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火海之中,有大海磅礴,浪花朵朵,碧绿的海水一望无垠。

    一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是一股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扑面而来,海风之中带着清凉的湿意,让人十分的舒畅,忍不住咂了一下舌头,让人感觉有滋有味。

    这样的一个大海出现在火海之中,它并非是火海的造化之地,它是外来的汪洋大海,而且,这样的一个大海出现在火海之中,没有人看得到,除非是被允许,只怕强大的真帝也一样无法进来。

    李七夜一步便迈入了这无垠的大海之中,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便迈入了大海深处。

    在大海深处,有一小岛,翠绿安静,如同是海中的一颗明珠。

    在小岛一角,有着白色的沙滩,沙子又细又白,赤脚踩在这沙滩之上,犹如踩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

    头顶上太阳高挂,阳光明媚,眼前乃是碧海银滩,这样的一幅景象,那实在是美仑美负,犹如是世外桃源一样。

    此时此刻,在椰子树荫之下,换一身轻便简壮,躺在软椅中,喝着清凉的冰茶,吹着海风,那是多么惬意,多么舒服的事情。

    在下一刻,在刹那之间,李七夜已经躺在了椰子树荫之下,手握着一杯冰茶,轻轻地啜着。

    冰茶,用的是云顶仙岭上的八千年晶冰;茶,乃是凤栖古树的嫩叶所揉制,而且,嫩叶只取紫金白毫,三万年才抽一叶。

    如此之茶,八次揉制,第一次焙制之时,用的是乌龙道火;第二次焙制之时,用的是鳌金真火;第三次焙制之时,用的是幽冥阴焰……

    如此之茶,莫说是凡人不可制,就算是真帝也制之不了,只能是出自于始祖之手。

    此茶以极品冻水煮之,再以霜龙之道镇之,最后才加入云顶仙岭的八千年晶冰,如此一杯好杯,这才出现在了李七夜手中。

    极品之茶,举世之间,除了制茶之人外,也唯有李七夜有这个资格喝得到了。

    “好茶,极品。”李七夜叹了一口,赞着,极品之茶,能得李七夜如此的赞叹。

    在旁边,有一个青年在忙碌着,这个青年,此时是十分的休闲,穿着一身大裤叉子,很随意,但是,他身上总给人一种星辉流动的感觉。

    “茶好,也需要先生这等神人才能品得出来。”青年一边忙碌着,一边笑着说道。

    “如果要我来说,这样的一杯好茶,值得我饶你们家的老人一命。”李七夜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我已跟他说过,自寻私仇,那是自寻死路。”青年苦笑,摇头,说道:“可惜,他听不进去。老来得子,实不容易,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这杯茶,值得。”李七夜笑了笑。

    青年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先生举止,自有主张,无需我等干涉。大道漫漫,总会有人过不了这一道坎,若是事事皆去挂牵,只怕万世始祖,也都会被累死。”

    “这话说得有道理。”李七夜笑着说道:“所以,有些惊艳之辈,索性不立道统,独来独往,因为子孙多有不孝。”

    “人各有福,各安天命吧。”青年笑着说道:“就算是始祖,也有诸多无能为力之事。”

    “此乃也是。”李七夜点头,说道:“万世皆难,虽然说,对于修士而言,出身于豪门,有着诸多好事,但是,当你走得越远,肩上的背负就是越大。就好像是一只雄鹰,驮着一座山飞翔,终究会坠落!”

    “谁能自清。”青年也叹息一声。

    “当然,金鹏驮一座山,那是没问题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是能驮得起那座山的金鹏!”

    “先生这话,我以之荣焉。”青年不由笑了起来。

    “所以,你不创道统?”李七夜含笑着看青年。

    “想过。”对于李七夜这样的问题,青年徐徐地说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谁都想让自己的传承延续下去。毕竟,一个人,死亡了,还不算死亡,但,哪一天有人把你忘记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亡。后世之间,最容易铭记你的,那就你的后人。”

    “但,子孙多不孝。”李七夜捉狭地笑着说道。

    “也是。”青年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吧,缘份,又有谁能说得清呢,就像我能遇到先生,这也算是一种缘份。”

    “这样的缘份,那可就不是巧合了。”李七夜摇了摇头。

    “事在人为嘛。”青年也很坦然,笑着说道:“先生能赏脸,这不也是一种缘份吗?”

    “也是。”李七夜认真点头,看了一下青年,说道:“你这样的绝世无双,天天在琢磨着吃吃喝喝的,那不是暴殄天物。世人只怕皆认为你是不务正业,实为可惜。”

    “我此乃是救世,世人又焉可知。”青年很自在,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十分的从容。

    如果有第三个人听到青年这样做点吃吃喝喝的就是救世,一定会认为他在吹牛。

    “你这样的救世,那就特别了。”李七夜也不否认。

    “救世方法有很多,我道浅力薄,只好迂回。”青年说道:“这又何奈未可呢。”

    “你这样的话,也谦虚了,你都道浅力薄的话,三仙界,没有强者。”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

    “又焉能与当世相比。”青年无奈,说道:“我这也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而已。惊艳无敌的始祖,最后不也是堕落,我这点道行,我也不知道撑得了多久。”

    说到这里,青年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七夜握杯的手顿了一下,说道:“人心无限,在于各人的选择,一念之间,不仅仅决定自己的命运,也决定了自己世界的命运。”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太过于惊艳,也不一定好事,树秀于林,风必摧之。被选中者,不是没有原因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先生说得也是。”青年苦笑了一下,说道:“望三仙界安然无恙吧,亿万生灵,我也无法面面俱到。”

    “看你闲情逸志。”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心系天下嘛,那怕你在汪洋中捕鱼,还是在凶地中伐木,但是,你那扇动的耳朵,依然在聆听着三仙界的动静。”

    “我也不想。”青年淡淡地说道:“人总是自私的,如果让我去选,我当然乐意独舟而行,但,我一生下来,就注定着捆绑得太多。还是那句老话,能力有多大,责任有多大。”

    李七夜轻轻点头,没有说什么。

    “大战将来了,你准备好了没有。”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青年手中的动作不由停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下,说道:“先生认为,将会有怎么样的敌人来。”

    “始祖。”李七夜看了他一眼,徐徐地说道:“打前哨的,会有一些弱兵,但是,大军压境,必定会始祖级别的。”

    “我也只能一战了,还能逃吗?”青年只好苦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就算我想,但,也不能,毕竟,身后就是我的家!换作先生,也是如此。”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过了一会儿,徐徐地说道:“若是天堑不破,还是能撑得了一段时间,毕竟,天堑还是大有用处的。”?“就怕不该来的要来。”青年神态间有了担忧。

    “难说。”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此等境界,往往不可揣摩,也有可能来,也有可能不来。若不来,一切皆好,你应该烧高香。”

    “我明白。”青年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三仙界若不战场……”

    “就算是不该来的来了,我是必定会出手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是,你要知道,一战天崩,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能保证了。”

    “先生能出手,那已经是三仙界的大幸。”青年郑重点头,神态间有着一抹忧虑。

    他这样的无敌之辈当然明白李七夜所说的一战天崩了,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一旦真的到了那地步,说不定三仙界被打得支离破碎。

    但是,一旦发展到这样的局面,谁都改变不了,就算他有心去守护这个世界,也一样守护不住。

    “不渡海吧。”李七夜望着碧蓝的大海,目光无比深邃,徐徐地说道:“我更期待不渡海,那里才是一战的好地方,而且,会更有意思,更加的刺激。”

    说到这里,他嘴角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明白李七夜所说的更刺激代表什么,如果李七夜都说更刺激,那么,诸天万界的生灵,都会被吓破胆,都会伏在地上颤抖。

    “希望不来。”青年无奈,说道:“这是三仙界所无法承受的力量。”

    “放心吧,就算真的要来,老头子们也会把战场截留在不渡海。”李七夜淡定自在,说道:“他们守护了多少年了,他们当然不希望三仙界成为战场,更不希望三仙界被打得支离破碎。”

    “但愿如此。”青年也只能这样祈祷了。

第3113章孺子不可教    “十天后,必斩你头颅,为吾儿祭祀!”卷云神森然,杀意如狂风一样席卷天地,让不少人簌簌发抖。

    “十日后,斩你们头颅下酒。”李七夜大笑一声,转身就走:“给你们十天时间,安排好后事。”说完便飘然而去。

    “嘿,听到没有,大圣人大发慈悲,没要你们狗命,给你们十天时间,好好准备后事吧。”大黑牛也缺德,临走之前讥刺他们几句。

    见李七夜离开,三目神童他们也忙是跟了上去。

    虽然李七夜的话十分的难听,也是十分的霸道,但是,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明王佛他们,又或者是云峰五友,都只好憋着心里面一口气,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至于所有旁观的修士强者,他们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那怕是见李七夜视明王佛、云峰五友如蚁蝼,很多人都不敢再吭声了,大家都不敢再妄言去评论。

    因为李七夜太恐怖了,出手便屠神,真帝在他手中也是如同蚁蝼一样,所以,现在评论十日之约,还为时尚早。

    “第一凶人,凶,就是一个字。”看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

    很多修士强者也不由苦笑了一下,第一凶人,他不仅仅是可以称之为凶人,更是能称之为第一。

    说实在的话,此时在所有人眼中,当世年轻一辈,还有谁比他更凶猛、更凶残、更凶悍的呢?没有,所以,他这个“第一凶人”之称谓,可以说是名至实归。

    “天将变,凶人出。”在这个时候,有强者想到近几年一直流传着的那句话,低声地说道:“难道,他,他将会成为仙统界的心头大患吗?”

    “那不一定,天算阁的传人可是另有一番解读。”有一位参加过盛宴的老祖摇头,说道:“或许,他是仙统界的大救星都不一定。要知道,这句话可是穷碧始祖传出来的,天算阁传人的解读,那也算得上是权威了。”

    “一切都不好说,现在下论定,为时早矣。”也有人持保守的观点。

    李七夜他们离开之后,便继续前行,在途中,他都看了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一眼,笑吟吟地说道:“我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呢。”

    “没,没,没那么一回事。”三目神童顿时老脸发烫,立即一口否认,怕让灵心真帝尴尬。

    灵心真帝也粉脸一红,她反而倒众容很多,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而已。

    “啪——”的一声响起,三目神童的话一落下的时候,大黑牛就是一记重重的蹄子砸在了三目神童的脑袋上,一下子砸得三目神童是满头金星,一阵昏眩,差点就昏了过去。

    三目神童的脑袋一下子长起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包,这可以想象大黑牛下手有多狠了。

    “你打我干嘛——”三目神童也不由跳了起来,被大黑牛的一记蹄子打昏了。

    “蠢货——”大黑牛骂道,恨铁不成钢,说道:“你真的是愚蠢得不可救药!举世之间,有几个人有那个荣幸得到大圣人去主持婚礼的,现在就是你人生最好的机会,有大圣人给你保驾护航,你们两个人的婚姻就是一片平坦,你们的人生也将会高歌猛进……”

    “……当你们再过一些年回头再看看,你们才会知道,能有大圣人给你主持婚礼,这将会你们人生中最大的幸事,最大的荣耀!放眼天下,不要说是三仙界,整个诸天十地,万界无疆,只怕都没有谁能有这个机会能得到大圣人去喝喜酒、主持婚礼这样的无上待遇了!”

    大黑牛毫不给情面,狠狠地骂了三目神童一通。

    “这,这,这,这个,我,我,我,那个,那个……”三目神童被大黑牛骂得头昏脑胀,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他还时不时偷偷地瞄了灵心真帝一眼,灵心真帝神态有三分羞意,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了。

    “笨蛋,你这样的笨蛋,还号称是天赋是天下第一呢。”大黑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看你,是天下零蛋才对。”

    “好了,不要为难他们。”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摇头。

    三目神童终究还是年轻,脸皮薄,不像大黑牛这样的老油条,做起事情来,没脸没皮。

    “有情人,终成眷属。”李七夜看了看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也是天地之合,道远且艰,且行且珍惜吧。”

    “我,我,我会的。”三目神童十分不好意思,偷偷地瞄了灵心真帝一眼,灵心真帝也同时看了他一眼,然后他们两个的眼神飞快躲开了。

    他们两个人都是名动一方的无敌之辈了,三目神童是半步长存,灵心真帝是七宫真帝,他们不论是放在哪个道统,哪一个时代,都是威慑八方,万人之上。

    但是,他们此时的神态,就像是一对初恋的小男女,十分的有意思。

    这让旁边的圣霜真帝看了都不由莞尔一笑,三目神童也在北院读过书,在北院读书的日子里,三目神童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狂傲,简直就是九天十地唯我无敌的姿态。

    但是,现在的三目神童,哪里有在北院那种嚣张无敌的模样,反而更像是一个脸皮薄害羞的小男孩。

    “笨蛋——”对于三目神童,大黑牛是恨铁不成钢,瞪了他一眼,不屑的神态。

    三目神童也没什么,他终究还是年轻,更何况,灵心真帝还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呢,这样的事情,他人生还没有经历过。

    当然,在大黑牛眼中看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金变战神那已经是成为一个死人了,有李七夜撑腰,什么世俗的力量,什么道统的阻拦,都不成问题,只不过,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他们两个人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十天也不算长,你们走走逛逛吧。”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停下了脚步,笑了一下,然后随之消失了。

    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七夜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三目神童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去了哪里。

    “慢慢习惯吧。”大黑牛就淡定了,说道:“高人行事,不是你们所能揣摩的,以后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你们去学习。”

    大黑牛很多时候是不靠谱,而且绝对是一个不良的家伙,但是,他还是长辈,有时候,还是会帮衬一下他看得顺眼的晚辈的。

    “我们去走走吧,这火海里有一些造化之地,十分奇妙。”李七夜走了之后,灵心真帝建议地说道。

    “好。”三目神童立即点头赞同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把三目神童拉到一边,瞪了他一眼,说道:“小子,十天时间,你抓紧了。”

    “抓紧什么——”三目神童不由一头雾水。

    “蠢——”大黑牛一记蹄子狠狠地砸在了三目神童的头顶上,一下子把三目神童砸得满脑袋的金星,说道:“抓紧把妹子泡到手呀,你是笨蛋呀!”

    “十天,这,这,这个,这个不好吧。”三目神童不由偷偷地瞄了灵心真帝一眼。

    “不好,什么不好了,难道你不喜欢吗?我看你,天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巴不得立即把她娶回家。”大黑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但,但,但,但她还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三目神童纠结了一下,无奈地说道。

    “蠢货。”大黑牛不屑地看着他,说道:“十天之后,金变战神就是一具冷冰的尸体,搞不好,金变神庭甚至是整个金变族都灰飞烟灭!没金变战神什么事情,也没金变神庭什么事情,你难道是蠢货,有大圣人撑腰,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可,可是,金变战神刚死,我,我,我们就,这,这,这个不好吧。”三目神童还是十分有人伦观念。

    “切——”大黑牛不屑一顾,说道:“什么不好,修士就是逆天而行,这等俗人之见,尘埃而已。”

    说到这里,大黑牛冷冷地看了三目神童一眼,说道:“这十天,是你的机会,你以为大圣人有那个时间等着喝你的喜酒。人家开口了,你就应该速战速决,十天之内,摆酒,请大圣人给你主持婚礼,只要大圣人往那里一站,一切都妥了。”

    这头一肚子坏水的大黑牛,看事情比其他人更加的透彻。

    “十天,这,这……”三目神童一下子头大了,十天,他哪里有那个本事在十天之内与灵心真帝进展那么快呢。

    “你呀,蠢得无药可救。”大黑牛摇了摇头,说道:“看你天赋蛮好的,以为你是个可造之材,看来,笨蛋一个,人不够机灵。”

    三目神童被大黑牛这样一说,十分尴尬。

    当三目神童和大黑牛回来之后,圣霜真帝含笑,说道:“你们在一旁叨唠什么呢?”

    圣霜真帝也是很聪明的人,有着一颗玲珑心,她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所以才会给三目神童一个发挥的话题。

    “没,没什么事。”三目神童哪里敢说出来。

    “嘿,我在问这小子,什么时候把灵心这个美丽的新娘娶回去。”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不,不,不是的——”三目神童顿时被吓得忙否认。

    “笨蛋,无药可救。”大黑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