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你是传奇神皇也好,不是传奇神皇也罢。”龙傲天大笑说道:“既然你们青城山敢庇护海鳞,那我龙傲天便灭掉你们青城山!”

    “既然是如此,小老不自量力,领教帝子的帝术。”定远侯也不生气,缓缓地说道。

    定远侯话落下之后,一步踏上天穹,直入天宇,站在星辰绕萦的星光空之中,伸手,缓缓地说道:“帝子,请赐教!”

    他们这一级别如果真的放手一搏的话,只怕青城山这样的门派绝对是承受不了他们的力量,在他们的力量轰击之下青城山会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龙傲天看了定远侯一眼,一步踏空,瞬间踏入天宇之中,大笑地说道:“定远侯,有什么兵器就尽管取出来吧,我会让你死得瞑目的。”

    “小老囊中羞涩,没有上得了台面的兵器,就赤手空拳向龙帝子请教。”定远侯缓缓地说道。

    定远侯这话说得十分的周全,就算他取出兵器也是占不到便宜,因为他面对的是龙傲天,出身于飞仙教的他根本就不缺仙帝真器,如果说龙傲天随手取出一件仙帝真器来,都足可以镇杀他。

    定远侯他赤手空拳对决龙傲天的话,他反而也是有一线机会。

    “如果我手掌帝兵,那就显得我太欺你们小门小派了。”龙傲天大笑地说道:“好,定远侯,我就赤手定拳与你过几招,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请赐教。”定远侯也不客气,话一落下,推星拿月,“轰”的一声巨响,只是他随手一指,一颗颗巨大无匹的星辰瞬间轰向龙傲天,而且,这一颗颗的星辰是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在撞击到龙傲天的瞬间乃是一下子撞得炸开了。

    “轰”天崩地裂。一颗颗星辰撞得崩碎瞬间,炸开了极为绚丽的光芒,连天空上的太阳都瞬间黯然失色。

    当星辰崩碎之后,约丽的光芒黯淡之后。只见龙傲天依然站在那里,他四周乃是有八部天龙守护,就算是一颗颗星辰的爆炸都没有伤到他丝毫。

    “吃我一拳。”龙傲天长啸一声,出手便是龙拳,如真龙升天。如凤凰翔空,一拳出手,便是带动银河,轰碎时光。

    龙啸九洲,一拳龙吟,霸道无匹。面对如此的一拳,定远侯立即双手一卸,掌山河,化阴阳,双手绵绵。大道如海,无尽的法则化作了汪洋,欲淹没龙傲天如此霸道无敌的一拳!

    “砰”的一声,龙拳轰入了大道之海,整个大海之海都炸开了,强劲无匹的力量冲击而出,瞬间扩散,这片天宇的陨石瞬间冲击碎得灰飞烟灭。

    尽管龙拳破海,但是,定远侯还是化解了龙傲天无敌的一拳。出海之后,龙傲天的一拳便是后继无力!

    “再吃一招。”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龙傲天一掌推天,一掌推拿而出。六道崩断,轮回毁灭,从龙拳到推掌,龙傲天的招式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完全没有丝毫缝隙可言。

    推天一掌瞬间而至,速度之快让人难于躲闪。那怕是定远侯这样的存在也躲不了这一掌,也快不过这一掌。

    面对如此推天一掌,定远侯长啸一声,身化青牛,无比的匹大,一脚可以踏碎银河,长啸可以吼碎星辰,双角可以刺穿天地。

    “轰”的一声巨响,最终定远侯双角顶住了龙傲天这推天的一掌,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定远候挡下这一掌之后,依然后退了好几步,踏碎了一颗颗的星辰,一条条的银河。

    看到三二招之间,龙傲天就逼出了定远侯的真身,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龙傲天这未免也太强大了吧。

    “呜”一声龙吟响起,见定远侯不敌,终于喘了一口气的四爪金龙长啸一声,瞬间跃入了天宇,堵住了龙傲天的后路。

    一时之间,一头青年,一条金龙,一前一后对龙傲天形成了夹攻之势。

    定远侯虽然强大,但是他却不是龙傲天的对手,龙傲天年轻气盛,血气极旺,而且龙傲天是身兼五帝之长,又是三圣之姿,他拥有的先天优势那远不是定远侯所能相比的。

    定远侯若是出身于帝统仙门,他赤手空拳与龙傲天对决或者还有机会,但现在他不是龙傲天的对手。

    “好,两个一齐上吧,我一同收拾了。”被青牛与金龙前后夹击,龙傲天依然无所惧,狂笑一声,自信爆棚,而且他连帝兵都没有用就这样赤手空拳地面对着定远侯和四爪金龙。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管是不是对龙傲天抱有敌人的人,都不免为之佩服,如此的底气这已经足够说明龙傲天的强大了。

    “吼哞”四爪金龙与青牛都长啸一声,崩碎星辰,双双轰向了龙傲天。

    “来得好。”龙傲天长笑一声,掌化帝术,帝威浩然,凌驾万域,如无敌神袛,帝术荡扫一切的魅魑魍魉!

    一时之间,龙傲天与青牛、四爪金龙战在了一起,三人崩碎星辰,斩断银河,在天宇中战得日月无光。

    这一级别的决战,也不是谁都能亲眼看到的,只有大贤境界的强者才能真正的一睹这一战的玄妙。

    虽然青牛、四爪金龙联手,但是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龙傲天依然是赤手空拳以对,独战他们两人,依然是从容不迫,一招一式之间宛如行云流水。

    如此一战,就算是神皇都看得心神摇曳,至于道行底的人就没有资格观看到这样的一战了,他们根本就无法把目光投到天宇之中,就算是有长辈把他们带出来观战,都无法看出这一战的玄妙。

    “轰轰轰”就在天宇中龙傲天独战青牛和四爪金龙的时候,一阵轰鸣声响起,一支铁骑以很快的速度从天边冲来,抵达了青城山,一下子堵住了青城山的山门!

    “木琢妖城!”看到这支铁骑一下子把青城山的山门给堵住了,有一直留意青城山的修士不由大吃一惊。

    “金龙天子亲自领兵呀。”看到这支铁骑的将领,有强者不由暗暗吃惊地说道。

    此时金龙天子从队伍中走了出来,目光一扫,神态冰冷。金龙天子坐于战马之上,有着凌厉无比的气息,他血气极强,宛如是一条巨龙要从他体内冲出来一样,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似乎他拥有了金龙的力量一样。

    金龙天子他本身就很强大,有传言说,走苍天道的他已经是达到了天神境界了,也只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他才能够资格与龙傲天结拜兄弟。

    在以前金龙天子他是有信心问鼎天命的,只不过龙傲天出世之后,金龙天子便打消了问鼎天命的念头,愿意为龙傲天效力。

    金龙天子到来之后,他双目凌厉,他看了一眼疗伤的海鳞一眼,然后冷冷地对青城山的掌门说道:“青城掌门,识务者为俊杰,现在你们交出海鳞还来得及,否则莫怪战火无情,烧毁你们青城山!”

    金龙天子也并非是托大,作为天神镜界的他也的确是有着傲视众人的资本。

    金龙天子这话让不少远观的妖族为之愤怒,甚至有妖王忍不住冷冷地哼了一声。

    大家都知道,木琢妖城乃是妖族在北汪洋最大的门派传承之一,而当飞仙教对于妖族、海怪赶尽杀绝的时候,作为妖族最大的传承之一木琢妖城不止是没有帮助妖族与海怪,他们甚至是加入了飞仙教的队伍,帮助龙傲天狙杀妖族与海怪。

    可以说,金龙天子与木琢妖城这样的行为让很多妖族心里面感到愤怒。

    对于金龙天子的话,青城山的掌门人摇了摇头,说道:“金龙城主,只怕这恕难从命,海鳞贤侄我们青城山是保定了。”

    见青城山掌门如此的态度,有不少人暗暗地竖起了拇指,青城山面对着飞仙教这样的压力都能庇护海鳞,这可以说是足够仗义的,这样的事情只怕没有几个门派能做得到!

    “青城掌门,可要三思。”金龙天子冷哼一声,冷声地说道:“与龙帝子为敌,与飞仙教为敌,那可是没有好下场!帝子还未成为仙帝,便是天下无敌,一旦成为仙帝,更是照耀万古。不管你们青城山有怎么样的靠山,只要你们青城山与龙帝子为敌,就是不自量力。与未来的仙帝为敌,那就是自寻灭亡!”

    金龙天子说出这样的话,不止是在恫吓青城山,同时也是有意为龙傲天造势,让天下人都知道龙傲天必成为仙帝。

    对于金龙天子这样的话,有一些人不以为然,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呵,呵,呵……”就在金龙天子说出这一席吹捧龙傲天的话之时,一阵呵呵呵的笑声响起。

    在平时这样呵呵呵的笑声是没有什么的,但是,现在金龙天子吹捧龙傲天之时突然响起了这样呵呵呵的笑声之时,这一下子就变得那么的突兀了,是变得那么的刺耳了。

    这摆明是在嘲笑讽刺金龙天子和龙傲天!(~^~)

第1631章定远侯    看到巍峨的天罡十八阵,龙傲天笑了一下,一步踏入了天罡十八阵之中,自负狂傲,而且没有丝毫的防设,就像是闲庭信步一样,根本就不把天罡十八阵放在眼中!

    “嗤——”的一声,就在龙傲天踏入天罡十八阵的时候,天穹射下了星芒,当这星芒射下之时,连天宇都颤抖了一下,似乎这样的一道星芒射下之时可以把大地射穿。

    面对霸道锐利的星芒,龙傲天只是看了一眼,刹那之间,星芒就贯射向龙傲天的头颅,欲把他整个人钉穿!

    那怕是星芒要射到龙傲天的头颅了,龙傲天都依然没有动一下,好像他没有看到这星芒一样。

    看到星芒已经近在咫尺了,龙傲天依然没有动,许多远观的强者都不由屏住呼吸,龙傲天这也太自负了,这星芒射来,速度可是极速,就算是神皇也不敢小觑。

    眼看星芒就要射穿龙傲天的头颅了,龙傲天依然是一动不动,就在星芒要触及他的头发刹那之间,龙傲天这才动了。

    “噗——”的一声,星芒竟然一下子落空,那怕极速的它离龙傲天是近在咫尺了,依然是被龙傲天躲过了。

    而且远观的许多强者都没有看清楚龙傲天是怎么样躲过这星芒的,似乎龙傲天根本就没有动一样,一直都站在了那里!

    “嗖——”的一声,当这星芒落空之后,它又瞬间调回了头,再一次以极速向龙傲天的胸膛射去,欲瞬间刺穿龙傲天的胸膛。

    面对这射来的星芒,龙傲天依然是站着不动,然后是“噗”的一声落空了,龙傲天依然是轻而易举地躲过了射来的星芒。

    “嗤、嗤、嗤……”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罡十八阵终于发飙了,瞬间射出了千百道的星芒,这千百道的星芒错综复杂,宛如是天罗地网一样,任何在这天罡十八阵中的人都会瞬间被打成筛子。

    但是,那怕是天罡十八阵再怎么样发飙,无数的星芒一轮又一轮狂扫之后,龙傲天依然是站在那里,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动不动一样,千百道的星芒对他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狂射之后,一道道的星芒连龙傲天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这并不是青城山的天罡十八阵不够强大,也不是这千百道的星芒还度太慢,而是龙傲天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超越了一切!

    在天罡十八阵中,换作是另外一个人的话,只怕早就已经被打成了筛子了,然而龙傲天站在那里却好像一动都没动过一样,任由星芒狂射,都没能射中到丝毫,与龙傲天的一举一动比起来,星芒的速度就好像是蜗牛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气,龙傲天的速度之快让他们都不由为之发怵。很多人都在想如果自己面对龙傲天之时只怕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会被他瞬间摘下头颅。

    “太慢了,不堪一击。”任由星芒一轮狂射之后,龙傲天摇了摇头,十分自负地说道:“这速度连蜗牛都赶不上。”

    被龙傲天如此点评,青城山掌门他们都脸色十分难看,但是,又无可奈何,他们天罡十八阵的威力发挥到极点了,依然是伤不了龙傲天丝毫,连衣角都没有摸到,这也难怪龙傲天如此的嘲笑他们。

    “破阵——”就在这瞬间龙傲天出手了,瞬间冲入了天罡十八阵中最凶险之处。

    “砰——”的一声,刹那之间,宛如是空间、时光被打碎一样,整个画面都被定格在了这瞬间一般,所有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龙傲天瞬间击碎了天罡十八阵,一招一式把天罡十八子击飞,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罡十八阵崩碎,无数的碎片纷分。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看到青城山掌门他们想拼命地躲避,但是,他们的速度与龙傲天一比,那实在是比蜗牛还要慢,根本就躲不过龙傲天的一招一式。

    在天罡十八阵崩碎之后,龙傲天乃是一指破空,这一指的速度看起来极慢,慢到让人看得一清二楚,事实上,它这一招已经超越了时光了,所以看起来才显得特别的慢!

    许多远观的强者都不由看着青城山掌门他们天罡十八子将会丧命于龙傲天这一指之下,天罡十八子他们也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也看着厄难来临,他们将能看得到这一指刺破他们的眉心,一指击穿他们的头颅,一指直取他们的性命。

    就算是天罡十八子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但他们自己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自己根本就无法接得下龙傲天这一指。

    “砰——”的一声,就在这刹那之间,整个青城山都摇晃了一下,好像整个青城山承受了致重一击,但是,青城山依然是承受下来了,没有崩碎。

    就在这刹那之间,时光极速流逝,瞬间恢复了原貌,时间又开始涓涓细流,与往常一样。

    在这个时候大家张眼一看才看清楚,天罡十八子竟然是活了下来,被人出手救下来了,这个人挡下了龙傲天这破空的一指。

    救下天罡十八子的乃是一个老者,这个老者十分的儒雅,一袭青衣,给人青气袭来的感觉。

    死里逃生,惊魂未定的天罡十八子回过神来一看,看到老者之时他们都纷纷站了起来,稽身叫道:“师尊——”

    “定远侯,北汪洋的无双神皇!”看到眼前这位老者,有老一辈大贤不由大叫一声。

    “定远侯,道艰时代北汪洋妖族最了不起的天才!”那怕没有见过定远侯的人,一听到定远侯的名字,那也一样是如雷贯耳。

    定远侯,他乃是道艰时代北汪洋最了不起的天才之一,他是青年成道,拥有着极高的悟性,他曾在风闻城的十二音阶登上了第十阶,与叶九洲齐名!

    “龙帝子,息怒。”定远侯站出来之后,缓缓地说道。

    定远侯没有威慑九天的气息,也没有凌霸万域的神威,他此时乃是血气内敛,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儒雅,似乎他像是一个读书人一样。

    就算定远侯像是一个读书人,没有让人感到畏惧的气息,但是,当他站出来的时候却让人心神安宁,似乎只要有他在,天塌下来都不怕。

    “息怒?”龙傲天笑着说道:“定远侯,让我龙傲天息怒也不难,交出海鳞与四爪金龙,我可以饶你们青城山,不计较你们青城山的不敬之罪!”

    这话够张狂,够霸道,这何止是咄咄逼人,这是视天下英雄无物!

    听到龙傲天这样的话,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是滋味,但是,大家也明白龙傲天绝对有这个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

    定远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龙帝子,此子与我们青城山有莫大的渊源,希望龙帝子就此高抬贵手,饶他一次如何?”

    定远侯都这样说,这让很多人都为之吃惊,海鳞与青城山究竟是什么关系呢?竟然连定远侯都护着他,看来,海鳞真的是与青城山关系不浅,否则青城山不可能为了一个海鳞把自己整个青山城都搭进去!

    “定远侯,只怕这个情面我是不能给你。”龙傲天摇了摇头,说道:“换作其他人,冲着你定远侯求情,我倒可以放他一马,但是海鳞不行,他三番五次与我为敌,若是饶他一命,那就太仁慈了!”

    定远侯也不生气,依然的儒雅,说道:“既然龙帝子不肯让步,那我青城山也唯有得罪了,有敬之处,还请龙帝子见谅。”

    从始之终,定远侯都是不急不缓,十分的儒雅,似乎没有丝毫的火气。

    “定远侯,你的确是有几分本事。”龙傲天大笑地说道:“但是就凭你刚刚晋升的传奇神皇这样的实力,那还不是我龙傲天的对手!”

    听到龙傲天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由大吃一惊,道行浅的人不知道传奇神皇是什么,只有老一辈大人物才知道传奇神皇是什么。

    “这太不可思议了,定远侯竟然成为了传奇神皇了!”有老一辈的神皇不由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不愧是北汪洋妖族的第一天才呀。”

    “龙帝子此话夸奖了,我道基浅薄,大道破绽百出,只是勉强摸到一点门槛而己,谈不上是传奇神皇!”定远侯也并没有骄傲,十分自然地说道:“比起叶道兄这种真正传奇神皇来,我乃是差得太远!”

    定远侯这话也不是谦虚,他也是这几年才悟了传奇神皇的玄妙,就如他所说那样,他只是摸到了传奇神皇的门槛。

    事实上,这对于定远侯来说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他出身的青城山并非是帝统仙门,他的大道有所不足,所以他对自己的定义还不是真正的传奇神皇。

    尽管说定远侯自己是如此说,但,已经让很多人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了,定远侯可是生于道艰时代,而且还是了身于青城山这样的门派,竟然能有如此的成就,那已经是极为了不得了,如果说他是生于盛世时代,说不定早就是一尊横击仙帝的存在了。

    写书不容易,每一个字都是作者心血,请读者们能来起点或QQ阅读订阅《帝霸》,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帝霸》,多投票,支持正版,你们的每一个订阅、每一张推荐票、月票对于《帝霸》都是十分珍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