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样的话顿时让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试想一下,剑圣与开天刀祖,都是仙统级的始祖,实力之强,不用多去形容。

    而且看得出来,他们生前都是在一起的话,他们双双都受了重伤,最后不治身亡,试想一下,他们在生前是遇到了多少可怕的敌人。

    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他们也都不由联想到了通神始祖,大家也想到了通神始祖那碎裂的身躯。

    通神始祖的身躯之坚硬,这只怕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最后还是被人打碎了,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通神始祖出现在这座山峰,只怕他生前也曾是与剑圣、开天刀祖在一起。

    若是说,三位始祖在一起,最后都是惨死人手,那么他们面对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大,那是多么的恐怖存在。

    想到这一点,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三位始祖,而且他们都是仙统级别的始祖,最终都惨死在自己敌人手中,想到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毛骨悚然。

    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让天下人知道的话,那将会怎么样?在天下人心目中,始祖是无敌的。

    特别是仙统级别的始祖,那更是万古无敌的存在,在所有修士强者心目中,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如果说,三位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惨死在别人的手中,如果天下人都知道这样的消息,天下人会相信吗?

    若是天下人都相信三位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惨死在强敌手中,那么,这对天下人造成多么可怕的震撼,甚至说不定会天下大乱,人心惶惶,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认为末日来临了,世界大凶降临。

    不要说是天下的修士强者了,如圣霜真帝、皇尊真帝、太玄峰他们这样的存在已经足够强大了,他们都已经是站在强者之巅了。

    现在他们知道这样的事实,他们心里面也不由发毛,连三位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惨死,如果是他们遇到这样的强敌,那就根本就不够看了,他们这样的真帝、长存,在这样的强敌面前,那简直就犹如蚁蝼一般。

    看到剑圣和开天刀祖的尸体安祥地坐在那里,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有人,该背负千古罪名,若他日三仙界沦陷,他就是三仙界的罪人!”

    圣霜真帝心里面颤了一下,她明白大黑牛口中的“有人”指的是谁。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对于眼前这一幕发毛的时候,就在他们看着剑圣和开天刀祖的尸体发呆之时,天空上突然闪动了火光。

    圣霜真帝他们立即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上一簇邪火闪起,在这刹那之间,这股邪火包裹着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在邪火的包裹之中依然透露出了君临天下的气息,他站在那里的时候,万古皆蚁蝼,那种气息那怕不用去刻意爆发,依然让人清晰无比地感受得到。

    “是他——”看到这个被邪火包裹的身影,圣霜真帝不由暗呼了一声。

    这个被邪火所包裹着的身影正是在远征船里面被召魂出来的那个人,后来被李七夜一拳轰入了巨洞深渊之中。

    现在,这个身影又再一次出现在了这里,当这个身影一出现的时候,圣霜真帝就立即捕捉到了一缕气息,似乎这个身影变得更加强大了。

    就在这个被邪火包裹着的身影一出现在空中的时候,坐化在那里的剑圣和开天刀祖他们两个人同时张开了双眼。

    已经坐化的剑圣和开天刀祖他们同时张开一双眼的瞬间,把大家吓了一大跳,那怕皇尊真帝他们在心里面有准备了,但是,两位始祖突然张开双眼来,依然是十分吓人的。

    当剑圣和开天刀祖的一双眼睛睁开的瞬间,依然光芒吞吐,他们的一双眼睛之中犹如是星辰罗布。如果不是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生机,这让人以为他们还活着呢。

    “师父,他们复活了。”柳燕白一看到剑圣和开天刀祖他们两个人站了起来,不由大叫了一声。

    “不,他们没有复活,他们已经死了。”大黑牛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那只不散不去的执念而已。”

    就在大黑牛说话之间,开天刀祖与剑圣两个人踏空而起,站在了天上,与邪火包裹着的身影对峙着。

    “都是不死的执念。”看到开天刀祖与剑圣两个人对峙着邪火包裹着的人影之时,惠清璇轻轻地叹息一声,她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

    “嘿,要不要趁着他们打架,我们冲进古殿去,抢走宝物。”大黑牛此时转动了一下他那铜铃一般大的眼睛,嘿嘿地一笑。

    大黑牛乱出这样的主意,圣霜真帝他们作为晚辈,当然不好接话了。

    “急什么,宝物不会跑。”李七夜静静地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对峙。

    “大圣人都这样说了,那我就随意了。”大黑牛耸了耸肩,也不急着去抢宝物了。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天空上对峙着的三个人,大家都知道,一场惊天大战既将开始了。

    “你还是来了。”此时已经去死的剑圣竟然开口了。

    “来了。”邪火包裹着的人影也徐徐地说道,他说话是不急不躁,声音充满着磁性,充满了魅力,也可以想象他当年是多么绝世无双的存在。

    “回头是岸——”开天刀祖开口,徐徐地说道:“切莫再自误!”

    三个死人,竟然会开口说话,这样的一幕,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那种感觉,实在是诡异绝伦,胆子小的人,说不定还会被吓破胆子。

    “回头是岸?”邪火人影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岸,在哪里?是光明,还是正义?”

    “岸,即是三仙界。”剑圣徐徐道来,说道:“三仙界,即是岸。”

    “所以,我是回头了。”邪火人影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为三仙界寻找一个归宿,这便是我的岸!”

    “这就是你自甘坠落的原因吗?”开天始祖目光一寒,他怀抱中的长刀鸣响了一下。

    “世本无光明,也无黑暗。”邪火人影徐徐地说道:“唯一不同的,选择而已,一切,皆在于人心!”

    “若你认为为三仙界找到了归宿,此乃错也。”剑圣说道,话语之间,充满了神韵。

    “那你认为呢?”火邪人影徐徐道:“天将灭,你又以何挽救之?”?“凭手中三尺长刀,战死方休。”开天刀祖祖态一冷,刀意盎然,他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斩开天地。

    “战死之后呢?”邪火人影并不着急,说话很平静,甚至是充满了充机。

    “心无愧,足矣!”开天刀祖冷然,说道:“仰俯天地间,一生无愧,此乃男儿也,还有何需不足。”

    “君子耳。”邪火人影点头,说道:“你死后,身后的三仙界必将灰飞烟灭。”

    邪火人影这样的话,顿时让圣霜真帝他们心里面毛骨悚然,大灾难来临,这不是一句空话。

    “你为三仙界做出选择,未必是对。”剑圣徐徐地说道。

    “世无对错。”邪火人影平淡,说道:“尽我之力而已,天下骂我,又如何!我所行,问本心足可,无需天下理解。”

    “不战而怯!”开天刀祖冷声说道:“此乃非我辈所为。”

    “道友错。”火邪人影说道:“我曾尽一生之力,尽巅峰之功,惨败。你未曾知,盘旋于天空的阴影是何等之强,何等之众,与之相比,我等,只不过是蚁蝼。”

    “就算是蚁蝼,也不屈服!”开天刀祖冷然,说道:“三尺长刀,一战至死!”

    开天刀祖此话,霸气穿透了万古,让任何人听了都不由肃然起敬。

    静静地听着他们三个人的对话,虽然圣霜真帝他们并不完全参透,但,也能听得出大概了,知道了许多的事情。

    今日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他们都知道,开天刀祖他们遇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剑圣徐徐地说道:“唯有一死方休!”

    “他日,你等皆不是我对手。”邪火身影摇头,说道:“今日,你等也非我对手。”

    “又如何?”剑圣淡淡地说道:“此间之物,也非属于你,你也取之不得。”

    “忠其事,尽其力。”邪火人影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足矣!”

    “好,那就至死方休。”开天刀祖冷然一笑,祖威浩然。

    “君可有遗言,让后辈传之。”剑圣徐徐地说道。

    “未有。”邪火人影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未来,天下皆骂我,无谓也,又何需留遗言。”

    “罢也。”剑圣点头,神态庄重,惋惜,说道:“君乃是我辈楷模,可惜也。”

    “大道尽头,非我为峰。”邪火人影摇头,说道:“受之有愧,唯可惜,此一生,未能终大道之尽头,一窥真仙之道。”

    此时开天刀祖沉默,剑圣也沉默。

    “挡我者,死。”最终,邪火人影说道:“至死不休!”

    “至死不休!”此时剑圣和天开刀祖都双目一冷,气息瞬间弥漫。

第3083章剑圣和开天刀祖    看着战马霸主、神车皇帝、金船铜人都围住了通神始祖,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我们要不要助始祖一臂之力?”太玄峰不由说道。

    “霸主他们三人,未必是始祖的对手。”皇尊真帝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当年之时,通神始祖何等强大,曾入凶地,全身而退,惊艳无匹。虽然他不能入十大始祖,但在众位始祖之中,也是一位十分了不得的始祖。”

    五行天女惠清璇也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这是死人的战争,无需我们插手,通神始祖也能应付得了。”

    “有我在,休想踏入半步!”此时通神始祖的声音响起,厚重的声音充满了力量,犹如是重击天地一样。

    此时通神始祖并没有开口,他依然是一个死人,未曾开口说话,但是,他的声音却在天地之间回荡着,他的声音充满了坚定,似乎千百万年过去了,他都挡在这里,寸步不离。

    “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战马霸主的战马高高跃起,战马一记马蹄便向通神始祖狠狠地踩了过去。

    这一匹战马,乃是无匹神驹,一蹄踏了过来,虚空都被踢出了一个破洞。

    在战马一蹄踏过去的瞬间,霸主出手,听到“铛”的一声响起,枪芒一闪,长枪如神光一样,瞬间刺射向了通神始祖的喉咙。

    在战马霸主出手的瞬间,坐在神车之中的皇帝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听到“铛”的剑鸣响起,神剑出鞘,寒光照九洲。

    “天龙抬头现——”此时神车皇帝竟然一声长吟,手中的神剑如神龙一样飞出,听到龙吟之声不绝于耳,“轰”的一声巨响,一条金龙俯冲而下,张牙舞爪,撕裂天地,龙息如同惊涛骇浪一样冲击而来,推枯拉朽!

    “砰——”的一声响起,比起战马霸主、神车皇帝来,金船铜人更加直接,他的身体就是兵器,瞬间撞了过来,他的身体就像是神铜所铸,一撞过来,犹如是世间最沉重的山峰狠狠撞击过来,任何挡在他前面的东西都会被他的身体一下子撞得粉碎。

    在金船铜人的身体一撞过来的时候,空间是一下子崩碎,出现了黑洞,而金船铜人的身躯也一下子撞击向了通神始祖的胸膛。

    “八地有八卦——”在这刹那之间,通神始祖那厚重的声音长吟不止,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他脚下浮下了一个八卦,八卦吞吐神光,犹如错乱万域。

    在这刹那之间,八卦封十方,浮现了八面的晶壁,每一道晶壁都着神纹,有凤凰,有真龙,有玄武……这些神纹所化的神兽,都栩栩如生,充满了洪荒力量。

    听到了凤鸣龙吟之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凤凰、真龙、玄武……所有的神兽都一下子冲了出来。

    “砰、砰、砰……”一阵阵崩天裂地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这之间,通神始祖与战马霸主他们三个人战在了一起。

    那怕通神始祖他一个人独战这三位无上存在,依然是睥睨八方,手中的招式是纵横捭阖,气势恢宏。

    “通神始祖,宝刀不老——”看到通神始祖依然如此的强大,在场的几位老祖都不由惊叹一声。

    “轰”的一声响起,此时远征船再一次启动,不理会这一场搏杀,瞬间冲上了山峰。

    “我们上去。”李七夜纵身而去,跟着远征船登上了山峰。

    圣霜真帝他们也忙是跟上去,大家都明白,在这山峰上一定有仙物,不然的话,通神始祖不会死守在这里。

    通神始祖虽然想分身阻拦远征船冲上山峰,但是,却被战马霸主他们绊住了,一时半刻都无法分身。

    当冲上山峰之后,远征船也停了下来,悬挂在了天空之上。

    神峰之上,乃是白雪皑皑,一股寒意扑面而来,神峰乃是石壁陡峭,白雪盖地,犹如千百万年没有人烟一样。

    就这样高不可攀的神峰之上,竟然有一座古殿,这座古殿看起来犹如庙宇一般,但,不论是款式还是架构,都无法看得出来这座古殿是属于什么时代。

    它是一座古老到难于追溯的古殿,似乎在最为亘古的时代,它都已经存在了。

    这一座古殿,乃是殿门紧闭,而且有冰雪堆积,似乎千百万年过去,已经没有人打开这座古殿的大门了。

    在古殿之前,有一个石台,石台摆有石几,有棵古松横生。

    若是坐于石几之前,古松之下,喝杯热茶,看着山峰下的雪景,此乃是一种美美的享受。

    此时,在那石几之前,也坐有两个人,不过,他们坐在那里不是为了好好喝上一杯热茶。

    这两个人坐在那里,天地安祥,似乎天地一切都安静下来。

    这两个人,都是老者,一个身材壮实,胡须齐胸,让人一看,便知道是豪迈之辈,这个老者乃是一身青衣,绣日月,如开天。

    老者坐在那里,怀抱长刀,犹如人刀合一。他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但是,天地都犹如在他怀抱中的长刀上。

    这个老者怀抱中的长刀虽然没有出鞘,它也没有散发也可怕的刀意,或者闪动着刀光,就是这么一把长刀,被老者静静地抱在了怀里。

    但是,当你看到这一把长刀之后,你就只有一个感觉,当这把长刀一出鞘的时候,必定是人头落地。

    那怕你没看到这把长刀出鞘的样子,那怕你不知道这么长刀是否锋利,但是,你一看到这把长刀,你就会认为,如果这把长刀一出鞘,就是人头落地,不管你是有多么的强大,不管你是有多么的无敌。

    另一位老者,是坐在对面,这个老者看起来很安静,似乎他不论是什么时候,不论是在什么地方,都是一个十分安静的人,好像他是一个静静地做一个美男子的人。

    这个老者也的确是个美男子,神韵无双,有着一股圣儒的雅气,那怕你未曾跟他谈吐过,你就会觉得他满腹经纶。

    虽然这个老者已经是步入暮年了,但是,你依然会觉得他是一个美男子,一看到他,你就会想到一个词——丰神如玉!

    这个老者面前的石几上放着一把长剑,放得很随意,就好像是随手一搁,就放在那里,没有什么刻意去摆放。

    就是这么很随意地一方,这把长剑摆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合天地大道、蕴万物之妙,十分的奥妙。

    这把长剑朴实无华,一看就让人觉得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长剑。

    但,如果你第一眼看到这把长剑的时候,你所想到的,不是无敌,也不是什么锋利、杀戮。

    当你第一眼看到这把长剑的时候,你第一个会想到的是——道,剑道,似乎摆在面前的不是一把长剑,而是剑道。

    至于这样的剑道是有多么的奥妙,那就需要你去领悟,需要你去参详了。

    这样的两个老者,静静地坐在那里,他们都已经坐了千百万年了,过去他们坐在这里,现在他们也坐在这里,未来他们也将会坐在这里。

    此时,天空上的远征船停在了那里,似乎在看着这两位老者一样。

    “那,那是剑圣!”随着李七夜登上了山峰,圣霜真帝他们看到坐在那里的两个老者,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认出了面前摆着长剑的老人。

    “是,是剑圣!”惠清璇郑重地点头。

    剑圣,出身于万统界的始祖,一生以剑无敌,虽然他刚开始是一位万统级别的始祖,但是,后来他登临仙统,横扫九天十地,一剑而无敌。

    曾有人说,万古以来,以剑论道,以剑圣为最。

    圣霜真帝他们虽然心里面有准备,但是,当见到剑圣的时候,依然不由暗暗吃惊。

    “他,他是开天刀祖吗?”皇尊真帝看着那位怀抱长剑的老者,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没错,他就是开天刀祖。”随行的一位长存老祖神态郑重地说道:“听闻说,他离开仙统界进入不渡海的时候,已经是一位帝统级别的始祖。”

    “他现在已经是仙统级别的始祖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话让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开天刀祖,与剑圣一样,出身于万统界,后来他进入不渡海之时,已经是一位帝统级别的始祖。

    现在看来,他在不渡海突破了境界,成为了一尊仙统级别的始祖。

    一时之间,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静静地看着开天刀祖和剑圣,大家都不敢大声说话,怕打扰了他们。

    此时,不论是开天刀祖还是剑圣,他们都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声息,因为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

    “他,他们是坐化在这里吗?”太玄峰看着已经死去的剑圣和开天刀祖,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皇尊真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也看不出来开天刀祖和剑圣是不是坐化的。

    “不。”李七夜看着他们两个,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他们生前受了重伤,虽然曾经治疗,但,最终还是无法遏止,寿竭而亡。”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说法,皇尊真帝他们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