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吧——”此时邪火人影也说道。

    当这话一出之时,气氛一下子肃杀,整个天地如同在这刹那之间凝固了一样,连微风都不再吹拂,时光也犹如停止了流淌一样。

    虽然战还未开,他们也未爆发惊天气息,然而,当他们一静下来之时,天地的一切也都随之安静下来。

    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他们也都相视了一眼,往后撤退,拉开了足够安全的距离,以免得被殃及池鱼。

    虽然说,剑圣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但是,他们都是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曾经是最强大最无双的存在,作为死尸的他们,那怕没办法发挥他们最巅峰的力量,甚至有可能连他们生前的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尽管是如此,作为站在最巅峰的始祖,他们的威力依然十分可怕,就算是圣霜真帝他们这样的真帝、长存,也是难以承受这样的力量。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邪火人影瞬间爆发出了滔滔的邪火,当他的邪火焚天之时,犹如一下子把空间融化,把星空中的所有星辰烧融。

    在这一刻望去,让人感觉空间弯曲,空间犹如水雾一样在蒸发。

    邪火冲天,让人不由为之一窒息,这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但是,它却强大到不可思议,每一缕火苗所蕴藏的力量,它可以毁灭一切,似乎它的力量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样。

    在这一刻,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片片的铠甲覆盖在邪火身影的身上,最后“铛”的一声中,最后一块铠甲完全覆盖了邪火身影的时候,一个真实的身躯出现出在那里。

    颀修壮实的身躯,从双肩的宽度,再到双腿的长度,都无不体现了力量的美感,这一副身躯,可以说是十分完美的架构,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

    整具身躯似乎都是最完美的力量划分一样,每一寸躯体都是以最完美的力量而存在,如此一来,当这样的一副身躯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之时,让人感觉,这是最完美的力量躯体,这样的躯体才是真正蕴含着最完美力量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完美的身躯,它才能蕴含着世界最强大的力量。

    这样的身躯穿着一身铠甲,从铠甲而看,在以前这一身铠甲应该是赤金色,或许它本就是凤凰赤金所铸造的,但是,它在邪火的炼化之下,已经变了颜色,赤金变成了暗金。

    这样的一身铠甲,双肩之处肩翎犹如是凤凰之翅一般,凤凰之翅左右张开,似乎可以撑起天地,承托众生。

    在这一刻,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就站在所有人面前,一身铠甲散发出来的始祖气息,昭示着他曾经的无敌。

    当这样真实的身躯出现之后,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此时的真实身躯比刚才还是身影状态的时候,不知道强大了多少百倍。

    在刚才还是邪火身影的时候,他总是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一具真实的身躯出现在眼前之时,他就是一尊真实无比的至尊!

    “变强大了。”看到邪火身影变成了真实身躯穿上自己的铠甲之时,大黑牛也脸色微微一点,徐徐地说道。

    在召魂时刻,大黑牛是亲眼所见的,现在当邪火身影化出真身的时候,他的实力比起刚开始召魂来,那不知道是强大了多少。

    “他逃走之后,又是恢复了黑暗力量,夯实了道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在邪火身影刚刚被召魂复活之时,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后来他不敌李七夜一拳,逃走躲了起来。

    他趁着这样的时机,恢复了自己的力量,夯实了道基,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这铠甲!”看到这个身影的一身铠甲,皇尊真帝脸色大变,他想到了一个传说,他想到了一个人,有一位惊艳无匹的始祖,他也是拥有着这样的一身铠甲。

    “他是一位始祖。”圣霜真帝只能是轻轻地说道。

    “没错,他就是火祖!”五行天女惠清璇给出了很肯定的答案,徐徐地说道。

    不论是圣霜真帝,还是皇尊真帝,他们都不敢直接下断论,毕竟,这是关系到一位始祖的一生清誉,这可是一位惊艳无双的始祖。

    事实上,圣霜真帝他们心里面也都猜出了这铠甲之下的是谁了。

    现在五行天女惠清璇说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那怕他们心里面并不意外,在心里面也有了准备,心里面依然为之一寒。

    火祖,十大始祖之一,曾经是最惊艳的始祖,他横空出世,号令天下,多少真帝、长存愿意为他效力,甚至连同一代的始祖,都愿意与他并肩作战。

    谁又为想到,曾经率领浩荡大军远征不渡海的火祖,最终竟然沦陷了,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想到这一点,任何人都会心里面毛骨悚然,连火祖这样的存在最终都沉沦了,最终作出了选择,他究竟是遇到了怎么样可怕的存在!

    这就不由让圣霜真帝他们相视了一眼,若是换作他们自己,如果说,真有那么一天,他们同样遇到这样的存在,自己还能否守得住自己的初衷?

    想到这一点之后,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他们心里面都没有底,比实力,比天赋,比惊艳,比人生的经历,他们谁能比得上火祖呢?但,火祖最终还是沦陷了!

    此时,火祖未出手,剑圣和开天刀祖也未出手,但,天地便凝固在了他们之间。

    他们一望去,在石火电光之间,在一念瞬间,已经是有了无数的招式,有了无限的可能,他们在对方的一呼一吸之间已经进行千万招的演化,这一种演化推算,那不是别人能看得到的。

    “得罪了。”在这瞬间,剑圣徐徐说道,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坦率。

    “客气,受教。”火祖也是自在,有着无比的安然,在这刹那之间,一切都胜券在握的感觉。

    剑圣出手,但,他剑未出鞘,身也未动,未见一招一式,但,就在这刹那之间,剑道亘横,万古唯一,此时,天地间唯有剑道而已。

    心动,剑道破,无形剑道瞬间刺向了火祖的身躯,无形无影,没有声威,但是,在这瞬间,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剑道,一切的防御在剑道之前都如同一层薄纸一样。

    那怕你是最无敌的始祖,都会瞬间被这剑道刺穿,剑道无上,此时唯有它无敌。

    剑道刺身,火祖也出手了,刹那之间,火祖一下子变得高远,他虽然没有动,但,在这一刻却让人感觉如飞仙一样,在这刹那之间,火祖好像是离开了这个世界,站在了遥远无比的未来。

    然而,他却一动都没有动,他还是站在原地,只不过,他不是站在现在的原地,而是站在了未来的原地。

    “嗤——”的一声响起,剑道过,留下了天痕,剑道力衰之际,火祖又回到了原位,现在的原位。

    剑圣的剑道的确无敌,但是,从现在击穿到未来,那是十分遥远的跨越,那是在刹那之间跨越了无数的岁月、无数的时光,最终还是未能一剑刺穿火祖。

    事实上,一剑击穿现在到未来,也唯有剑圣他们这样的存在才对做得到,如真帝一般,也是无法做到的。

    “铛——”的一声刀鸣响起,在火祖一下子回到现在的原位之时,开天刀祖出手了,他怀中的长刀还没有出鞘,但是,一道刀芒直斩而落。

    这一道的刀芒一斩落之时,不是斩在火祖的身上,而是斩断了时光,在这刹那之间,火祖所在的时光一下子被断了,他没有未来,更是没有退路。

    就在一道刀芒斩断时光和退路的刹那之间,火祖一刀递出,这一刀依然未出鞘,连刀带鞘拍了过去。

    这一刀拍过去的时候,乃瞬间压缩了现在,向火祖撞击而去。

    试想一下,火祖的时光被斩断了未来,被断绝了退路,现在的时光又是被开天刀祖一刀拍了过去,时光狠狠地往火身的身上砸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火祖的身体好像一下子虚淡了很多,他的身体犹如一下融化了一样。

    听到“啪”的一声响起的时候,当火祖的时光重重地拍在一起的时候,火祖好像他自己穿透了过光一样,这就好像流水冲击而来,而他一下子逆水而上,穿透了流水,这使得流水未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在这刹那之间,火祖还是站在了原位,一动都未动,从始至终,他都未有出手。

    眼前这样的一幕,普通高手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是,对于圣霜真帝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剑圣、火祖他们三个人,那只不过是寥寥几式而已,但是,一招一式,都是跨越了时光,这是世人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

    就算是对于真帝而言,如此的跨越,如此的驱动,那都是十分费力的事情,然而,剑圣他们却轻松自在,只不过是举手投足而已。

第3084章邪火人影    这样的话顿时让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试想一下,剑圣与开天刀祖,都是仙统级的始祖,实力之强,不用多去形容。

    而且看得出来,他们生前都是在一起的话,他们双双都受了重伤,最后不治身亡,试想一下,他们在生前是遇到了多少可怕的敌人。

    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他们也都不由联想到了通神始祖,大家也想到了通神始祖那碎裂的身躯。

    通神始祖的身躯之坚硬,这只怕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最后还是被人打碎了,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通神始祖出现在这座山峰,只怕他生前也曾是与剑圣、开天刀祖在一起。

    若是说,三位始祖在一起,最后都是惨死人手,那么他们面对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大,那是多么的恐怖存在。

    想到这一点,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三位始祖,而且他们都是仙统级别的始祖,最终都惨死在自己敌人手中,想到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毛骨悚然。

    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让天下人知道的话,那将会怎么样?在天下人心目中,始祖是无敌的。

    特别是仙统级别的始祖,那更是万古无敌的存在,在所有修士强者心目中,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如果说,三位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惨死在别人的手中,如果天下人都知道这样的消息,天下人会相信吗?

    若是天下人都相信三位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惨死在强敌手中,那么,这对天下人造成多么可怕的震撼,甚至说不定会天下大乱,人心惶惶,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认为末日来临了,世界大凶降临。

    不要说是天下的修士强者了,如圣霜真帝、皇尊真帝、太玄峰他们这样的存在已经足够强大了,他们都已经是站在强者之巅了。

    现在他们知道这样的事实,他们心里面也不由发毛,连三位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惨死,如果是他们遇到这样的强敌,那就根本就不够看了,他们这样的真帝、长存,在这样的强敌面前,那简直就犹如蚁蝼一般。

    看到剑圣和开天刀祖的尸体安祥地坐在那里,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有人,该背负千古罪名,若他日三仙界沦陷,他就是三仙界的罪人!”

    圣霜真帝心里面颤了一下,她明白大黑牛口中的“有人”指的是谁。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对于眼前这一幕发毛的时候,就在他们看着剑圣和开天刀祖的尸体发呆之时,天空上突然闪动了火光。

    圣霜真帝他们立即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上一簇邪火闪起,在这刹那之间,这股邪火包裹着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在邪火的包裹之中依然透露出了君临天下的气息,他站在那里的时候,万古皆蚁蝼,那种气息那怕不用去刻意爆发,依然让人清晰无比地感受得到。

    “是他——”看到这个被邪火包裹的身影,圣霜真帝不由暗呼了一声。

    这个被邪火所包裹着的身影正是在远征船里面被召魂出来的那个人,后来被李七夜一拳轰入了巨洞深渊之中。

    现在,这个身影又再一次出现在了这里,当这个身影一出现的时候,圣霜真帝就立即捕捉到了一缕气息,似乎这个身影变得更加强大了。

    就在这个被邪火包裹着的身影一出现在空中的时候,坐化在那里的剑圣和开天刀祖他们两个人同时张开了双眼。

    已经坐化的剑圣和开天刀祖他们同时张开一双眼的瞬间,把大家吓了一大跳,那怕皇尊真帝他们在心里面有准备了,但是,两位始祖突然张开双眼来,依然是十分吓人的。

    当剑圣和开天刀祖的一双眼睛睁开的瞬间,依然光芒吞吐,他们的一双眼睛之中犹如是星辰罗布。如果不是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生机,这让人以为他们还活着呢。

    “师父,他们复活了。”柳燕白一看到剑圣和开天刀祖他们两个人站了起来,不由大叫了一声。

    “不,他们没有复活,他们已经死了。”大黑牛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那只不散不去的执念而已。”

    就在大黑牛说话之间,开天刀祖与剑圣两个人踏空而起,站在了天上,与邪火包裹着的身影对峙着。

    “都是不死的执念。”看到开天刀祖与剑圣两个人对峙着邪火包裹着的人影之时,惠清璇轻轻地叹息一声,她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

    “嘿,要不要趁着他们打架,我们冲进古殿去,抢走宝物。”大黑牛此时转动了一下他那铜铃一般大的眼睛,嘿嘿地一笑。

    大黑牛乱出这样的主意,圣霜真帝他们作为晚辈,当然不好接话了。

    “急什么,宝物不会跑。”李七夜静静地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对峙。

    “大圣人都这样说了,那我就随意了。”大黑牛耸了耸肩,也不急着去抢宝物了。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天空上对峙着的三个人,大家都知道,一场惊天大战既将开始了。

    “你还是来了。”此时已经去死的剑圣竟然开口了。

    “来了。”邪火包裹着的人影也徐徐地说道,他说话是不急不躁,声音充满着磁性,充满了魅力,也可以想象他当年是多么绝世无双的存在。

    “回头是岸——”开天刀祖开口,徐徐地说道:“切莫再自误!”

    三个死人,竟然会开口说话,这样的一幕,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那种感觉,实在是诡异绝伦,胆子小的人,说不定还会被吓破胆子。

    “回头是岸?”邪火人影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岸,在哪里?是光明,还是正义?”

    “岸,即是三仙界。”剑圣徐徐道来,说道:“三仙界,即是岸。”

    “所以,我是回头了。”邪火人影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为三仙界寻找一个归宿,这便是我的岸!”

    “这就是你自甘坠落的原因吗?”开天始祖目光一寒,他怀抱中的长刀鸣响了一下。

    “世本无光明,也无黑暗。”邪火人影徐徐地说道:“唯一不同的,选择而已,一切,皆在于人心!”

    “若你认为为三仙界找到了归宿,此乃错也。”剑圣说道,话语之间,充满了神韵。

    “那你认为呢?”火邪人影徐徐道:“天将灭,你又以何挽救之?”?“凭手中三尺长刀,战死方休。”开天刀祖祖态一冷,刀意盎然,他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斩开天地。

    “战死之后呢?”邪火人影并不着急,说话很平静,甚至是充满了充机。

    “心无愧,足矣!”开天刀祖冷然,说道:“仰俯天地间,一生无愧,此乃男儿也,还有何需不足。”

    “君子耳。”邪火人影点头,说道:“你死后,身后的三仙界必将灰飞烟灭。”

    邪火人影这样的话,顿时让圣霜真帝他们心里面毛骨悚然,大灾难来临,这不是一句空话。

    “你为三仙界做出选择,未必是对。”剑圣徐徐地说道。

    “世无对错。”邪火人影平淡,说道:“尽我之力而已,天下骂我,又如何!我所行,问本心足可,无需天下理解。”

    “不战而怯!”开天刀祖冷声说道:“此乃非我辈所为。”

    “道友错。”火邪人影说道:“我曾尽一生之力,尽巅峰之功,惨败。你未曾知,盘旋于天空的阴影是何等之强,何等之众,与之相比,我等,只不过是蚁蝼。”

    “就算是蚁蝼,也不屈服!”开天刀祖冷然,说道:“三尺长刀,一战至死!”

    开天刀祖此话,霸气穿透了万古,让任何人听了都不由肃然起敬。

    静静地听着他们三个人的对话,虽然圣霜真帝他们并不完全参透,但,也能听得出大概了,知道了许多的事情。

    今日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他们都知道,开天刀祖他们遇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剑圣徐徐地说道:“唯有一死方休!”

    “他日,你等皆不是我对手。”邪火身影摇头,说道:“今日,你等也非我对手。”

    “又如何?”剑圣淡淡地说道:“此间之物,也非属于你,你也取之不得。”

    “忠其事,尽其力。”邪火人影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足矣!”

    “好,那就至死方休。”开天刀祖冷然一笑,祖威浩然。

    “君可有遗言,让后辈传之。”剑圣徐徐地说道。

    “未有。”邪火人影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未来,天下皆骂我,无谓也,又何需留遗言。”

    “罢也。”剑圣点头,神态庄重,惋惜,说道:“君乃是我辈楷模,可惜也。”

    “大道尽头,非我为峰。”邪火人影摇头,说道:“受之有愧,唯可惜,此一生,未能终大道之尽头,一窥真仙之道。”

    此时开天刀祖沉默,剑圣也沉默。

    “挡我者,死。”最终,邪火人影说道:“至死不休!”

    “至死不休!”此时剑圣和天开刀祖都双目一冷,气息瞬间弥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