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秀蕾,厂长动图,第1621章木琢妖城

已有 17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叶九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该如何处理呢?是留,还是放?”

    “随他们去吧,他们想留便留,想走便走。”固尊无所谓,说道:“他们只不过是诱饵而己,既然把大鱼引出来了,诱饵也是可有可无了。”

    “徒儿明白。”叶九洲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

    “会很热闹的。”固尊露出笑容,说道:“这一次,就不知道飞仙教有多少老头子能出关,有多少老不死能凑上这份热闹,我倒希望,整个飞仙教倾巢而出。”

    “飞仙教会上当吗?”叶九洲不由担忧地说道:“飞仙教依然有战将识得阴鸦大人这样的存在!”

    “会的。”固尊胸有成竹,说道:“趁那几个老头还躺着,让水搅得更浑一些,到了那地步飞仙教想脱身,只怕是身不由己了。”

    “就怕飞仙教像当年那样服软,若是飞仙教服软了说不定也会逃过一劫。”叶九洲不由说道。

    “不,时代不一样了。”固尊摇了摇头,说道:“当年的老头子们都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千鲤仙帝、黑龙王,有这样的巨擘站在那里,飞仙教想不服软都不行!”

    “但现在却不一样,飞仙教的老头子是知道他的存在,青壮派那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就算他们听过一些传说,只怕是心里面也是不屑一顾。”

    说到这里固尊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说道:“特别是龙祖,他早就恨不得出世了,早就恨不得大展身手了。当年,龙祖是一代绝世天才,年纪轻轻之时,便是仙体大成,他本应该是入世磨砺,以承载天命,成为仙帝……”

    “……但,他却生不逢时,飞仙教封闭山门,使得他错失了成为仙帝的时机,这对于他来说,这是让他耿耿于怀的事情。现在的飞仙教是在人贤仙帝一脉的领导之下,更何况作为青壮派领袖的龙祖,他早就是野心勃勃,恨不得大战天下,一统九界!”

    “你觉得龙祖他们这些青壮派会轻易妥协吗?他们拥有着足够无敌的力量,你认为他们会把一个传说话在心上吗?他们会认为传说是用来打碎的,只有打碎传说,他们自己才会成为传说!”说到最后,固尊不由笑了起来。

    听到师尊的一席话,叶九洲不由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轻轻地说道:“师尊,飞仙教能赢吗?”

    “不能——”固尊摇了摇头,说道:“飞仙教五位仙帝,其中有两位便出于他的门下,他要攻破飞仙教,只怕他手中有着飞仙教所没有的筹码。”

    “那师尊呢?”接着,叶九洲不由轻轻地问道。

    固尊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目光一厉,他的目光之锋利,宛如可以把世界剖开一样。过了一会儿,他收回了目光,看着叶九洲,说道:“九洲,如果你害怕了,那就退出吧,我不怪你,千百万年以来,害怕他的人又不只有你一个人,连仙帝都忌惮他,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不——”叶九洲摇头说道:“师尊,徒儿知道是与谁为敌,只要师尊不放手,徒儿就一样不放手,徒儿的命,便是师尊的命!”

    “可惜你生错了时代,不然你也是有机会成为仙帝。”固尊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叶九洲不再吭声,他知道自己要与谁为敌,但,不管与谁为敌,他都会选择站在他师父这一边,那怕他只明知道难逃一死,他都不后悔!

    木琢妖城,乃是北汪洋一大传承,它在北汪洋可以说是排得上字号的门派。

    木琢妖城,它巍峨无比,城墙有千丈之高,城大有万里之广,整座妖城固若金汤,宛如它独自化作了一方天地,论谓是北汪洋的一大古老的圣城,它也是许多妖族心目中的圣城。

    木琢妖城,它拥有子民千万,整座妖城十分的繁荣,十分的兴盛,木琢妖城传承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依然如此的繁荣,依然如此的兴盛,这不得不说,他们这个传承经营有方。

    木琢妖城,它号称是仙帝传承,拥有了仙帝真器,它的底蕴之深,它的实力之强,足可以与人皇界的其他仙帝传承相媲美。

    木琢妖城它号称是帝统仙门,这也是有它们的根据,事实上从根源上来说,木琢妖城称之为帝统仙门也的确是一边都不过份。

    木琢妖城它号称传承了木琢仙帝的道统,拥有了木琢仙帝的不少绝学,所以他们以木琢仙帝的正统自居,而木琢妖城的历代传人也是以木琢仙帝的后人而自居。

    不论从道统上来说,还是从血统来说,木琢妖城以木琢仙帝的传承和木琢仙帝的后人而自居,这的确是没有问题。

    不过,如果说,他们自称为是木琢仙帝的正统,那么这种说法就是值得商榷了,甚至可以说,这种说法是有点鸩占鹊巢的味道。

    关于木琢仙帝的一生,有着很少的记载,甚至有人断言,木琢仙帝的道统从来没有传下来,尽管木琢妖城得到了木琢仙帝的不少绝学,但是曾有人考究过,木琢仙帝却没有把自己的天道传下来,也就是说,木琢仙帝并没有承认木琢妖城是他的道统。

    至于木琢妖城号称继承了木琢仙帝的大部分绝学,有些考究过的人并不以为然,因为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木琢仙帝一生究竟创造了多少功法,甚至后世之人连木琢仙帝的无上大道是什么都不知道。

    木琢妖城继承了木琢仙帝的大部分绝学,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是自己的说法而己。

    当然,世间除了木琢妖城之外,没听说有其他的人或其他的门派继承了木琢仙帝的帝术,所以,木琢妖城自称是木琢仙帝的道统,这也是说得过去。

    不过,木琢妖城并不是木琢仙帝的正统,不否认木琢妖城的血脉是木琢仙帝的后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木琢仙帝的正统。

    木琢仙帝一生记载不详,但是,木琢仙帝他成为仙帝之后,曾经有过无数的红颜知己,曾与不少红颜知己有过露水姻缘,其中有神女、天妖、圣女等等,而最终木琢仙帝娶了一界的第一美女为妻。

    至于木琢妖城它乃是创于木琢仙帝与天妖所生的儿子之手,天妖后来也是居住于此。然而,作为父亲的木琢仙帝却从来没有在木琢妖城居住过一天。

    这就是很有意思的地方,也就是说木琢仙帝的正统并不是木琢妖城,木琢妖城最多也只能说是庶出。

    至于木琢仙帝的正统,也便是木琢仙帝的帝后随着木琢仙帝消失之后,他们这一脉也是变得悄然无声,只是有人说,这一脉有后人,至于这一脉的后人去了哪里,后世不得而知。

    也正是因为正统一脉的悄然无声,这也使得木琢妖城自称是木琢仙帝的正统,而后世之人也没有人去怀疑过木琢妖城的血统!

    不论木琢妖城是不是正统,但是,木琢妖城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繁华,它并没有坠落木琢仙帝的威名,也没有有辱于仙帝传承的荣耀。

    木琢妖城乃是红尘万丈,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在木琢妖城之内,就在所有人都为之忙碌操劳之时,突然有着一股霸道无比的神威席卷而来,瞬间席卷整个木琢妖城,刹那之间,整个木琢妖城都被这神霸无比的气息所笼罩着。

    在这样的神威之下,不知道多少凡人为之伏拜,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为之颤抖。

    “轰——”的一声巨响,一条无上大道从天边倒卷而至,刹那之间,大道在天空上铺开,弥漫着无尽的仙光。

    在仙光之中,有天花坠落,有仙树娑挲,有仙鹿奔跑,当这样的无上大道铺陈之时,好像是一个仙界被打开一样。

    在这个时候,天边一个人缓缓走来,带着无上的仙姿,当他走来之时,就好像是一位从仙界中走出来的仙人!

    这个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衣裳飘飘,他一步一步走来大道鸣和,万法跟随,他身上散发出的仙光宛如羽化登仙一样,当他走来之时,世间的一切都像倍受他的恩泽一样,天地万物都要伏拜在他的脚下以等待他的恩赐一般。

    此人走来,睥睨九天十地,傲视千域万界,俯视苍生众族,宛然之间,他俨然以仙帝自居。

    当他的十一命宫浮现在头顶上之时,一股不朽无敌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天地,他拥有着让人无法撼动的力量。

    当他一步步走来之时,天穹降落了混沌的气息,似乎,他来自于天地之始,他来自于大道之初,似乎,举世唯他独尊!

    “龙傲天!”看到青年踏上无敌大道走来,有人不由尖叫一声。

    龙傲天,听到这个名字,那怕是没有见过他的人,都不由在心里颤了一下,都不由为之震撼。

    龙傲天,这个名字充满了魔力,他代表着尊贵,他代表着无敌,他代表着一切的光环!

第1620章固尊    在北汪洋,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烟雾缭绕,翠树娑娑,此时一个青年走来,霸姿无双,他踏入这片土地之时便是驱散了烟雾。

    这个青年仙气腾起,异界纷逞,他拥有着绝世之姿,让人见了都不由为之膜拜,宛如他是年少的仙帝,无数人见了都会为之敬畏。

    当这个青年踏入这样的一个地方之时,大地都为之鸣和,大道之音不绝于耳,出现这样的异象,这可想而知青年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强大。

    龙傲天,这是一个传奇的名字,高贵无比的存在,在当世之中被人称之为帝子。

    龙傲天踏入了这个地方,他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一棵树下,在这树下坐着一个男子,这个男子看起来年纪很大,虽然头发依然是乌黑,但是,他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似乎他是傍晚的夕阳,随时都会落下。

    这个老年的男子穿着一身的灰衣,十分随意地坐在那里,风姿不显,模样看起来有几分的普通。

    “固尊前辈”虽然这位男子看起来是声威不显,但是龙傲天还是叫了一声前辈,要知道龙傲天是当世帝子,能得他叫上一声前辈,那实属不易。

    固尊,万古十大天才之一,镇天海城的幕后掌权人,他声名不是特别的显赫,但是,真正知道他可怕的人,都会对他有着十分的敬畏。

    “帝子远道而来,失迎了。”固尊依然是随意地坐在那里,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并没有起身上迎的意思。

    龙傲天双目看着固尊,他的目光衍化万法,穿透阴阳。宛如要把固尊看透一样。

    固尊坐在那里,却是波澜不惊,那怕龙傲天的目光再可怕。他都丝毫不受影响,似乎这一切都是平凡闲等一样。

    “此时联姻乃是前辈亲口答应。镇天海城也必是鼎力相助。”龙傲天徐徐地说道:“但是,固尊前辈,现在贵城的城主却悔了这一桩婚事,而前辈却是袖手旁观!这可不是前辈与我飞仙教之间的约定!”

    “联姻之事,并非是我等反悔,也并非是我镇天海城不守承诺。”固尊轻轻摇头,说道:“此祸出自于李七夜,李七夜他是有心问鼎天命。他有意与你为敌,他欲借此事打击你的道心,让你道心动摇,好成全他的仙帝之路。”

    “我道心又焉那么容易动摇!”龙傲天说道:“只是,此次前辈袖手旁观,实在是让人有了一些思量,不知道镇天海城可有一个说法。”

    龙傲天此来,颇有兴师问罪之意。别人不敢在固尊面前如此说话,而龙傲天却敢,他为集五帝之长、仙体大成的他。何时怕过人了?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无敌的飞仙教,可以说他无惧于世间任何人。

    他能叫固尊一声“前辈”,那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

    对于龙傲天这兴师问罪的语气。固尊也不生气,他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出手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机会应该留给帝子你。李七夜当下声威极隆,如日中天,乃是仙帝的热门人选。若是帝子胜之,斩他头颅,这必将会让人皇界无人敢撄帝子之锋,让帝子无人能及……”

    “……对于帝子而言,通往仙帝道路。李七夜那只不过是帝子脚下的一具枯骨而己。到了那时,帝子必将是抱得美人归。受天下人膜拜,尽受九界的赞誉。如此大好时机。若是我出手,便是抢了帝子的风头,就算我打赢了李七夜,那也只不过是被人说是以大欺小而己。”

    固尊如此娓娓道来,说得是丝丝入扣,完全是合情合理。

    龙傲天只是轻哼了一声,对于固尊这样的说辞也无从反驳,固尊所说也是在理。

    “既然固尊前辈如此说,那是我孟浪了。”龙傲天说道:“但不知道翠凝姑娘此乃是何意?为何要随李七夜而去。”

    “这等事,帝子暂不用担忧,城主已回镇天海城。”固尊轻缓地说道:“两家联姻之事,此乃是稳如磐石的事实,帝子无需去操心。帝子所要做的乃是击败李七夜,斩他项上人头,早日承载天命,登上仙帝之位,此乃是正途。”

    “借前辈的话,此事无需操心。”龙傲天信心满满,自信十足地说道:“李七夜虽然凶名在外,气焰冲天,但是,只要遇到他,我便斩他狗头,以他的鲜血来祭拜飞仙教死去的兄弟!”

    这也不怪龙傲天自信满满,信心十足,他大道圆满,集五帝之长,仙体大成,现在他只差的就是天命了,对于他而言,九天十地,年轻一辈还有何人是他对手?

    在龙傲天看来,那怕第一凶人再嚣张,把他斩于刀下,那也是迟早之事。

    “不可轻敌。”固尊缓缓地说道:“以帝子之力,要斩李七夜,这也不是难事,但是,李七认背后也有巨擘撑腰,他身后有天道院的大成仙体、古朝公主为他撑腰,他背后的实力之强,不容小觑!”

    “大成仙体而己。”龙傲天自信地说道:“世间又不是只有一位大成仙体,天道院的大成仙体不出头则罢,若是要为李七夜强出头,那就让我战之又何有难!”

    当世之间,敢如此邈视大成仙体的人只怕是不多,龙傲天就是其中一位,而同样作为大成仙体的他,他自认为集五帝之长、天姿无双,足可以挑战世间的任何大成仙帝。

    事实上,龙傲天的自信也并非是狂妄,他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他曾是斩神皇,傲群雄,无人能敌!

    “帝子不可大意,帝子今日的成就,可谓是举世无双。”固尊说道:“但是老话说得好,好汉双拳难敌四手,帝子也应是提防才是,帝子应是请老祖出手,为帝子护道,若是扫平魅魑魍魉,又何愁不成为仙帝,又何愁不抱得美人归呢?”

    “此等事固尊前辈放心,我的龙祖必会为我护道,必要之时,龙祖必会亲自出手,必将是犁平天道院!”龙傲天坚定地说道:“谁敢与我为敌,谁敢与飞仙教为敌,杀无赦!”

    “那是。”固尊也点头,说道:“帝子无双,若是又有龙祖出手,世间还有谁敢挡帝子之路,这一世帝子必是众望所归,必成仙帝,飞仙教也必会成为六帝传承!”

    “李七夜之事,就不劳前辈劳心。”龙傲天缓缓地说道:“但有一事前辈莫袖手旁观,你我两派乃是联盟,利益互共!”

    “不知何事?”固尊十分爽快,说道:“只要帝子有需要的地方,我等镇天海城不敢有丝毫的推辞,必为帝子效犬马之劳!”

    “镇天海城乃是北汪洋的地主,现在一些妖族、海怪的残兵躲在大海深处,所以我需要固尊前辈派人为我引路,把这些残兵败将赶出来,我要亲手把他们全部歼灭!我必将会在北汪洋重建无人能撼动的帝基!”说到这里,龙傲天双目一厉,气势逼人。

    “原来是此等事情。”固尊笑着说道:“此等小事请帝子放心,只要帝子一声令下,镇天海城必会为帝子效犬马之劳。现在的妖族、海妖已经不足为道,他们已经被帝子杀得溃不成军,他们早就对帝子闻风丧胆,他们只是在帝子的神威之下颤抖着苟活而己。”

    能得到固尊这样的赞誉,这也让龙傲天十分的受用,天底下有着无数的人对他是赞叹不绝,这些赞美之词,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但是,像固尊这样的存在就不一样了。

    固尊乃是万古十大天才之一,他在当世的造化也是难有人能及的,连固尊都如此的赞誉他,这的确是一种荣耀。

    “那好,我等着固尊前辈的消息。”龙傲天点了点头,本是带着兴师问罪而来的他,乃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当龙傲天离开之后,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站在固尊身前,这个汉子虽然看起来年纪不老,但是,银色的胡须却十分的显眼,他那银色的胡须就好像银丝一样,十分的扎手。

    他身上披着很长很长的披皮,这腥红的披风与他银色的胡须形起了十分强烈的感观冲起,形成了他独一无二的风格。

    此人便是固尊的弟子,也是一直以来对固尊忠心耿耿的叶九洲。

    “九洲,你派几个老人去给他带路,把那些躲在海沟深处的海怪都赶出来,让他杀戮一场,这也好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固尊吩咐叶九洲说道。

    “师尊放心,我会派最熟悉深海的老人去为龙帝子引路。”叶九洲恭敬地说道。

    固尊只是笑了一下,对于他来说,乃是棋子在手,飞仙教想从这一场风波脱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师尊,城主已回来,她已打开了黑龙厅,放出了诸位老祖。”叶九洲把镇天海城所发生的事情向固尊汇报。

    “我知道了。”固尊点了点头,他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可以说,这已经是他意料中的事情。

    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另一位神秘仙帝的番外即将推出,敬请期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