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焰在跳动着,血气在流淌着,李七夜掌御着炉火,运转着血气,以之祭炼此物,以之蕴养此宝。要·1要

    炉火随着李七夜御火之术而变换而更替着种种的形态,炉火时而是如春雨一般,细细地滋润着此宝;时而炉火猛烈如风暴,疯狂地锤炼着此宝;时而炉火化作了冰焰,冰蚀着此宝……

    炉火不变的变换,不停的祭炼,此宝生了重重的变化,而且色泽也随之流淌不止,似乎它也被炼化得生了质变一样。

    同时,李七夜的血气源源不断地滋养着此宝,在血气源源不断的滋养之下,这使得此宝在炉火之中诞生一样,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甚至有时会让人产生错觉,好像此宝像是一颗心脏在跳动一样。

    此宝在炼造的过程中生了种种的变化,“砰”的一声,此宝突然变成了一个大球,大球不停地转动;“噗”的一声,此宝突然变成了一根根细针,所有的细针都拥簇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一个刺猬;“喀、喀、喀”的声音响起,此宝竟然一块块拼凑起来,好像是要拼成一条长墙一样……

    此宝变换着种种的形成,有着各式各样的玄妙。

    此宝用材极为珍贵,极为罕见,甚至可以说是举世无双。此宝的主材料乃是三株祖树最珍贵最强大的主根,再辅其他的仙矿神料,以绝世无双的手法铸之,经过了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炼造之后,终于被李七夜炼成了一件神奇无比的宝物。

    “砰——”的一声响起,终于这件宝物被炼成了,它一下子从炉火中跳了出来,宛如飞弹一样欲飞遁而去,但是,瞬间被李七夜一下子抓住了。

    这是一颗看起来如弹珠一样的宝物,这宝物如成年人拇指大小,三色相拼。整件宝物看起来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木非木,就算是再有见识的人也难于识别这宝物究竟是以何材料祭炼而成。·1kanshu·cc

    这件宝物被李七夜夹在手指之间,它在跳动着,好像是要从李七夜手指中挣脱一样。

    看着这件宝物在跳动着。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既然是我炼造了你,那你就该是臣伏。”话一落下,李七夜的手指是无上法则萦绕,这一条条的无上法则瞬间烙印在了这宝物之上。绝不容宝物有丝毫的抵抗。

    当被无上法则烙印之后,在李七夜指间的宝物终于安静下来,不再挣扎,不再动弹,已经臣伏于李七夜。

    看着这件三色相拼的宝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有十八般变化,那就给你取名为’祖木十八暴’吧。”

    给这颗宝珠取了名字之后,李七夜也不管它同不同意,把它收了起来。如此一来李七夜就这样有了一颗叫“祖木十八暴”的宝珠。

    这颗宝珠它是属于道外奇兵,它不像天命真器或宝器那样,它在某种程度上不需要依托于修于的强弱。

    事实上,这颗宝珠本身的强弱就由它自己而决定,因为它以是祖树这样绝世无双的特殊材料炼造而成,它更是决定着它在强弱方面有着绝无伦比的优势。

    收起了“祖木十八暴”之后,李七夜取出了一物,这正是那张黄绢。当李七夜把黄绢摊开,放在桌面上。

    此时黄绢之中凝聚了那个女子的身影,也就是李七夜口中所说的“小丫头片子”。这个小丫头片子有着古老无比的来历。

    “喂,你是死人吗?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反应。”对于李七夜现在才把自己放出来,黄绢中的女子十分不满。

    “你都呆了无数的岁月了,急躁什么。·你又不是活人,时光流逝又要不了你的命。”李七夜十分悠闲,笑着说道。

    这几天黄绢中的女子一直十分的躁动不安,李七夜一心祭炼宝珠,并没有理会她。

    “你——”黄绢中的女子被李七夜这样的态度气得吐血,如果她能从黄绢之中跳出来。她绝对会掐死李七夜!

    “你都被封了那么久,心态应该是平静如水,不急不躁,亘古不动。”李七夜调侃地笑着说道。

    黄绢女子冷哼了一声,尽管她对李七夜是特别的不爽,但是,她只能活在黄绢之中,对李七夜根本就是无可奈何。

    “这是什么地方?”最后,黄绢女子只好收起自己的脾气,对李七夜说道。

    “北汪洋,一片汪洋瀚海的大地,我们依然在人皇界。”李七夜笑着说道。

    “没听过。”黄绢中的女子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知道这也不足为奇,你所在的时代还没有北汪洋这样的说法,再说了你又不是无所不知。”

    “你也不见得是无所不知。”黄绢中的女子就是不爽,冷冷地说道。

    “我的确不是无所不知。”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有一些事情我还是不知道的,就像你们所在的那个时代,有一些东在哪里我也是不清楚。我只知道,九天十地能毁灭,但是,有些东西、有些地方是依然能硕存下来。”

    “你——”李七夜这话一出,黄绢中的女子立即对他保持了警惕。

    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不用警惕,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不难猜测,再说了,能在这样的古老时代之结束之后,依然还能存活下来,你的身份其实不难猜。”

    “哼,不难猜又怎么样,这又不代表你能知道。”黄绢中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不怎么样。”李七夜说道:“像我这样的存在,你也应该知道,亘古以来我是探索了漫长的时间长河的,我知道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比如说你所在的那个纪元,它最终极的兵器是什么呢?它藏在哪里呢?又或者说,你所在的那个纪元在最后它遗留下了什么东西呢!”

    “我不知道。”黄绢中的女子一口否认,说道:“这种如此高远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在那样的一个璀璨无比的时代中我也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微不足道的人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在天地崩灭之时,你说能存活下来的人,会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吗?虽然说你是被人诅咒了,被困于这里面,但你从来都不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黄绢中的女子突然沉默起来,她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说得越多就会被李七夜知道越多东西。

    别人或者无法猜测得到,但是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却不一样了,很多东西他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猜出真相。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无聊的事情,这几天你急着要见我有什么事呢?”李七夜笑着说道。

    黄绢中的女子张口欲言,但,接着又不愿意说了。

    “放心吧,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就算你们在这北汪洋藏有什么宝物,我也不会独吞的,最多也就是做一场交易。”在黄绢中女子沉默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黄绢中的女子大吃一惊,因为这是秘密,就是她所在的那个纪元都是极少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在这样的时代更不可能有人知道了。

    “猜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去了那么多地方,你都没有反应,但是来到这个地方你却变得急躁,这说明北汪洋对于你来说不一样,有东西在召唤着你。”

    “你——”黄绢中的女子吃惊,但是接着她又沉默起来,因为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她不得不谨慎。

    “岁月漫长呀,如此漫长无比的岁月这样的东西还能保存下来,这的确是好东西,这的确是让人垂涎。”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

    黄绢中的女子沉默了一下,最后她缓缓地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取出那里面的东西,此物归于我,在未来我会以绝世的价格补偿于你。”

    “这样呀。”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不过我这个人要价很高很高,高得让人无法想象的。”

    “你要什么?”黄绢中的女子缓缓地说道:“只要你开个价,一切都好谈。”

    “不,你说错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更准确来说你有什么?这才是你能跟我谈的东西,我这个人很挑的,不是说三五件色世宝物就能把我打的。”

    “你别漫天要价,虽狮子大开口。”黄绢中的女子对于李七夜十分不满。

    “你说呢?或者对于你来说这是一种漫天要价吧,但,对于我来说那只不过是一桩普通的交易而己,我拥有的宝物已经多到数不过来了,你觉得一般的宝物,那怕是仙帝级别的宝物能打得动我吗?拿你们所在纪元最顶尖的东西来谈谈吧。”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黄绢中的女子再一次沉默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与李七夜谈条件,说实在的话,她的确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她完全是需要依靠李七夜。(未完待续。)

    …

第1625章荣耀归属    最后余太君看着李七夜,说道:“大人发兵飞仙教,属下愿为大人冲锋陷阵。”

    “不急。”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再说清风呀,你也应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了,我也不希望你再被绑上这战车。”

    余太君明白大人这样的做法是体衅自己,毕竟到了她这样的年纪不是说战就战,一场大战是需要大量的血气来支撑。

    当然如果说他们余家是蒸蒸日上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他们余家却无法支撑这样的一场绝世大战。

    “大人准备是启用哪一支军团呢?”余太君问道。虽然说黑龙军团当年除黑龙王征战之后便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整个军团留下的兵马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不过余太君也知道,李七夜在九界之中依然还有其他的军团。

    “这一份荣耀就归青龙军团,当年为了九界,他们付出太多了,太多将士战死在异乡。一直以来他们都休生养息,也该给他们一个无上荣耀之时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青龙军团呀。”余太君听了都不由心生敬意,青龙军团的事迹她听了很多,虽然说青龙军团在世间已经是销声匿迹了,但是她知道青龙军团却一直都存在。

    “没有青龙军团的付出,当年的一场场苦战是不可想象的,他们付出很多很多,一只强大无匹的军团,到了迎来曙光之时,老兵已经是不多了。”李七夜不由为之黯然说道。

    “听说青龙军团乃是藏甲于护天教。”余太君轻轻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青龙军团的将士来自于九界,但是青龙军团的主力还是护天教,当年启真作为军团长之时为护天教夯下了扎实无比的基础,这也是奠定了青龙军团在后来力抗古冥的底子。”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战争结束之后,存活下来的将士很多都归于护天教,在这里休生养息。繁衍绵延。”

    余太君也听得入迷,虽然说在外远的古冥战争她是未能亲眼一睹,但是从很多传说中她也能想象当年的战争是何等的残酷,青龙军团是付出多大的代价。

    “战争来去。老兵长存。”李七夜感慨地说道:“虽然说我并不希望护青教再一次踏上这一辆战车,一场场的血战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通往曙光的道路乃是用白骨枯成的。”

    “但他们应该享有这一份荣耀,应该被铭记。”李七夜有些感慨地说道:“如果说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是太过于残酷,那么当他们为九界带来曙光之后却未能享有荣耀。那就更加的残酷。”

    古冥时代结束之后,残破的青龙军团开始休生养息,随着时光的流逝,幸存的老兵将都慢慢地恢复了元气,而他们的后代也是繁衍不息。

    也正是因为如此护天教有强烈归于他麾下意愿,青龙军团也愿意随他为而战,甚至青龙军团曾请求随他战到九天之上,荡扫一切强敌。

    但是李七夜念他们不易,不希望再一次把护天教、青龙军团的一个个青壮男儿送上战场,甚至是战死异乡。所以对于护天教和青龙军团的请愿李七夜是拒绝了。

    不管时代是怎么样的变化,李七夜在心里面却始终记着,他还欠青龙军团一个荣耀,他们应该享有这个荣耀,应该受九界的铭记。

    这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战争李七夜打算启用青龙军团,让青龙军团的战旗再一次飘扬在九界的天空,让青龙军团的威名再一次响彻九天十地!

    此时余太君也不再说什么,她已经明白飞仙教已经成了定局,这将会再一次改变九界的局势。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一个军团的名字响彻九天十地,它的光芒照耀着九界!

    在无声无息之中,世间并不知道飞仙教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而飞仙教他们自己也一样不知道。

    在李七夜决定了这件事之后,他也不着急动手,在余家住了下来,安心修行。

    在李七夜留住余家没几天,孔雀明王前来见李七夜。见到李七夜之后,她拜了拜。说道:“公子,宗门有些琐事,我必须回一趟明珠城。”

    “发生什么事了?”李七夜问道。

    孔雀明王忙是说道:“有一些妖族和海怪逃入了明珠城,明珠城的诸老请我回去,决定是否对他们进行驱逐。”

    “这与你们镇天海城有关吧。”听到这样的消息,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

    孔雀明王犹豫了一下,只好轻轻地点头说道:“妖族和海怪被击溃之后,他们躲在了深海之中,飞仙教虽然对他们举行了几次的追杀,但所取的成效都并不理想。宗门内传回消息,叶老祖曾派老人为飞仙教带路,把躲于深海的妖族和海怪杀得走投无路。”

    “走投无路还能逃入你们明珠城。”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故意留他们的性命的吧,这正好让他们能派兵入明珠城。”

    孔雀明王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们明珠城乃是开放交易的古城,可以说天下修士来来往往,现在妖族和海怪的残部逃入明珠城,这也让明珠城有些进退两难。

    孔雀明王说道:“城中有老祖是建议不收留妖族和海怪,这是保全明珠城的最佳之道。”说到这里,她不由看着李七夜。

    “你是想听听我的意见?”看到孔雀明王的神态,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孔雀明王忙是点头说道:“还请公子明示。”这一次她前来不止是向李七夜辞行,同时也是向李七夜请教,希望李七夜给她指一条明路。

    “以我的意思?”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你们明珠城乃是拥有独断之权,那就不必多说什么,除非他们有合法的符令了。再说你与叶九洲也是撕破了脸了,再配合叶九洲那也显得没意义。”

    “更重要的一点。”李七夜笑着说道:“飞仙教想来,那就让他们来吧,也是该开战的时候了。”

    “与飞仙教开战吗?”孔雀明王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吃惊地说道。并非是孔雀明王妄自菲薄,但是,如果说要与飞仙教开战,她也的确是需要三思而后行。

    “这就在于你的看法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是你掌执镇天海城的话,你是希望飞仙教留在北汪洋并且与他们联盟,还是希望飞仙教撤离北汪洋或者把他们歼灭呢?”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孔雀明王不由为之沉默起来。

    “现在你是明珠城的城主。”李七夜笑着说道:“至于作出怎么样的决定,主权在于你,至于我的意见那也只不过是参考而己。”

    “我明白。”最后,孔雀明王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们城主怎么样了?”在孔雀明王要离开之时,李七夜随意问道。

    “城主已经传回了消息,山祖与大部分弟子选择撤退,但一些老祖和弟子选择留守,欲抗衡叶老祖他们。”孔雀明王说道。

    “随他们去吧。”李七夜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不关心了,轻轻地摆手,说道:“有固尊在他们那也只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己。”

    孔雀明王最后是拜了拜,与李七夜辞别。

    孔雀明王离开之后,李七夜依然留在了余家,他开始祭炼兵器。在这几天日子里李七夜也听到了消息,也知道了龙傲天放话挑战他的消息。

    对于龙傲天的挑战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他并不着急动手,对于他来说他倒想看一看飞仙教还能积攒多少的实力。

    对于李七夜而言,龙傲天也好,龙祖也罢,那都不是最终的目标,他最终的目标是当年飞仙教那些曾经改过血统的人,这才是他所要的。

    李七夜明白得很,虽然当年飞仙教不少人已经畏罪自杀了,但是,当年真正策划这件事情的人并没有死,他们也是盘算着卷土重来。

    这只怕也是固尊要与飞仙教联盟的原因,飞仙教如果想卷土重来,他们必须要有固尊这样的伙伴,因为固尊掌握了很多的消息,掌握了很多的内幕。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固尊也好,飞仙教也罢,最终都会烟消云散,这也是他离开九界的最后一次肃清!

    李七夜留在余家,趁着正好左右无事,开始祭炼起兵器了,这兵器的材料可以说是珍贵到无与伦比。

    当日在天灵界的时候他灭掉了祖陆,他不止是夺取了祖陆的所有宝藏库存,更重要的是他把三株祖树给夺过来了,三株祖树都成为了它的囊中之物。

    三株祖树被连根拔去之后,失去了大地的依靠,它们也是难于再活下来。

    但是,祖树这样的存在是多么珍贵的材料,这样的材料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如果有足够强大的手段,把它炼成兵器的话,那就威力不敢想象了!

    下个星期继续写有关于叶云洲的番外,这位少年仙帝的番外应该会陆陆续续写一段时间,但更新时间不定,希望大家能理解,最后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