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千军万马退下之后,李七夜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目光一扫,十分的随意,他的目光也仅仅是从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身上一掠而过。

    “屠个百万而已,何需大费周章。”李七夜笑了笑,伸出手掌,说道:“一只手足矣。”

    被李七夜如此邈视,这顿时让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憋得一肚子怒火,他们金变神庭横扫八荒,威慑九天十地,特别是在金变战神的率领之下,他们更是所向披靡,血洗八方。

    可以说,这些年以来,在他们铁蹄之下崩塌的门派大教,不知道有多少,被他们斩杀得血流成河的疆土也是数之不尽,可以说,这些年以来,多少修士强者、多少门派大教,对他们金变神庭的铁蹄闻风丧胆。

    今日,却偏偏受到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而且仅仅是伸出一只手掌,便可以横扫他们,便可以屠杀他们百万大军,这样的邈视,这顿时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憋得一肚子都是火,他们恨不得就冲杀上去,与李七夜拼个你死我活,让他见识一下他们百万大军团虎贲之威。

    “神庭大军,血屠八方,不死不休!”此时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都忍不住一声厉叫,听到“铛”的一声齐鸣,只见百万大军的长枪神剑都直指李七夜,杀戮气息弥漫。

    看到金变神庭的百万大军如此的霸道凶猛,那怕明知道强大无比了,依然是如此的骁悍,都让不少人惊叹一声,让人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甚至有人轻叹一声,说道:“有怎么样的统帅,就有怎么样的军团,难怪这些年来金战神庭在金变战神率领之下是蒸蒸日上。”

    不管金变战神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说他好战也好,说他嗜血也罢,他的确是一个强横的人,有着一股骁勇善战的气息,不管面对怎么强大的敌人,都敢一战到底,不会退缩,也不会畏惧。

    ”很好,很好。”李七夜笑着鼓掌,笑着说道:“会有机会的,不过,到时候不是你们血屠八方,而是我血屠你们。”

    “好——”金变战神厉喝一声,沉喝道:“本座倒想领教你一二!”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十二命宫冲天而起。

    听到“铛、铛、铛”的声不绝于耳,在这一刻,始祖之甲又覆盖于金变战神的身上。

    “砰——”的一声,只见金变战神一步踏空,高飞跨起,手握长枪,“呜”的一声咆哮,身随枪走,一枪直轰向了李七夜。

    那怕金变战神那金属身躯高大,但是,他身随枪走的瞬间,他的身形如闪电一般,极速击杀而至,一枪落,日月陨,一枪瞬间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

    绝杀!一枪可谓是无影无形,速度之绝伦,不管你是怎么样的真神,怎么样的无敌,都难于躲避得过。

    在一枪刺来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喉咙一寒,甚至有人喉咙沁出鲜血,在这瞬间,枪意好像一下子刺穿了所有人的喉咙一样,有人痛得想叫出声来,但是,却偏偏叫不出声来。

    一枪寒万军,这是多么可怕的一枪,这是致命的一枪。

    就在一枪刺到喉咙的瞬间,只见光芒绽放,李七夜的手指仅仅是屈指一弹而已,在手指弯曲弹开的瞬间,在李七夜的指尖处如同有千万个星辰一下子炸开一样,好像是一百万个宇宙在这一刻爆炸一样,所炸开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天地。

    “砰——”的一声响起,所有眼睛被亮瞎的瞬间,李七夜的一指弹击在了金变战神的枪尖之上。

    在这“砰”的一声之中,整把长枪瞬间崩碎,化作了千百万的碎片溅射出去,而金变战神瞬间被弹飞万里,最后听到“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击在一座巨岳之上,瞬间把这座巨岳撞得粉碎。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一个弹指,便是把金变战神弹飞出去,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如此恐怖的一幕,简直就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

    要知道,金变战神,那可是一尊十二宫真帝,当世最强大的真帝之一,却未能挡得住李七夜的一指,这样的事情,说出去都没有任何人会相信,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是所有人认为都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看到如此震撼的一幕,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在做梦吗?”有一位长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揉了一下,说道:“我,我,我是不是眼花了。”

    但是,不管他是怎么样去揉自己的眼睛,这一切都是真的。

    李七夜的的确确是一指把金变战神给弹飞了。

    这样的一幕,这简直就让人感觉窒息了,连一尊十二宫的真帝都被一指弹飞,那么,他们这些所谓的强者,在李七夜面前,连做蚁蝼的资格都没有。

    “有,有这么夸张吗?”连不少老祖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就像梦幻一样,十二宫真帝,就这样被弹飞了,世间还有比这个更离谱的事情吗??紫龙女帝这样的存在,都不由为之窒息了一下,至于神兽天戎军,如天龙尊者,他们顿时冷汗涔涔,如果在那一天,紫龙女帝没有喝止住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也如蚁蝼一样被李七夜碾灭,只怕他们整个人军团在李七夜面前,连一点浪花都掀不起来。

    “不是夸张,这是强大,是无敌。”有一位拥有至尊长存实力的元祖看出了奥妙,说道:“别看他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弹指,但是,那却是最无上的空间奥妙,在他指间,已经是有着三千世界,那怕他小小的指尖最顶端,那都已经是有着无尽空间的力量了。”

    “这样一指尖小小的力量,比起你们全力一击来,不知道恐怖到多少亿倍。”这位元祖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碎石溅飞,只见穿着一身始祖之甲的金变战神冲天而起,再一次踏上高空,尽管金变战神没有被击杀,但是,他的模样已经是狼狈无比了。

    毕竟,对于他这么一尊十二宫真帝而言,被人一指弹飞,那已经是一种惨败了。

    再一次飞跃上空高,这一次金变神庭一下子变态凝重无比了,不敢再贸然出手了,刚才他也仅仅是对李七夜一个探试而已,想探试一下李七夜究竟有多强大,但是,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探试,却让他惨败了。

    “着急什么呢,只需要我认真一点,随时都可以送你上路,不用急,黄泉路上,并不寂寞。”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轻描淡写。

    刚才那位元祖也是说对了,李七夜那屈指一弹,虽然看起来是轻描淡写,他这一指的奥妙,乃是出自于九大天书。

    有了一指的惨败,这一下金变战神沉着多了,但是,他依然杀气冲天。

    “机会难得,死亡也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李七夜儒雅一笑,徐徐地说道:“趁临死之前,有什么遗言,有什么未了之事,想要交待,就尽管交待吧。”

    此时的李七夜,是那么的自在,是那么的儒雅,甚至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错觉,又有谁能想象得到,此时看起来很儒雅的李七夜,就在刚刚,竟然一指把十二宫真帝弹飞呢。

    这样的一种错觉,十分的绝伦,但,又让人没有什么不可适从的,似乎不论是怎么样的气质出现在李七夜身上,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

    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云峰五友身上,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充裕的时间交待遗言的。”

    “取你首级,以祭礼吾儿,这就是我唯一的遗言。”卷云神说话铿锵有力,杀心不灭。

    “如果你斩不成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样的愿望,只怕是要落空了。”

    “老夫已度几十万岁月,此生不算虚度,死又何妨!”卷云神神态坚定,冷冷地说道:“不为吾儿报仇血恨,便是死也不瞑目。”

    “倒是一个不错的父亲,可惜,就是太蠢了,没教好自己的儿子。”李七夜笑笑,摇了摇头。

    卷云神那坚定无比的态度,也让人不由沉默了一下。

    天下人皆知,卷云神晚年得子,宠爱得不行,这也使得他儿子张扬跋扈,最后也是害了他。

    不过,卷云神那股魄力,也的确是让人佩服,明知道今日自己必将会有一死,依然执着为自己儿子报仇。

    或者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已经活了几十万年了,这一生也不算是虚度了,现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为他死去的儿子报仇血恨,所以,那怕是战死,他也是在所不惜。

    “可怜的父亲,可惜,最后却把一切都搭进去了。”旁观者清,很多人都明白,卷云神的儿子惨死,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卷云神的宠爱。

第3065章兰书才圣    自己宗门、道统视为无上圣物、镇教之宝的东西,而李七夜他们只不过为了喝上那么一锅鱼汤而已。

    一对比之下,不管是什么样的宗门,不管是什么样的道统,不管是怎么样的无敌之辈,都一下子变得十分寒碜了。

    似乎,与李七夜他们一比起来,他们就真的是一群穷酸而已。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又不由再一次想到李七夜的另外一个外号了——李十亿!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最后,有一位老祖不由苦涩地笑了一下。

    “他,他,他是兰书才圣!”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强者认出了和李七夜在一起的喝汤的青年,不由骇然大叫一声。

    “什么,他,他就是兰书才圣?真的假的?”一听到这话,没见过兰书才圣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一双眼睛不由睁得大大的。

    “没,没错。”这个强者一开始都不敢确定,再仔细看了一遍,说道:“他,他的确是兰书才圣,虽然,虽然现在他穿着随意,但,绝对不会错。”

    这位强者曾经见过兰书才圣一次,虽然上一次见兰书才圣,那是始祖无敌,现在他却穿着一身便装,而且腰间还是系着围裙,但是,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个青年,的的确确是兰书才圣。

    “的确是兰书才圣。”有老祖看着这个青年,轻轻地叹息一声。

    在这个时候,不少人都望向了卷云神他们云峰五友,看到卷云神他们的神态,所有人都一下子明白了,眼前这个青年,的的确确是兰书才圣。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在刚才,圣霜真帝、紫龙女帝他们跪拜于地,致以最高的敬意,那都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这都让人想象不透了,为什么紫龙女帝他们这样的十二宫真帝,都要向李七夜行如此大礼。

    然而,现在更让人震惊的是,兰书才圣这样的无敌始祖,竟然亲自下厨,为第一凶人煮上一锅鱼汤。

    举世之间,又有谁能有着这样的待遇,兰书才圣,当今天下最了不起的天才,站在最巅峰的存在,一世无敌的始祖,今日,他竟然为李七夜下厨煮那么一锅的鱼汤。

    试问世间,还谁能有这样的资格。多少人,见到兰书才圣,都已经是十分自豪了,如果能与兰书才圣说上那么一二句话,那就引以为荣了,一辈子的荣幸了。

    但是,今日,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却亲自为李七夜下厨,煮一锅鱼汤,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这样的事情,那已经超出了所有人想象了。

    就算是吹牛皮,都没有人敢吹出来。如果说,有一天有人跟你说,你看到了兰书才圣给别人下厨,为别人煮上那么一锅的鱼汤,那么,所有人都认为你在吹牛。

    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敢吹出这样的牛皮了,最大的牛皮,你也只能这样吹,在某一天,你给兰书才圣煮上一锅鱼汤,那都已经是你一辈子吹过最大的牛皮了,更别说是去吹兰书才圣给你煮上一锅鱼汤这样的牛皮。

    但是,现在,兰书才圣的的确确是为李七夜煮上了那么一锅的鱼汤,别人连吹牛都不敢吹的事情,却真实的出现在这里了。

    “吃饱喝足,也该干点正事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在这一刻,李七夜双目一张,从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轻轻摆手,说道:“这么大的礼数,那是折我的寿,起身吧。”

    “谢大人——”长生殿皇再拜,神态恭敬。

    光明圣院、真龙庭的所有强者、所有老祖,在这个时候也都纷纷大拜,这才站了起来。

    当所有军团都站起来之后,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才落在了三目神童的身上,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这个小子,倒是有勇有为,有情有义。不过嘛,若不急着施救,就算保住了小命,这一身道行就算是毁了,这一双眼睛也算是毁了。”

    听到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话,灵心真帝芳心一震,忙是大拜,说道:“请公子救救他。”

    李七夜笑笑,轻摇头,说道:“有圣手在这里,也不需要我出手。”

    说着,他笑着对兰书才圣说道:“你不是炼了一炉好药吗?这个小伙子就交给你了。”

    兰书才圣看了看昏死过去的三目神童,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也罢,既然先生都如此说,我又怎么会吝啬这么一炉好药呢。”

    说着,他取出了一只玉瓶,交给了灵心真帝,说道:“十五日服一颗,他施了‘轮写天命’,跟死人差不多了,等他活过来之后,送来劲草道统,我为他再接道基。”

    “多谢公子、多谢才圣。”听到兰书才圣的话,灵心真帝大喜,再拜。

    天瞳道统的不少老祖一听到这话,都不由为之大喜,三目神童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听到兰书才圣这样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羡慕无比,毕竟,这是兰书才圣亲疗伤,就算是死人也能救活。

    “谢就不用了。”兰书才圣笑着说道:“你们两人,倒是很登对,同生死共患难,人生还有什么不可求也?希望你们能早日成亲,趁先生还在此,喝上你们一杯喜酒。”

    被兰书才圣这么一说,灵心真帝顿时粉脸通红,那怕她是一尊真帝,当着天下人的面,也不由娇羞。

    所有人都呆呆,这简直就是钦定的一桩亲事,由始祖亲自说亲,这样的一桩亲事,比宗门老祖开口还管用。

    甚至可以说,兰书才圣都开口说这么一桩亲事了,伊甸园的老祖也会十分乐见其成的。

    在这个时候,也有不少人偷偷地瞄了金变战神一眼,金变战神神态冷厉,杀意冰冷,整个人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大家也明白,金变战神与灵心真帝彻底没戏了。

    在今天之前,灵心真帝还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可惜,当金变战神出手要斩杀灵心真帝的那一刻起,他们两个人就真的是一刀两断了。

    当伊甸园单方面撕毁婚约之时,这也就意味着金变神庭与伊甸园断绝了关系,这就意味着灵心真帝再也不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了。

    现在兰书才圣亲自开口说亲,这一下子就让灵心真帝与三目神童之间的亲事一下子就变成了事实了,他们这一对患难鸳鸯也算是修得了正果。

    “乱七八槽的事情也告一个段落。”李七夜笑了笑,懒洋洋地说道:“该处理处理一下我这点破事了。”

    说到这里,目光往金变神庭、明王佛、云峰五友他们身上一扫,悠然地说道:“既然是十日之约,当是要履行约定了,今日,那就一决生死吧。”

    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这个时候,金变战神他们也不由神态一厉。

    兰书才圣向卷云神望去,徐徐地说道:“师伯,现在认输还来得及,莫自误。”

    兰书才圣这是在劝卷云神,这也是给了卷云神最后一个机会。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望向卷云神,在此之前,很多人都会认为,如果李七夜敢杀卷云神,只怕兰书才圣会为他报仇,与一位始祖为敌,那是十分不明智的事情。

    但,现在却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兰书才圣与李七夜的关系那是非同小可。

    卷云神此时望向其他四友,其他四友交了一个眼色,都郑重地点头,说道:“不论大哥作出怎么样的决定,我们都全力支持,大哥对我们恩重如山,碎身难报!”

    卷云神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拒绝了兰书才圣的好意,徐徐地说道:“吾儿惨死,若不为他报仇,无法告慰他在天之灵,我终生不得安宁,也不得眠寐!不论生死,也要为吾儿报仇,以告慰他在天之灵!”

    “罢了,那就尊重师伯的决定。”兰书才圣轻轻摇头。

    兰书才圣了解卷云神的心态,他老来得子,宝贝得不得了,管云鹏被杀之后,他老人家是食寐不安,心里面不得安宁,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儿子报仇。

    “劲草道统,以后就交给你了。”卷云神郑重地向兰书才圣说道。

    兰书才圣笑了笑,最后说道:“我也该走了,以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说着,坐回了椅子上。

    “哗啦”的声音响起,浪潮卷云,所有人的眼前一花,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随之消失的,还有那碧海蓝天,还有那柔软的沙滩,这一切都消失了。

    这一切都消失之后,这让人感觉是恍然一梦,刚才好像是在做梦一样,除了李七夜还站在天空上之外。

    “退后吧,以免得大家说我们以多欺少。”李七夜站在天空上,笑了笑,向圣霜真帝、紫龙女帝他们摆了摆手。

    圣霜真帝他们听令,大手一挥,随着他们一下令,光明圣院的军团、真龙庭的军团、仙魔道统的军团……所有的兵马都纷纷地退到了一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