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不仅仅是金变神庭的所有强者傻了眼,就是很多旁观的修士也都傻了眼了。

    大家都有些发懵,都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对于金变神庭来说,他们只是要灭了天瞳道统而已,谁叫他们天瞳道统的三目神童敢抢他们战神的女人,他们是要快意恩仇。

    问题是,他们好像没有招惹光明圣院、真龙庭、仙魔道统这些传承吧,怎么突然之间,他们金变神庭成了所有道统所围巢的对象了。

    “哇,太壮观了,这是一个女人引起的灭世大战呀。”看着这样的一幕,有强者不由惊叹一声。

    本来这件事情,大家都看得很明朗,那不就是因为三目神童抢了金变战神的未婚妻灵心真帝嘛,更何况,这还不算抢了,毕竟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之间还没发生什么事情,无非就是三目神童曾向灵心真帝表白而已。

    但是,金变战神咽不下这口气,不仅要杀三目神童,还要灭掉天瞳道统,当然,天瞳道统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两个道统都派出自己的军团,一场大战就这样爆发了。

    现在却偏偏变成了所有的道统、军团围剿金变神庭了,金变神庭好像一下子成了过街老鼠一样,变得人人喊打了。

    “这个世界也实在是太疯狂了,金变战神一句话说要灭了光明圣院,就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了,光明圣院一下子调来了千万大军。要灭了金变神庭。”有强者也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也太任性了,太强横了。”

    “金变战神的确是太狂了一点,但是,光明圣院也太任性了吧,一句话,就要调动千军万马,要灭了金变神庭。”

    事实上,多少人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都觉得疯狂,这里面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

    仅仅是眨眼之间的功夫,就千万大军被调遣到这里,这简直就是一场世纪大战,多少个时代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

    “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一位拥有长存实力的老祖目光深邃,徐徐地说道:“没有那么简单。”

    这位拥有长存实力的老祖目光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多少年了,光明圣院的光明军团都没有出世过,你相信仅仅因为金变战神的一句话,就立马调动千军万马杀过来吗?而且那是刹那之间,千军万马被投送到了这里来,这简直就是整装待发。”

    “就凭这么一点男女恩怨,只怕还不足让各方大动干戈,连长生殿这样的宗门都来了,这不可能是因为这么一点点的男女恩怨了。”这位长存目光深邃。

    “对——”另一位老祖想到紫龙女帝的话,说道:“刚才女帝不是说了吗?什么三目神童与灵心真帝的事已经被人钦点了。这,这里面只怕是有玄机。”

    此时,金变神庭的大军都十分压抑,对决天瞳道统,他们无所惧,甚至他们都快占了上风了,但是,现在面对这千军万马的时候,这就大大的对他们不利了。

    他们金变神庭再强大,也没有办法以一敌百,也做不到与这么道统同时为敌。

    “诸位,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金变神庭愿意与诸位坐下来好好谈谈。”太阳狂神徐徐地说道,神态郑重。

    就算太阳狂神再强大,再狂妄,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也不得不服软,他们金变神庭虽然强大,但是,面对这样的千万大军,他们也只有认输的时候了。

    但是,对于太阳狂神的认输,不论是光明军团,还是长生殿,又或者是真龙庭,都未作丝毫的反应。

    此时此刻,对于金变神庭来说,那是十分压抑的事情,他们被千万大军围剿,却没有任何友盟支援。

    本来他们与伊甸园是联姻的盟友,但是,现在伊甸园也撕毁了两家的联姻了,由亲家变成了仇家,加入了这一场围剿之中了。

    “过刚易折。”有老祖轻轻地叹息一声,低声地说道:“金变战神这是太狠了,这又没发生什么事,连自己未婚妻也要斩杀,这不是把两家好好的联姻给撕毁了吗?把亲家变成了仇人。”

    “是他活该——”有强大的老妪也冷笑一声,说道:“这就是打老婆的下场!”

    本来金变神庭就有着伊甸园这样的联姻,在危难之时,说不定还有伊甸园支援。但是,金变战神太过于自大了,自认为自己一生无需求于人,他有金变神庭支撑,有金变族撑腰,可以横扫所有强敌,但是,今天却落得如此被千万大军围剿的下场。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此时,端坐于高峰之上的明王佛站了起来,徐徐地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诸位道友,不妨谈谈如何?”

    此时明王佛站出来调停,一下子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说实在话,如果出面调停,明王佛还是有着足够份量的。

    明王佛是楞枷寺的主持,更是佛道中的领袖,他所说的话也是甚有份量。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能站出来表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代表着楞枷寺和佛道的态度,他的确是有这样的一个资格站出来调停一下。

    但是,对于明王佛的调停,各方反应平淡,倒是紫龙女帝坦率,她摇头,徐徐地说道:“明王佛,此间之事,非你所能调停,你已自身难保,自保吧。”

    “那卖我们几个老骨头一点薄脸如何?”此时云峰五友现身,卷云神说话掷地有声。

    看到云峰五友都站出来了,大家都不由望了过去,不由屏住了呼吸。

    可以说,云峰五友在老一辈中有着很重的份量,特别是卷云神,大家都知道的,卷云神的师侄就是兰书才圣,他们云峰五友站出来调停,这样的份量足够了吧,谁都会给他几分情面吧。

    “老友,退去吧。”年轻一辈,没有人去冲撞云峰五友,圣督大人摇头,徐徐地说道:“识相的,早早退出吧,越早越好,不然,你也活不过今天。”

    “这是怎么了?”见到千万大军不为所动,不管是谁来调停,都不卖情面,这让人不由嘀咕了一声,觉得这件事情透露着诡异。

    “呵,呵,呵……”卷云神就不吃这一套了,说道:“我这把老骨头,什么风浪没见过,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还有什么好怕的。”

    见到卷云神固执己见,圣督大人就不再说话了。

    就像那位老祖所说的那样,光明圣院也好,真龙庭也罢,不会突然心血来潮调动千军万马,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突然围剿金变神庭,也不会因为一句狂妄的话要调千军万马灭了金变神庭,这背后的种种,都是有着它的原由的。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压抑了,特别是对于金变神庭的所有弟子而言,那简直就是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今天,不是,不是十天之约吗?这,这,这怎么变成了大混战了呢?”有人看了一下时间,不由嘀咕地说道。

    “是呀,今天不是十日之约吗?”一谈到这样的事情,很多人这才回过神来。

    一开始,大家都是为了看十日之约的,是想看一看第一凶人独战金变战神他们七大至尊的,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天下道统围剿金变神庭了。

    “第一凶人呢——”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面面相觑,不少人伸颈张望,没有人看到第一凶人。

    “怎么第一凶人还没有来呀,不会是逃了吧。”有人不由嘀咕地说道。

    “不可能吧,第一凶人不至于会逃走。”也有强者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发现第一凶人的身影,似乎他已经忘了今天的约定的事情。

    “怎么这么热闹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慢悠悠的声音响起,天空一亮。

    大家望去,只见天空上打开了一个道门,从道门看去,那里是碧海蓝天,白沙绵绵,椰荫清凉。

    此时此刻,只见一个男子穿着一身便装,懒洋洋地坐在椰子树下,吹着海风,啜着美酒,十分的惬意。

    虽然那看起来像是一个镜像,但是,这样的一个碧海蓝天的世界,就好像在眼前一样,一下子给整个紧张气氛的战争场面带来了一丝丝的清凉,让人觉得有着一股十分舒服的凉意扑面而来。

    “第一凶人。”看到那个坐在海边吹着海风的男人,有人立即大叫地说道。

    “第一凶人来了,第一凶人来了。”看到第一凶人李七夜之后,有不少人纷纷叫了起来。

    “大人——”看到悠闲坐在那里的第一凶人李七夜,长生殿皇行大礼,单膝半跪,以致最高的敬意。

    “大人——”此时,紫龙女帝也随之效仿,单膝半跪,行大礼。

    圣霜真帝也是代表着光明圣院,单膝半跪,行大礼。

    “大人——”一时之间,光明圣院的千万大军,仙魔道统的诸位隐老、真龙庭的百万大军……都纷纷向李七夜行礼,以致最高的敬意。

    一时之间,一支支大军跪拜在那里,场面十分的震撼人心。

第3062章墙破众人推    仙魔道统的到来,也一下子让所有人意外了,毕竟,相比起很多强大的道统来,仙魔道统是比较低调的一个道统,特别长生殿,更是低调得很少露面。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长生殿都低调到快被人遗忘了,但是,长生殿的低调,并不是它的弱小,而是因为它很少出现于世间。

    长生殿有着种种的传言,特别是关于长生殿的隐老,更是有着不少的猜测。曾有强者说过,长生殿才是真正继承了长生老人衣钵的门派,所以,长生殿的诸位隐老乃是仙统界最长寿的老祖,甚至有传言认为,长生殿的诸位隐老之中,曾有隐老竟然是轮回成功的。

    可以说,长生殿的诸位隐世老祖那是十分强大的,他们是一股让任何道统、任何人都不敢忽视的力量。

    但,长生殿最为震撼人心的还是——姜长存,这位曾经打败过万统级别始祖的长存,曾经是威慑着一个又一个时代。

    试想一下,当年姜长存打败真炎始祖之时,多么的震撼人心,曾经让世间无数的真神为之振奋,让更多的真神对于这一条道路有了一个更清楚的认识。

    虽然姜长存已经很久未现于世了,但,却有不少人认为他是隐世于长生殿之中。

    今日,看到天空上一座座古殿浮现,古殿之中有着一位位又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祖之时,让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虽然诸位隐老在古殿之中都欲隐欲现,但是,他们的气息迟终是盘旋于空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虽然说,比起各大军团的千军万马而言,长生殿的人数是少了一点,但是,诸位隐老的强大,在场中的任何人、任何道统、任何军团都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在古殿之中的诸位隐老,那都是可以以一当万,以一当十万、百万的存在,他们只手就是可以横扫一片天空的老祖。

    “长生殿也来了,怎么仙魔道统也会趟这样的一趟浑水呢?”看到长生殿到来,这让很多人想不透。

    此时,长生殿皇立于虚空,美丽性感,又是皇胄无双,的的确确是一个充满着诱惑的美人。

    “难道以后仙魔道统不怕金变神庭报复吗?”也有人低声说道。

    仙魔道统的到来,这的确是出于所有人意料,因为在所有人印象之中,仙魔道统似乎与金变神庭没有任何恩怨,现在为什么仙魔道统会围剿金变神庭。

    如果说,光明圣院是因为金变战神的一句话而大怒,调动了千军万马来围剿金变战神,那还能理解。

    但,仙魔道统与金变神庭远无仇、近无怨,却也偏偏派兵来围剿金变神庭,这实在是太让人理解不了了。

    作为金变神庭的掌权人,金变战神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金变战神乃是一尊十二宫真帝,曾经是威慑天下,以战扬名,多少人听到他的威名,闻风丧胆。

    而他金变神庭,更是当今仙统界最强大的道统之一,号领整个金变族,谁人敢与之为敌。

    在今日,突然之间,他们金变神庭似乎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围剿的对象,似乎一下子成了人人都喊打的过街老鼠,这能不让金变战神心里面憋气吗?

    最让金变战神心里面觉得憋气的是,在平日里,他根本没放在心里面、未曾当作一回事的仙魔道统,也突然要来围剿他们金变神庭,这简直就是让他怒火三丈。

    “长生殿皇,错过了今日,本座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们仙魔道统,他日,必定是你们仙魔道统灰飞烟灭之时!”此时,金变战神双目一厉,杀意森罗,让人不寒而栗。

    金变战神乃是一尊十二宫真神,他一生怕过谁了,那怕他在困境之中,也一样如同一尊凶兽一样凶猛残暴。

    长生殿皇看了看金变战神,没有生气,徐徐地说道:“过了今日,再无金变神庭!”

    “凭你们仙魔道统吗?”金变战神狂笑了一声,双目一厉,霸气冲天,杀气如狂潮一般席卷天地。

    但是,长生殿皇已经没有再说话了,隐于古殿,很自在。

    “长生殿敢来围剿金变神庭,这,这有点不自量力了吧。”有人不由低声嘀咕。

    “嘿,你太小瞧长生殿了,就不知道姜霸在不在,如果姜霸来了,一切都是浮云了。”有一位老祖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姜长存一人,就可以打得天崩地裂,像太阳狂神这样的存在,十个都不够他打,他一个人就可以横扫金变神庭的所有军团。”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瞬间,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在刹那之间,整个天地兽息席卷,听到“呜”的一声巨响,一条条巨龙冲了过来。

    眨眼之间,只见一条条巨龙都盘踞在高空之上了,巨龙之后,乃是一支千军万马的军团,一个个强者骑着一头头的巨兽。

    “神兽天戎军!”看到这一支军团到来,不少人大吃一惊。

    “不对,不仅仅是神兽天戎军来了,连真龙庭的几位元祖都来了。”看到天空上的那一条条巨龙,有老祖抽了一口冷气。

    “真龙庭这是干什么?”有人也摸不着头脑了,吃惊地说道:“怎么他们也把军团开过来了。”

    “紫龙女帝,你欲何为——”看到神兽天戎军与真龙庭的元祖都来了,金变战神厉喝一声。

    紫龙女帝此时看着金变战神,徐徐地说道:“不为何,三目神童与灵心真帝,已受人钦点,是你不能动的人!若金变神庭不知进退,今日便全歼灭!”

    相比起光明圣院,紫龙女帝更是坦率,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而且紫龙女帝也是气势如虹。

    “哈,哈,哈,好,好,真的以为我金变神庭是任由人拿捏的泥人了吗?”金变战神怒极而笑,双目喷涌出了炽亮无比的光芒,杀意如刀,刀刀斩天。

    在这个时候,金变神庭的兵马已经开始收拢了,他们把所有人的兵力都聚集在了一起,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光明军团等等几十个军团的千万大军。

    虽然说,金变神庭的军团也是十分强大,曾经横扫九天十地,但是,面对着光明军团这千万大军,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更何况,还有仙魔道统、真龙庭的大军还在外围,随时都可以攻伐他们。

    一时之间,金变神庭最强大的老祖太阳狂神,他也脸色很凝重,他都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就那么多的道统围剿他们了。

    在刚刚,还是他们金变神庭与天瞳道统的恩怨而已,怎么一下子他们金变神庭就成了众矢之的了,这一刻,那怕是见过无数风浪的太阳狂神都不理解了。

    “紫龙女帝、圣霜真帝、金变战神、明王佛。”有人看着眼前年轻一代的无敌天才,不由说道:“光明圣院四大最强来了,这真够热闹的。”?“诸位,我想一定是误会了。”太阳狂神沉声地说道:“这仅仅是我们金变神庭与天瞳道统的恩怨而已,并没与诸位道统结仇,也未对诸位有不利之举。”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鸣,只见有一辆金色的神车驶来,光芒遮亮了天空,眨眼之间,只见无数如天使一般的强者降临,整个军团远远看去,犹如是天使军团一样。

    “伊甸园也来了。”看到这支军团,有人喃喃地说道:“会是金变神庭的援军吗?”

    然而,这就让人猜错了,神车之上的一位老妪向灵心真帝招手,说道:“丫头,过来,我给你讨回公道!”

    灵心真帝抱着三目神童,退于神车之中。

    “今日起,伊甸园与金变神庭联姻作废,伊甸园与金变神庭势不两立!”此时,这位老妪掷出了卷轴,听到“蓬”的一声响起,真火焚烧,整个卷轴被焚化,异象被撕裂。

    看到两个道统的联姻契被焚烧,这顿时让太阳狂神脸色一变。

    “神佬,何苦,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商量。”太阳狂神忙是说道。

    “嫁出的女儿虽然是泼出的水,但,打我们家的女儿,那是罪不可恕!”这位老妪拒绝了太阳狂神的调和。

    “娘家人来了。”有不少修士嘀咕了一声,低声地说道:“明白没有,千万别打老婆,后果很严重,特别是娘家强大的。”

    太阳狂神一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是伊甸园单方面撕毁了两大道统的联姻。

    见到伊甸园单方面撕裂了联姻,这让很多人都面面相觑,本来伊甸园与金变神庭联姻,乃是强强联合,对于两个大道统都有很大的益处。

    但是,现在伊甸园却与金变神庭撕破了脸皮了,从亲家成为了怨家。

    “这也不意外。”有老祖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灵心真帝也是当今伊甸园的继承人了,谁愿意看着自家的女儿被夫家欺负呢,伊甸园又不是没有底气,他们不需要仰仗金变神庭而生存。金变战神敢杀灵心真帝,伊甸园就敢与金变神庭干到底。”

    虽然说,灵心真帝不如金变战神强大,但是,伊甸园不见得会弱于金变神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