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别人不能,不代表我不能,不要忘记了,我是阴鸦,我是李七夜,所以它就在我手中,就这么简单!”

    精鸡一时之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虽然它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它想不去相信都十分困难。

    过了好一会儿,精鸡才回过神来,说道:“阴鸦,你也应该知道,这东西世间只有一件,如果它没了,世间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就算用它来杀诸神众帝都是十分浪费,只有最后一战,才值得用它,当然,不到万不得己,我也不会用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把它拿出来,我只是告诉精鸡你一个消息,我只是给你们精鸡仙矿传递一个信号!”

    “既然我阴鸦能把这件东西弄得到手,你觉得世间还有什么是我阴鸦弄不到手的?”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以为我只是虚张声势吗?你以为我就只会有那么点手段,你以为我只会带仙帝来打仗吗……”

    “……坦白地说,现在就没有仙帝在我身后给我撑腰,如果我真的铁了心要推平你们精鸡仙矿,请相信我,不管损耗多少资源,我都会把你们精鸡仙矿推平!我阴鸦铁了心去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我连世界的尽头都活过来了,你觉得我还怕过谁了?对于我来说,不管是有多么强大的存在,只要我愿意,我都会把他们灭掉,只不过是代价大小而己!”

    李七夜说出这一席话之后,精鸡沉默,它不愿意吭声,阴鸦的确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他的确是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他决定去做了,那绝对会成功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怕他的原因!

    在那些老不死的眼中,阴鸦就是永远打不败的小强,就算他现在败了,被人击溃了,但,总有一天,他会卷土重来,会把敌人扫荡得一干二净!这就是阴鸦最可怕的地方,他的道心无可击懈,他能忍受一切失败,失败之后,他依然能重头再来。

    李七夜此时看着精鸡,徐徐地说道:“所以现在请你看清楚,看仔细一点,看着我手中的这件终极之物,你觉得这值不值得一百枚仙晶呢?”

    “你这算是讹诈吗?”精鸡有些无奈,看着李七夜说道。

    “你可以这样认为,你们也可以这样认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然了,如果你们觉得我还是一个朋友,或者说还是一个合作的伙伴,那么这不叫讹诈。”

    “这叫投资,一笔十分值得的投资。”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的最终一战,都会给你们这些精鸡赢来难得的时机,对于你们来说,这能让你们喘一口气。”

    “哼,如果你战败了,那就意味着黑暗笼罩着一切!或者,世间的一切不复存在!”精鸡不由哼了一声说道。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自从你们躲在这里之后,就已经没见过天日了,再一次黑暗又能拿你们怎么样?最多也就日子苦了一点而己。当黑暗过去之后,百废待兴,你们将会喘一口气,说不定你们的仙矿会迎来大丰收!”

    “再说了,你们应该为我祈祷,祈祷着我战胜,如果我赢了,那么,你们就迎来曙光,你们就可以重见天日了,这是多么好的事情。”李七夜笑着说道。

    “天知道,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成功过。”精鸡只好说道:“每一个纪元,多少人干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最后结果如何?下场之惨,不用我多去说!”

    “那你就等着便是,我相信你能活得到那一天的。”李七夜随意地说道:“你是能看到我是死了,还是活着。恭喜你,你说不定能见证一个一直以来都没有的奇迹!”

    精鸡沉默了很久,最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认真而郑重地说道:“阴鸦,一百枚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作得了主的,我必须跟大家商量!”

    “我相信你是能说服它们的,你的话一直都是那么的有说服力,不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也是一直说服着他们投资我吗?每次我来借仙晶的时候,都不也是很顺利吗?我相信,这一次也是不成问题的,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精鸡哼了一声,不愿意说话,转身就走,消失在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

    事实上,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它们没得选择,要么是给李七夜一百枚仙晶,要么就是开战。在以前,他们或者还有些底气跟阴鸦开战,就算他们打不败阴鸦,但是,它们也有自信能守住仙矿。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当阴鸦拿出这终极之物的时候,精鸡就明白,主动权掌握在阴鸦的手中,而不是它们的手中。

    就如阴鸦所说的那样,连这样的终极之物他都能得到,世间还有什么东西他是得不到的?现在,就算一直与阴鸦做交易的它们,都无法揣测阴鸦,根本无法想象阴鸦手中掌握着怎么样的资源,拥有着怎么样的手段!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深不见底的黑洞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息,似乎里面是一片死寂一样。

    李七夜也不着急,他静静地等着,他显得很有耐心,事实上,他也是信心十足,底气十足,不然的话,他就不会来这里,他就不会一开口就是要一百枚仙晶。

    过了很久之后,精鸡终于出现在李七夜的视线之中了,此时,精鸡的腋上夹着一个古老无比的箱子。

    走出来之后,站在洞口,精鸡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乌鸦,你赢了,我们同意给你一百枚仙晶。”

    这样的消息,李七夜一点都不意外,他露出笑容,说道:“你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的了不起,掌执大局,洞察大势,你们一窝子没有几个人能比你更优秀了。”

    “哼,阴鸦,少给我戴高帽子,这一次是例外,唯一有一次的例外,这一次你拿到了仙晶之后,那我们希望你是十个时代之前就不要再出现在我们这里了。”精鸡十分不满地说道。

    虽然说,被李七夜狠狠地敲了一笔,它们精鸡仙矿是十分不满,但是,它们最终还是作出了让步,它们最终还是作出了妥协,依然是一致通过,把一百枚仙晶给了李七夜。

    “这么说来,你们依然是继续想与我合作了?当年的约定依然是有效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要忘记了,你以前借的仙晶还没有还过一次!”精鸡板着脸,冷冷地说道。

    精鸡这样的话无疑是承认了李七夜的话,精鸡仙矿依然是选择与李七夜继续合作,遵从以前的约定。虽然,它们精鸡仙矿这一次被李七夜狠狠地敲了一笔,但,它们还是选择了合作。

    “我没忘记。”李七夜也笑着说道:“也不要忘记了,你们能一直享受着的安宁,也是我给的。我欠你们的仙晶,而,你们也没有把这安宁还给我,大家就这样一直欠下去吧。”

    精鸡沉默着不接话了,这也是它们选择与阴鸦继续合作的原因,因为这样的安宁,是别人给不了的,就算是仙帝,也一样给不了,但是,阴鸦能给得了!这一点,也唯有阴鸦能做得到,别人不管是多么强大,都是无法做到!

    “现在这仙晶就是属于你的了,希望你能一如继往的横推一切敌人。”精鸡沉默了一下之后,最终它把古老的箱子缓缓地递给了李七夜。

    李七夜伸手接去这个箱子,但是没有到手,精鸡突然又缩了回去,它盯着李七夜不说话。

    “怎么?”李七夜也不着急,看着精鸡,说道:“我相信你们是不会后悔的。”

    “死乌鸦,你可是答应我的。”精鸡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当年你可是答应我要把那几个家伙找到的!你却一直没有履行过这义务!”

    李七夜盯着精鸡,不急着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露出笑容,缓缓地说道:“野鸡,你想听怎么样的消息呢?”

    这一次,轮到了精鸡沉默了,它张口欲言,但,又不说出口。

    “你不愿意说出口,那我帮你来说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野鸡,你怎么样的存在?你整天守在这里,我就作一个假如怎么样?就算是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但,野鸡,你这只老虎再打盹,这几个家伙真的能从你身边逃出去吗?我可不这样认为。”

    精鸡沉默着,最后,它冷冷地说道:“我只想听听一些消息,就这样,死乌鸦,这是你当年答应过的事情。”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两个消息。”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它们作了改变,就算是贼老天有眼,也不会牵扯到这里;二,我只能说,它们还活着,就这样。”

    精鸡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它最后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不愿意再说什么。

第1618章威慑    听着李七夜的计算,精鸡不吭声,只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精鸡这才说道:“阴鸦,就算你说得对,就算我们有二百枚库存,那又怎么样?”

    “这是我们一窝子省吃俭用所存下来的仙晶,一个又一个时代过来,我们自己都舍不得乱花,省一点是一点!我们存下二百枚的库存,那也是我们辛苦所得。”

    说到这里,精鸡郑重地说道:“这二百枚库存,乃是我们的命根子,是我们一窝子存活下去的最后一点依靠。如果说,我们这么一点的命根子你都想抢去一半,那我们是绝对不同意的,我们绝对是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说到这里,精鸡也是态度变得强硬起来,不愿意给李七夜一百枚仙晶。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们存下这么一点仙晶也不容易,但是我也不容易,所以大家都不容易,然而事实还是事实,我要一百枚!”

    “阴鸦,我们最多只能给你二十枚,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精鸡强硬地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干,那好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

    “我知道,阴鸦你是很了不得,谁都惹你不起,但你做得太过份,我们也只有来个鱼死网破。”精鸡冷声地说道:“单打独斗,我们是打不过你,但不要忘记了,我们是一窝子。如果你要强来,就算我们拼了老命,耗尽所有库存,我们也一样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虽然说我们是杀不死你,但是,阴鸦,只要我们放手一博。你也是胜不了我们的,你越来越贪婪的话,我们只有来个鱼死网破。以重申我们精鸡仙矿的态度!不管你多么强大,你我都必须按照以前的约定来。否则,大家都别想玩下去!”

    说到最后,精鸡已经是十分激昂,十分的忿懑!

    “你们可以放手一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过,这一次我来这里没打算和你们商量,我必须要一百枚精鸡仙晶,就算你们不给那也必须给,否则那就让我放手把你们的鸡窝揣平。我取走所有的仙晶!”

    精鸡的态度坚定,而李七夜的态度也是十分坚定。

    “阴鸦,你的意思是要跟我们精鸡仙矿开战了?”精鸡不由怒视李七夜。

    “是不是开战,这态度取决于你们。”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总之,这一世你们必须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也算是给你们精鸡仙矿带来了宁静。现在你们想要继续的宁静,那必须付费,这是必须的!”

    “阴鸦,不要忘记了。我们精观仙矿一直都在付费!你也一直向我们借仙晶,但是这一次你太过于狮子大开口了。”精鸡冷声地说道。

    “这一世不一样了,所以该付出的你们必须付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这一世必将是我的一次总攻。成也在此举,败也在此举,但在最终决战之前,我必须扫平一些一直找我麻烦的诸帝众神,所以我需要资源,有了资源荡平了一切绊脚石之后,我才能全心全意最终极一战!”

    “那是你的事,与我们无关。”精鸡冷声地说道。

    “与你们无关?”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精鸡。你们的宁静是谁给的?这一世,我若是终极一战。不管最终胜败如何,这才会让你们能喘一口气。若是我胜了,那就不用说了,你们一窝子就不需要躲在这鬼地方永不见天日了!所以你们想要光明,想不被贼老天永世盯着,你们是不是应该付出代价?是不是应该资助我?”

    “所以说,我向你们要一百枚仙晶,那已经是十分的仁慈了,这已经是念在我们一直以来都合作愉快的份上,否则的话,我开口就是两百枚仙晶!”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精鸡沉默了一下,最后,它依然摇了摇头,态度坚定地说道:“阴鸦,你要总决战,我们很欣慰,也希望你能成功。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帮不了你……”

    “……谁都不知道这一场战争会如何收场,说句自私的话,真的到了黑暗无边的日子来临,我们还需要这点口粮熬过这漫长的岁月!这点点的库存是我们的命根子,如果你真的需要,我们只能给你二十枚,再多都不行,我们只能说是爱能莫助!”

    说到这里,精鸡的态度已经是十分的坚定了,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我这一次来,不是与你们商量的,我必须要,给与不给都由不得你们,你们必须拿出一百枚仙晶来!”

    精鸡的态度强硬,而李七夜的态度则是更加强硬。

    “阴鸦,这么说来,你是要和我们硬磕到底了?你这是向我们宣战!”精鸡冷冷地说道:“你要三思了,我们精鸡仙矿并不是你的敌人,如果你把战火燃烧到我们这里,只怕这将会是你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决策!”

    “我不否认,你们精鸡仙矿的确是很强大很强大,作为六大古仙旧土之一,仙帝也攻不下你们这片仙矿,不然的话,你们这个仙矿也早就被人抢了。但是仙帝干不成的事情,并不代表我干不成,那只不过是我愿不愿意干而己,值不值得我干而己。就如你所说那样,我们一直合作愉快……”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精鸡,继续说道:“正是因为有了一直以来的愉快合作,这一次,我才跟你们打一声招呼,所以才会真诚地跟你们谈这件事,否则的话,我早就挥兵前来,一声不吭,把你们一口气揣了!”

    “阴鸦,你这也太小看我们精鸡仙矿了吧,不否认你手段众多,兵马满天下,但这不代表你就能拿得下我们精鸡仙矿!”精鸡冷声地说道。

    “不,我今天来,没打算带兵来攻打你们精鸡仙矿,我只是想给你们看一样东西,等你看了这样东西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该给我一百枚精鸡仙晶。”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精鸡双目一厉,缓缓地说道:“什么东西!”

    “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东西,比世间任何都古老的东西,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着,他取出了晶柱,这是曾经瞬间镇压了孔雀明王的晶柱!

    精鸡一看这晶柱的时候,第一眼,它没多少在意,当它看第二眼的时候,它就像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神态惊悚,瞬间连退了好几步,它身上已剩不多的鸡毛都被吓得一下子炸了起来,稀稀落落的鸡毛一下子高高的耸起。

    精鸡这一次真的是被吓住了,一时之间它都有些发懵地看着晶柱。

    要知道精鸡它这样的级别,那是可以与仙帝对话的存在,但是,那怕它这种可以与仙帝和平对话的存在,这一下都被吓得发怵。

    事实上,不要说是精鸡,就算仙帝知道这晶柱的来历的话,那一样会被吓得发怵,这东西太恐怖了,它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一时之间,精鸡死死地盯着晶柱,虽然没有人见过这件东西,但是,晶柱里面的蕴藏着的力量是绝对真实的,这一点是无法骗得了它们这种级别的存在,就算是有人想造假,但是,这种力量是无法造出来的!

    “这不可能”被吓得鸡毛都炸起来的精鸡盯着晶柱很久之后,最后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东西绝对是不可能存在于世间,世间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它就摆在你面前。”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你心里面也十分清楚,虽然你们没见过这东西,但在心里面早就承认它的存在。”

    “就算世间真的存在这东西,但也不可能被找到,一个又一个纪元以来,又不只是你才寻找过,曾经有更古老的存在,比诸神众帝更强大的存在,在漫长的纪元中都寻找过它!”精鸡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你们老头子也曾经寻找过,可惜,没找到。”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不过,我是什么人?不要忘记了,精鸡,我可是从不少人身上榨到别人所榨不到的消息,比如说,像你们这样的一窝精鸡,还有活下来的老东西,我从你们身上,从他们身上,榨到了多少了不起的线索呢……”

    李七夜悠闲地说道:“这些消息线索不是你们能榨得到的,当我把所有线索拼凑起来之后,经过一个又一个时代策划之后,终于把它拿到手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在心里面暗暗地叹息一声,为了这件终极之物,他何止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就算你能找到它,也,也不可能把它封存起来,把它带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东西杀死诸神众帝,那不是什么难事,你不可能把它带出来!”精鸡都不是十分相信,喃喃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