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着李七夜的计算,精鸡不吭声,只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精鸡这才说道:“阴鸦,就算你说得对,就算我们有二百枚库存,那又怎么样?”

    “这是我们一窝子省吃俭用所存下来的仙晶,一个又一个时代过来,我们自己都舍不得乱花,省一点是一点!我们存下二百枚的库存,那也是我们辛苦所得。”

    说到这里,精鸡郑重地说道:“这二百枚库存,乃是我们的命根子,是我们一窝子存活下去的最后一点依靠。如果说,我们这么一点的命根子你都想抢去一半,那我们是绝对不同意的,我们绝对是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说到这里,精鸡也是态度变得强硬起来,不愿意给李七夜一百枚仙晶。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们存下这么一点仙晶也不容易,但是我也不容易,所以大家都不容易,然而事实还是事实,我要一百枚!”

    “阴鸦,我们最多只能给你二十枚,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精鸡强硬地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干,那好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

    “我知道,阴鸦你是很了不得,谁都惹你不起,但你做得太过份,我们也只有来个鱼死网破。”精鸡冷声地说道:“单打独斗,我们是打不过你,但不要忘记了,我们是一窝子。如果你要强来,就算我们拼了老命,耗尽所有库存,我们也一样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虽然说我们是杀不死你,但是,阴鸦,只要我们放手一博。你也是胜不了我们的,你越来越贪婪的话,我们只有来个鱼死网破。以重申我们精鸡仙矿的态度!不管你多么强大,你我都必须按照以前的约定来。否则,大家都别想玩下去!”

    说到最后,精鸡已经是十分激昂,十分的忿懑!

    “你们可以放手一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过,这一次我来这里没打算和你们商量,我必须要一百枚精鸡仙晶,就算你们不给那也必须给,否则那就让我放手把你们的鸡窝揣平。我取走所有的仙晶!”

    精鸡的态度坚定,而李七夜的态度也是十分坚定。

    “阴鸦,你的意思是要跟我们精鸡仙矿开战了?”精鸡不由怒视李七夜。

    “是不是开战,这态度取决于你们。”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总之,这一世你们必须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也算是给你们精鸡仙矿带来了宁静。现在你们想要继续的宁静,那必须付费,这是必须的!”

    “阴鸦,不要忘记了。我们精观仙矿一直都在付费!你也一直向我们借仙晶,但是这一次你太过于狮子大开口了。”精鸡冷声地说道。

    “这一世不一样了,所以该付出的你们必须付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这一世必将是我的一次总攻。成也在此举,败也在此举,但在最终决战之前,我必须扫平一些一直找我麻烦的诸帝众神,所以我需要资源,有了资源荡平了一切绊脚石之后,我才能全心全意最终极一战!”

    “那是你的事,与我们无关。”精鸡冷声地说道。

    “与你们无关?”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精鸡。你们的宁静是谁给的?这一世,我若是终极一战。不管最终胜败如何,这才会让你们能喘一口气。若是我胜了,那就不用说了,你们一窝子就不需要躲在这鬼地方永不见天日了!所以你们想要光明,想不被贼老天永世盯着,你们是不是应该付出代价?是不是应该资助我?”

    “所以说,我向你们要一百枚仙晶,那已经是十分的仁慈了,这已经是念在我们一直以来都合作愉快的份上,否则的话,我开口就是两百枚仙晶!”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精鸡沉默了一下,最后,它依然摇了摇头,态度坚定地说道:“阴鸦,你要总决战,我们很欣慰,也希望你能成功。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帮不了你……”

    “……谁都不知道这一场战争会如何收场,说句自私的话,真的到了黑暗无边的日子来临,我们还需要这点口粮熬过这漫长的岁月!这点点的库存是我们的命根子,如果你真的需要,我们只能给你二十枚,再多都不行,我们只能说是爱能莫助!”

    说到这里,精鸡的态度已经是十分的坚定了,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我这一次来,不是与你们商量的,我必须要,给与不给都由不得你们,你们必须拿出一百枚仙晶来!”

    精鸡的态度强硬,而李七夜的态度则是更加强硬。

    “阴鸦,这么说来,你是要和我们硬磕到底了?你这是向我们宣战!”精鸡冷冷地说道:“你要三思了,我们精鸡仙矿并不是你的敌人,如果你把战火燃烧到我们这里,只怕这将会是你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决策!”

    “我不否认,你们精鸡仙矿的确是很强大很强大,作为六大古仙旧土之一,仙帝也攻不下你们这片仙矿,不然的话,你们这个仙矿也早就被人抢了。但是仙帝干不成的事情,并不代表我干不成,那只不过是我愿不愿意干而己,值不值得我干而己。就如你所说那样,我们一直合作愉快……”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精鸡,继续说道:“正是因为有了一直以来的愉快合作,这一次,我才跟你们打一声招呼,所以才会真诚地跟你们谈这件事,否则的话,我早就挥兵前来,一声不吭,把你们一口气揣了!”

    “阴鸦,你这也太小看我们精鸡仙矿了吧,不否认你手段众多,兵马满天下,但这不代表你就能拿得下我们精鸡仙矿!”精鸡冷声地说道。

    “不,我今天来,没打算带兵来攻打你们精鸡仙矿,我只是想给你们看一样东西,等你看了这样东西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该给我一百枚精鸡仙晶。”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精鸡双目一厉,缓缓地说道:“什么东西!”

    “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东西,比世间任何都古老的东西,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着,他取出了晶柱,这是曾经瞬间镇压了孔雀明王的晶柱!

    精鸡一看这晶柱的时候,第一眼,它没多少在意,当它看第二眼的时候,它就像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神态惊悚,瞬间连退了好几步,它身上已剩不多的鸡毛都被吓得一下子炸了起来,稀稀落落的鸡毛一下子高高的耸起。

    精鸡这一次真的是被吓住了,一时之间它都有些发懵地看着晶柱。

    要知道精鸡它这样的级别,那是可以与仙帝对话的存在,但是,那怕它这种可以与仙帝和平对话的存在,这一下都被吓得发怵。

    事实上,不要说是精鸡,就算仙帝知道这晶柱的来历的话,那一样会被吓得发怵,这东西太恐怖了,它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一时之间,精鸡死死地盯着晶柱,虽然没有人见过这件东西,但是,晶柱里面的蕴藏着的力量是绝对真实的,这一点是无法骗得了它们这种级别的存在,就算是有人想造假,但是,这种力量是无法造出来的!

    “这不可能”被吓得鸡毛都炸起来的精鸡盯着晶柱很久之后,最后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东西绝对是不可能存在于世间,世间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它就摆在你面前。”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你心里面也十分清楚,虽然你们没见过这东西,但在心里面早就承认它的存在。”

    “就算世间真的存在这东西,但也不可能被找到,一个又一个纪元以来,又不只是你才寻找过,曾经有更古老的存在,比诸神众帝更强大的存在,在漫长的纪元中都寻找过它!”精鸡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你们老头子也曾经寻找过,可惜,没找到。”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不过,我是什么人?不要忘记了,精鸡,我可是从不少人身上榨到别人所榨不到的消息,比如说,像你们这样的一窝精鸡,还有活下来的老东西,我从你们身上,从他们身上,榨到了多少了不起的线索呢……”

    李七夜悠闲地说道:“这些消息线索不是你们能榨得到的,当我把所有线索拼凑起来之后,经过一个又一个时代策划之后,终于把它拿到手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在心里面暗暗地叹息一声,为了这件终极之物,他何止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就算你能找到它,也,也不可能把它封存起来,把它带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东西杀死诸神众帝,那不是什么难事,你不可能把它带出来!”精鸡都不是十分相信,喃喃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1617章一百枚    精鸡瞅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嘿,嘿,嘿,死乌鸦,请你进去坐坐?”

    说到这里,精鸡顿了一下,然后大声地说道:“我们有毛病才会请你进去做,你从我们这里借走的仙晶还不够多吗?你借走的仙晶有还过吗?再说了,如果请你进去坐坐,嘿,嘿,嘿,你赖在那里不走,我们岂不是亏大了!”

    “我是这种的人吗?”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来都是高明磊落,一向来都是公正严明……”

    “就是这种人!”精鸡毫不给情面,打断了李七夜的话,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生气,悠闲地说道:“世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午餐,你说是吧,虽然说,我也的确是借过仙晶,你们一群精鸡都是铁公鸡,可以说是一毛不拔。仙晶嘛,我的确是不还你们了,但是,这么漫长的岁月过来,你们不觉得应该是好好的谢谢我吗?”

    “谢你的大头鬼!”精鸡冷哼一声,说道:“你从我们手中借走的仙晶还不够多吗?在古冥时代,你从我们这里借走了海量的资源,单是这一份资源,就足够彻出一个世界来!”

    “有这么夸张吗?”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年古冥时代我的确是向你们借了一批资源,但是,你们精鸡仙矿的仙晶也就是十几枚而己,至于其他的东西嘛,都是边角料而己。”

    “边角料——”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精鸡反应就大了,它一下子跳得老高,粗起了脖子,声音拖得又尖又长,大叫地说道:“天杀的死乌鸦,你敢说是边角料,这批资源乃是天价,那是仙帝级别的材料,你竟然敢说是边角料,天杀的死乌鸦!”

    “我说的是实情,比起你们这里面的特产精鸡仙晶来,其他的材料,那的确是边角料而己。”李七夜对于精鸡的反应也不在乎,淡淡地笑着说道:“在你们这里,对于我来说,只有精鸡仙晶才是好货。”

    “哼,哼,精鸡仙晶你还拿得少吗?单是古冥时代,你就从我们这里借了十几枚,十几枚呀,天杀的死乌鸦,不说其他借的次数,单是这一次借的十几枚,你屁都没还一个!”说到这里,精鸡是十分的气恼。

    “我是没还。”李七夜老神在在,说道:“不要忘记了,是我结束古冥时代,是我荡扫了黑暗。如果不是我结束了古冥时代,你们精鸡仙矿能如此安宁吗?你们这些老精鸡能安稳地睡大觉吗?不能!所以,我为什么要还你们?”

    “哼,天杀的死阴鸦,我们就知道你会赖帐,每次来借仙晶,都会以各种借口赖帐!你哪一次不是这样!”精鸡愤愤不平,但是,又无可奈何。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话怎么能这样说呢,说起来,你们还应该谢谢我。没错,我是来借过仙晶,但,你们也应该退一步想一想,如果说,时不时有仙帝来骚扰一下你们,或者,我每隔一段时间纠集九界军团来攻打你们一次,你们能熬得了多少时代?你们需要用多少仙晶来弥补损耗……”

    “……万事,都是有两面性的,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你们总不能老是瞅着坏的一面不放吧?也应该多看看好的一面。千百万年以来,正是因为有我存在,才让你们十分安宁,所以说,你们借我一点仙晶,这也不算是亏本,你们说是吧。”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死乌鸦,你是一个王八蛋,是一个混蛋!你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精鸡忿忿不平地骂道。

    “我知道,我就是一个混蛋。”李七夜露出了笑容,悠闲地说道:“不过,该骂的你也骂完了,气也消了,我们也应该谈谈正事了。”

    “哼,哼,哼,又是来借仙晶的是吧,哼,这一世,我们只能给你五枚仙晶,上两个时代你才来借了,现在又来借,最多就只有五枚!”不用猜,精鸡都知道李七夜来这里要什么东西,但是,他也不能不给。

    在吟天仙帝时代李七夜的确是来要过精鸡仙晶,而且还要了一些李七夜口中所说的“边角料”!当然了,这所谓的边角料,若是放在世间的话,那是无价仙物。

    余家的晶武十八炮所用的材料正是出自于精鸡仙矿的边角料!

    “五枚,五枚满足不了我的胃口。”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

    精鸡瞪着李七夜,说道:“死阴鸦,你可不要老是跟我们白借精鸡仙晶,上一次你答应我们,把那几个逃出去的它们抓回来,你去一直没能把它们抓回来,哼,哼,现在你还好意思来借仙晶。”

    “我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但,这是两码事,当年说,我只是答应帮你们找找那几个逃出去的家伙,但是,我没有找到,那也没办法,怎么去抓?”

    精鸡守在这洞口,当然不是怕有人偷偷摸摸进去,或者是防守别人攻进去,它守在这里,是防止里面的家伙逃到外面的世界去!

    “哼,哼,我才不相信你这样的鬼话,世间有你这只死乌鸦找不到的东西吗?只不过是你没有用心去找而己。”精鸡冷哼了一声,说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过去的事,不谈也罢,我们谈仙晶吧,这一次,我需要一定数量的仙晶。”

    “五枚,只有五枚。”精鸡说道:“按以前我们大家商量的标准,就算是仙帝强行索要,也就是五枚,给不给都还得看情况。你上次才来要了仙晶,这一次你又来要,我们也只能给你五枚。”

    对于精鸡仙矿来说,就算仙帝来索要精鸡仙晶,他们也不一定会给,当然,如果会给,他们也有一个标准的。

    “五枚,想打发我?那是不行的,而且,这一世我是要大干一场。我的绝世大阵需要精鸡仙矿的仙晶来支撑!”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精鸡盯着李七夜一会儿,最后缓缓地说道:“好,死乌鸦,你报个数,我们可以商量商量,但是,你可千万别狮子大开口,我们也没有多少仙晶了。”

    “不多,我只要一百枚,一百枚足够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一百枚——”李七夜的话一说出来之后,精鸡尖叫一声,它的声音拖得又长又尖,十分的刺耳。

    精鸡不由跳了起来,它跳得老高老高,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样。

    好一会儿,尖叫的精鸡缓过气来,它冷声地说道:“乌鸦,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再换一个!”

    “我可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事实。”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精鸡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最终,它从李七夜神态中看出来,李七夜这的确不是在开玩笑。

    “一百枚,绝对不可能!”精鸡一口拒绝了李七夜的要求,冷声地说道:“我们最多给你十五枚,只有十五枚!”

    “一百枚,我必须要一百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二十枚,不能再多了,阴鸦,这是极限,这还是冲着你的面子,否则,就算其他再强大的仙帝来要,都不可能给出这个数目!”精鸡冷冷地说道,他的态度十分的坚定。

    “没有一百枚,我是不会走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也是态度十分坚定。

    “阴鸦,你这可不要得寸进尺!”精鸡冷冷地说道:“这千百万年以来,我们合作也算是愉快,所以,你每次来借仙晶,我们也算是有求必应,这也算是我们之间是各求所需。但是,一百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要求太过份了,你已经不是抢劫我们了,而是要我们的老命!”

    “精鸡,天地间万事,想瞒得过我的双眼,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我们就来算一算一笔帐吧,古老时代的就不要说了,你们也刚逃过来,入不敷出,我也能理解的。但是,后来你们可是有存余,特别是诸帝时代,那可是天下太平,你们收入也颇丰,这个功劳那是应该是归功于我……”?“……那我们算一笔帐。”李七夜盯着精鸡说道:“你们精鸡仙矿所产出的仙晶,一个时代,少则有十枚,多则有二十枚左右,而一个时代,除去你们一窝子精鸡的消耗,在一个时代,你们至少能存下八枚,这是最保守的数据,当然了,再加上平时我来借一些诸如此类的,最保守下来,你们一个时代存到五枚仙晶,那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加加减减,盘算来去,我一直算了好几个时代,仔细地校对了一下之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你们拥有的库存,大约是二百枚左右,当然,如果你们运气好的话,丰收季节比较多的话,那么你们就拥有三百枚这样的库存。”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就算给你们二百枚的库存,我只要一百枚的库存,这也不算是过份,我也是给了你们留了退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