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卷云神这样的坚定,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也好,那我就成全你,会送你与令郎在黄泉路上相聚的,以免得他在黄泉路上孤独。”?“哼——”卷云神冷冷地一哼,他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的,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他不惜一切代价,否则,他死也不瞑目。

    “那你们呢?”李七夜目光一扫,目光从明王佛和金变战神身上一扫而过。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的身上。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认为明王佛、金变战神以及云峰五友联手,胜算极大,毕竟,如此七大强者的实力已经是仙统界的巅峰了,如果他们七人联手,举世之间,还有谁有能敌??然而,自从李七夜与兰书才圣同时出现的时候,这就让很多人心里面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刚才李七夜一个弹指便击飞了金变战神,这就更让很多人感觉这一战悬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对于李七夜的感觉就只有两个字——无敌!

    此时此刻,所有人对于李七夜的实力,都是无法估计了,他就像是一个谜一样,让人无法看得透,深不可测。

    “善哉,善哉。”明王佛合什,倒是有几分的洒脱,说道:“贫僧向来都是超渡别人,未曾被人超渡过。”

    “那今日我便超渡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送你西去,在佛国当一尊圣佛。”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明王佛此时也不悲不怒,双手合什,神态自若,徐徐地说道:“若真的是被施主超渡,那也是因果已定,又有何遗憾,那就随因果便是。”

    “没想到,你倒是有几分高僧的气度。”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看来,你倒是领悟了不少,以前小瞧你了。你这个楞枷寺的主持,佛道的领袖,也并非是浪得虚名。”

    “善哉,贫僧荣焉。”明王佛此时佛光吞吐,似乎在这刹那之间,他进入了明空无我的境界,整个人气度变得非凡,在这一刻他竟然有所顿悟。

    看到明王佛这一刻,有不少老祖惊叹一声,明王佛的确是了不得,在这个时候竟然有所谓,这的确不愧是得道的高僧,他能成为楞枷寺的主持,能成为佛道的领袖,并非是靠运气,的确是有着这样的慧根与实力。

    “和尚,有遗言吗?”李七夜多看了明王佛一眼,笑着说道。

    “贫僧求六根清净,世间未有多少牵挂。”明王佛垂目,说道:“若是有,那也仅仅是宗门而已。今日,乃是贫僧与施主之间的个人恩怨而已,不牵连他人。”

    “好。”李七夜抚掌而笑,说道:“我满足你的遗愿,我只斩你,不灭你佛门,你就放心上路吧。”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我佛慈悲。”明王佛合什,稽首,从容,此时他竟然是心如明镜,进入了一个明空无我的境界。

    看到明王佛这样的状态,不少人都为之惊叹一声。

    “可惜了。”看到明王佛这样的状态,有强大的老祖看出了端倪,明王佛在这一刻竟然大悟彻悟,让他的佛道修行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只可惜,他今天是难逃一死,在多少人看来,当临死之前才进入了更高的境界,那是多么可惜的事情。

    “朝闻道,夕死可矣。”看到明王佛这样的状态,有不少老祖想起了一句话,心里面十分的感慨。

    “你呢——”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金变战神。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窒息,明王佛也好,金变战神乃至是云峰五友,他们都是当今最强大的存在,都曾经咤叱风云,曾经横扫八方,一时无敌。

    但是,在这一刻,在李七夜的眼中,似乎都已经成了死人了,还未动手,这便已要留遗言了,这让人心里面不是滋味,也让一些人心里面为之戚戚焉。

    “不战至死,言之甚早!”金变战神杀气滔滔,战意高昂,冷厉无比,他和明王佛、卷云神他们又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状态。

    此时此刻的金变战神,依然是抱着必胜之心,不死不休,那怕是李七夜再强大,他心里面都不动摇,依然是骁悍凶猛。

    此时的金变战神,心里面只紧紧咬着这样的一个念头,他就是金变战神,一战至死,不死不休!

    看到金变战神这样的神态,很多人都佩服,谁都明白,单打独斗,金变战神绝对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了。

    但是,不管敌人是多么的强大,但是,金变战神依然是心中无惧,他并没有被李七夜的强大所吓住,他也并没有因为李七夜的强大而退缩,他的心态很坚定,不杀强敌,不死不休。

    虽然说,有一些人看来,金变战神这样的心态是有些盲目,但是,又有几个人有着金变战神这样的杀戮而无畏的心态呢??“的确是了不得。”李七夜看着依然战意高昂的金变战神,徐徐地说道:“世人称你为战神,你倒没辱没这个称号,的确是有着这样的战意,那怕你是盲目狂妄,但,这一颗战心,也的确够坚硬的。”

    “不过,遇到,唯有一死。”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徐徐地说道:“金变神庭,成也因你,败也因你,你葬送了自己的道统。”

    “誓与主人死战,血溅八方。”然而,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却战意冲天,愿与金变战神共赴生死,视死如归!

    虽然说,金变神庭的一些老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但是,这也是他们无可奈何的事情,金变战神在金变神庭有着极高的威望,整个军团愿意与他出生入死,就算有老祖想为自己道统留下火种,但,也是改变不了什么。

    “等你胜了,再说这话也不迟。”金变战神依然冷意杀戮,战意没有丝毫的退缩。

    看到整个军团都愿意与金变战神同赴生死,这让不少道统的大人物羡慕,对于多少大人物来说,自己能牢牢地掌握住自己道统最强大的兵力,那是他们所渴望,这也是他们所追求的,但,往往对于一个道统而言,所牵扯的力量太多,又有几个人能彻底掌握自己整个道统的力量呢?

    “好吧,那就让我们开始吧。”李七夜伸了个懒腰,随意地说道:“我送你们上路,你们一同上吧,有什么战技,有什么绝杀之术,那就快快拿出来吧,否则,一旦迟了,到时候你们想反击,都没有那个机会了。”

    此时,李七夜就站在高空之上,随意,没有任何的防御,好像闲庭信步一样。

    在这个时候,明王佛、金变战神、云峰五友,他们七大高手相视了一眼,他们都交了一个眼色。

    虽然他们谁都没有谈话,但是,在彼此的眼色之中,已经达成了战略的默契了。

    在这个时候,明王佛、金变战神,云峰五友,他们缓缓地向李七夜围拢过去,他们所占据的方向,所走的步伐,都是十分讲究,每一步都配合着大道的韵律。

    看着明王佛、金变战神、云峰五友他们慢慢地向李七夜围拢过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明王佛七大强者联手,可以震惊了整个仙统界,但是,今天他们却显得格外的谨慎,格外的郑重。

    所有人也都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大家都不愿意错过,这将会一场举世大战,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场绝无伦比的视觉盛宴,谁都不愿意错过。

    更何况,如此一场绝世大战,对于那些强大的老祖、天才而言,他们都必将会有所收获,他们能从这一场绝世大战之中参悟到一些大道的奥妙。

    那怕是紫龙女帝、圣霜真帝,她们都一样屏住呼吸。

    特别对于圣霜真帝而言,在她看来,李七夜是必胜无疑,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只不过是李七夜将会是几招几式斩杀金变战神他们而已。

    这让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充满了期待,当然,她所期待的并不是斩杀金变战神他们,而是期待着李七夜一出手,将会有什么样惊绝万古的招式,这对于她而言,这才是她所想要的东西,她想从李七夜这惊绝万古的招式之中领悟到一些东西。

    就像在此之前,李七夜一出手,镇封苍天拳,这样的一拳,对于她来说,太震撼了,这样的一拳,她能亲眼目睹,也将会让她受益无穷。

    所以,此时,圣霜真帝一双秀目张得大大的,期待着李七夜像在此之前那样,能打出像“镇封苍天拳”这样绝艳无双的招式来。

    此时明王佛他们七个人围拢过去,他们占据了三个方位,形成了犄角之势,他们的三角包围,十分的牢固。

    明王佛、金变战神各踞一角,而云峰五友共占一角,云峰五友他们乃是联手了几十万年的老朋友,有着无比的默契,他们上战场极为擅长纵横合击。

    他们五人一旦联手,战斗力会翻上好几倍,如果把他们分散来出手,反而是削弱了他们各自的实力。

第3066章一指弹之    千军万马退下之后,李七夜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目光一扫,十分的随意,他的目光也仅仅是从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身上一掠而过。

    “屠个百万而已,何需大费周章。”李七夜笑了笑,伸出手掌,说道:“一只手足矣。”

    被李七夜如此邈视,这顿时让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憋得一肚子怒火,他们金变神庭横扫八荒,威慑九天十地,特别是在金变战神的率领之下,他们更是所向披靡,血洗八方。

    可以说,这些年以来,在他们铁蹄之下崩塌的门派大教,不知道有多少,被他们斩杀得血流成河的疆土也是数之不尽,可以说,这些年以来,多少修士强者、多少门派大教,对他们金变神庭的铁蹄闻风丧胆。

    今日,却偏偏受到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而且仅仅是伸出一只手掌,便可以横扫他们,便可以屠杀他们百万大军,这样的邈视,这顿时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憋得一肚子都是火,他们恨不得就冲杀上去,与李七夜拼个你死我活,让他见识一下他们百万大军团虎贲之威。

    “神庭大军,血屠八方,不死不休!”此时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都忍不住一声厉叫,听到“铛”的一声齐鸣,只见百万大军的长枪神剑都直指李七夜,杀戮气息弥漫。

    看到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如此的霸道凶猛,那怕明知道强大无比了,依然是如此的骁悍,都让不少人惊叹一声,让人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甚至有人轻叹一声,说道:“有怎么样的统帅,就有怎么样的军团,难怪这些年来金战神庭在金变战神率领之下是蒸蒸日上。”

    不管金变战神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说他好战也好,说他嗜血也罢,他的确是一个强横的人,有着一股骁勇善战的气息,不管面对怎么强大的敌人,都敢一战到底,不会退缩,也不会畏惧。

    ”很好,很好。”李七夜笑着鼓掌,笑着说道:“会有机会的,不过,到时候不是你们血屠八方,而是我血屠你们。”

    “好——”金变战神厉喝一声,沉喝道:“本座倒想领教你一二!”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十二命宫冲天而起。

    听到“铛、铛、铛”的声不绝于耳,在这一刻,始祖之甲又覆盖于金变战神的身上。

    “砰——”的一声,只见金变战神一步踏空,高飞跨起,手握长枪,“呜”的一声咆哮,身随枪走,一枪直轰向了李七夜。

    那怕金变战神那金属身躯高大,但是,他身随枪走的瞬间,他的身形如闪电一般,极速击杀而至,一枪落,日月陨,一枪瞬间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

    绝杀!一枪可谓是无影无形,速度之绝伦,不管你是怎么样的真神,怎么样的无敌,都难于躲避得过。

    在一枪刺来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喉咙一寒,甚至有人喉咙沁出鲜血,在这瞬间,枪意好像一下子刺穿了所有人的喉咙一样,有人痛得想叫出声来,但是,却偏偏叫不出声来。

    一枪寒万军,这是多么可怕的一枪,这是致命的一枪。

    就在一枪刺到喉咙的瞬间,只见光芒绽放,李七夜的手指仅仅是屈指一弹而已,在手指弯曲弹开的瞬间,在李七夜的指尖处如同有千万个星辰一下子炸开一样,好像是一百万个宇宙在这一刻爆炸一样,所炸开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天地。

    “砰——”的一声响起,所有眼睛被亮瞎的瞬间,李七夜的一指弹击在了金变战神的枪尖之上。

    在这“砰”的一声之中,整把长枪瞬间崩碎,化作了千百万的碎片溅射出去,而金变战神瞬间被弹飞万里,最后听到“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击在一座巨岳之上,瞬间把这座巨岳撞得粉碎。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一个弹指,便是把金变战神弹飞出去,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如此恐怖的一幕,简直就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

    要知道,金变战神,那可是一尊十二宫真帝,当世最强大的真帝之一,却未能挡得住李七夜的一指,这样的事情,说出去都没有任何人会相信,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是所有人认为都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看到如此震撼的一幕,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在做梦吗?”有一位长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揉了一下,说道:“我,我,我是不是眼花了。”

    但是,不管他是怎么样去揉自己的眼睛,这一切都是真的。

    李七夜的的确确是一指把金变战神给弹飞了。

    这样的一幕,这简直就让人感觉窒息了,连一尊十二宫的真帝都被一指弹飞,那么,他们这些所谓的强者,在李七夜面前,连做蚁蝼的资格都没有。

    “有,有这么夸张吗?”连不少老祖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就像梦幻一样,十二宫真帝,就这样被弹飞了,世间还有比这个更离谱的事情吗??紫龙女帝这样的存在,都不由为之窒息了一下,至于神兽天戎军,如天龙尊者,他们顿时冷汗涔涔,如果在那一天,紫龙女帝没有喝止住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也如蚁蝼一样被李七夜碾灭,只怕他们整个人军团在李七夜面前,连一点浪花都掀不起来。

    “不是夸张,这是强大,是无敌。”有一位拥有至尊长存实力的元祖看出了奥妙,说道:“别看他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弹指,但是,那却是最无上的空间奥妙,在他指间,已经是有着三千世界,那怕他小小的指尖最顶端,那都已经是有着无尽空间的力量了。”

    “这样一指尖小小的力量,比起你们全力一击来,不知道恐怖到多少亿倍。”这位元祖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碎石溅飞,只见穿着一身始祖之甲的金变战神冲天而起,再一次踏上高空,尽管金变战神没有被击杀,但是,他的模样已经是狼狈无比了。

    毕竟,对于他这么一尊十二宫真帝而言,被人一指弹飞,那已经是一种惨败了。

    再一次飞跃上空高,这一次金变神庭一下子变态凝重无比了,不敢再贸然出手了,刚才他也仅仅是对李七夜一个探试而已,想探试一下李七夜究竟有多强大,但是,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探试,却让他惨败了。

    “着急什么呢,只需要我认真一点,随时都可以送你上路,不用急,黄泉路上,并不寂寞。”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轻描淡写。

    刚才那位元祖也是说对了,李七夜那屈指一弹,虽然看起来是轻描淡写,他这一指的奥妙,乃是出自于九大天书。

    有了一指的惨败,这一下金变战神沉着多了,但是,他依然杀气冲天。

    “机会难得,死亡也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李七夜儒雅一笑,徐徐地说道:“趁临死之前,有什么遗言,有什么未了之事,想要交待,就尽管交待吧。”

    此时的李七夜,是那么的自在,是那么的儒雅,甚至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错觉,又有谁能想象得到,此时看起来很儒雅的李七夜,就在刚刚,竟然一指把十二宫真帝弹飞呢。

    这样的一种错觉,十分的绝伦,但,又让人没有什么不可适从的,似乎不论是怎么样的气质出现在李七夜身上,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

    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云峰五友身上,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充裕的时间交待遗言的。”

    “取你首级,以祭礼吾儿,这就是我唯一的遗言。”卷云神说话铿锵有力,杀心不灭。

    “如果你斩不成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样的愿望,只怕是要落空了。”

    “老夫已度几十万岁月,此生不算虚度,死又何妨!”卷云神神态坚定,冷冷地说道:“不为吾儿报仇血恨,便是死也不瞑目。”

    “倒是一个不错的父亲,可惜,就是太蠢了,没教好自己的儿子。”李七夜笑笑,摇了摇头。

    卷云神那坚定无比的态度,也让人不由沉默了一下。

    天下人皆知,卷云神晚年得子,宠爱得不行,这也使得他儿子张扬跋扈,最后也是害了他。

    不过,卷云神那股魄力,也的确是让人佩服,明知道今日自己必将会有一死,依然执着为自己儿子报仇。

    或者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已经活了几十万年了,这一生也不算是虚度了,现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为他死去的儿子报仇血恨,所以,那怕是战死,他也是在所不惜。

    “可怜的父亲,可惜,最后却把一切都搭进去了。”旁观者清,很多人都明白,卷云神的儿子惨死,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卷云神的宠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