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后余太君看着李七夜,说道:“大人发兵飞仙教,属下愿为大人冲锋陷阵。”

    “不急。”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再说清风呀,你也应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了,我也不希望你再被绑上这战车。”

    余太君明白大人这样的做法是体衅自己,毕竟到了她这样的年纪不是说战就战,一场大战是需要大量的血气来支撑。

    当然如果说他们余家是蒸蒸日上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他们余家却无法支撑这样的一场绝世大战。

    “大人准备是启用哪一支军团呢?”余太君问道。虽然说黑龙军团当年除黑龙王征战之后便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整个军团留下的兵马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不过余太君也知道,李七夜在九界之中依然还有其他的军团。

    “这一份荣耀就归青龙军团,当年为了九界,他们付出太多了,太多将士战死在异乡。一直以来他们都休生养息,也该给他们一个无上荣耀之时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青龙军团呀。”余太君听了都不由心生敬意,青龙军团的事迹她听了很多,虽然说青龙军团在世间已经是销声匿迹了,但是她知道青龙军团却一直都存在。

    “没有青龙军团的付出,当年的一场场苦战是不可想象的,他们付出很多很多,一只强大无匹的军团,到了迎来曙光之时,老兵已经是不多了。”李七夜不由为之黯然说道。

    “听说青龙军团乃是藏甲于护天教。”余太君轻轻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青龙军团的将士来自于九界,但是青龙军团的主力还是护天教,当年启真作为军团长之时为护天教夯下了扎实无比的基础,这也是奠定了青龙军团在后来力抗古冥的底子。”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战争结束之后,存活下来的将士很多都归于护天教,在这里休生养息。繁衍绵延。”

    余太君也听得入迷,虽然说在外远的古冥战争她是未能亲眼一睹,但是从很多传说中她也能想象当年的战争是何等的残酷,青龙军团是付出多大的代价。

    “战争来去。老兵长存。”李七夜感慨地说道:“虽然说我并不希望护青教再一次踏上这一辆战车,一场场的血战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通往曙光的道路乃是用白骨枯成的。”

    “但他们应该享有这一份荣耀,应该被铭记。”李七夜有些感慨地说道:“如果说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是太过于残酷,那么当他们为九界带来曙光之后却未能享有荣耀。那就更加的残酷。”

    古冥时代结束之后,残破的青龙军团开始休生养息,随着时光的流逝,幸存的老兵将都慢慢地恢复了元气,而他们的后代也是繁衍不息。

    也正是因为如此护天教有强烈归于他麾下意愿,青龙军团也愿意随他为而战,甚至青龙军团曾请求随他战到九天之上,荡扫一切强敌。

    但是李七夜念他们不易,不希望再一次把护天教、青龙军团的一个个青壮男儿送上战场,甚至是战死异乡。所以对于护天教和青龙军团的请愿李七夜是拒绝了。

    不管时代是怎么样的变化,李七夜在心里面却始终记着,他还欠青龙军团一个荣耀,他们应该享有这个荣耀,应该受九界的铭记。

    这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战争李七夜打算启用青龙军团,让青龙军团的战旗再一次飘扬在九界的天空,让青龙军团的威名再一次响彻九天十地!

    此时余太君也不再说什么,她已经明白飞仙教已经成了定局,这将会再一次改变九界的局势。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一个军团的名字响彻九天十地,它的光芒照耀着九界!

    在无声无息之中,世间并不知道飞仙教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而飞仙教他们自己也一样不知道。

    在李七夜决定了这件事之后,他也不着急动手,在余家住了下来,安心修行。

    在李七夜留住余家没几天,孔雀明王前来见李七夜。见到李七夜之后,她拜了拜。说道:“公子,宗门有些琐事,我必须回一趟明珠城。”

    “发生什么事了?”李七夜问道。

    孔雀明王忙是说道:“有一些妖族和海怪逃入了明珠城,明珠城的诸老请我回去,决定是否对他们进行驱逐。”

    “这与你们镇天海城有关吧。”听到这样的消息,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

    孔雀明王犹豫了一下,只好轻轻地点头说道:“妖族和海怪被击溃之后,他们躲在了深海之中,飞仙教虽然对他们举行了几次的追杀,但所取的成效都并不理想。宗门内传回消息,叶老祖曾派老人为飞仙教带路,把躲于深海的妖族和海怪杀得走投无路。”

    “走投无路还能逃入你们明珠城。”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故意留他们的性命的吧,这正好让他们能派兵入明珠城。”

    孔雀明王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们明珠城乃是开放交易的古城,可以说天下修士来来往往,现在妖族和海怪的残部逃入明珠城,这也让明珠城有些进退两难。

    孔雀明王说道:“城中有老祖是建议不收留妖族和海怪,这是保全明珠城的最佳之道。”说到这里,她不由看着李七夜。

    “你是想听听我的意见?”看到孔雀明王的神态,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孔雀明王忙是点头说道:“还请公子明示。”这一次她前来不止是向李七夜辞行,同时也是向李七夜请教,希望李七夜给她指一条明路。

    “以我的意思?”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你们明珠城乃是拥有独断之权,那就不必多说什么,除非他们有合法的符令了。再说你与叶九洲也是撕破了脸了,再配合叶九洲那也显得没意义。”

    “更重要的一点。”李七夜笑着说道:“飞仙教想来,那就让他们来吧,也是该开战的时候了。”

    “与飞仙教开战吗?”孔雀明王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吃惊地说道。并非是孔雀明王妄自菲薄,但是,如果说要与飞仙教开战,她也的确是需要三思而后行。

    “这就在于你的看法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是你掌执镇天海城的话,你是希望飞仙教留在北汪洋并且与他们联盟,还是希望飞仙教撤离北汪洋或者把他们歼灭呢?”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孔雀明王不由为之沉默起来。

    “现在你是明珠城的城主。”李七夜笑着说道:“至于作出怎么样的决定,主权在于你,至于我的意见那也只不过是参考而己。”

    “我明白。”最后,孔雀明王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们城主怎么样了?”在孔雀明王要离开之时,李七夜随意问道。

    “城主已经传回了消息,山祖与大部分弟子选择撤退,但一些老祖和弟子选择留守,欲抗衡叶老祖他们。”孔雀明王说道。

    “随他们去吧。”李七夜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不关心了,轻轻地摆手,说道:“有固尊在他们那也只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己。”

    孔雀明王最后是拜了拜,与李七夜辞别。

    孔雀明王离开之后,李七夜依然留在了余家,他开始祭炼兵器。在这几天日子里李七夜也听到了消息,也知道了龙傲天放话挑战他的消息。

    对于龙傲天的挑战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他并不着急动手,对于他来说他倒想看一看飞仙教还能积攒多少的实力。

    对于李七夜而言,龙傲天也好,龙祖也罢,那都不是最终的目标,他最终的目标是当年飞仙教那些曾经改过血统的人,这才是他所要的。

    李七夜明白得很,虽然当年飞仙教不少人已经畏罪自杀了,但是,当年真正策划这件事情的人并没有死,他们也是盘算着卷土重来。

    这只怕也是固尊要与飞仙教联盟的原因,飞仙教如果想卷土重来,他们必须要有固尊这样的伙伴,因为固尊掌握了很多的消息,掌握了很多的内幕。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固尊也好,飞仙教也罢,最终都会烟消云散,这也是他离开九界的最后一次肃清!

    李七夜留在余家,趁着正好左右无事,开始祭炼起兵器了,这兵器的材料可以说是珍贵到无与伦比。

    当日在天灵界的时候他灭掉了祖陆,他不止是夺取了祖陆的所有宝藏库存,更重要的是他把三株祖树给夺过来了,三株祖树都成为了它的囊中之物。

    三株祖树被连根拔去之后,失去了大地的依靠,它们也是难于再活下来。

    但是,祖树这样的存在是多么珍贵的材料,这样的材料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如果有足够强大的手段,把它炼成兵器的话,那就威力不敢想象了!

    下个星期继续写有关于叶云洲的番外,这位少年仙帝的番外应该会陆陆续续写一段时间,但更新时间不定,希望大家能理解,最后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第1623章飞仙教的权斗    就是当年他们蚕龙仙帝一脉如日中天,这也是使得他们蚕龙仙帝一脉大力支持人贤仙帝出世的原因。

    当年人贤仙帝还年少之时,蚕龙仙帝一脉的阿修罗古祖更是力排众议,大力鼎助人贤仙帝出世,问鼎天命,后来人贤仙帝的确是承载了天命,成为了一代无敌仙帝,也正是因为如此,阿修罗古祖在飞仙教更是倍受尊重,地位之高难有人能及,这也让他享有了海量的资源,让他能续命延寿!

    可惜,花无百日红,最终随着蚕龙仙帝一脉的衰落,阿修罗古祖再强大,也是孤掌难鸣,最终被夺去了大权,这加速了吞龙仙帝一脉的衰落,从此一蹶不振,再也难于干涉到飞仙教的大权。

    听到林天帝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阿修罗走到今天,一点都不让人意外,人贤仙帝虽然是守诺言,这不代表他的后人会遵守诺言!”

    林天帝也只有轻轻地叹息一声,宗门之内的权力斗争,他作为一个晚辈也不能轻易去评价。

    “今日你来都来了,我想你不会只找我聊聊天吧。”李七夜看着林天帝,笑着说道。

    林天帝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我此次来,是希望与李兄谈谈飞仙教的情况而己,现在乃是人贤仙帝一脉掌权。”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李七夜笑着说道:“这并不代表你们整个飞仙教的意志是吧。”

    “正是。”林天帝忙是说道:“还请李兄替我们飞仙教传个话,也是我们飞仙教以示敬意。”

    听到林天帝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当年李七夜动用了明仁铠甲,飞仙教的老头子也是猜到了一些东西,只不过飞仙教的老头子是没有想到他亲自出世,还以为李七夜背后站着的乃是阴鸦。

    飞仙教的老头子这样想也不足以为奇,因为千百万年以来阴鸦都是培养仙帝的人,他从来没有亲自出世过。

    飞仙教的老头子认为李七夜是阴鸦的徒弟,是阴鸦的代言人,所以他们才会派林天帝来谈此事。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这是蚕龙仙帝一脉的意思,又或者你是代吞日、霸灭他们两脉传话?”

    “吞日、霸灭两脉的老祖也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他们寿元已枯,不能亲自前来。”林天帝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既然你们的老头子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存在,他们更应该知道机会是自己去争取的,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诸位老祖也明白。”林天帝忙是说道:“诸位老祖也在争取机会,现在也努力游说着其他的老祖们,然望在这一件事上大家能站在一条线上。”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可惜我是没看到这个希望,你们飞仙教依然出世了,气势逼人,锐不可挡,看来你们没有产生多少肘掣的作用。”

    林天帝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李兄有所不知,现在在我们飞仙教人贤仙帝一脉乃是空前强大!那怕是我们三脉有意联手,也不一定能压制得了人贤仙帝一脉。特别是人贤仙帝一脉的青壮派,更是有问鼎九界之心,所以诸位老祖也一时半刻也无法游说下他们。”

    “一群自认为自己是上天宠儿的蠢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多少时代过去了,还自认为自己拥有着比任何种族更高上的血统。”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林天帝都不由干笑了一下,对于宗门内的一些老祖他作为一个晚辈也不方便去批评。

    “这么说来,你们这一世对仙帝之位是志在必得了。”李七夜乜了林天帝一眼,淡淡地说道。

    “这个——”林天帝干笑一声,犹豫了一下,说道:“至少以我们三脉诸位老祖的意思,并没有问鼎天下之意,但大师兄出世问鼎天命,乃是由人贤仙帝一脉敲定,而且由龙祖亲自为大师兄护道。”

    “龙祖?”李七夜说道。

    “龙祖声名在世间声名并不显,他名叫龙战天。”林天帝忙是说道:“龙祖出生于千鲤仙帝末年,曾有心在吟天仙帝时代问鼎天命,他老人家已经是飞仙体大成,道行乃是大满圆,飞仙体之威远超大师兄。”

    “此时大师兄出世问鼎天命,龙祖大力支持,龙祖乃作为青壮派的领袖,他力排众议,支持大师兄出世,并亲自为之护道。”说到这里,林天帝在心里面叹息一声。

    事实上,龙傲天将会成为仙帝的事情早早就在飞仙教内部敲定的事情了,所以飞仙教的弟子都必须全力辅助龙傲天成为仙帝。

    “我明白。”李七夜笑着说道:“飞仙教被封承诺不出世,你们龙祖自认为能成为仙帝却不准出世,所以在心里面充满了愤恨,对于阴鸦极为不满,欲报此仇!”

    “不,不,不……”林天帝顿时脸大色,虽然说,林天帝已经知道阴鸦的存在了,但是,他宗门内的长辈也曾告诫过他,“阴鸦”这个名字乃是一个大忌,不可轻易提起。

    现在李七夜提起了这个名字,而且还是要加罪于他们飞仙教,那怕是说眼前的李七夜不是阴鸦,他也是阴鸦的代言人!

    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林天帝当然是被吓得不轻了。

    林天帝忙是说道:“李兄,请不要误会,我们飞仙教并没有这个意思,龙祖最多也只是想实现仙帝的夙愿意而己,并未对大人有任何的愤恨,更加不敢心有报复。”

    “无所谓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千百万年以来,愤恨的人多去了,不共戴天之仇的人也是多如牛毛。”

    李七夜这样说,林天帝不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们这些老头子至于如此无能吗?”李七夜盯着林天帝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是说道:“人贤仙帝一脉就算是再强,凭一二个龙祖这样的角色,就能压得着他们这些老头子吗?飞仙体大成,对于你们飞仙教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这个……”林天帝张口欲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

    “看来,你们老头子还是有些话说得不够明白。”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林天帝犹豫了一下,最后不敢隐瞒说道:“诸位老祖猜测,帝子他们有可能活着,或有可能出了仙牢。”

    “我明白,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是吧。”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当年他们号称是磨砺修练,躲入了仙牢,他们是逃进仙牢才对吧。”

    林天帝张口欲言,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他听宗门内的老祖说过,当年发生这件事之后他们飞仙教的不少人畏罪自杀,当然也有可能被灭口。

    而人贤仙帝的几个儿子对外号称是入仙牢磨砺修练,事实上就是为了逃走,为了躲避阴鸦,他们不惜以身冒险,逃入了九死一生的仙牢之中。

    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人贤仙帝是怎么样的出身,但是,他的一生还是可圈可点的,他也是一位十分克制的仙帝。可惜他的儿子们却没有继承了他父亲的忧点,却异想天开,自认为拥有更了不起的血统,欲凭借着飞仙教统御九界,万世称帝!”

    谈起这件事情,林天帝不敢轻言,这件事情太重了,重到连他们飞仙教都难于承受之重!

    “你们飞仙教怎么样,我不想去多管,就像你们大师兄、龙祖什么违背当年的诺言要问鼎天命,我所做的,那就是把他们灭掉,既然不遵守承诺,就应该付出代价。”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是如果你们飞仙教还有人像当年一样去培养血统,那么,后果那就自己去想了。”

    “不,不,不,绝对是没有,绝对没有。”林天帝都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说道:“这一点李兄请转告大人,当年之事绝对不会发生!”

    这能不让林天帝吓得冷汗直冒吗?当年他们飞仙教有人偷偷欲让血统返祖,这引得阴鸦大怒,强制巡视飞仙教!

    他们飞仙教虽然说是一门五帝的传承,号称是可以傲视九界,是世间最强大的传承,但是面对阴鸦的震怒之时整个飞仙教都颤抖起来。

    在那个时候,千鲤仙帝护驾,黑龙王压阵,千鲤军团、黑龙军团两大军团直接封锁了飞仙教的所有出入空间通道!

    在阴鸦强制巡视之前,飞仙教不少强者被吓得畏罪自杀,其中包括了不少神皇,最后连人贤仙帝的儿子都逃入了有死无生的仙牢之中。

    直到后来,飞仙教作出承诺,许下了誓言,阴鸦这才撤离了飞仙教。

    虽然说,他们飞仙教强大无匹,但是,在无敌军团面前,在千鲤仙帝和黑龙王同时压阵之下,他们飞仙教也一样是不敢动弹丝毫。

    若是在那个时代,他们飞仙教敢反抗的话,只怕他们飞仙教早就灰飞烟灭了,今天早就没有飞仙教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