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铛——”的一声响起,剑鸣天地,万法皆悲,最终,圣剑被拔了出来。

    在圣剑被拔出来之时,剑鸣之声轰响天地,随之,无数修士强者的佩剑都共鸣起来,所有修士强者的佩剑都似乎不受控制一样,万剑齐鸣,都差点脱手飞了出去。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圣剑一下子绽放出了无穷无尽的剑芒,当剑芒绽放的瞬间,天地间沉浮着亿万天剑,亿万天剑旋转交替不息,森罗万象,十分的震撼人心。

    “铛——”剑指天地,在这个时候金变战神手持圣剑,剑所指,意所在,在他手中圣剑一指,所指方向,瞬间被洞穿,留下了一个恐怖无比的黑洞。

    此时,金变战神持圣剑而立,天地之间,所有的剑道都握在了他的手中,在这一刻,他犹如君临巅峰,手握乾坤,掌执万道。

    在这一刻,金变战神一双眼睛望来的时候,就好像千万天剑瞬间轰杀而至,特别是他身后沉浮亿万天剑,森罗万象,这样的景象更是让人不由有着伏拜的冲动。

    现在的金变战神,就好像是万剑君主,他天地剑道的帝皇,他是一切剑道的主宰,他挥手投足之间,就是可以亿万剑斩杀而至,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真神,都会瞬间头颅落地。

    “好强大——”感受到金变战神可怕的气息,让人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

    “呼——”的一声响起,在金变战神拔出圣剑的那一刻,万佛钵一卷,把最后的岩浆都收入了钵中。

    在这个时候,整个火海消失不见了,所有的岩浆都被收走了,当所有的岩浆都消失之后,露出裸面的大地,整个大地是一片的焦黑。

    此时,眼前这片天地,没有骇然的剑气,也没有炽人的岩浆,而且那可以焚化一切的真火也随着岩将被收走了,整片大地是一干二净,除了一片焦黑的土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当收走了岩浆之后,明王佛手中的万佛钵光芒更盛,在这一刻,这只万佛钵好像充满了力量一样,似乎就好像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一样,而且是超级火山,一旦爆发了,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所以,当明王佛双手托着这只万佛钵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万佛钵里面那股狂暴的力量,似乎有岩浆魔王在里面吼哮不止,甚至会破钵而出,滔滔不绝的岩浆会瞬间席卷整个世界一样。

    此时,金变战神手持圣剑,明王佛双手托着万佛钵,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这样的两股力量在这天地之间时隐时现的时候,让所有人在心里面都不由颤抖了一下,因为这两股力量太强大了,稍有不慎爆发的威力都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这,这太逆天了吧,这样也行,不仅仅是把圣剑收了,连整个火海也收了,这样的壮举,谁能做到。”看着眼前焦黑的大地,有不少的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

    “所以说,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已经参语了这里面的奥妙玄机。”有一位长存看出了一些端倪,徐徐地说道:“圣剑钉于此,乃是为镇压邪火。如果邪火在,剑圣的剑道就在这里亘古不灭,镇压的力量没有人能撼得动……”?听到这位长存的话,大家也都觉得有道理,试想一下,剑圣这样仙统级别始祖的力量,又有谁能撼得动呢?

    “但是,如果把里的邪火都收了,那么,剑圣的剑道将会收敛。”这位长存徐徐地说道:“所以,金变战神与明王佛同时出手,在收邪火的同时,也拔出圣剑,在这个时候,是邪火与圣剑力量相互抵消最好的时候,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也幸好圣剑钉杀镇压在这里太久,也磨灭了邪火最强大的力量,这也使是明王佛收走邪火之时容易很多。”这位长存感慨地一声,说道:“尽管是如此,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也是依然强大无比,换作是其他的人,那怕是同样的真帝,只怕是很难做得到了。”

    “是呀,太强了。”特别别是此时手握圣剑的金变战神、手捧着万佛钵的明王佛,让在场的人都感觉此时他们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巅峰了,在这个时候的他们,乃是状态最强大的时候了,他们一旦动手,将会超常的发挥自己实力。

    “十日之约,看来,明王佛他们是胜券在握。”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有强者也不由嘀咕地说道。

    “的确是如此,圣剑在手,有着天下无敌之势。”在这个时候,不少人纷纷改变了看法,都觉得这一次金变战神他们有着很大的胜算。

    在此之前,押李七夜胜的人比押明王佛圣的人多,但是,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之时,不少人开始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了,不少本来对李七夜信心十足的修士强者,在这个时候也不由为之动摇了。

    “十日之约,杀无赦——”此时此刻,金变战神的声音回荡于天地之间,而且他的声音犹如金属相碰一般,充满了杀戮,绝杀无情,让人听了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任何与我金变神庭为敌者,不论是出身于任何门派,任何传承,杀无赦——”此时时金变战神声音冰冷,当他的话一落下之时,听到“嗡”的一声响起。

    就在这刹那之间,金变战神那高大无比的金属身躯一下子散架,他那高大的金属身躯一下子化作了无数的金粉,金粉在这个时候像一阵狂风卷过,吹散在了天地每一个角落一样。

    “啊——啊——啊——”紧接着,一阵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回荡于天地之间,在这一刻,在这片天地的许多地方,鲜血狂飙,一个又一个的修士强者倒下,他们的身体被金粉一扫而过,一下子就好像是被千万把神箭射穿一样,鲜血狂飙。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成百上千的修士强者被屠杀倒在了血泊之中,在金粉一扫而过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连出手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一下子被屠杀了。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一听到惨叫声响起,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毛骨悚然。

    “是天瞳道统的弟子——”在这个时候有老祖反应过来,抽了一口冷气,说道:“金变战神在屠杀在这里的所有天瞳道统的弟子!”

    “屠杀天瞳道统的弟子——”听到这话,不知道多少人毛骨悚然,天瞳道统乃是仙统界一个强大无比的道统,有门派千万之多,来到这颗巨陨之上的天瞳道统弟子也很多。

    然而,散落在这个巨陨每一个角落的天瞳道统的弟子在眨眼之间被金变战神屠杀得一干二净,这是多么恐怖、多么铁血的手段。

    “这一次两大道统要开战了——”不少人纷纷相视了一眼,知道即将有怎么样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天瞳道统的三目神童在抢金变战神的未婚妻灵心真帝,现在金变战神开始对天瞳道统的弟子开展了大屠杀了。

    毫无疑问,金变战神是咽不下这口气,让天下人知道,谁敢跟他抢女人,那就等着被灭门吧。

    “可怜的天瞳道统弟子。”也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虽然说,三目神童他们这一脉掌执着天瞳道统,但是,天瞳道统有门派千万,现在被杀的,全部是天瞳道统的弟子,他们很多还是与三目神童不是同一个门派的,却偏偏招来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天瞳道统,必灭——”此时金变战神再一次出现在了那里,只见无数的金粉一卷,又铸造成了他那高大的金属之躯。

    他冷冷站在那里的时候,手掌鲜血淋漓,手掌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沿着手臂滴落下来,金变战神轻轻地舔了一下手掌上的鲜血,目光森然,杀伐无情,嗜血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十日之后,必挖出三目神童的心脏!”金变战神嗜杀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金变战神那模样,让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

    金变战神好战嗜杀的大名早就惊动天下了,但是,当真正看到金变战神那嗜血的目光之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双腿打哆嗦,在这个时候,让人觉得眼前的金变战神不是一尊战神,更像是一头嗜血发狂的猛兽,凶残无匹。

    “果然名不虚传。”有人打了一个哆嗦,喃喃地说道。

    当今天下,很多人都知道,不要轻易地与金变战神为敌,因为一旦与他为敌,他会大开杀戒,不仅仅会把敌人斩杀,甚至会把敌人的宗门屠杀得一干二净。

    所以,在仙统界,曾经有人过说,只要金变战神一扫而过,必定是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要变天了。”也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金变神庭与天瞳道统,必有一战。”

    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在仙统界,人人都知道,两个大道统之间,不会轻易开战,因为一旦开始,必定是战火连绵,甚至会打上几千年之久,到时候,生灵涂炭,十分的凄惨。

    现在金变战神却向天瞳道统天战了,这将会战火再起!

第3116章万佛钵    佛光万丈,在这刹那之间,佛光普照着整个火海,在这无穷的佛光之中浮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佛身。

    万丈金身,这就是明王佛。此时此刻的明王佛,身披金色袈裟,他身上的这一身袈裟乃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乃是楞枷寺历代佛主所披的楞枷佛衣。

    楞枷佛衣之上,嵌有十三件至宝,每一件宝物都闪闪发光,散发出磅礴无穷的佛力,当这十三件至宝散发出光芒的时候,闪闪的光芒可以亮瞎别人的眼睛。

    万丈金身的明王佛乃是发结佛髻,脑后生有佛光,佛盘浮现,有浮屠之力,他坐于那里,身下生有金莲,金莲有八十八瓣,佛光吞吐,金光散漫。

    明王佛坐于那里之时,伟岸无双,佛光普照,当他身上的佛光散开之时,驱散了黑暗,犹如他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主宰一样。

    佛光无边,普照八方,在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好像是成为了佛的国度,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明王佛——”见到明王佛端坐在那里之时,火海之中的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合什,向明王佛行大礼。

    “阿弥陀佛——”也有很多强者也随着明王佛宣了一声佛号,一时之间,佛号之声响彻了天地,久久回荡不散。

    在这一刻,整个火海变得那么的神圣,在佛光普照之下,让人有一种归皈的冲动,在这个时候,不由让人想起了一句话——佛海无边,回头是岸!

    对于万丈金身盘坐于那里的明王佛,不知道有多少人肃然起敬,甚至有人三拜九叩,向明王佛以致最高的敬意。

    明王佛,楞枷寺的主持人,更是佛道领袖,在仙统界有着无数的信徒,曾受无数人的崇拜,走到任何地方,都有着许多人对他顶礼膜拜。

    “嗡——”的一声响起,除着明王佛的佛光普照,在这一刻天空上飘洒下了无数的佛光粒子,佛光粒子飘洒而落的时候,好像有着无数的精灵洒落于人间一样。

    一时之间,所有人不仅仅是沐浴在了佛光之下,而且佛光粒子洒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时,在这一刻让人都感觉自己慢慢地融入了佛道之中。

    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感觉到佛力磅礴,自己如同是处身于无边的佛海之中,让人有着归皈佛门的冲动。

    随着佛光普照,无数的佛光粒子洒落,整个佛道好像是融入了火海之中,特别是无数的佛光粒子落于岩浆之上的时候,就好像什么东西落入湖中一样,似乎听到很轻微的“咚”的一声,泛起了涟漪。

    所以,当所有的佛光粒子洒落在了岩浆之上的时候,岩浆竟然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壮观,随之,佛光粒子也融化在了岩浆之中。

    随着无数的佛光粒子洒落,就越来越多的佛光粒子晒化入了岩浆之中,而佛光粒子融化得越多,连岩浆慢慢都被佛道所浸透了一样。

    最后听到了“嗡”的一声响起,岩浆竟然慢慢地散发出了佛光,一时之间,整个火海乃是经纬交错,佛光纵横,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让人看得为之毛骨悚然的火海,竟然是化作了一片佛土。

    在“嗡”的一声中,只见火海之不仅仅是散发出了佛光了,竟然浮现了佛家异象,有浮屠出现,有比丘禅唱,更是有大佛讲经……

    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耳边在回荡着颂经之声,这个时候让人不由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是处身于佛道净土之中,聆听着佛家的经文之声。

    “他,他,他这是要干什么——”在这个时候,有人不由大吃一惊。

    “他是要炼化火海。”有老祖看出了玄机,徐徐地说道:“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好的了,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参悟,他们不仅是参悟透了所有的玄机,也是在这里布下了大道的法则,他们就是等这一刻收网了。”

    “阿弥陀佛——”在这个时候,明王佛宣了一声佛号,佛号之声响彻了天地,回荡于每一个人的心中,如此的威力,让不少老祖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骇。

    在这个时候,手结佛印的明王佛取出了一只宝钵,恭敬地托于双手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只见这只宝钵一下子喷涌出了滔滔不绝的佛光,一轮轮的佛影浮现在那里,随着这一轮轮的佛影交替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火海已经化作了无尽佛国,只见这只宝钵之中飞出了一尊尊无上圣佛,一尊尊的无上圣佛悬浮于天地之间,为所有人讲经颂道。

    “万佛钵——”看到明王佛手中的这只宝钵,有一位圣皇一下子认出来了,大叫地说道:“楞枷寺的镇寺重宝!”

    “真的是万佛钵——”不少大人物看清楚了明王佛手中的这只宝钵之后,都不由吃惊,说道:“没有想到,明王佛竟然把楞枷寺的重宝都请来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只见高大金属身躯的金变战神他的身上也一下子生长出了一只只粗大无比的手臂。

    在“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金变战神的一只只粗大手臂竟然撑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空间,空间吞吐着光芒,闪现种种的异象,在这一个个的空间之中,有神兽浮现,有众神闪动,更是有玄天碧海……种种异象,那是十分的神奇。

    在这个时候看去的时候,金变战神就好像是手托天地一样,每一只手臂就托着一个天地。

    “降神——”金变战神一声长啸,口吐真言,在他的话一落下之时,每一只手臂一下子散发出刺眼无比的光芒。

    “砰、砰、砰……”的一声声响起,在这一刻,金变战神一只只手臂所托的空间之中,竟然降下了一尊又一尊的神祗,这一尊又一尊的神祗身躯高大无比,头顶苍天,脚踏大地。

    这样的一尊尊神祗虽然是欲隐欲现,但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神圣气息,那是让天地生灵都为之膜拜,十分的强大。

    这一尊尊的神祗降下之后,落于火海的每一个角落,似乎一下子就把整个火海给包围起来了,整个天地都充斥着这种无穷的神圣力量。

    “诸神降——”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有一位不朽真神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是金变神庭的不传之秘,好强大。”

    “他们要干什么?”看到一个个神祇都站于火海的每一个角落,有人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很多人都看不透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的手段,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

    在这一刻,只见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相视了一眼,最后,彼此重重地一点头。

    “开始——”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齐喝一声,犹如要吼碎天地。

    “轰——”在这一刻,整个火海摇晃了一下,紧接着,“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只见降落于火海每一个角落的神祗都奋力而起,把整个火海都抬起来一样。

    “轰、轰、轰”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都感觉火海摇晃起来,不仅仅是火海摇晃起来,大家还感觉到大地在上升,似乎有什么力量抬起了整个大地一样。

    “我,我,我们是在上升吗?”感受到大地都被抬起来了,有人不由吃惊地说道。

    “是的,没错。”有老祖十分肯定地说道。

    “开——”在这瞬间,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同时狂吼了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明王佛手中的万佛钵乃是门户大开,听到了“轧、轧、轧”沉重的声音响起,就好像是有万佛联手,推开了沉重无比的佛门一样。

    当佛门打开之时,无尽的佛力瞬间形成了恐怖无匹的漩涡,而与此同时,整个火海也散发了更为璀璨的佛光。

    “轰、轰、轰”奔腾之声不绝于耳,当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火海中的所有岩浆竟然是化作了奔腾的惊涛骇浪一样。

    在这奔腾的轰鸣声中,只见所有的岩浆都像巨浪一样向万佛钵冲了过去。

    万佛钵乃是门户大开,吞噬着这奔腾而来的岩浆。这片火海的岩浆是多么的巨大,随便掀起一个岩浆巨浪,那都可以把天上的星辰拍下来,但是,万佛钵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无穷无尽地吞噬着那如惊涛骇浪一样奔腾而来的岩浆。

    看着万佛钵在吞噬着火海岩浆的时候,一时之间,把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起——”金变战神也是狂吼一声,他那千万只托着空间的手臂,在这刹那之间,全部都紧紧地握在了圣剑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在金变战神所有手臂握在剑柄上之时,他奋力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大地沉了一下,似乎大地被金变战神一脚踩沉了。

    “轧、轧、轧……”在这一刻,沉重的移动起响起,在金变战神奋力一拔之下,只见钉在火山之上的那把圣剑被一寸一寸地拔出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