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一刻,金变战神没有怒吼,卷云神也没有咬牙切齿,所有人都平静了。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得道高僧的明王佛,还是杀戮无情的金变战神,他们心态都平和了很多,他们都以最平和的心态却迎接着即将最后的一击。

    在他们心态最平和之时,反而让他们一下子站在了最好的状态之中,一下子让他们回归了自己最巅峰的状态。

    在这个时候,明王佛也好,金变战神也罢,乃至是云峰五友,他们都是一片空明,犹如出世的飞仙一样。

    那怕他们在这一刻都没有爆发出惊天的气息,他们谁都没有吼出什么豪言壮语,但,却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感受到了他们的气场。

    当明王佛他们都一片空明之时,他们的气场是那么的高远,他们就像是站在巅峰之上,览视着整个世界,览视着九界十方的众生。

    在此时他们没有自负,没有骄傲,也没有睥睨八方,仅仅是以最平静最平和的心态去俯览世间的一切。

    一时间,整个天地都安静起来,在这个时候虽然没有谁屏住呼吸,所有人都感觉天地宇静,所有人都呼吸顺畅,但是,每一个的呼吸都是那么的轻细,似乎是所把扰了他们一样。

    “阿弥陀佛——”在这个时候,明王佛率先打破了这一份战前的宁静,他神态郑重,他徐徐取出了一只佛钵,这正是万佛钵,在此之前他曾用来收走了整个火海,万佛钵中有着惊天的邪火。

    “铛——”的一声剑鸣,此时此刻,金变战神也是一剑在手,剑在手,道由心,剑威浩荡,神圣无上,当一剑在手之时,金变战神不再是金变战神,他好像是化作了一尊始祖。

    “圣剑——”看到金变战神一剑在手,有人低声地惊叹了一声。

    此时金变战神手中的剑便是圣剑,此剑乃是剑圣的佩剑,此剑融有剑圣的大道,举世无匹,万古无敌。

    在此之前,骄横商行也曾经拍卖出了剑圣的另一把剑,但是,那把剑与这一把剑比起来,那是无法与之相比的。

    剑圣的这一把剑,乃是他成为仙统级别的始祖之后才铸造的,乃是剑圣最巅峰之时所打造的这么一把圣剑,如此的一把始祖之剑,它不仅仅凝集了剑圣最强大的始祖力量,它还是是始祖集天下仙铁神金才铸造出来的。

    可以说,这一把圣剑乃是剑圣手中最强大的一把圣剑之一,这样的一把圣剑,曾经钉在这里,把整个火海镇压了千百万年之久。

    此时,金变战神手握圣剑的时候,他身上所散发也来的始祖之威,一下子让人好像产生了错觉一样,似乎圣剑重生一样。

    那怕此时金变战神手中的圣剑还没有爆发最无敌的剑意,但是,已经让人十分的敬畏了,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所有人都感受得到,此时若是金变战神手中的圣剑一斩而下,那必定是劈开眼前这个天地,不论是谁,一旦是这把圣剑斩来,那也唯有授首待戮,根本就是无法与之匹敌。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云峰五友他们各踏出一步,他们一步踏出的时候,好像一下子把整空间镇住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在这一刻整个空间都被云峰五友踩在了脚下,而且云峰五友他们所站踞的位置十分的奥妙。

    当他们往自己的位置一站的时候,不仅仅是封绝了天地,而且他们五个犹如一个袋口一样,一下子把整个天地揽入了他们的包围之中,同时也是把整个天地的力量揽入了他们的怀里面。

    所以在这一刻,那怕他们不施展最无敌的功法之时,天地之间的所有力量都为他们所用,他们只需要一挥手,便是排山倒海的力量冲击而来,这样的力量,堪称是毁天灭地。

    “是五道相形吗?”看到云峰五友此时的站位,有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气,轻轻地说道。

    就是长存不朽,此时也不由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一幕,因为天下人都曾听过云峰五友的“五道相形”,那是一门举世无敌的合击之术,听说从来没有人能从他们的“五道相形”之中活过来。

    自从云峰五友成名之后,便再也没有听说过谁能破解得了他们的“五道相形”,所以在仙统界也曾有人说,如果云峰五友施展出了“五道相形”,敌人是必死无疑。

    “五道相形,这一次还能无敌吗?”有人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大家都想知道,第一凶人会不会再创造一次奇迹呢。

    明王佛他们七大强者都纷纷就位,他们已经是占据了最好的地利,形成了最佳的击杀角度,他们七位强者已经占据了最好的大势,随时都能给李七夜致命一击。

    此时,那怕明王佛他们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了,但是,明王佛他们依然是神态凝重,举止十分的郑重,没有丝毫的得意,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战,这一战能否活下来,那就看他们这一击能否成功了,一旦失败,他们必将会是灰飞烟灭。

    在这个时候,明王佛他们相视了一眼,最后明王佛合什,宣了佛号,说道:“阿弥陀佛,贫僧今日有违佛道,不论胜负,都化魂西去。”

    明王佛的神态敬恭,神情凝重,此时他缓缓地打开了万佛钵,万佛钵一打开之时,听到“蓬”的一声响起,高高的火焰一下子窜了起来。

    这高高窜起的火焰带着邪气,每一缕的真火之中都有很微弱的黑光,似乎这样的邪火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一样。

    “咕嘟、咕嘟、咕嘟……”在这个时候,明王佛一张嘴,把万佛钵里面的邪火岩浆倒入了嘴里面。

    “这是——”看到明王佛竟然吞下了邪火岩浆,这样的一幕,把很多人都吓了一大跳。

    大家都知道,明王佛把整个火海中的真火和岩浆都收入了万佛钵之中,试想一下,那浩瀚的火海,是有多少的岩浆和邪火呢?

    整个火海中的岩浆、邪火威力是何等之大,是何等的恐怖,但是,此时此刻明王佛却要把它们全部吞入了嘴里面。

    “这是疯了吗?”看到明王佛在“咕嘟、咕嘟”地吞着邪火岩浆,不知道多少人被这样的一幕给呆住了。

    “蓬——”的一声响起,在明王佛吞下邪火岩浆的时候,全身一下子窜起了火焰,这窜出来的火焰乃是从他的体内所冒出来的,而且在焚烧着他们的身体。

    “滋、滋、滋”的焚烧声响起,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明王佛的身体在被焚烧着,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的身体都被烧融了,不论是肌肉还是骨头在邪火之中都被烧得融化了。

    “啊——”此时明王佛惨叫一声,他整个人已经被烧成了火人了。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之声中,明王佛全身的火焰疯狂高涨,好像他整个人点亮了整个世界一样,当他全身的火苗高高窜起的时候,更是听到“滋、滋、滋”的焚烧空间之声,只要被火苗卷过,空间都被烧掉。

    如此可怕的邪火,顿时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喀、喀、喀……”一阵阵牙齿碰击之声响起,明王佛的头颅已经被烧得看不清楚了,但当他面目被烧得狰狞之时,牙齿在碰击着,看起来十分的邪恶。

    “蓬”的一声响起之时,在这个时候,明王佛眼眶之中一下子喷出了邪火,这样的邪火喷涌而出的时候,可以焚烧世间的一切。

    “呜——”在这个时候,明王佛一声狂吼,犹如刚刚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魔王一般,随着他一声怒吼,邪焰冲天而起,好像是要毁灭天地一样。

    在这个时候,明王佛已经是化身为火魔了,那里还有刚才得道高僧的模样。

    “阿弥陀佛——”就在明王佛被火魔吞噬,化作恐怖无比的魔王之时,在他痛苦的挣扎之下,最后,他全身再一次喷涌出了佛光。

    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在他全身所喷涌出邪火的身体里面在这一刻也是佛光冲天而起。

    随着明王佛的全身佛光冲天而起的时候,邪火开始收敛,好像有什么强大无比的吸力把冲天而起的邪火全部一一收入了体内。

    最终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刚才十分恐怖的邪火一下子被收得一干二净,在这一刻得道高僧的明王佛又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样的转换,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在刚才吞下邪火岩浆的明王佛已经化作了火魔了,但是,现在他又化身为了高僧,全身佛光吞吐。

    “不一样——”有人再看明王佛,发现此时的明王佛和刚才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此时的明王佛那怕依然是佛光普照,但是,他的一双眼睛竟然是闪动着火光,再仔细看他的身体,你会发现,在佛光之下,他的身体里面,依然有着磅礴无尽的岩浆海洋在涌动一样。

    似乎此时明王佛的身体里面就是有着一个极为危险邪恶的火海在那里咆哮着。

第3071章不够打    金变神庭的军团把金变战神团团围住,他们怕李七夜突然出手击杀正在疗伤的金变战神,所以此时他们百万大军形成了铜墙铁墙,让人难以跨越雷池半步。

    “铛——”的一声响起,此时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乃是铁甲披身,长枪直指李七夜,若是李七夜敢跨越半步,他们就与李七夜血战到底。

    “一群蝼蚁而已。”见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誓死要保护金变战神,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风轻云淡,说道:“忠心倒是可嘉。”

    “退下——”在这个时候,坐在地上的金变战神沉喝一声。

    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迟疑了一下,随之就退到了一旁,动作整齐划一,整支队伍来去如闪电一般,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惊叹一声,很多强者大人物都羡慕金变战神是训练有方,能把这么一支军团调教得如此的忠心耿耿,这也的确是实力所在。

    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退下之后,金变战神依然端坐在那里疗伤,也并不担心李七夜会突然出手偷袭自己。

    金变战神虽然要与李七夜拼个你死我活,要与李七夜不死不休,但,像他这样强大的存在也很清楚,李七夜想要杀他,根本就不需要偷袭,就算李七夜真的是要偷袭了,百万大军来保护他,那也无济于事。

    李七夜站在高空之上,也没有动手,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而已,气定神闲,一点都不着急,一切都是胸有成竹。

    “嘛唵嘛唵——”就在这个时候,佛音不绝于耳,只见空中散发出了佛光,佛法如海,在这一刻包裹着明王佛的血雾。

    在刚才一击之下,明王佛被击成了血雾,但是,血雾久久未曾散去。

    现在血雾之中响起了佛音,佛光浮现,在佛光之中,好像是看到了千百万尊的圣佛,甚至在这恍然之间,让人看到了楞枷佛的音容,楞枷佛佛面慈悲,怜悯众生,惜万物生命。

    所以,一阵阵的佛音之中,在佛法的凝集之下,只见血雾慢慢凝集成了血水,慢慢地凝塑成了明王佛的身躯。

    “明王佛要复活了。”看到这样的一幕,也有不少人为之惊叹一声。

    “这太逆天了,被轰成了血雾,还能复活,佛家之道,的确是佛法无边。”不知道多少人都为之惊叹。

    被轰成血雾了,还能复活过来,这样的实力,那必须是要达到了很强大的地步。

    “这也不算复活。”有长存轻轻摇头,说道:“明王佛还不算是彻底的死透,还没有真正的灰飞烟灭,这只能说是重塑。如果一个人真的彻底灰飞烟灭了,这样还能复活的话,那就太逆天了,这样的壮举,只怕再强大的始祖都做不到的。”

    在一阵阵的佛音之中,血雾凝聚,血水铸造了明王佛的身躯,慢慢地,明王佛又再一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当明王佛身体重塑之后,尽管他身上依然闪动着佛光,但,谁都能感受得出来,明王佛身上的佛光已经是很虚弱,甚至可以说,这已经是风中残烛了,一阵微风吹了过来,就能把他身上的佛光吹熄。

    明王佛那怕是有佛光闪烁,但,他也是脸色煞白,这并不是被吓出来的,而是刚才一击,差点让他灰飞烟灭,现在他自己重塑身躯,那是多么损耗血气、多么折损功力的事情。

    在这一刻,不少人都望向李七夜,特别是年轻的修士强者,更是想看一下李七夜会不会出手了。

    谁都看得出来,此时是明王佛、金变战神最虚弱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斩杀明王佛、金变战神的话,只怕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而且会彻底的灰飞烟灭。

    只可惜,李七夜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依然站在高空之上,仅仅是冷眼看着明王佛、金变战神他们疗伤而已。

    李七夜并没有出手取金变战神他们的性命,很多大人物也能理解的,也能想得明白。

    强大如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已经不需要任何偷袭来击杀自己的敌人了,如果他真的是要斩杀明王佛、金变战神,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去斩杀他们,他根本就不需要趁人之危。

    “第三位始祖诞生了。”看着站在高空上的李七夜,有老祖不由感慨地说道。

    “一个时代,诞生三位始祖,这的确是一个逆天无敌的时代呀。”也有强者不由嘀咕一声。

    在当世,已经有金光上师、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了,如果再添上第一凶人,那么,当世就已经有了三位始祖。

    虽然说,万古以来也曾经有过一个时代是三个始祖的,但并不多见,所以在这一世有三位始祖并世,那的确是一件十分让人觉得惊艳之事。

    “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天地震动了一下,五个身影瞬间冲击过来,瞬间又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云峰五友。”这五个身影出现之后,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此时云峰五友他们全身血迹斑斑,模样十分的狼狈,这一次他们被李七夜轰飞,那可以说是惨败,而且是败得特别特别的惨。

    不过,云峰五友他们的伤势比起明王佛、金变战神来,那是轻了不少。

    尽管如此,一归来之后,云峰五友也立即疗伤,他们必须要稳住自己的伤势,以最巅峰的状态与李七夜生死一战。

    此时,虽然战斗已经停止下来,但是,气氛依然是那么的凝重,不知道有多少人屏住了呼吸。

    虽然在这一刻李七夜还未出手,但,大家也明白,下一刻出手,必定是天崩地裂,必定是你死我活,到时候,鹿死谁手,就会有个答案了。

    当然,在这个时候,对于双方而言,也唯有一战到底,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在这一刻,谁都看得出来,那怕是金变战神他们七大强者不敌李七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逃走,都不会怯战,更不会向自己的敌人求饶,时已至今,他们唯有血战到底,不死不休。

    而李七夜也是如此,他也不会饶恕金变战神他们,唯有斩杀金变战神他们,这一场战争才会真正结束。

    “这才是君子之战。”看到金变战神他们疗伤,李七夜依然没有出手,依然站在高空上冷冷地等待着,让不少大人物都为之轻叹一声,说道:“如此一战,那怕是战死,也是无憾。”

    在战场上,生死相搏之时,谁会给自己敌人疗伤的机会,如果敌人停下来疗伤,那么就是斩杀他们的最好机会,但是,此时李七夜却没有出手。

    而作为受伤的金变战神他们,也依然很坦然地坐在那里疗伤,他们也完全相信李七夜绝对不会出手偷袭他们。

    所以,此时在所有人看来,那怕他们是生死相搏,不死不休,但是,这样的一场君子之战,依然让人不由为之津津乐道。

    过了甚久之后,金变战神、明王佛他们全身都闪动着夺目的光芒。

    “阿弥陀佛——”此时率先站了起来的是明王佛,他合什,缓缓地说道:“善哉,善哉,施主之风范,乃是我辈所不能及也。”

    “小事。”李七夜站在高空上,淡淡地一笑,说道:“你们只不过是死人而已,迟死早死罢了。”

    这样的话说出来,那是十分的让人窒息,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此时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也唯有第一凶人了。

    “战死,又有何妨,人终一死!”金变战神一步迈出,沉喝一声,霸气十足。

    那怕被李七夜一拳击穿了胸膛,金变战神依然是战意十足,依然是杀机盎然,就算他明白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了,就算他明知道自己有可能战死了,但是,他依然不会退缩,依然要战到底。

    对于他们而言,当他们与李七夜为敌,迈出那一步之时,他们就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他们唯有一战到底,唯有血战到死。

    所以,对于他们而言,战死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死在比自己更加强大的人手中,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勇气可嘉,我成全你们。”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这也是求仁得仁。”

    “此一搏,我们占个先手如何?”此时卷云神徐徐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他们好像是朋友切磋一样,那种客气的姿态,都让人怀疑他们这是不是真的生死不搏。

    时至今日,就算是对李七夜咬牙切齿的卷云神,那怕他恨不得把李七夜的头颅拿来祭祀自己的儿子,但是,像如此强大的敌人,依然是值得他们去尊敬的。

    “好,就让你们先出手。”李七夜也一点都不在意,大笑一声,十分大方,说道:“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的机会,没有下一次了,你们必死。”

    若是放在以前,李七夜说出如此嚣张霸道的话,金变战神他们必定是心里面怒气直冒,心里面必定杀机升腾。

    但,此时此刻,金变战神他们神态很平静,很平和的模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