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龙傲天,他一生下来就注着着是光芒夺目,他一生下来就注定着不凡,他注定着让天下人都为之瞩目。

    飞仙教的传人,三圣之姿,十一命宫,集五帝之长,仙体大成,更是有独战天下而十天不败,号称十冠之王,不论是哪一点拿出来都足可以傲视当世天才,足可以让当世的年轻一辈黯然失色。

    龙傲天驾临木琢妖城,他毫不收敛自己的血气,毫不收敛自己的气息,打开十一命宫,任由神威外放,威慑九天十地,震撼众生万族!

    这不止是张扬,不止是嚣张,同时也是代表着一种无敌,彰显着他的实力。

    木琢妖城一直以来都很强大,没有几个人来木琢妖城敢如此的放嚣,如此的张扬,而龙傲天来了,却是那么的肆意妄为,是那么的睥睨狂妄,这也是他的实力表现。

    “十冠之王,如此战绩,当世也唯有第一凶人能与之相比了。”看到龙傲天驾临,有强者不由喃喃地说道。

    龙傲天之威,可谓是无人能及,飞仙教降临北汪洋之时,很多人都认为龙傲天会成为仙帝了。

    但是,当第一凶人再一次出现在世人的视线之中时,凶焰席卷天下,沉重地打击了龙傲天的无敌之势,这也让天下人看到,龙傲天的一生强敌出现了,举世之间也只怕唯有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才能与龙傲天争天命了。

    虽然龙傲天以绝世之姿驾临木琢妖城,神威浩荡,肆意妄为,但是,木琢妖城却一点都不反感。

    相反木琢妖城的现任城主的金龙天子带着城内的诸位老祖亲自相迎,神态恭敬,十分的遵从。

    很多人都知道,金龙天子与龙傲天结拜兄弟,而木琢妖城也与飞仙教结盟,所以金龙天子对龙傲天如此的恭敬这也不出奇。

    事实上很多人并不认为金龙天子的恭敬为耻。在很多人眼中看来,如果能抱上飞仙教这一条大腿,拥有飞仙教这样的靠山,那将会一辈子受益无穷。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投靠飞仙教而不得呢。

    “我今日来妖城,愿与天下俊杰磋切大道,愿为众生讲道解惑。”当龙傲天来到木琢妖城之时,缓缓地说道:“任何人欲与我切磋,我都愿意奉陪。包括了第一凶人!”

    龙傲天这中正平和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木琢妖城,甚至可以说是响彻了整片海域。他这话听起来并不带着火气,但是,却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

    听到龙傲天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龙傲天虽然说是愿意天下俊杰切磋,但是大家都知道,举世之间还有谁人敢与龙傲天切磋?连神皇他都照斩不误,至于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龙傲天说出这样的话,大家都明白。这是龙傲天在挑战第一凶人。

    “一场绝世大战要来临了吗?”很多人听到这样的话之后,第一反应就忍不住说道:“难道说,天命还未现,两大仙帝人选就开始了宿命之战了吗?”

    龙傲天驾临于木琢妖城,无数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知道,这将是风雨欲来风满楼。

    李七夜离开了精鸡仙矿之后,刚回到了余府,就有一个人来拜访了,而且。指名道姓要见李七夜。

    李七夜也不在意就答应见了,当见到这个前来拜访的客人之时他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当年一别之后,时光匆匆,今日再见李兄。李兄的风采已经无人能及,小弟相见,自惭形秽。”见到李七夜之后,这个青年伏拜于地由衷说道,十分的敬佩。

    眼前这个青年充满了书卷气息,如果不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还以为他是浊世之中的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看着他。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说道:“能见到你,还真是有点意思,你这也是打算出世吗?”?“不,不,不。”青年忙是鞠首,说道:“李兄误会了,当年败于李兄手中,小弟心服口服,有李兄这样的皓月当空,我等萤火之光焉能与李兄争辉。”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话是说我呢,还是说你师兄呢?或者说,你觉得我胜于你师兄,还是你师兄胜于我。”

    青年沉默了一下,然后他再拜,说道:“我师兄乃是当世之杰,李兄也是当世之标,都是人间真龙。”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林天帝出身于飞仙教,想让你说我的好话那也是有点强人所难。”

    “李兄豁达。”青年稽首说道:“世间没有什么事能瞒得李兄的一双慧眼,这并非是小弟不愿意说,只是小弟当年心有苦衷。”

    “算了,当年你不说我也知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所修的仙术,也唯有飞仙教能拿得出手,你林天帝除了是飞仙教的弟子,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

    “李兄慧眼无双。”青年再拜说道。眼前这位青年不是别人,就是当年曾经与李七夜为敌而被李七夜打败的林天帝。

    当年,林天帝名动南赤地,但是他的出身一直都是很神秘,没有人知道他具体出身于哪一个门派,出身于哪一个传承。

    “坐吧。”李七看了林天帝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林天帝坐下之后,向李七夜抱拳,说道:“不瞒李兄,小弟自幼是生于南赤地的书香家第,祖上皆是凡人。后来师尊游历南赤地,巧遇之,所以收小弟为徒。小弟受师尊叮咛,不可轻易向外人示出身,所以小弟谨遵师尊之命,也并非是恶意隐瞒。”

    林天帝虽然说是飞仙教的弟子,不过,他的确是出身于书香世家,而且还是凡人出身。这一点只怕南赤地的修士门派都想不到的。

    “你们飞仙教违背了承诺,有弟子偷偷跑来九界,所以你师尊不敢跟外人说,也不希望你向外人说。”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话让林天帝神态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后他只好说道:“此事我也听长辈提过,至于具体是怎么样的,我只是一个晚辈知道甚少。”

    “也罢,我也不怪罪于你。”李七夜看了一眼林天帝,淡淡地说道。

    “多谢李兄。”林天帝忙是稽首,虽然他出身于飞仙教,但是在李七夜面前他依然不敢放肆,依然是恭敬。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一二个时代以来你们飞仙教的弟子偷偷摸摸跑出来,这已经不是什么新奇之事了。但是这一世却如此的明目张胆出世,看来你们底气十足呀。”

    林天帝张口欲言,他沉吟了一下,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最后他只好轻轻地说道:“不瞒李兄,这出世并非是我一脉的主张。”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林天帝,说道:“我看你道行你应该是出身于蚕龙一脉,据我所知当年你们蚕龙一脉可是如日中天,你们蚕龙一脉可是力鼎人贤仙帝的。”

    “这”林天帝张口欲言,最后他只好轻声地说道:“不敢瞒李兄,蚕龙一脉已经衰落,远不比当年。”

    “是吗?当年你们蚕龙一脉有阿修罗在,那是睥睨九天十地。”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么说来,阿修罗已经不在世了!”

    “是的。”林天帝说道:“听长辈所言,当年风波之后,阿修罗古祖乃是寿元已竭,油尽灯枯,最后撒手离开人世间。”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是人贤仙帝的后人夺权了吧,阿修罗能从蚕龙仙帝时代一直活下来,那是靠海量的资源堆出来的,没有仙药神晶为他续命他能活这么久吗?当年你们飞仙教被镇压,阿修罗失去主动权,被架空了大权是吧,没有大权在握,又哪来海量的资源续命?”

    林天帝张口欲言,最后只能化作轻轻一声叹息。

    飞仙教乃是世间最强大的传承,虽然说,在向外对抗敌人之时,飞仙教往往是能团结一致,但是,世间任何门派都难逃脱权力之争,那怕飞仙教这么强大的存在,也是不能脱俗,甚至可以说,飞仙教内部的权力之争,远远超乎外人的想象,这里面的斗争是十分残酷的。

    事实上,仔细想一下也不意外,像飞仙教这样的巨无霸,一旦是大权在握,那就是拥有着用之不尽的资源,拥有着世间最强大的力量。

    面对如此的诱惑,不论是谁都会心动,不论是谁都想大权在握,这也是飞仙教任何一脉都无法永久执权的原因,每一脉总会有起起落落,总会有兴盛之时,也会有衰落之日。

    就像林天帝所出身的蚕龙仙帝一脉一样,当年他们蚕龙仙帝这一脉可谓是如日中天,特别是有阿修罗古祖这样强大无敌的老祖站台,这更是让他们蚕龙仙帝的一脉掌握了绝世大权,让他们蚕龙仙帝一脉决定着飞仙教的一个时代方向!

    新的番外即将更新,敬请期待,这是一位十分神秘的仙帝。

    月底又到了,请大家把保底月票投给《帝霸》,一路同行,《帝霸》离不开你的支持。(未完待续。)

第1621章木琢妖城    叶九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该如何处理呢?是留,还是放?”

    “随他们去吧,他们想留便留,想走便走。”固尊无所谓,说道:“他们只不过是诱饵而己,既然把大鱼引出来了,诱饵也是可有可无了。”

    “徒儿明白。”叶九洲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

    “会很热闹的。”固尊露出笑容,说道:“这一次,就不知道飞仙教有多少老头子能出关,有多少老不死能凑上这份热闹,我倒希望,整个飞仙教倾巢而出。”

    “飞仙教会上当吗?”叶九洲不由担忧地说道:“飞仙教依然有战将识得阴鸦大人这样的存在!”

    “会的。”固尊胸有成竹,说道:“趁那几个老头还躺着,让水搅得更浑一些,到了那地步飞仙教想脱身,只怕是身不由己了。”

    “就怕飞仙教像当年那样服软,若是飞仙教服软了说不定也会逃过一劫。”叶九洲不由说道。

    “不,时代不一样了。”固尊摇了摇头,说道:“当年的老头子们都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千鲤仙帝、黑龙王,有这样的巨擘站在那里,飞仙教想不服软都不行!”

    “但现在却不一样,飞仙教的老头子是知道他的存在,青壮派那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就算他们听过一些传说,只怕是心里面也是不屑一顾。”

    说到这里固尊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说道:“特别是龙祖,他早就恨不得出世了,早就恨不得大展身手了。当年,龙祖是一代绝世天才,年纪轻轻之时,便是仙体大成,他本应该是入世磨砺,以承载天命,成为仙帝……”

    “……但,他却生不逢时,飞仙教封闭山门,使得他错失了成为仙帝的时机,这对于他来说,这是让他耿耿于怀的事情。现在的飞仙教是在人贤仙帝一脉的领导之下,更何况作为青壮派领袖的龙祖,他早就是野心勃勃,恨不得大战天下,一统九界!”

    “你觉得龙祖他们这些青壮派会轻易妥协吗?他们拥有着足够无敌的力量,你认为他们会把一个传说话在心上吗?他们会认为传说是用来打碎的,只有打碎传说,他们自己才会成为传说!”说到最后,固尊不由笑了起来。

    听到师尊的一席话,叶九洲不由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轻轻地说道:“师尊,飞仙教能赢吗?”

    “不能——”固尊摇了摇头,说道:“飞仙教五位仙帝,其中有两位便出于他的门下,他要攻破飞仙教,只怕他手中有着飞仙教所没有的筹码。”

    “那师尊呢?”接着,叶九洲不由轻轻地问道。

    固尊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目光一厉,他的目光之锋利,宛如可以把世界剖开一样。过了一会儿,他收回了目光,看着叶九洲,说道:“九洲,如果你害怕了,那就退出吧,我不怪你,千百万年以来,害怕他的人又不只有你一个人,连仙帝都忌惮他,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不——”叶九洲摇头说道:“师尊,徒儿知道是与谁为敌,只要师尊不放手,徒儿就一样不放手,徒儿的命,便是师尊的命!”

    “可惜你生错了时代,不然你也是有机会成为仙帝。”固尊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叶九洲不再吭声,他知道自己要与谁为敌,但,不管与谁为敌,他都会选择站在他师父这一边,那怕他只明知道难逃一死,他都不后悔!

    木琢妖城,乃是北汪洋一大传承,它在北汪洋可以说是排得上字号的门派。

    木琢妖城,它巍峨无比,城墙有千丈之高,城大有万里之广,整座妖城固若金汤,宛如它独自化作了一方天地,论谓是北汪洋的一大古老的圣城,它也是许多妖族心目中的圣城。

    木琢妖城,它拥有子民千万,整座妖城十分的繁荣,十分的兴盛,木琢妖城传承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依然如此的繁荣,依然如此的兴盛,这不得不说,他们这个传承经营有方。

    木琢妖城,它号称是仙帝传承,拥有了仙帝真器,它的底蕴之深,它的实力之强,足可以与人皇界的其他仙帝传承相媲美。

    木琢妖城它号称是帝统仙门,这也是有它们的根据,事实上从根源上来说,木琢妖城称之为帝统仙门也的确是一边都不过份。

    木琢妖城它号称传承了木琢仙帝的道统,拥有了木琢仙帝的不少绝学,所以他们以木琢仙帝的正统自居,而木琢妖城的历代传人也是以木琢仙帝的后人而自居。

    不论从道统上来说,还是从血统来说,木琢妖城以木琢仙帝的传承和木琢仙帝的后人而自居,这的确是没有问题。

    不过,如果说,他们自称为是木琢仙帝的正统,那么这种说法就是值得商榷了,甚至可以说,这种说法是有点鸩占鹊巢的味道。

    关于木琢仙帝的一生,有着很少的记载,甚至有人断言,木琢仙帝的道统从来没有传下来,尽管木琢妖城得到了木琢仙帝的不少绝学,但是曾有人考究过,木琢仙帝却没有把自己的天道传下来,也就是说,木琢仙帝并没有承认木琢妖城是他的道统。

    至于木琢妖城号称继承了木琢仙帝的大部分绝学,有些考究过的人并不以为然,因为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木琢仙帝一生究竟创造了多少功法,甚至后世之人连木琢仙帝的无上大道是什么都不知道。

    木琢妖城继承了木琢仙帝的大部分绝学,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是自己的说法而己。

    当然,世间除了木琢妖城之外,没听说有其他的人或其他的门派继承了木琢仙帝的帝术,所以,木琢妖城自称是木琢仙帝的道统,这也是说得过去。

    不过,木琢妖城并不是木琢仙帝的正统,不否认木琢妖城的血脉是木琢仙帝的后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木琢仙帝的正统。

    木琢仙帝一生记载不详,但是,木琢仙帝他成为仙帝之后,曾经有过无数的红颜知己,曾与不少红颜知己有过露水姻缘,其中有神女、天妖、圣女等等,而最终木琢仙帝娶了一界的第一美女为妻。

    至于木琢妖城它乃是创于木琢仙帝与天妖所生的儿子之手,天妖后来也是居住于此。然而,作为父亲的木琢仙帝却从来没有在木琢妖城居住过一天。

    这就是很有意思的地方,也就是说木琢仙帝的正统并不是木琢妖城,木琢妖城最多也只能说是庶出。

    至于木琢仙帝的正统,也便是木琢仙帝的帝后随着木琢仙帝消失之后,他们这一脉也是变得悄然无声,只是有人说,这一脉有后人,至于这一脉的后人去了哪里,后世不得而知。

    也正是因为正统一脉的悄然无声,这也使得木琢妖城自称是木琢仙帝的正统,而后世之人也没有人去怀疑过木琢妖城的血统!

    不论木琢妖城是不是正统,但是,木琢妖城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繁华,它并没有坠落木琢仙帝的威名,也没有有辱于仙帝传承的荣耀。

    木琢妖城乃是红尘万丈,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在木琢妖城之内,就在所有人都为之忙碌操劳之时,突然有着一股霸道无比的神威席卷而来,瞬间席卷整个木琢妖城,刹那之间,整个木琢妖城都被这神霸无比的气息所笼罩着。

    在这样的神威之下,不知道多少凡人为之伏拜,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为之颤抖。

    “轰——”的一声巨响,一条无上大道从天边倒卷而至,刹那之间,大道在天空上铺开,弥漫着无尽的仙光。

    在仙光之中,有天花坠落,有仙树娑挲,有仙鹿奔跑,当这样的无上大道铺陈之时,好像是一个仙界被打开一样。

    在这个时候,天边一个人缓缓走来,带着无上的仙姿,当他走来之时,就好像是一位从仙界中走出来的仙人!

    这个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衣裳飘飘,他一步一步走来大道鸣和,万法跟随,他身上散发出的仙光宛如羽化登仙一样,当他走来之时,世间的一切都像倍受他的恩泽一样,天地万物都要伏拜在他的脚下以等待他的恩赐一般。

    此人走来,睥睨九天十地,傲视千域万界,俯视苍生众族,宛然之间,他俨然以仙帝自居。

    当他的十一命宫浮现在头顶上之时,一股不朽无敌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天地,他拥有着让人无法撼动的力量。

    当他一步步走来之时,天穹降落了混沌的气息,似乎,他来自于天地之始,他来自于大道之初,似乎,举世唯他独尊!

    “龙傲天!”看到青年踏上无敌大道走来,有人不由尖叫一声。

    龙傲天,听到这个名字,那怕是没有见过他的人,都不由在心里颤了一下,都不由为之震撼。

    龙傲天,这个名字充满了魔力,他代表着尊贵,他代表着无敌,他代表着一切的光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