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离开了余府,他进入了北汪洋的大海中,对整个北汪洋的大势进行了勘测。

    事实上,在很久以前,李七夜早就对北汪洋的大势进行过勘测,在当年他是不可能随便找一个地方就建起镇天海城的。

    现在与黄绢中的女子达成协议之后,李七夜也明白过来,虽然他以前的确是勘探过了北汪洋的大势,但是,他依然是错过了一些东西,他依然是有些细小的枝末没有留意到。

    所以,这一次李七夜再一次勘探,他更加留意整个北汪洋的大势,更加仔细完善整个北汪洋大势的细节。

    在以前李七夜对于北汪洋的大势早就已经是了然于胸了,这一次李七夜再一次勘探的时候,这对于李七夜来说是轻车熟驾,李七夜勘探起来速度十分的快,而且更加完善以前所未留意的细节。

    当李七夜再一次继续勘探之时,他也发现了北汪洋大势中一些以前他没有留意到的细节,当整加完善这其中的细节之时,李七夜发现在北汪洋的大势之中的一些细节的确是有着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不是这一次因为黄绢中的女子说要取宝物,李七夜都不会多去留意这其中的细节,现在再仔细勘探钻究这里面的细节之时,李七夜发现这里面的确是有着不一样的东西。

    “轰、轰、轰……”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当李七夜在一片汪洋中勘探大势之时,突然见到一条巨龙腾空飞行,速度极快,风驰电掣,当这样的一条巨龙腾飞于空之时,它的速度之快甚至连肉眼都看不清楚,看不真切。

    这是一条金龙,这条金龙虽然全身的鳞片不是黄金闪闪,但是玄黄之中带着浅浅的金泽,这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条金龙了,这样的一条金龙并非是五爪,只有四爪。

    尽管说这只是一条四爪金龙,但是,它所散发出来的龙息已经是十分的吓人了,这龙息滚滚而来,就像是惊涛骇浪一样,这样的龙息能瞬间可以把人冲毁,它的强大是可想而知了。

    就是这样的一条四爪金龙它腾空而去,但它身上是血痕斑斑,身上的鳞片有不少是碎裂之处。

    这条四爬金龙背后驮着一个头生龙角的青年,这个青年混身是鲜血,全身伤痕累累,有的伤口是直见白骨,让人触目惊心。

    这个青年全身可以说是被鲜血浸透了,他双手紧紧地抓住金龙双角,由金龙驮着自己逃走。

    金龙驮着青年疯狂地飞奔,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远方逃窜而去,可以说这条金龙乃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

    当看到这个被金龙驮着逃走的青年之时,李七夜也是十分惊讶,因为这个青年他认识,他就是曾经在十二音阶之前见过的海鳞。

    当日海鳞乃是凶猛骠悍,现在竟然如此狼狈,甚至可以说现在的海鳞竟然被人追杀得只剩下一口气,伤势之重那是可以要他的小命。

    “轰——”的一声,就在李七夜意外之时天空摇晃了一下,一人踏空而来,他脚下辅开了一条无上大道,这个人神采飞扬,傲视九天十地,他一步踏下之时他的无上大道瞬间是镇压诸天,让天地万道都为之哀鸣,无法与之抗衡。

    “龙傲天!”看到这样睥睨八方、傲视九天的青年,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就算他没有看见龙傲天,但,一看这个青年身上的气息,他就知道这个青年是谁了。

    没错,这个青年正是龙傲天,此时他正追杀海鳞,而海鳞也幸好有金龙舍身相救,这才能让他逃窜而去。

    “海鳞,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斩了,我会把你们海怪连根拔起,让你们从北汪洋除名。在这世间不论是谁都不能庇护你!”龙傲天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响彻了汪洋大海,震慑八方!

    而海鳞一声不吭,由金龙驮着往天际逃去,希望尽快地摆脱龙傲天。

    原来有了镇天海城熟悉海沟的老人带路,龙傲天带着飞仙教的强者扫荡了幸存躲于深海中的妖族和海怪,但是却被海鳞逃走了。

    这一次龙傲天本来是在木琢妖城作客的,欲与天下人切磋大道,但是,没两天就有了海鳞的消息,龙傲天就坐不住了,立即去追杀海鳞。

    对于龙傲天来说不斩海鳞他心里面多少都是有些不痛快,虽然说他几次都打败了海鳞。但是海鳞三番五次都逃走了,这让龙傲天心里面有些不爽,对于他而言敢与他为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去的,不论是谁都不会例外!

    “吼——”此时,驮着海鳞的四爪金龙也不由狂吼一声,身上金光散发,它似乎一下子有了无穷的力量,速度狂飙,一下子把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往远方逃遁而去。

    这是四爪金龙在燃烧着自己的寿血,欲带着海鳞逃出生天!

    这一次海鳞依然不敌龙傲天,若不是金龙这样的长辈出手相救,只怕他也惨死在龙傲天的手中。不过就算有这样的四爪金龙出手相救,依然不敌龙傲天,依然被打伤,四爪金龙只好驮着海鳞逃窜而去。

    不论如何四爪金龙都会拼命地把海鳞带到安全的地方,把海鳞带着逃出去。因为海鳞还年轻,他对于整个海怪而言是十分的重要。如果海鳞能活下来,他们海怪还能延继下去,如果海鳞都死了,那么他们已经是苟延残喘的海怪只怕会被灭族,就算不会被灭族都会成为北汪洋微不足道的小种族!

    “逃,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见四爪金龙把速度提升到了极限,龙傲天依然是胸有成竹,身上仙光散漫,他整个人宛如飞羽登仙一样,气息格外的出尘,刹那之间他整个人拖着长长的仙光,留下了无数的残影。

    龙傲天这速度看起来不快,甚至是有滞慢的情况,事实上龙傲天的速度已经是快到无与伦比了,他的速度已经快到连时光的节奏都要慢上半拍。

    飞仙体大成,论速度,的确难有什么东西能比飞仙体更快,龙傲天真的想追上这一条四爪金龙也不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但是龙傲天一路追赶下去,并不急着追上去杀死海鳞和四爪金龙,或者他是想让海鳞逃回他们海怪的其他老巢,这样的话龙傲天正好能把海怪一族连根拔起!

    看到海鳞与龙傲天两个一逃一追,本是在汪洋大海中勘探大势的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一步踏起,也悠然地跟着去了。

    当李七夜踏入虚空的时候,龙傲天突然双目一寒,往李七夜所在的方向望去,他目光跳动了一下,但是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举动,他依然是十分自信地往海鳞逃走的方向追下去。

    明知道李七夜跟来了,龙傲天依然如此的自负,依然是没有丝毫的防备,更别说是严阵以待了,这说明龙傲天有着十足的自信,那怕是面对第一凶人这样的强劲对手,龙傲天也是信心十足,丝毫不畏惧第一凶人!

    在金龙的驮伏之下,海鳞在疯狂地逃走,而龙傲天则是不急不缓地追了下去,而李七夜则是看热闹的模样,在一旁观看着。

    事实上,当他们跨越了一片海域之时,才会看到在他们的后面还有一支千军万马,这支队伍竟然是以妖族居多,这支队伍乃是木琢妖城的妖王所组成,而且这支队伍的将领正是木琢妖城的金龙天子。

    原来这一次围剿海怪一族的残兵败将不止只有龙傲天出手,木琢妖城的城主金龙天子也带着千军万马帮助龙傲天围巢海怪。

    虽然说木琢妖城乃是以妖族为主,而海怪与妖族又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金龙天子与龙傲天结拜为兄弟,金龙天子撇清了与海怪的关系,所以他也不惜带去为龙傲天围剿海怪的残部!

    在海鳞与龙傲天两个人之间一逃一追之间,动静十分的大,而且他们跨越了好几个海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引起了北汪洋的许多人注意。

    一时之间,北汪洋的许多强者、大教宗门都被这一场追逐战所吸引了,许多大人物、许多大教疆国都留意上了这一场追逐。

    “又是海鳞!”看到海鳞逃窜而起,有不少人都为之叹服,说道:“这小子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呀,真够顽强的,三番五次都能活下来,这也算是奇迹了。”

    “海鳞潜力很大,道行很深,而且他拥有极为高贵的血统,他对于海怪一族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海怪有许多强大无比的存在愿意为他护道,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每次都能从龙傲天手中逃出来。”有妖王不由感慨地说道。

    说到这里,就算是妖王也不由黯然一叹,这一次龙傲天差点是把妖族、海怪连根拔起,到了现在敢一直反抗龙傲天、飞仙教的海怪、妖族也就是海鳞他们而己,至于其他的妖族不是明身保哲就是躲了起来了。

第1627章黄绢女子的交易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你不也是想战到最后吗?不是想杀上九天十地,横扫众神诸帝吗?如果你想笑到最后,那你就必须要有举世无以的资源!否则的话,你只怕难于持继下去。”

    “你这话就说错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战到最后,这是资源堆彻不出来的。在那世界的尽头,只怕你拥有再多的资源,那也只不过是让你多了一点点底气而己,事实上战到最后你想真正的胜出,最终还是必须依靠自己。”

    “只要自身的强大,那才是最终一战最强的底气。”说到这里,李七夜郑重地说道。

    “就算最终极一战不需要资源来堆彻,但是漫漫的大道你总需要海量的资源来堆彻吧?”黄绢中的女子说道:“你没有海量的资源又焉能与众神诸帝争锋?你没有海量的资源,又怎么去培养属于自己的军团,又怎么让别人来投靠你、效忠你?既然你能活那么久,这样的道理就不用我多说了。”

    说到这里,黄绢中的女子顿了一下,说道:“在九天之上,我或者能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拥有一些别人所不能拥有的东西。”

    “既然你知道我活了这么久,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海量的资源呢?再说了,九天之上,我又不是没去过,我比你更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说你能让我拥有一些别人不能拥有的东西。”

    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行呀,只要你能给我没有的东西,我不止是帮你这个忙,而且,我还能帮你摆脱这一切,让你重归于世间,让你拥有着自己的身体。”

    “你要什么!”黄绢中的女子都不由神态一动,郑重地问道。

    “我要的东西很简单。”李七夜笑着说道:“你给我九大天宝中的一件。我就倾尽手中的资源,让你从这黄绢中出来,让你重塑肉身,只要我决定去做的事情。那绝对是能成功。”

    “当然了,九大天宝中的一些天宝是我不需要的,比如说,万念壶,这东西那怕你能得到我也不需要。”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当然了,有一些天宝你是不可能拿得出手的,比如说长生草,又比如说虚空门,这样的天宝都不可能在你的手中。”

    “如果我手中有九大天宝,又何至于与你交易。”黄绢中的女子不由冷哼一声,十分恼火地说道。

    “所以说世间我不能拥有的东西太不少了,就是一个纪元中名列前茅的兵器,我手中也有几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至于仙帝级别的兵器。那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白菜一样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黄绢中的女子不由再次陷入了沉默,她遇到李七夜那总算是遇到了克星了,像他这样的老狐狸根本就是无法左右的。

    “当然,你也不是没有机会。”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可以帮你,甚至在未来可以帮你脱离出来,只要时机到了,我也可以帮你塑身。但是我要有条件。”

    “你要什么条件?”过了好一会儿,黄绢中的女子这才缓缓地问道,她也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真正的主动权掌握在了李七夜手中。

    “我要的很简单。”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到了那个时候。我可以帮你摆脱你现在的困境,让你重临于世,而我所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效忠于我,今生服侍于我!”

    “那是不可能的!”黄绢中的女子一口拒绝了李七夜的要求。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在九天十地,神女仙子我见多了,你就算出身再高贵,但是今天你也只不过是落难的凤凰而己,甚至连落难的凤凰都不是!”

    “你”黄绢中的女子被李七夜气得吐血。如果她能吐血的话!

    “你愿不愿意,我是无所谓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最终还是看你自己,对于我而言没有多大的损失,我最多也就是少了一个能向我效忠的人而己。我连仙帝都能培养得出来,手中还怕没有人才吗?”

    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说道:“而你就不一样了,你留在黄绢之中只怕是难有翻身之时,就算是我是一个仁慈之人了,能把这黄绢流落于世间了,就算是有人能捡到这样的黄绢,你觉得世人有几个能像我一样可以让你重临于世间,让你重塑肉身?”

    “当然,你有的是时间,如果你能承受得了岁月的煎熬,或者你有可能等来那么一天。或者这一天是在千百万年之后,又或者是几十个纪元之后。”李七夜说到这里,乃是十分的悠然,十分的惬意。

    黄绢中的女子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冷冷地说道:“既然你手下乃是人才济济,又为何要我向你效忠。”

    “因为我仁慈呀。”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当然了,能让一个老到不能再老的老古董女人为我效忠、侍候于我,那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你”黄绢中的女子被气得哆嗦,不论是什么时候的女子,不论是多少年纪的女子,都最不喜欢别人说她们年纪老。

    “随你了。”李七夜无所谓的姿态,说道:“机会就在你面前,如果你自己没把握住这机会,那么只怕你再也难于得到这样的机会。”

    黄绢中的女子沉默了许久,过了许久之后,她最终缓缓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但,你可不要太过份!”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妥协。

    她出身极为高贵,甚至可以说是高贵得一塌糊涂,但是,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现在她连落难的凤凰都不如。

    如果她拒绝了李七夜的要求,或者她会有可能永远被困在黄绢之中,永远都出不来。就算她能等待了,等待到这黄绢落入其他人的手中了,但是其他人也只怕没有李七夜这样的实力,能让重临于世,重塑肉身。

    经过一番的衡量之后,黄绢中的女子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虽然向李七夜效忠是不情愿之举,但是,这至于对于她来说未来是充满了可能!

    最终黄绢中的女子与李七夜达成了协议,两人交易达成了一致。

    “你现在应该助我一臂之力,取回一件东西了吧。”当双方达成了协议之后,黄绢中的女子对李七夜说道。

    “放心,我这个人说得到做得到,既然你我都是一家人了,以后我会罩着你的。”李七夜笑着说道。

    “谁跟你一家人了!”黄绢中的女子对于李七夜是十分不满,而李七夜只是笑了起来。

    李七夜与黄绢中的女子商量定之后,就决定启程。

    在离开之前,余太君对李七夜说道:“飞仙教有一批弟子再次涌入了北汪洋,飞仙教调动了不少的老祖临世,只怕龙祖这样的存在也是来了。”

    “来就来吧。”李七夜十分随意,说道:“我倒是想看到那些帝子们,想看一看他们能从仙牢中逃出来,强大到了怎么样的程度了。”说到这里,他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

    “飞仙教的仙牢也能逃出来!”余太君也是甚为吃惊,说道:“传言说飞仙教的仙牢进去之后只死不生,飞仙教进去过许多天才,最终活着出来的乃是蚕龙仙帝!”

    “这仙牢的确是好东西,当年飞仙帝是花费了无数心血才把它弄到飞仙教的,能从里面活着出来,那的确是很强大。”李七夜笑着说道。

    当然对于李七夜而言,飞仙教的帝子们就算再强大,那也只不过是他的肉菜而己,想到这里,他是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不过,固尊不见了。”余太君郑重地说道:“我以神识扫了一遍镇天海城,他有可能不在镇天海城,他失踪了。”

    余太君已经是足够强大了,但是谈到固尊他还是有着三分的谨慎,固尊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他是在探试。”这并不出李七夜的意料,说道:“他只不过是先让飞仙教当炮灰而己,他躲在后面看好戏。”

    “不过以固尊的为人,他绝对不会罢手的,到了最后,他必定会是自己亲自出手。”李七夜笑着说道:“以他的为人性格而言,他不亲手杀了我,那绝对是他一生中的遗憾,所以,他绝对不会错过亲手杀死我的时机!”

    “就怕他躲在暗中搞破坏。”余太君说道。

    “放心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如果他在暗中搞破坏,那就把他自己暴露了,他是一个谨慎的人,不会轻易出手的,最多他也只不过是引蛇出洞而己。”

    “固尊,我是太了解他了。”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远处,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倒有兴趣等着他的杀手锏,他为了报仇那不知道是花费了多少心血,如果说没有惊天动地的杀手锏,那就太让人失望了,万古十大天才之一,那也不过是尔尔而己。”(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