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北汪洋,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烟雾缭绕,翠树娑娑,此时一个青年走来,霸姿无双,他踏入这片土地之时便是驱散了烟雾。

    这个青年仙气腾起,异界纷逞,他拥有着绝世之姿,让人见了都不由为之膜拜,宛如他是年少的仙帝,无数人见了都会为之敬畏。

    当这个青年踏入这样的一个地方之时,大地都为之鸣和,大道之音不绝于耳,出现这样的异象,这可想而知青年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强大。

    龙傲天,这是一个传奇的名字,高贵无比的存在,在当世之中被人称之为帝子。

    龙傲天踏入了这个地方,他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一棵树下,在这树下坐着一个男子,这个男子看起来年纪很大,虽然头发依然是乌黑,但是,他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似乎他是傍晚的夕阳,随时都会落下。

    这个老年的男子穿着一身的灰衣,十分随意地坐在那里,风姿不显,模样看起来有几分的普通。

    “固尊前辈”虽然这位男子看起来是声威不显,但是龙傲天还是叫了一声前辈,要知道龙傲天是当世帝子,能得他叫上一声前辈,那实属不易。

    固尊,万古十大天才之一,镇天海城的幕后掌权人,他声名不是特别的显赫,但是,真正知道他可怕的人,都会对他有着十分的敬畏。

    “帝子远道而来,失迎了。”固尊依然是随意地坐在那里,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并没有起身上迎的意思。

    龙傲天双目看着固尊,他的目光衍化万法,穿透阴阳。宛如要把固尊看透一样。

    固尊坐在那里,却是波澜不惊,那怕龙傲天的目光再可怕。他都丝毫不受影响,似乎这一切都是平凡闲等一样。

    “此时联姻乃是前辈亲口答应。镇天海城也必是鼎力相助。”龙傲天徐徐地说道:“但是,固尊前辈,现在贵城的城主却悔了这一桩婚事,而前辈却是袖手旁观!这可不是前辈与我飞仙教之间的约定!”

    “联姻之事,并非是我等反悔,也并非是我镇天海城不守承诺。”固尊轻轻摇头,说道:“此祸出自于李七夜,李七夜他是有心问鼎天命。他有意与你为敌,他欲借此事打击你的道心,让你道心动摇,好成全他的仙帝之路。”

    “我道心又焉那么容易动摇!”龙傲天说道:“只是,此次前辈袖手旁观,实在是让人有了一些思量,不知道镇天海城可有一个说法。”

    龙傲天此来,颇有兴师问罪之意。别人不敢在固尊面前如此说话,而龙傲天却敢,他为集五帝之长、仙体大成的他。何时怕过人了?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无敌的飞仙教,可以说他无惧于世间任何人。

    他能叫固尊一声“前辈”,那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

    对于龙傲天这兴师问罪的语气。固尊也不生气,他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出手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机会应该留给帝子你。李七夜当下声威极隆,如日中天,乃是仙帝的热门人选。若是帝子胜之,斩他头颅,这必将会让人皇界无人敢撄帝子之锋,让帝子无人能及……”

    “……对于帝子而言,通往仙帝道路。李七夜那只不过是帝子脚下的一具枯骨而己。到了那时,帝子必将是抱得美人归。受天下人膜拜,尽受九界的赞誉。如此大好时机。若是我出手,便是抢了帝子的风头,就算我打赢了李七夜,那也只不过是被人说是以大欺小而己。”

    固尊如此娓娓道来,说得是丝丝入扣,完全是合情合理。

    龙傲天只是轻哼了一声,对于固尊这样的说辞也无从反驳,固尊所说也是在理。

    “既然固尊前辈如此说,那是我孟浪了。”龙傲天说道:“但不知道翠凝姑娘此乃是何意?为何要随李七夜而去。”

    “这等事,帝子暂不用担忧,城主已回镇天海城。”固尊轻缓地说道:“两家联姻之事,此乃是稳如磐石的事实,帝子无需去操心。帝子所要做的乃是击败李七夜,斩他项上人头,早日承载天命,登上仙帝之位,此乃是正途。”

    “借前辈的话,此事无需操心。”龙傲天信心满满,自信十足地说道:“李七夜虽然凶名在外,气焰冲天,但是,只要遇到他,我便斩他狗头,以他的鲜血来祭拜飞仙教死去的兄弟!”

    这也不怪龙傲天自信满满,信心十足,他大道圆满,集五帝之长,仙体大成,现在他只差的就是天命了,对于他而言,九天十地,年轻一辈还有何人是他对手?

    在龙傲天看来,那怕第一凶人再嚣张,把他斩于刀下,那也是迟早之事。

    “不可轻敌。”固尊缓缓地说道:“以帝子之力,要斩李七夜,这也不是难事,但是,李七认背后也有巨擘撑腰,他身后有天道院的大成仙体、古朝公主为他撑腰,他背后的实力之强,不容小觑!”

    “大成仙体而己。”龙傲天自信地说道:“世间又不是只有一位大成仙体,天道院的大成仙体不出头则罢,若是要为李七夜强出头,那就让我战之又何有难!”

    当世之间,敢如此邈视大成仙体的人只怕是不多,龙傲天就是其中一位,而同样作为大成仙体的他,他自认为集五帝之长、天姿无双,足可以挑战世间的任何大成仙帝。

    事实上,龙傲天的自信也并非是狂妄,他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他曾是斩神皇,傲群雄,无人能敌!

    “帝子不可大意,帝子今日的成就,可谓是举世无双。”固尊说道:“但是老话说得好,好汉双拳难敌四手,帝子也应是提防才是,帝子应是请老祖出手,为帝子护道,若是扫平魅魑魍魉,又何愁不成为仙帝,又何愁不抱得美人归呢?”

    “此等事固尊前辈放心,我的龙祖必会为我护道,必要之时,龙祖必会亲自出手,必将是犁平天道院!”龙傲天坚定地说道:“谁敢与我为敌,谁敢与飞仙教为敌,杀无赦!”

    “那是。”固尊也点头,说道:“帝子无双,若是又有龙祖出手,世间还有谁敢挡帝子之路,这一世帝子必是众望所归,必成仙帝,飞仙教也必会成为六帝传承!”

    “李七夜之事,就不劳前辈劳心。”龙傲天缓缓地说道:“但有一事前辈莫袖手旁观,你我两派乃是联盟,利益互共!”

    “不知何事?”固尊十分爽快,说道:“只要帝子有需要的地方,我等镇天海城不敢有丝毫的推辞,必为帝子效犬马之劳!”

    “镇天海城乃是北汪洋的地主,现在一些妖族、海怪的残兵躲在大海深处,所以我需要固尊前辈派人为我引路,把这些残兵败将赶出来,我要亲手把他们全部歼灭!我必将会在北汪洋重建无人能撼动的帝基!”说到这里,龙傲天双目一厉,气势逼人。

    “原来是此等事情。”固尊笑着说道:“此等小事请帝子放心,只要帝子一声令下,镇天海城必会为帝子效犬马之劳。现在的妖族、海妖已经不足为道,他们已经被帝子杀得溃不成军,他们早就对帝子闻风丧胆,他们只是在帝子的神威之下颤抖着苟活而己。”

    能得到固尊这样的赞誉,这也让龙傲天十分的受用,天底下有着无数的人对他是赞叹不绝,这些赞美之词,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但是,像固尊这样的存在就不一样了。

    固尊乃是万古十大天才之一,他在当世的造化也是难有人能及的,连固尊都如此的赞誉他,这的确是一种荣耀。

    “那好,我等着固尊前辈的消息。”龙傲天点了点头,本是带着兴师问罪而来的他,乃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当龙傲天离开之后,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站在固尊身前,这个汉子虽然看起来年纪不老,但是,银色的胡须却十分的显眼,他那银色的胡须就好像银丝一样,十分的扎手。

    他身上披着很长很长的披皮,这腥红的披风与他银色的胡须形起了十分强烈的感观冲起,形成了他独一无二的风格。

    此人便是固尊的弟子,也是一直以来对固尊忠心耿耿的叶九洲。

    “九洲,你派几个老人去给他带路,把那些躲在海沟深处的海怪都赶出来,让他杀戮一场,这也好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固尊吩咐叶九洲说道。

    “师尊放心,我会派最熟悉深海的老人去为龙帝子引路。”叶九洲恭敬地说道。

    固尊只是笑了一下,对于他来说,乃是棋子在手,飞仙教想从这一场风波脱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师尊,城主已回来,她已打开了黑龙厅,放出了诸位老祖。”叶九洲把镇天海城所发生的事情向固尊汇报。

    “我知道了。”固尊点了点头,他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可以说,这已经是他意料中的事情。

    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另一位神秘仙帝的番外即将推出,敬请期待。(未完待续。)

第1619章精鸡仙矿的妥协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别人不能,不代表我不能,不要忘记了,我是阴鸦,我是李七夜,所以它就在我手中,就这么简单!”

    精鸡一时之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虽然它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它想不去相信都十分困难。

    过了好一会儿,精鸡才回过神来,说道:“阴鸦,你也应该知道,这东西世间只有一件,如果它没了,世间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就算用它来杀诸神众帝都是十分浪费,只有最后一战,才值得用它,当然,不到万不得己,我也不会用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把它拿出来,我只是告诉精鸡你一个消息,我只是给你们精鸡仙矿传递一个信号!”

    “既然我阴鸦能把这件东西弄得到手,你觉得世间还有什么是我阴鸦弄不到手的?”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以为我只是虚张声势吗?你以为我就只会有那么点手段,你以为我只会带仙帝来打仗吗……”

    “……坦白地说,现在就没有仙帝在我身后给我撑腰,如果我真的铁了心要推平你们精鸡仙矿,请相信我,不管损耗多少资源,我都会把你们精鸡仙矿推平!我阴鸦铁了心去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我连世界的尽头都活过来了,你觉得我还怕过谁了?对于我来说,不管是有多么强大的存在,只要我愿意,我都会把他们灭掉,只不过是代价大小而己!”

    李七夜说出这一席话之后,精鸡沉默,它不愿意吭声,阴鸦的确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他的确是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他决定去做了,那绝对会成功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怕他的原因!

    在那些老不死的眼中,阴鸦就是永远打不败的小强,就算他现在败了,被人击溃了,但,总有一天,他会卷土重来,会把敌人扫荡得一干二净!这就是阴鸦最可怕的地方,他的道心无可击懈,他能忍受一切失败,失败之后,他依然能重头再来。

    李七夜此时看着精鸡,徐徐地说道:“所以现在请你看清楚,看仔细一点,看着我手中的这件终极之物,你觉得这值不值得一百枚仙晶呢?”

    “你这算是讹诈吗?”精鸡有些无奈,看着李七夜说道。

    “你可以这样认为,你们也可以这样认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然了,如果你们觉得我还是一个朋友,或者说还是一个合作的伙伴,那么这不叫讹诈。”

    “这叫投资,一笔十分值得的投资。”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的最终一战,都会给你们这些精鸡赢来难得的时机,对于你们来说,这能让你们喘一口气。”

    “哼,如果你战败了,那就意味着黑暗笼罩着一切!或者,世间的一切不复存在!”精鸡不由哼了一声说道。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自从你们躲在这里之后,就已经没见过天日了,再一次黑暗又能拿你们怎么样?最多也就日子苦了一点而己。当黑暗过去之后,百废待兴,你们将会喘一口气,说不定你们的仙矿会迎来大丰收!”

    “再说了,你们应该为我祈祷,祈祷着我战胜,如果我赢了,那么,你们就迎来曙光,你们就可以重见天日了,这是多么好的事情。”李七夜笑着说道。

    “天知道,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成功过。”精鸡只好说道:“每一个纪元,多少人干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最后结果如何?下场之惨,不用我多去说!”

    “那你就等着便是,我相信你能活得到那一天的。”李七夜随意地说道:“你是能看到我是死了,还是活着。恭喜你,你说不定能见证一个一直以来都没有的奇迹!”

    精鸡沉默了很久,最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认真而郑重地说道:“阴鸦,一百枚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作得了主的,我必须跟大家商量!”

    “我相信你是能说服它们的,你的话一直都是那么的有说服力,不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也是一直说服着他们投资我吗?每次我来借仙晶的时候,都不也是很顺利吗?我相信,这一次也是不成问题的,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精鸡哼了一声,不愿意说话,转身就走,消失在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

    事实上,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它们没得选择,要么是给李七夜一百枚仙晶,要么就是开战。在以前,他们或者还有些底气跟阴鸦开战,就算他们打不败阴鸦,但是,它们也有自信能守住仙矿。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当阴鸦拿出这终极之物的时候,精鸡就明白,主动权掌握在阴鸦的手中,而不是它们的手中。

    就如阴鸦所说的那样,连这样的终极之物他都能得到,世间还有什么东西他是得不到的?现在,就算一直与阴鸦做交易的它们,都无法揣测阴鸦,根本无法想象阴鸦手中掌握着怎么样的资源,拥有着怎么样的手段!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深不见底的黑洞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息,似乎里面是一片死寂一样。

    李七夜也不着急,他静静地等着,他显得很有耐心,事实上,他也是信心十足,底气十足,不然的话,他就不会来这里,他就不会一开口就是要一百枚仙晶。

    过了很久之后,精鸡终于出现在李七夜的视线之中了,此时,精鸡的腋上夹着一个古老无比的箱子。

    走出来之后,站在洞口,精鸡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乌鸦,你赢了,我们同意给你一百枚仙晶。”

    这样的消息,李七夜一点都不意外,他露出笑容,说道:“你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的了不起,掌执大局,洞察大势,你们一窝子没有几个人能比你更优秀了。”

    “哼,阴鸦,少给我戴高帽子,这一次是例外,唯一有一次的例外,这一次你拿到了仙晶之后,那我们希望你是十个时代之前就不要再出现在我们这里了。”精鸡十分不满地说道。

    虽然说,被李七夜狠狠地敲了一笔,它们精鸡仙矿是十分不满,但是,它们最终还是作出了让步,它们最终还是作出了妥协,依然是一致通过,把一百枚仙晶给了李七夜。

    “这么说来,你们依然是继续想与我合作了?当年的约定依然是有效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要忘记了,你以前借的仙晶还没有还过一次!”精鸡板着脸,冷冷地说道。

    精鸡这样的话无疑是承认了李七夜的话,精鸡仙矿依然是选择与李七夜继续合作,遵从以前的约定。虽然,它们精鸡仙矿这一次被李七夜狠狠地敲了一笔,但,它们还是选择了合作。

    “我没忘记。”李七夜也笑着说道:“也不要忘记了,你们能一直享受着的安宁,也是我给的。我欠你们的仙晶,而,你们也没有把这安宁还给我,大家就这样一直欠下去吧。”

    精鸡沉默着不接话了,这也是它们选择与阴鸦继续合作的原因,因为这样的安宁,是别人给不了的,就算是仙帝,也一样给不了,但是,阴鸦能给得了!这一点,也唯有阴鸦能做得到,别人不管是多么强大,都是无法做到!

    “现在这仙晶就是属于你的了,希望你能一如继往的横推一切敌人。”精鸡沉默了一下之后,最终它把古老的箱子缓缓地递给了李七夜。

    李七夜伸手接去这个箱子,但是没有到手,精鸡突然又缩了回去,它盯着李七夜不说话。

    “怎么?”李七夜也不着急,看着精鸡,说道:“我相信你们是不会后悔的。”

    “死乌鸦,你可是答应我的。”精鸡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当年你可是答应我要把那几个家伙找到的!你却一直没有履行过这义务!”

    李七夜盯着精鸡,不急着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露出笑容,缓缓地说道:“野鸡,你想听怎么样的消息呢?”

    这一次,轮到了精鸡沉默了,它张口欲言,但,又不说出口。

    “你不愿意说出口,那我帮你来说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野鸡,你怎么样的存在?你整天守在这里,我就作一个假如怎么样?就算是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但,野鸡,你这只老虎再打盹,这几个家伙真的能从你身边逃出去吗?我可不这样认为。”

    精鸡沉默着,最后,它冷冷地说道:“我只想听听一些消息,就这样,死乌鸦,这是你当年答应过的事情。”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两个消息。”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它们作了改变,就算是贼老天有眼,也不会牵扯到这里;二,我只能说,它们还活着,就这样。”

    精鸡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它最后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不愿意再说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