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写书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职业,自从2005年开始全职写作,匆匆十年,回顾这十年不知道该如何来概括好。

    对于萧生来说小说已经渗透到了生活中,渗透到了生命中。

    萧生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喜欢看武侠小说,人生第一部小时应该是梁羽生的小说。到了读初中的时候便萌发了写小说的念头,人生的第一部处女作应该是初二时候写下的,唯一的读者就是我一个哥们。

    到了2003年的时候萧生曾经尝试着把写的小说投给出版社,足足坚持写了两年,可惜每次投稿都以拒绝而收场。

    2005年的时候萧生开始尝试写人生第一部网络小说,取名为“箭穿万里”,并且在读写网签约,这是人生第一部书正式的面对所有读者。

    到了2007年的时候萧生第一部书出版,这实现了萧生把自己文字印刷成书的梦想。

    写作十多年,全职写作十年,这匆匆十年间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真的要我说点什么东西,我只想说写作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看书是萧生最大的爱好,也是这一生中爱得最深的爱好,但是当爱好变成了职业之后,一切并不美好,一切都变得那么不容易。

    以前我只是以读者身份看书的时候,任何小说看起来都觉得津津有味,看书过程对于萧生来说就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十分美妙的身心体验,十分的愉悦。

    但是当自己开始写作的时候,看书变得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在这个时候看书不再是为了一种享受,而是一种学习,学习作者的技巧,学习作者的创意,学习作者的布局……等等。

    从自己全职写书起爱好就变成了学习,人生就失去了最大的爱好。试想一下,当你最大的爱好变成学习之时,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没有了爱好,生活会失去很多色彩。

    尽管说写书十年对于我来说是不件容易的事情,甚至有时候写书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并不后悔选择了写书。

    写到《帝霸》的时候,这已经是我人生第十部书,可以说《帝霸》也是我到目前为止最长的一部书。

    《帝霸》这部书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部书,也是写得最煎熬的一部书。因为当一部书写到三百万字之后,整个人的激情都会下降,而且整个布局十分庞大,要考虑的事情太多。

    每当我跟读者沟通的时候,常常有读者会说一天两更太少了,应该多更新。

    我也知道大家每天追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对于萧生来说一年又一年坚持写作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每天两章的更新,读者只需要十分钟看完,但萧生却要在电脑前坐十个小时,除了正常写稿之后,还要做架构,做设定,还要翻看以前的情节,以免人物情节太多而忘记。

    对于《帝霸》萧生也有不满的地方,也有不少读者说注水这样的事情。对于这样的情况萧生只能说是尽量去努力,但无法杜绝。

    整个写书的过程十分漫长,萧生也有疲倦的时候,也有想偷懒的时候,甚至有情绪低谷想逃避的时候……

    萧生虽然说是一个作者,但首先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跟大家一样有着各各情绪,有欢喜,有愤怒,有迷茫,有失落……

    从《帝霸》写到现在,有着种种的抱怨,萧生也不去多说什么,萧生只想说我所能做到的也对得往多数的读者。

    以《帝霸》现在的情况来说,从网站的各种统计来看,《帝霸》在全国的读者大约有八十万到一百万左右。

    但是,从起点、QQ阅读各个渠道反馈的数据来说,全国支持正版订阅《帝霸》的人才几千人,也就是说一百个读者只有一个读者是付费的。

    对于盗版这件事情,萧生也不想多说什么,因为盗版到现在已经让人麻木了。

    如果真的想让萧生说什么的话,那我就只想说如果你对《帝霸》不喜欢的时候,可以选择不看,但请别用脏话来骂我,这至少对于我辛苦付出的一种尊重。

    对于一直支持订阅的读者,萧生在这里是十分的感激,因为是有你们的一直支持《帝霸》才会坚持到现在,在这里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谢谢你们。

    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说支持《帝霸》的正版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就以订阅《帝霸》来说,不论是在起点中文网或者还是QQ书城订阅《帝霸》,全部VIP章节加起来高级会员只要二百多元,初级会员也是三百多元这样子。

    或者有些读者会觉得二三百元不是小数目,但是对于一部写了二年多的书来说,二三百元的消费真的不算多。

    萧生是从2014年1月开始写《帝霸》,2014年2月开始台湾出版,2014年8月开始起点发表,写到现在一共有两年又三个月。

    而在这两年又三个月中除了过年放假十天左右,萧生基本上很少休息,一年中没写稿的时间不超过三十天。

    所以大家认为二三百元对于二年又三个月的付出来说是一件很高消费的事情吗?

    所以说,如果你无法支持正版,我没办法去勉强你,也不去指责你,我只想说如果你对《帝霸》不满意的时候,可以发表一下你的看法,但别出口成脏,如果你不尊重我,我也没有必要尊重你,必要的时候我也会骂回去。

第1626章 祖木十八暴    火焰在跳动着,血气在流淌着,李七夜掌御着炉火,运转着血气,以之祭炼此物,以之蕴养此宝。要·1要

    炉火随着李七夜御火之术而变换而更替着种种的形态,炉火时而是如春雨一般,细细地滋润着此宝;时而炉火猛烈如风暴,疯狂地锤炼着此宝;时而炉火化作了冰焰,冰蚀着此宝……

    炉火不变的变换,不停的祭炼,此宝生了重重的变化,而且色泽也随之流淌不止,似乎它也被炼化得生了质变一样。

    同时,李七夜的血气源源不断地滋养着此宝,在血气源源不断的滋养之下,这使得此宝在炉火之中诞生一样,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甚至有时会让人产生错觉,好像此宝像是一颗心脏在跳动一样。

    此宝在炼造的过程中生了种种的变化,“砰”的一声,此宝突然变成了一个大球,大球不停地转动;“噗”的一声,此宝突然变成了一根根细针,所有的细针都拥簇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一个刺猬;“喀、喀、喀”的声音响起,此宝竟然一块块拼凑起来,好像是要拼成一条长墙一样……

    此宝变换着种种的形成,有着各式各样的玄妙。

    此宝用材极为珍贵,极为罕见,甚至可以说是举世无双。此宝的主材料乃是三株祖树最珍贵最强大的主根,再辅其他的仙矿神料,以绝世无双的手法铸之,经过了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炼造之后,终于被李七夜炼成了一件神奇无比的宝物。

    “砰——”的一声响起,终于这件宝物被炼成了,它一下子从炉火中跳了出来,宛如飞弹一样欲飞遁而去,但是,瞬间被李七夜一下子抓住了。

    这是一颗看起来如弹珠一样的宝物,这宝物如成年人拇指大小,三色相拼。整件宝物看起来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木非木,就算是再有见识的人也难于识别这宝物究竟是以何材料祭炼而成。·1kanshu·cc

    这件宝物被李七夜夹在手指之间,它在跳动着,好像是要从李七夜手指中挣脱一样。

    看着这件宝物在跳动着。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既然是我炼造了你,那你就该是臣伏。”话一落下,李七夜的手指是无上法则萦绕,这一条条的无上法则瞬间烙印在了这宝物之上。绝不容宝物有丝毫的抵抗。

    当被无上法则烙印之后,在李七夜指间的宝物终于安静下来,不再挣扎,不再动弹,已经臣伏于李七夜。

    看着这件三色相拼的宝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有十八般变化,那就给你取名为’祖木十八暴’吧。”

    给这颗宝珠取了名字之后,李七夜也不管它同不同意,把它收了起来。如此一来李七夜就这样有了一颗叫“祖木十八暴”的宝珠。

    这颗宝珠它是属于道外奇兵,它不像天命真器或宝器那样,它在某种程度上不需要依托于修于的强弱。

    事实上,这颗宝珠本身的强弱就由它自己而决定,因为它以是祖树这样绝世无双的特殊材料炼造而成,它更是决定着它在强弱方面有着绝无伦比的优势。

    收起了“祖木十八暴”之后,李七夜取出了一物,这正是那张黄绢。当李七夜把黄绢摊开,放在桌面上。

    此时黄绢之中凝聚了那个女子的身影,也就是李七夜口中所说的“小丫头片子”。这个小丫头片子有着古老无比的来历。

    “喂,你是死人吗?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反应。”对于李七夜现在才把自己放出来,黄绢中的女子十分不满。

    “你都呆了无数的岁月了,急躁什么。·你又不是活人,时光流逝又要不了你的命。”李七夜十分悠闲,笑着说道。

    这几天黄绢中的女子一直十分的躁动不安,李七夜一心祭炼宝珠,并没有理会她。

    “你——”黄绢中的女子被李七夜这样的态度气得吐血,如果她能从黄绢之中跳出来。她绝对会掐死李七夜!

    “你都被封了那么久,心态应该是平静如水,不急不躁,亘古不动。”李七夜调侃地笑着说道。

    黄绢女子冷哼了一声,尽管她对李七夜是特别的不爽,但是,她只能活在黄绢之中,对李七夜根本就是无可奈何。

    “这是什么地方?”最后,黄绢女子只好收起自己的脾气,对李七夜说道。

    “北汪洋,一片汪洋瀚海的大地,我们依然在人皇界。”李七夜笑着说道。

    “没听过。”黄绢中的女子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知道这也不足为奇,你所在的时代还没有北汪洋这样的说法,再说了你又不是无所不知。”

    “你也不见得是无所不知。”黄绢中的女子就是不爽,冷冷地说道。

    “我的确不是无所不知。”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有一些事情我还是不知道的,就像你们所在的那个时代,有一些东在哪里我也是不清楚。我只知道,九天十地能毁灭,但是,有些东西、有些地方是依然能硕存下来。”

    “你——”李七夜这话一出,黄绢中的女子立即对他保持了警惕。

    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不用警惕,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不难猜测,再说了,能在这样的古老时代之结束之后,依然还能存活下来,你的身份其实不难猜。”

    “哼,不难猜又怎么样,这又不代表你能知道。”黄绢中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不怎么样。”李七夜说道:“像我这样的存在,你也应该知道,亘古以来我是探索了漫长的时间长河的,我知道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比如说你所在的那个纪元,它最终极的兵器是什么呢?它藏在哪里呢?又或者说,你所在的那个纪元在最后它遗留下了什么东西呢!”

    “我不知道。”黄绢中的女子一口否认,说道:“这种如此高远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在那样的一个璀璨无比的时代中我也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微不足道的人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在天地崩灭之时,你说能存活下来的人,会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吗?虽然说你是被人诅咒了,被困于这里面,但你从来都不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黄绢中的女子突然沉默起来,她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说得越多就会被李七夜知道越多东西。

    别人或者无法猜测得到,但是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却不一样了,很多东西他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猜出真相。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无聊的事情,这几天你急着要见我有什么事呢?”李七夜笑着说道。

    黄绢中的女子张口欲言,但,接着又不愿意说了。

    “放心吧,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就算你们在这北汪洋藏有什么宝物,我也不会独吞的,最多也就是做一场交易。”在黄绢中女子沉默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黄绢中的女子大吃一惊,因为这是秘密,就是她所在的那个纪元都是极少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在这样的时代更不可能有人知道了。

    “猜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去了那么多地方,你都没有反应,但是来到这个地方你却变得急躁,这说明北汪洋对于你来说不一样,有东西在召唤着你。”

    “你——”黄绢中的女子吃惊,但是接着她又沉默起来,因为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她不得不谨慎。

    “岁月漫长呀,如此漫长无比的岁月这样的东西还能保存下来,这的确是好东西,这的确是让人垂涎。”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

    黄绢中的女子沉默了一下,最后她缓缓地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取出那里面的东西,此物归于我,在未来我会以绝世的价格补偿于你。”

    “这样呀。”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不过我这个人要价很高很高,高得让人无法想象的。”

    “你要什么?”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只要你开个价,一切都好谈。”

    “不,你说错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更准确来说你有什么?这才是你能跟我谈的东西,我这个人很挑的,不是说三五件色世宝物就能把我打的。”

    “你别漫天要价,虽狮子大开口。”黄绢中的女子对于李七夜十分不满。

    “你说呢?或者对于你来说这是一种漫天要价吧,但,对于我来说那只不过是一桩普通的交易而己,我拥有的宝物已经多到数不过来了,你觉得一般的宝物,那怕是仙帝级别的宝物能打得动我吗?拿你们所在纪元最顶尖的东西来谈谈吧。”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黄绢中的女子再一次沉默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与李七夜谈条件,说实在的话,她的确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她完全是需要依靠李七夜。(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