传言说,走苍天道的他已经是达到了天神境界了,也只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他才能够资格与龙傲天结拜兄弟。

    在以前金龙天子他是有信心问鼎天命的,只不过龙傲天出世之后,金龙天子便打消了问鼎天命的念头,愿意为龙傲天效力。

    金龙天子到来之后,他双目凌厉,他看了一眼疗伤的海鳞一眼,然后冷冷地对青城山的掌门说道:“青城掌门,识务者为俊杰,现在你们交出海鳞还来得及,否则莫怪战火无情,烧毁你们青城山!”

    金龙天子也并非是托大,作为天神镜界的他也的确是有着傲视众人的资本。

    金龙天子这话让不少远观的妖族为之愤怒,甚至有妖王忍不住冷冷地哼了一声。

    大家都知道,木琢妖城乃是妖族在北汪洋最大的门派传承之一,而当飞仙教对于妖族、海怪赶尽杀绝的时候,作为妖族最大的传承之一木琢妖城不止是没有帮助妖族与海怪,他们甚至是加入了飞仙教的队伍,帮助龙傲天狙杀妖族与海怪。

    可以说,金龙天子与木琢妖城这样的行为让很多妖族心里面感到愤怒。

    对于金龙天子的话,青城山的掌门人摇了摇头,说道:“金龙城主,只怕这恕难从命,海鳞贤侄我们青城山是保定了。”

    见青城山掌门如此的态度,有不少人暗暗地竖起了拇指,青城山面对着飞仙教这样的压力都能庇护海鳞,这可以说是足够仗义的,这样的事情只怕没有几个门派能做得到!

    “青城掌门,可要三思。”金龙天子冷哼一声,冷声地说道:“与龙帝子为敌,与飞仙教为敌,那可是没有好下场!帝子还未成为仙帝,便是天下无敌,一旦成为仙帝,更是照耀万古。不管你们青城山有怎么样的靠山,只要你们青城山与龙帝子为敌,就是不自量力。与未来的仙帝为敌,那就是自寻灭亡!”

    金龙天子说出这样的话,不止是在恫吓青城山,同时也是有意为龙傲天造势,让天下人都知道龙傲天必成为仙帝。

    对于金龙天子这样的话,有一些人不以为然,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呵,呵,呵……”就在金龙天子说出这一席吹捧龙傲天的话之时,一阵呵呵呵的笑声响起。

    在平时这样呵呵呵的笑声是没有什么的,但是,现在金龙天子吹捧龙傲天之时突然响起了这样呵呵呵的笑声之时,这一下子就变得那么的突兀了,是变得那么的刺耳了。

    这摆明是在嘲笑讽刺金龙天子和龙傲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