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伊甸园、天瞳道统的老祖都再三向李七夜致谢,最后两个道统的老祖约好了上门送礼的时间之后,两个道统的弟子都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在撤离之时,紫龙女帝、长生殿皇他们都向李七夜致敬,向李七夜问候,这才带着自己的大军撤离。

    “愿大人他日来真龙庭作客。”在撤离之时,紫龙女帝还向李七夜提出了邀请。

    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他日若有空,我必定去你们真龙庭走走,我与你们真龙庭的渊源可就深远了。”说着神秘地一笑。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紫龙女帝不由为之意外,李七夜这话并不像是开玩笑,而且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说出的话必定是有着份量。

    “大人来过我们真龙庭?”紫龙女帝也不由惊讶,但是,在她的记忆之中好像在真龙庭并没有见过李七夜。

    所以紫龙女帝也都不由向自己身边的老祖们望去,诸位老祖都轻轻摇头。

    事实上,对于真龙庭的诸位老祖而已,在此之前,他们可以说是对李七夜十分的陌生,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也不知道李七夜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却说和他们真龙庭有着深远的渊源,这怎么不让他们为之意外呢。

    “我虽然没有去过真龙庭。”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但是,与你们真龙庭的渊源,那可是能追溯到很遥远的时光了,你们真龙庭的起源,我也是知道一二的。”

    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话,顿时让紫龙女帝和真龙庭的诸位老祖心里面为之一震,在李七夜这话中,紫龙女帝他们都捕捉到了一些信息,一些不为人知道的信息。

    紫龙女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对李七夜再拜,说道:“真龙庭的大门,永远为大人敝开,大人驾临,乃是我们真龙庭的荣幸,使得我们真龙庭蓬荜生耀。”

    “会的。”李七夜笑笑,轻轻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紫龙女帝与真龙庭的诸位老祖再拜之后,这才带着整个军团撤离而去。

    “老祖将出关。”长生殿皇在离开之时,向李七夜顿首,告诉了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消息,说道:“老祖他老人家说,出关之后,必亲自向大人道谢。”

    “可喜可贺。”李七夜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他出关之日,便是突破瓶颈之时,必定是大放异彩,这必将是奠定了你们长生殿的百世之基,也壮大仙魔道统的声威。”

    “承大人吉言。”众生殿皇再拜,这才带着诸位隐老离开了。

    在众生殿皇离开之后,大黑牛都不由有些感慨,说道:“看来,众生殿真的是牛人辈出,这是要惊天呀。”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已,这样的事情他并不意外。

    “大人与我们光明圣院有着深厚的缘份。”在撤离之时,圣督大人向李七夜笑着说道,十分的热情。

    “圣督大人不追我的责任吗?”李七夜笑了起来。

    圣督大人有些尴尬,但,他也是十分坦然,笑着说道:“那只不一场戏而已,我与杜老头那是相识了一辈子呢了,我还不了解他吗?”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当时圣督大人与杜文蕊之间,那也只不过是演戏而已,表面看起来圣督大人是铁面无私,要惩罚李七夜,要追洗罪院的责任。

    事实上,那是给了杜文蕊机会,他这样做,已经是暗暗地助杜文蕊一臂之力。

    “杜院长,乃是惊绝之辈。”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光明圣院该知道他的价值。”

    “杜老头。”圣督大人感慨叹息一声,说道:“我这一辈子最佩服的就他这个老头了,但,别看他宽怀大度,他固执起来,那也是像茅厕里的石头,又硬又臭,谁都劝不了,我们也曾是希望他能出来大放异彩。”

    作为与杜文蕊有着一辈子交情的他,圣督大人还不了解杜文蕊吗?他也知道杜文蕊这样的一个绝世人物留在洗罪院,乃是暴殄天物,乃是浪费他的一身才学,但是,杜文蕊却不听任何人的劝,他执意留在了洗罪院,否则的话,他早就大放异彩,名震天下。

    “洗罪院,也是光明圣院的一部分。”李七夜淡淡地提了这么一句。

    “大人这话,我记住了。”圣督大人向李七夜大拜,郑重地说道:“光明圣院,必将会有所变化的。”

    李七夜笑了一下,未再提此事,毕竟这是光明圣院的内务之事。

    圣督大人带着光明圣院的军团撤离之后,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嘿,别看你们光明圣院一副普渡众生的模样,嘿,私底下也和俗人没有什么区别,不就是那么一点勾当嘛。”

    大黑牛这样的话,让圣霜真帝苦笑了一下,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大黑牛这样的毒舌了。

    虽然说,大黑牛对于他们光明圣院并不怎么样待见,特别是对于他们的始祖远荒圣人有着偏见,但是,他本人对于光明圣院是没有什么恶意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还是站在光明圣院的阵营之上。

    “嘿,大圣人,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着。”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双眼发亮,他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巨陨之中,有着了不得的仙珍,一定是仙物,如果我们把它挖到了,那一定是发大财了,十辈子都有得挥霍了。”

    原来这十天以来,大黑牛都在琢磨着这颗巨陨的玄机,大黑牛的实力是十分强悍的,所以在他的琢磨之下,让他窥出了这个巨陨的玄机,所以在这个时候有些迫不急待地想撮上李七夜,一同去把这巨陨中的仙珍挖到手。

    “就算这里有仙珍,也是有主之物。”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徐徐地说道:“这么一颗巨大无比的星球,从遥远无比的不渡海中飞了出来,这当然是有着它的原因。就如你所说那样,它时面就是藏着仙珍,但是,早就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不然,为什么远征船会一直追逐下来,从不渡海一直追到天墟,这就足够说明这天陨之中有着他们所想要的东西。”

    “嘿,就算有主之物又如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只要大圣人出手,什么有主之物,那都是变成无主之物,最后都是成为大圣人的囊中之物……”?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不以为然,说道:“至于远征船上的那一群死人,又算得了什么,大圣人一拳轰过去,它们必定是灰飞烟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群死人也敢和我们抢宝,不知死活。”

    “远征船上的那群死人,的确是不足为道。”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目光深邃,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但是,这么一群死人,那可是一个又大又肥的诱饵,说不定能钓上大鱼来。”

    “公子要钓怎么样的大鱼?”圣霜真帝也不由十分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仅仅是有个想法而已,不过,鱼儿不一定咬钩,能达到这样境界的存在,他们也不笨,不会轻易暴露的。”说到这里,他目光闪动了一下。

    “管他什么大不大鱼呢,好东西,我们先抢为上。”大黑牛完全是无所谓,嘿嘿地笑着说道:“等我们把好东西抢到手了,背后有人想抢它,那必定会露脸,到时候不就能钓上大鱼了。”

    “嘿,走吧,我们出发,去挖宝了。”说到这里,大黑牛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恨不得现在就把仙物抢到手。

    还未动身的时候,李七夜突然之间转过身来,向外面望去,他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不过,只怕有人要抢在你的前面了。”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鸣之声响起,空气也是随之微微地颤抖起来,在这样的轰鸣声中,整颗巨陨也摇晃了一下。

    在这刹那之间,还留留在巨陨之上的所有修士强者都发现了这样的异状。

    就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往巨陨之外望去,特别是无敌强者,一下子打开了天眼,尽把这一切收揽入了眼中。

    在巨陨之外,此时有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缓缓地驶入了巨陨,这一艘船只实在是太巨大了,所以当它缓缓驶入巨陨的上空之时,天空都颤抖了一下。

    “那,那是远征船,远征船驶进来了。”当看到这一艘巨船缓缓驶进来之后,有人不由大叫了一声。

    “轰、轰、轰”轰鸣之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在这个时候,天空一片黑暗,当远征船驶进来的时候,它就一下子把整个天空给遮住了,如此的一艘庞然大物出现在头顶上的时候,让所有人都一下子感到十分的压抑。

    “怎么它突然会驶进来了?”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远征船自从从不渡海飘出来之后,就一路飞驰,驶入了天墟,当它停靠在巨陨旁边之后,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动静了,没有想到,今天它突然驶入了巨陨。

第3077章成人之美    一拳无敌,万世无敌,众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这是此时所有人的感觉,所有人都认为,什么是无敌,这就是无敌,这才是真正的无敌!

    李七夜刚才的一拳,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了,谁都不和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一拳好。

    霸道、凶猛、绝杀、无双……似乎都不足用来形容这一拳,最后,大家所能想到的,只有“无敌”这两个字,在这一刻,在这么一拳之下,一切的词汇,一切的言语,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所有人都觉得,唯有李七夜一拳,那才是真正的无敌了,世间所说的无敌,所认为的无敌,那只不过是自我吹嘘之词罢了。

    李七夜刚才那一拳,给所有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只怕所有人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这一拳的威力,甚至有很多人都会笼罩在这一拳的阴影之下。

    多少强者,多少老祖,又多少长存,往往他们自认为无敌的时候,或者自认为取得傲人的成就的时候,再想到李七夜这一拳的时候,只怕他们的实力再多么的强大,再多么的惊人,都会一下子黯然失色,都无法与李七夜这一拳相比。

    多少天才,立志成为一代无敌天骄,但是,一想到李七夜这一拳之时,也都会一下子沉默,那怕尽他们一辈子的努力,只怕都无法达到李七夜这一拳的高度,那怕他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刻,都无法接得住李七夜这一拳,在这一拳之下,什么功法,什么防御,都会在瞬间崩碎,在瞬间灰飞烟灭。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毛骨悚然,云峰五友、明王佛、金变战神他们都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他们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算得上了不起的人物,都能惊艳一时,但是,最终却连李七夜的一拳都未挡下,一拳被轰成了血雾,尸骨不存,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那是多么惊悚的事情。

    “一拳而无敌——”最终所有人都承认,这一拳真正的无敌。

    “一拳而无敌。”连圣霜真帝也不由这样叹息了一声,她亲眼看过李七夜的“镇封苍天拳”,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是,李七夜这一拳,也一样让她十分震撼。

    这一拳没有任何技巧而言,没有任何大道奥妙而已,这一拳纯粹的力量极限,当力量打破了极限之后,什么奥妙,什么变化,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收拳,李七夜静静地站在那里,此时那怕他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惊天动地的气息,那怕他身上没有任何神光,那怕他看起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

    但,这一刻,他就是无敌,代表着至高无上,所有人望向李七夜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在场中没有任何人敢私语,似乎那怕是最小声的私语都是对李七夜的一种不敬。

    在这个时候,不管是不是曾与李七夜有仇的人,曾与李七夜有过冲突的人,或者是曾看李七夜不顺眼的人,但,在这一刻他们都没有丝毫不敬,望着李七夜的目光,那是充满了敬畏。

    “大人无敌,亘横万古!”此时长生殿皇大拜,长生殿的所有强者、诸老都纷纷跪拜于地。

    “大人无敌,亘横万古!”紧接着,紫龙女帝与真龙庭、三眼神童与天瞳道统、灵心真帝与伊甸园……在场所有最强大的人物、最有实力的道统、所有的强者都纷纷跪拜在地上。

    就算是在此之前对李七夜不服气的强者,都纷纷跪倒在那里,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神态中充满了敬畏。

    那怕是金变神庭的幸存者了,此时他们也一样双腿发软,所有人跪下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站着,也只好跟着跪在了那里,连抬头去看李七夜的勇气都没有了。

    可以说,在此时,还有勇气去挑战李七夜的人,那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再高傲、再自恃的人此时都已经被吓破了胆了,他们都双腿直打哆嗦,根本就不敢有丝毫对李七夜不敬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跪在了那里,整个天地都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这个时候,多少人跪在好里是战战兢兢的,就好像罪臣一样跪倒在那里,那怕是没有与李七夜为敌的人,在这个时候依然是兢兢业业,怕自己有丝毫的不敬从而得罪了李七夜。

    至于那些曾经对李七夜不敬,私底下曾经说过李七夜坏话的人,此时更是直打哆嗦,有的人早就被吓破了胆子,直接趴在地上,全身簌簌发抖,只求李七夜能饶恕他们。

    李七夜风轻云淡,只是很轻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起身吧,都散了,没什么热闹可以凑的了。”

    “谢大人,大人福泽万世,我等感恩。”有人高呼一声,随之无数人也紧随着大声高呼,一时之间,高呼之声如惊涛骇浪一样,一浪紧接着一浪。

    最终,所有人再三大拜,众人这才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没有人敢在李七夜面前逗留,李七夜已经吩咐过了,在场的人还有谁敢不遵从?就算有人想停留在这颗巨陨之上,但,也不敢在李七夜面前呆着。

    “有情,乃是难得。”就在伊甸园与天瞳道统的老祖们都要退走的时候,李七夜叫住他们,吩咐一声,说道:“这对年轻人,实属难得,共渡生死,应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李七夜这话一出,天瞳道统的神眼老君顿时为之一喜,立即向伊甸园的老祖望去。

    “道兄,我们家的小子顽劣不堪,需要个姑娘好好管教他,不知道道兄的弟子愿不愿意呢?”神眼老君忙是为三目神童提亲了。

    神眼老君当然知道三目神童所想了,只不过,他不方便立即提亲,毕竟在此之前灵心真帝与金变战神有过婚约,但是,现在李七夜都开了金口了,对于神眼老君来说,乃是万载难蓬的好时机,说不定错过了这样的好时机,就再也没有了。

    此时,伊甸园的老妪也看着灵心真帝,徐徐地说道:“我们都已经老了,也是老涂糊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该由年轻人去作主,只要年轻人没意见,我们这些老东西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当然是赞同了。”

    伊甸园的老祖说出这样话,那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只要灵心真帝愿意,伊甸园的老祖们当然是赞同了。

    一时之间,大家都望向了灵心真帝,虽然说灵心真帝是一位真帝,但,她还是一个姑娘家,在这么多人面前谈及自己终身大事的时候,她都不由粉脸一红,有些娇羞地垂下头。

    大家都等着灵心真帝表态,但是,一时之间,灵心真帝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蠢货,你还等什么——”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一脚就把三目神童给踹了出去,笑骂道:“难道还要等着人家姑娘向你求婚不成?”

    被大黑牛一脚踹了出来,三目神童顿时脸色涨红,本是重伤的他,乃是脸色发白的,但是此时他的脸色红得如喝醉了一样。

    此时三目神童哪里还有咤叱风云的傲气,就像是一个小男孩一样,紧得不得了,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有些嗑碰,走到了灵心真帝面前。

    三目神童在怀里面摸索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摸出了那个宝盒,里面盛着的正是冰金神炎宝芝。

    好不容易,三目神童单膝跪地,涨红了脸庞,说话有些巴结,说道:“你,你,你愿意,愿意嫁,嫁,嫁给我吗?”?看到三目神童那紧张、结巴的模样,不要说是其他的人了,就算是平时严肃的长辈人都不由暗笑,都不由摇了摇头。

    在平日里,作为无双天才的他那是多么的傲气,多么的嚣张,一切都是手到擒来的模样,但是,现在向灵心真帝求婚之时,却显得那么的紧张,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说话都不利索。

    灵心真帝顿时粉脸绯红,接过了三目神童手中的宝盒,低声地说道:“我,我愿意。”然后忙是扶起了跪在那里的三目神童。

    “好,好,好,喜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看到这一对男女终于修得成正果,大黑牛比谁都高气,一双蹄子在砰砰响地鼓掌。

    看到灵心真帝答应了,不仅是三目神童,天瞳道统的上上下下都欢呼成了一片,成了欢呼的海洋。

    “亲家——”此时神眼老君都向伊甸园的老妪一拜,如此一来,两家也是成功结盟了。

    在所有人欢呼之中,三目神童也是满脸的笑容,他握着灵心真帝的玉手之时,看着近在咫尺的佳人,一时之间都傻住了。

    对于三目神童来说,这犹如是一场梦一样,没有想到,他真的心想事成了,真的是能抱得美人归了。

    在三目神童那发傻的模样之下,灵心真帝都不好意思了,粉脸一红,有几分娇羞地低下了螓首。

    “喜事,大喜事。”一时之间,不仅仅是天瞳道统,就是伊甸园上下都是一片的欢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