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天后,必斩你头颅,为吾儿祭祀!”卷云神森然,杀意如狂风一样席卷天地,让不少人簌簌发抖。

    “十日后,斩你们头颅下酒。”李七夜大笑一声,转身就走:“给你们十天时间,安排好后事。”说完便飘然而去。

    “嘿,听到没有,大圣人大发慈悲,没要你们狗命,给你们十天时间,好好准备后事吧。”大黑牛也缺德,临走之前讥刺他们几句。

    见李七夜离开,三目神童他们也忙是跟了上去。

    虽然李七夜的话十分的难听,也是十分的霸道,但是,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明王佛他们,又或者是云峰五友,都只好憋着心里面一口气,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至于所有旁观的修士强者,他们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那怕是见李七夜视明王佛、云峰五友如蚁蝼,很多人都不敢再吭声了,大家都不敢再妄言去评论。

    因为李七夜太恐怖了,出手便屠神,真帝在他手中也是如同蚁蝼一样,所以,现在评论十日之约,还为时尚早。

    “第一凶人,凶,就是一个字。”看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

    很多修士强者也不由苦笑了一下,第一凶人,他不仅仅是可以称之为凶人,更是能称之为第一。

    说实在的话,此时在所有人眼中,当世年轻一辈,还有谁比他更凶猛、更凶残、更凶悍的呢?没有,所以,他这个“第一凶人”之称谓,可以说是名至实归。

    “天将变,凶人出。”在这个时候,有强者想到近几年一直流传着的那句话,低声地说道:“难道,他,他将会成为仙统界的心头大患吗?”

    “那不一定,天算阁的传人可是另有一番解读。”有一位参加过盛宴的老祖摇头,说道:“或许,他是仙统界的大救星都不一定。要知道,这句话可是穷碧始祖传出来的,天算阁传人的解读,那也算得上是权威了。”

    “一切都不好说,现在下论定,为时早矣。”也有人持保守的观点。

    李七夜他们离开之后,便继续前行,在途中,他都看了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一眼,笑吟吟地说道:“我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呢。”

    “没,没,没那么一回事。”三目神童顿时老脸发烫,立即一口否认,怕让灵心真帝尴尬。

    灵心真帝也粉脸一红,她反而倒众容很多,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而已。

    “啪——”的一声响起,三目神童的话一落下的时候,大黑牛就是一记重重的蹄子砸在了三目神童的脑袋上,一下子砸得三目神童是满头金星,一阵昏眩,差点就昏了过去。

    三目神童的脑袋一下子长起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包,这可以想象大黑牛下手有多狠了。

    “你打我干嘛——”三目神童也不由跳了起来,被大黑牛的一记蹄子打昏了。

    “蠢货——”大黑牛骂道,恨铁不成钢,说道:“你真的是愚蠢得不可救药!举世之间,有几个人有那个荣幸得到大圣人去主持婚礼的,现在就是你人生最好的机会,有大圣人给你保驾护航,你们两个人的婚姻就是一片平坦,你们的人生也将会高歌猛进……”

    “……当你们再过一些年回头再看看,你们才会知道,能有大圣人给你主持婚礼,这将会你们人生中最大的幸事,最大的荣耀!放眼天下,不要说是三仙界,整个诸天十地,万界无疆,只怕都没有谁能有这个机会能得到大圣人去喝喜酒、主持婚礼这样的无上待遇了!”

    大黑牛毫不给情面,狠狠地骂了三目神童一通。

    “这,这,这,这个,我,我,我,那个,那个……”三目神童被大黑牛骂得头昏脑胀,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他还时不时偷偷地瞄了灵心真帝一眼,灵心真帝神态有三分羞意,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了。

    “笨蛋,你这样的笨蛋,还号称是天赋是天下第一呢。”大黑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看你,是天下零蛋才对。”

    “好了,不要为难他们。”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摇头。

    三目神童终究还是年轻,脸皮薄,不像大黑牛这样的老油条,做起事情来,没脸没皮。

    “有情人,终成眷属。”李七夜看了看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也是天地之合,道远且艰,且行且珍惜吧。”

    “我,我,我会的。”三目神童十分不好意思,偷偷地瞄了灵心真帝一眼,灵心真帝也同时看了他一眼,然后他们两个的眼神飞快躲开了。

    他们两个人都是名动一方的无敌之辈了,三目神童是半步长存,灵心真帝是七宫真帝,他们不论是放在哪个道统,哪一个时代,都是威慑八方,万人之上。

    但是,他们此时的神态,就像是一对初恋的小男女,十分的有意思。

    这让旁边的圣霜真帝看了都不由莞尔一笑,三目神童也在北院读过书,在北院读书的日子里,三目神童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狂傲,简直就是九天十地唯我无敌的姿态。

    但是,现在的三目神童,哪里有在北院那种嚣张无敌的模样,反而更像是一个脸皮薄害羞的小男孩。

    “笨蛋——”对于三目神童,大黑牛是恨铁不成钢,瞪了他一眼,不屑的神态。

    三目神童也没什么,他终究还是年轻,更何况,灵心真帝还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呢,这样的事情,他人生还没有经历过。

    当然,在大黑牛眼中看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金变战神那已经是成为一个死人了,有李七夜撑腰,什么世俗的力量,什么道统的阻拦,都不成问题,只不过,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他们两个人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十天也不算长,你们走走逛逛吧。”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停下了脚步,笑了一下,然后随之消失了。

    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七夜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三目神童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去了哪里。

    “慢慢习惯吧。”大黑牛就淡定了,说道:“高人行事,不是你们所能揣摩的,以后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你们去学习。”

    大黑牛很多时候是不靠谱,而且绝对是一个不良的家伙,但是,他还是长辈,有时候,还是会帮衬一下他看得顺眼的晚辈的。

    “我们去走走吧,这火海里有一些造化之地,十分奇妙。”李七夜走了之后,灵心真帝建议地说道。

    “好。”三目神童立即点头赞同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把三目神童拉到一边,瞪了他一眼,说道:“小子,十天时间,你抓紧了。”

    “抓紧什么——”三目神童不由一头雾水。

    “蠢——”大黑牛一记蹄子狠狠地砸在了三目神童的头顶上,一下子把三目神童砸得满脑袋的金星,说道:“抓紧把妹子泡到手呀,你是笨蛋呀!”

    “十天,这,这,这个,这个不好吧。”三目神童不由偷偷地瞄了灵心真帝一眼。

    “不好,什么不好了,难道你不喜欢吗?我看你,天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巴不得立即把她娶回家。”大黑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但,但,但,但她还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三目神童纠结了一下,无奈地说道。

    “蠢货。”大黑牛不屑地看着他,说道:“十天之后,金变战神就是一具冷冰的尸体,搞不好,金变神庭甚至是整个金变族都灰飞烟灭!没金变战神什么事情,也没金变神庭什么事情,你难道是蠢货,有大圣人撑腰,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可,可是,金变战神刚死,我,我,我们就,这,这,这个不好吧。”三目神童还是十分有人伦观念。

    “切——”大黑牛不屑一顾,说道:“什么不好,修士就是逆天而行,这等俗人之见,尘埃而已。”

    说到这里,大黑牛冷冷地看了三目神童一眼,说道:“这十天,是你的机会,你以为大圣人有那个时间等着喝你的喜酒。人家开口了,你就应该速战速决,十天之内,摆酒,请大圣人给你主持婚礼,只要大圣人往那里一站,一切都妥了。”

    这头一肚子坏水的大黑牛,看事情比其他人更加的透彻。

    “十天,这,这……”三目神童一下子头大了,十天,他哪里有那个本事在十天之内与灵心真帝进展那么快呢。

    “你呀,蠢得无药可救。”大黑牛摇了摇头,说道:“看你天赋蛮好的,以为你是个可造之材,看来,笨蛋一个,人不够机灵。”

    三目神童被大黑牛这样一说,十分尴尬。

    当三目神童和大黑牛回来之后,圣霜真帝含笑,说道:“你们在一旁叨唠什么呢?”

    圣霜真帝也是很聪明的人,有着一颗玲珑心,她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所以才会给三目神童一个发挥的话题。

    “没,没什么事。”三目神童哪里敢说出来。

    “嘿,我在问这小子,什么时候把灵心这个美丽的新娘娶回去。”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不,不,不是的——”三目神童顿时被吓得忙否认。

    “笨蛋,无药可救。”大黑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

第3112章一群弱鸡    “轰——”的一声巨响,一巴掌拍出,摧枯拉朽,无物可挡。

    在这“轰”的巨响之下,只见无数的旋刀一下子被拍得粉碎,要知道,这滔滔不绝的旋刀乃是金变战神的宝物,但是,在李七夜一巴掌拍下,依然被击得粉碎。

    手掌拍碎了无数的旋刀之后,掌势不止,向明王佛的手印拍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彻了天地,在天地间久久回荡,一掌拍落,只见明王佛的手印一下子被击碎,十分的壮观,随之听到“喀嚓”的声音不绝于耳,只见万丈金佛被这一掌击中之后,全身出现了裂缝。

    最终在“砰”的一声中,万丈金佛彻底的粉碎,一下子无数的金色碎片满天纷飞。

    明王佛与金变战神的隔空一击,堪称无敌,但是,却被李七夜随手一掌击得粉碎。

    “啊——”在这个时候,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只见半剑天神、神古战两个人都被李七夜的大手磨灭,最后“噗”的一声响起,身死道消,他们两个人彻地被磨灭,只剩下了血雾在那里飘荡着。

    一时之间,血腥味回荡于天地之间,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呕——”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有人忍不住呕吐起来,这可是两位无敌长存,但是,此时此刻,却被李七夜活生生地磨灭,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有人一闻到这样的血腥味,就忍不住一阵反胃,吐得厉害。

    在这个时候,天地都死寂了,从动手到被磨灭,那只不过是弹指之间而已,半剑天神他们四个人中只有飞剑天骄逃走的,其他三个人都身死道消,而飞剑天骄也被轰成了血雾,只剩半条命。

    而且,最后连明王佛、金变战神出手,都未能救下半剑天神、神古战他们,他们依然是惨死在了李七夜手中。

    似乎,只要李七夜想杀一个人,九天十地,不管是谁出手相救都无济于事,最终都是逃脱不了被斩杀的命运。

    斩杀了神古战、金变战神之后,李七夜静静地站在那里,风轻云淡,毫不在意,似乎那只不过是踩死二三只蚂蚁而已。

    此时,不管是谁,看着李七夜的时候,脸色都变得发白,不知道多少人双腿都不争气地颤抖着。

    在此之前,或许有不少人对于第一凶人之名不以为然,毕竟他们没有亲眼看到过李七夜出手,只不过是认为别人夸大其词而已。

    现在亲眼看到李七夜在举手投足之间斩杀了神古战他们之后,这顿时是吓破了不少人的胆子,李七夜的强大,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恐怖。

    在这个时候,不少人望向李七夜之时,目光中都充满了敬畏,甚至有人不敢去直视李七夜,当李七夜随便一个眼神看来,他们都双腿直打哆嗦,这样的存在,已经让有膜拜了。

    所以,此时,有道行浅的人倒在地上,长拜不起。

    那怕李七夜没有散发出任何无敌的力量去镇压别人,但是,有不少修士伏拜在地上,久久不敢动弹。

    看到李七夜在举手捉足之间,斩杀了神古战他们,三目神童、灵心真帝也都不由毛骨悚然。

    他们是知道李七夜很强大了,知道李七夜是很恐怖了,但是,对于李七夜的实力还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现在李七夜一出手,便轻而易举斩杀了半剑天神他们,连金变战神他们出手相救,那都是无济于事,他们一下子对于李七夜的实力是清晰起来。

    “幸好,幸好。”此时三目神童都脸色发白,手掌心直冒冷汗,心里面是万分无比的庆幸。

    当日他不也是找李七夜的麻烦,想为灵心真帝出头,在当时他也是傲气冲天,未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幸好的是,他拥有着一只黄金眼,如果不是他黄金眼看出一点端睨,吓得他逃之夭夭,否则,不知天高地厚的他,只怕早就惨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了。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不知道有多庆幸,庆幸自己当时在动手的时候,会提前用黄金眼看一下李七夜,这才看出端倪,否则,他也一样会惨死在李七夜手中,连丝毫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如果不是拥有黄金眼,自己的下场也是与神古战他们一样。

    灵心真帝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如此强大的存在,作为真帝的她,心里面也不由毛骨悚然,在这个时候,她心里面认为,李七夜的强大,只怕连金光上师、兰书才圣都有所不如。

    “哼——”就在这一刻,一声冷哼响起,威慑八方,让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寒。

    “是金变战神。”听到这一声冷哼,有人立即知道是谁了。

    谁都能听得出来,这一声冷哼,充满了愤怒。当然,大家也能理解的,自己的师兄,在自己面前被李七夜斩杀,这能不让他怒火冲天吗??在这个时候,天边浮现了两道身影,这正是明王佛和金变战神。

    虽然相隔亿万里,但是,当他们的身影浮现在那里的时候,虚空中充满了他们凌驾八方的威严。

    “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看到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的身影出现在天边,很多人都不意外,因为很早之就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就来到了这里了。

    “善哉,善哉,阿弥陀佛。”此时,明王佛的佛号声响彻了九天十地,徐徐地说道:“施主嗜杀,此乃是仙统界的不幸……”

    “好了,和尚,别在我们面前假慈辈。”李七夜轻轻地挥手,说道:“什么佛,什么战神的,都不过是自我吹嘘而已,与我为敌,斩你们。”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平淡,但是,却让很多人心里面颤了一下,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认为李七夜那是吹牛皮,没有任何人会认为李七夜是狂妄无知。

    “好——”金变战神的声音回荡于天地之间,战意十足,傲然地说道:“我们一战便是,不死不休,敢与不敢。”

    金变战神如此果断凶猛的话,也让不少人敬佩,战神之名,不是浪得的,仙统界的人都知道,金变战神凶猛好战,一旦是与他为敌,他绝对是不死不休。

    ”有何不敢,战就是。”李七夜完全不在意,很随意地说道。

    “很好,十天之后,圣剑之旁,我和明王恭候,决一死战。”金变战神果断杀伐,声音冷厉,充满了杀机。

    “行,那就给你们十天时间。”李七夜笑着说道。

    “自我们云峰五友一份!”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天边风起云涌,无尽的风云一下子铺开了,遮住了天地,在那无尽风云之中浮现了五个身影,那是五位老者,他们屹立在那里的时候,如同五座山峰一般屹立在天地之间。

    “卷云神——”看到风云之中浮现的五个身影,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云峰五友也来了。”看到风云中的五个人,有老祖嘀咕了一声,喃喃地说道:“云峰五祖隐世多少时代了,怎么会出世了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有人低声地说道:“第一凶人,杀死了卷云神的儿子,这次卷云神出世,就是为自己的儿子报仇的。”

    云峰五友,乃是威名赫赫的老祖,他们曾经威慑一个时代,连那个时代的始祖都称他们一声“道兄”。

    多少年过去之后,云峰五友竟然再一次出世,那是为了卷云神那死去的儿子。

    “行,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一同收拾就是了,十天之后,不管你们多少人来,我一个荡平你们。”

    如此霸道的话,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咋舌,也有很多人苦笑了一声。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霸道如此,已经无人能及了,只不过,在此时,没有人会认为第一凶人是狂妄无知,他是有着这样狂妄的资本。

    “哼——”卷云神对于李七夜如此狂妄嚣张的话十分不满,冷冷地说道:“十天之后,便是你的死期,老夫取你头颅,为吾儿祭祀!”

    卷云神话中充满了愤怒,甚至可以说咬牙切齿,他是对李七夜恨之入骨,恨不得剥他的皮,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也不怪卷云神如此的愤怒,他老来得子,十分的宠爱,可以说是捧在掌心怕丢,含在嘴里怕化。

    现在他的儿子却惨死在李七夜手中,他能不对李七夜恨之入骨吗?

    也正是因为如此,卷云神才会请出他的其他四位老友,为自己死去的儿子报仇。

    云峰五友,他们都是名动天下的无敌长存,他们隐世很久了,已经不再出手了,这一次如果不是卷云神相邀,他们其他四友也不可能出手。

    当然,卷云神的唯一儿子被杀,其他四友也是坐不住了,也愿意出山,找李七夜报仇。

    “鹿死谁手,十天之后便知。”李七夜笑了一下,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阿弥陀佛——”明王佛也是宣了一个佛号:“十日之后,便见生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