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日之约,不长不短,十日也匆匆过去了。

    十日之约到了,作为这一场约战主角的李七夜还没有到,早早就已经有人到场了。

    甚至在隔好几天,就早早有人占好了位置,等待着十日之约的到来了,有人是停留在远处的天空,也有人占据了最高的山峰,更是有了不起的长存直接在远处筑起了天镜,以供晚辈观看……?十日之约还没有到来之时,这颗巨陨已经是热闹非凡了,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强者不惜从遥远的地方赶过来,甚至有强大无匹的道统直接把道门开启在了这颗巨陨之上,大量的弟子涌入到这颗巨陨之上。

    毕竟,对于天下修士来说,这将会是一场了不得的盛宴,这是最强大的真帝对决,谁都不愿意错过。

    如此强大的对决,可以说,每一个时代都是很少见的,对于有能力有实力的修士强者而言,他们又怎么会错过这万载难逢的机会呢。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场盛宴,这样的一场决战,使得第一凶人的大名远播整个仙统界,可以说,时至今日,仙统界已经无人不知道第一凶人之名了。

    大家都知道,这个第一凶人屠帝斩神,凶猛绝伦,今日又要独战明王佛、金变战神、云峰五友这样的七位无敌之辈。

    所以,大战还没有开始之时,听到如此的壮举,让仙统界的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天才都不由为之叹服,感慨地说道:“举世之间,除始祖之外,还有谁敢如此的独战这七位无敌之辈,第一凶人,此乃是年轻一辈翘首,只怕是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之下的第一人了。”

    “的确是凶悍无匹,年轻就是好,何等的气盛,那怕敌人如狼似虎,也是毫无畏惧。”连老一辈的强者也都不由为之佩服。

    天下人都知道,明王佛乃是佛法无边,金变战神好战无敌,至于云峰五友,更是强悍无匹了,这样的七位无敌之辈,举世之间,还有谁敢独战他们了,除了金光上师与兰书才圣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人敢独战他们了。

    今日,第一凶人敢独战他们七位无敌之辈,这是何等的无畏,这是何等的勇气。

    “刚过易折。”也有些老一辈的大人物并不看好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太过于嚣张也不好,独战七位无敌之辈,就算第一凶人再强,只怕也是会吃亏,一招不慎,就会身死道消,这是何苦呢。”

    “的确,这位第一凶人,出道以来,乃是战无不胜,可谓是前途无量,成为始祖,那也不在话下,但是,太过于好胜,这将会为他招来灭顶之灾。何不再忍让一二,当羽翼丰满之后,再战也不迟。”有老祖也觉得李七夜操之过急,毕竟,现在独战七尊无敌之辈,那实在是太过于自信,太过于盲目了,一旦战败,那就是把自己的一生前途给葬送了。

    “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独战金变战神他们,自寻死路,嘿,他只怕还不知道金变战神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凶悍吧。金变战神,那可是身经百战,血战八荒,所向披靡。嘿,第一凶人所经历的战争,与金变战神一比,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了。”有与李七夜结怨的人,听到李七夜要独战金变战神,他们就不由幸灾乐祸了,期待能看到金变战神屠杀李七夜一幕。

    金变战神名动天下,他也有着很多崇拜者,一听到李七夜要独战金变战神他们,就是愤怒了,不屑地说道:“什么第一凶人,自我吹嘘罢了,也敢与金变战神为敌,嘿,等着死亡吧,他的惨叫声会响彻整个天地的,到时候,他就会后悔与金变战神为敌。”

    大战还没有开始,各种议论已经纷纷传于尘嚣,有人觉得第一凶人锐不可挡,必胜,而更多人认为金变战神他们底蕴无匹,李七夜与他们为敌,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

    至于作为这一场约战主角之一的李七夜,却一直都没有露脸,似乎消失得无声无息一样。

    而金变战神,一直停留在了那座曾插着圣剑的火山之上,而且,此时圣剑就横在他的身旁。

    金变战神端坐在那里的时候,就是一尊战神,战意高昂,在很远的地方就已经能感受到了他那股强大无匹的战意,不论是谁,一旦踏入了这样的一个领域,都瞬间会被他的战意攻击一样,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锤子瞬间狠狠地砸在了你的头颅上。

    道行浅的人,会被一下子锤得脑浆溅射,就算是道行强的人,都会被这样的战意一下子锤得头昏目眩。

    所以,当金变战神的战意肆虐于天地之间的时候,很多修士强者都不敢靠近,只能是远远观望,很多人都无法长时间承受他那狂暴凶残的战意。

    “太猛了——”不管是谁,远远感受到金变战神的战意,都不由毛骨悚然,此时金变战神就像是一头出柙的凶兽,随时都会择人而噬。

    “果然是名不虚传。”当感受到了这样的战意之后,不少人都为之敬畏。

    金变战神好战凶残之名远播天下,当真正接触到了金变战神之后,才真正能体会到他的可怕与凶猛。

    相比起金变战神的战意滔天来,明王佛就是完全不一样,明王佛也是端坐在那座山峰之上。

    明王佛此时并没有万丈金身,此时的他也就是普通人那般高大而已,身披着袈裟,身体是一朵金莲托着。

    他全身散发出金光佛意,只不过,他的金光佛意并没有席卷天下,仅仅是笼罩在他周身三尺而已。

    明王佛端坐在那里,低眉垂目,双手合什,似乎在神游太虚,在默念着佛经。

    尽管明王佛的金光佛意只是笼罩着周身三尺而已,但却依然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让人远远一看到他,一股仰慕之情便油然而生。

    此时的明王佛,给人一种普通众生、慈悲为怀、怜悯天下的感觉,是那么的伟岸,是那么的值得人去尊敬。

    事实上,明王佛的年纪并不大,虽然他早就名动天下,世间都传颂着他普渡天下、佛法无边的种种事绩,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相反,明王佛很年轻,甚至是很英俊,是一个十分帅气的和尚,但是,他端坐在那里的时候,佛法精深,这已经让人忘记了他是一个十分年轻帅气的和尚,在所有人眼中,他已经是一尊得道高僧,道行深不可测。

    这也不怪大家会有着这样的感觉,明王佛虽然年轻,但是,他可是楞枷寺的主持,更是佛道的领袖,他是佛法高深,法相壮严,让许多人看了都不由肃然起敬。

    “明王佛,不愧是楞枷寺历代以来天赋最高的主持。”看到明王佛乃是法相庄严,明王不动,他随意地坐在那里,就能镇压诸天,这让很多人看了之后,都不由肃然起敬。

    明王佛、金变战神已经在那里,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等待着惊天一战。

    当然,也有一些人在寻找云峰五友,但,却未见到他们的踪影,有人就不由低声地说道:“云峰五友呢?”

    “只怕是压轴吧。”也有大人物徐徐地说道:“要知道,卷云神,那可是兰书才圣的师伯,曾经指点过兰书才圣。”

    “姓李的,那是自寻死路了,敢与卷云神为敌,这不是等于与兰书才圣为敌呢?就算他真的斩了卷云神,只怕兰书才圣都不会放过他的。”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对于这一点,很多人早就想到了,卷云神是兰书才圣的师伯,更是曾指点过兰书才圣,这件事情是天下皆知的,现在第一凶人与卷云神为敌,兰书才圣能不为自己的长辈为敌吗?

    “嘿,说不定兰书才圣会亲临,那就更好看了。”也有人有着这样大胆的想法。

    一听到这样的想法,不少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不由兴奋起来。

    毕竟,很久以来,都没有谁看过兰书才圣出手了,如果今天能一见兰书才圣出手,那的确是一场盛宴。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决战还未到来,第一凶人李七夜还未现身之时,只见一艘艘战船出现在了天空之上,从天墟驶入了巨陨之中。

    一艘艘战船驶入巨陨,形成了浩大无比的舰队,声势十分的浩瀚,当这样的舰队出现之时,整个天地都不由为之摇晃了一下。

    “轰、轰、轰”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世间犹如被这样的舰队所碾压一样,空中的所有云朵都一下子被冲散。

    “天瞳道统——”在这个时候,有人认出了这样浩瀚舰队的来历,不由吃惊地说道:“天瞳道统的联合舰队来了。”

    “天瞳道统的联合舰队,这是玩真的了,天瞳道统的千门万派都联合起来了。”看到如此浩瀚的舰队,不少人为之吃惊。

    天瞳道统,乃是仙统界十分强大的道统,有着成千上万的宗门,今日,天瞳道统的联合舰队来了,这就意味着天瞳道统玩真的了。

第3117章凶猛好战    “铛——”的一声响起,剑鸣天地,万法皆悲,最终,圣剑被拔了出来。

    在圣剑被拔出来之时,剑鸣之声轰响天地,随之,无数修士强者的佩剑都共鸣起来,所有修士强者的佩剑都似乎不受控制一样,万剑齐鸣,都差点脱手飞了出去。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圣剑一下子绽放出了无穷无尽的剑芒,当剑芒绽放的瞬间,天地间沉浮着亿万天剑,亿万天剑旋转交替不息,森罗万象,十分的震撼人心。

    “铛——”剑指天地,在这个时候金变战神手持圣剑,剑所指,意所在,在他手中圣剑一指,所指方向,瞬间被洞穿,留下了一个恐怖无比的黑洞。

    此时,金变战神持圣剑而立,天地之间,所有的剑道都握在了他的手中,在这一刻,他犹如君临巅峰,手握乾坤,掌执万道。

    在这一刻,金变战神一双眼睛望来的时候,就好像千万天剑瞬间轰杀而至,特别是他身后沉浮亿万天剑,森罗万象,这样的景象更是让人不由有着伏拜的冲动。

    现在的金变战神,就好像是万剑君主,他天地剑道的帝皇,他是一切剑道的主宰,他挥手投足之间,就是可以亿万剑斩杀而至,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真神,都会瞬间头颅落地。

    “好强大——”感受到金变战神可怕的气息,让人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

    “呼——”的一声响起,在金变战神拔出圣剑的那一刻,万佛钵一卷,把最后的岩浆都收入了钵中。

    在这个时候,整个火海消失不见了,所有的岩浆都被收走了,当所有的岩浆都消失之后,露出裸面的大地,整个大地是一片的焦黑。

    此时,眼前这片天地,没有骇然的剑气,也没有炽人的岩浆,而且那可以焚化一切的真火也随着岩将被收走了,整片大地是一干二净,除了一片焦黑的土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当收走了岩浆之后,明王佛手中的万佛钵光芒更盛,在这一刻,这只万佛钵好像充满了力量一样,似乎就好像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一样,而且是超级火山,一旦爆发了,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所以,当明王佛双手托着这只万佛钵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万佛钵里面那股狂暴的力量,似乎有岩浆魔王在里面吼哮不止,甚至会破钵而出,滔滔不绝的岩浆会瞬间席卷整个世界一样。

    此时,金变战神手持圣剑,明王佛双手托着万佛钵,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这样的两股力量在这天地之间时隐时现的时候,让所有人在心里面都不由颤抖了一下,因为这两股力量太强大了,稍有不慎爆发的威力都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这,这太逆天了吧,这样也行,不仅仅是把圣剑收了,连整个火海也收了,这样的壮举,谁能做到。”看着眼前焦黑的大地,有不少的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

    “所以说,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已经参语了这里面的奥妙玄机。”有一位长存看出了一些端倪,徐徐地说道:“圣剑钉于此,乃是为镇压邪火。如果邪火在,剑圣的剑道就在这里亘古不灭,镇压的力量没有人能撼得动……”?听到这位长存的话,大家也都觉得有道理,试想一下,剑圣这样仙统级别始祖的力量,又有谁能撼得动呢?

    “但是,如果把里的邪火都收了,那么,剑圣的剑道将会收敛。”这位长存徐徐地说道:“所以,金变战神与明王佛同时出手,在收邪火的同时,也拔出圣剑,在这个时候,是邪火与圣剑力量相互抵消最好的时候,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也幸好圣剑钉杀镇压在这里太久,也磨灭了邪火最强大的力量,这也使是明王佛收走邪火之时容易很多。”这位长存感慨地一声,说道:“尽管是如此,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也是依然强大无比,换作是其他的人,那怕是同样的真帝,只怕是很难做得到了。”

    “是呀,太强了。”特别别是此时手握圣剑的金变战神、手捧着万佛钵的明王佛,让在场的人都感觉此时他们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巅峰了,在这个时候的他们,乃是状态最强大的时候了,他们一旦动手,将会超常的发挥自己实力。

    “十日之约,看来,明王佛他们是胜券在握。”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有强者也不由嘀咕地说道。

    “的确是如此,圣剑在手,有着天下无敌之势。”在这个时候,不少人纷纷改变了看法,都觉得这一次金变战神他们有着很大的胜算。

    在此之前,押李七夜胜的人比押明王佛圣的人多,但是,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之时,不少人开始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了,不少本来对李七夜信心十足的修士强者,在这个时候也不由为之动摇了。

    “十日之约,杀无赦——”此时此刻,金变战神的声音回荡于天地之间,而且他的声音犹如金属相碰一般,充满了杀戮,绝杀无情,让人听了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任何与我金变神庭为敌者,不论是出身于任何门派,任何传承,杀无赦——”此时时金变战神声音冰冷,当他的话一落下之时,听到“嗡”的一声响起。

    就在这刹那之间,金变战神那高大无比的金属身躯一下子散架,他那高大的金属身躯一下子化作了无数的金粉,金粉在这个时候像一阵狂风卷过,吹散在了天地每一个角落一样。

    “啊——啊——啊——”紧接着,一阵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回荡于天地之间,在这一刻,在这片天地的许多地方,鲜血狂飙,一个又一个的修士强者倒下,他们的身体被金粉一扫而过,一下子就好像是被千万把神箭射穿一样,鲜血狂飙。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成百上千的修士强者被屠杀倒在了血泊之中,在金粉一扫而过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连出手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一下子被屠杀了。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一听到惨叫声响起,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毛骨悚然。

    “是天瞳道统的弟子——”在这个时候有老祖反应过来,抽了一口冷气,说道:“金变战神在屠杀在这里的所有天瞳道统的弟子!”

    “屠杀天瞳道统的弟子——”听到这话,不知道多少人毛骨悚然,天瞳道统乃是仙统界一个强大无比的道统,有门派千万之多,来到这颗巨陨之上的天瞳道统弟子也很多。

    然而,散落在这个巨陨每一个角落的天瞳道统的弟子在眨眼之间被金变战神屠杀得一干二净,这是多么恐怖、多么铁血的手段。

    “这一次两大道统要开战了——”不少人纷纷相视了一眼,知道即将有怎么样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天瞳道统的三目神童在抢金变战神的未婚妻灵心真帝,现在金变战神开始对天瞳道统的弟子开展了大屠杀了。

    毫无疑问,金变战神是咽不下这口气,让天下人知道,谁敢跟他抢女人,那就等着被灭门吧。

    “可怜的天瞳道统弟子。”也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虽然说,三目神童他们这一脉掌执着天瞳道统,但是,天瞳道统有门派千万,现在被杀的,全部是天瞳道统的弟子,他们很多还是与三目神童不是同一个门派的,却偏偏招来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天瞳道统,必灭——”此时金变战神再一次出现在了那里,只见无数的金粉一卷,又铸造成了他那高大的金属之躯。

    他冷冷站在那里的时候,手掌鲜血淋漓,手掌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沿着手臂滴落下来,金变战神轻轻地舔了一下手掌上的鲜血,目光森然,杀伐无情,嗜血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十日之后,必挖出三目神童的心脏!”金变战神嗜杀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金变战神那模样,让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

    金变战神好战嗜杀的大名早就惊动天下了,但是,当真正看到金变战神那嗜血的目光之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双腿打哆嗦,在这个时候,让人觉得眼前的金变战神不是一尊战神,更像是一头嗜血发狂的猛兽,凶残无匹。

    “果然名不虚传。”有人打了一个哆嗦,喃喃地说道。

    当今天下,很多人都知道,不要轻易地与金变战神为敌,因为一旦与他为敌,他会大开杀戒,不仅仅会把敌人斩杀,甚至会把敌人的宗门屠杀得一干二净。

    所以,在仙统界,曾经有人过说,只要金变战神一扫而过,必定是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要变天了。”也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金变神庭与天瞳道统,必有一战。”

    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在仙统界,人人都知道,两个大道统之间,不会轻易开战,因为一旦开始,必定是战火连绵,甚至会打上几千年之久,到时候,生灵涂炭,十分的凄惨。

    现在金变战神却向天瞳道统天战了,这将会战火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