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喀嚓”的碎裂声响起,鲜血溅射。

    在李七夜的脚下,龟丞相的身体被一下子踩碎。

    “啊——”龟丞相凄厉惨叫一声,鲜血狂喷,在他的惨叫声中,充满着不甘。要知道,他可是得道的龟神,一身道行已经出神入化了。

    而且,他的一身龟甲更是坚不可摧,真帝兵器都伤不了他的龟甲,连始祖之兵,他的龟甲都能承受得好几击。

    但是,在李七夜的脚下,不管是多么坚硬的龟甲,不管是多么刀枪不入的东西,都会一下子变踩得粉碎。

    似乎,在李七夜的脚下,不论什么东西,都无法翻身,都会一下子崩碎。

    “噗——”的一声响起,在龟丞相惨叫声中,血浆喷涌,龟丞相的身体一下子被踩成了肉酱,真命一下子被碾得粉碎,烟消云散。

    “砰”的一声撼动,响彻了整个世界,重剑无量,但是,李七夜一拳轰出,撼动世间的一切,九天十地都被这一拳崩碎。

    半剑天神的重剑之道,何等的举世无匹,但是,在这一拳之下,听到“砰”的重击声,随之,听到“喀嚓”的碎裂声响起,那怕是亿万星辰之重的重剑之道,也一样被一拳崩碎。

    重剑之道被击得粉碎,半剑天神被轰得横飞,鲜血狂喷,全身鲜血淋漓。

    “滚——”在李七夜的一声长啸之下,另一腿是扬起,一记鞭腿重重地抽了下来。

    鞭腿抽下,仅仅是一记鞭腿就足矣,银河一下子被毁灭,星空一下子崩溃,听到了“轰”的巨响,只见那广阔厚重的古陆被李七夜一腿抽中之后,瞬间被击穿,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古陆碎裂成了两半。

    “噗——”鲜血如同天瀑一样喷涌而起,神古战的身体瞬间被击碎,血肉淋漓,满天血肉模飞。

    “啷——”的震动声震得所有人双耳欲聋,在与此同时之间,李七夜另一只手是反手就是一掌拍出,重重地拍在飞剑天骄的金剑之上。

    在这一剑之下,那怕是无穷的剑海也在“砰”的一声中粉碎,当李七夜的大手击在了金剑之上的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就在这刹那之间,始祖法则冲天而起,如同一位始祖大手探出,欲挡住李七夜拍落的手掌一样。

    “金光上师的无敌力量。”感受到金剑上的无敌力量,不少强者心惊胆寒,大叫一声。

    但是,那怕始祖的法则,也一样挡不住李七夜的镇压,李七夜冷哼一声,“轰”的巨响,大手碾压而下,只见始祖法则瞬间湮没。

    “啊——”的一声惨叫,当始祖法则一旦被李七夜的大手击碎的时候,凭飞剑天骄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了李七夜的镇压呢。

    凄厉的惨叫起响起之时,听到“嗤”的一声响起,飞剑天骄整个人被李七夜的大手拍成了血雾。

    “铛——”剑鸣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只见金剑喷涌出了滔天的金光,滔天的金光一下子包裹住了化作血雾的飞剑天骄,在这“铛”的剑鸣声中,金剑瞬间破空而去,眨眼之间遁入了无尽的空间。

    虽然金剑卷起血雾逃遁而去,但是,李七夜也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未曾去追杀。

    “没有一个能打的!”李七夜大衣猎猎,站在了那里,神态自若。

    但是,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地都变得死寂了,所有人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只是石火电光之间,四大强者惨败,龟丞相被一脚踩成肉酱,一命鸣呼,神古战和半剑天神两个人都兵毁身残,飞剑天骄更是被重击成血雾,被始祖之剑护着逃遁而去。

    在整个过程之中,李七夜那也是两拳两脚而已,就瞬间击败了神古战他们四个人了。

    闻到天空中所弥漫着的血腥味,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有人的牙齿更是”格、格、格”地颤抖着。

    看着还未消散的血雾,多少人双腿发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对于多少人来说,强大如神古战、无敌如半剑天神,这都是已经他们一生中所追求的目标了,甚至有很多强者一生都无法成为神古战、半剑天神这样的强者。

    但是,现在强大如他们,连李七夜的一拳一脚都挡不住,差点就身死道消,边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没有一个能打的!”李七夜这一句话回荡于天地之间。

    此时此刻,那怕李七夜风轻云淡,轻描淡写,那怕他身上没有丝毫举世无敌的气息,但是,他站在那里,他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似乎在他面前,一切都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在此之前,李七夜曾随口说神古战他们只不过是蚁蝼而已,在那个时候,多少人愤怒,多少人不甘,多少人觉得李七夜是口出狂言,太过于狂妄。

    但是,现在李七夜举手投足之间,便重创神古战他们四个人,一死三伤,这顿时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空气稀薄,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这就好像有着一只无形大手捏着所有人的脖子一样,让所有人都无法喘气。

    在这个时候,半剑天神、神古战都鲜血淋漓,他们都脸色煞白。

    半剑天神、神古战他们脸色煞白,那不仅仅是重伤之后失血过多,更是被李七夜吓住了。

    在李七夜举手投足之间就重伤了他们,这样的实力,那是多么的恐怖,在这瞬间他们都意识到,自己踢到了铁板了,自己遇到了恐怖无匹的存在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世间已经没有后悔药卖了,他们此时想后悔都已经迟了。

    “走——”半剑天神和神古战相视了一眼,转身就逃,往远处逃遁而去。

    虽然说,半剑天神、神古战他们都是名动天下的强者,平日里极为爱护自己的名誉,但是,在生死关头,他们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名誉,还顾得上什么气节,在这个时候对于他们来说,能保得住性命那才是最重要的。

    “想逃,已经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身形一闪,一下子追了上去。

    那怕半剑天神、神古战他们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了,那怕他们已经是把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极限了,但是,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见被李七夜挡住去路,神古战与半剑天神为之骇然,他们明白,以速度而论,他们无法与李七夜相匹,今天他们想逃走是不可能了。

    “杀——”神古战和半剑天神相视了一眼,狂吼一声,他们没得选择,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半剑天神乃是剑芒照耀天地,他化作了无上巨剑,擎立天苍,而神古战乃是万神庇护,先贤加持,无穷的力量轰天而起。

    “自寻死路——”面对神古战与半剑天神的全力一击,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己,手掌一覆,封绝天地,镇杀万古。

    “轰、轰、轰”天地轰鸣,山川崩灭,河湖蒸发,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下,一切都随之烟消云散。

    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只见万丈巨剑、无上神躯,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下都寸寸粉碎。

    “噗嗤——”鲜血狂喷不止,本是重伤的半剑天神和神古战他们两个人身体开始被磨灭,他们的身体一寸寸化作齑粉,鲜血喷洒。

    “休得行凶——”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声怒吼响彻九天十地,威慑神灵。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天边,犹如一个无尽的神源浮现,听到“嗖、嗖、嗖”的声音响起,只见无穷无尽的旋刀一下子斩了下来。

    那怕天边遥远的千万里,但是,这无穷无尽的旋刀斩落,瞬间就出现在了李七夜的头顶上,听到“嗤、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旋刀斩落,日月星辰就像一块块豆腐一样被切开,每一把旋刀都可以劈开天地。

    当无穷无尽的旋刀斩落的时候,就让人感觉是掉入了刀海之中,瞬间被碎尸万段。

    这样的旋刀海洋十分的恐怖,绝锐无匹,再强大的真神都会一下子被绞成肉沫。

    “金变战神——”一听到那大吼声,有人大叫一声,知道这出手的是谁了。

    这就是金变战神降下了屠戮旋刀,欲斩李七夜。

    “阿弥陀佛——”佛号之声响彻了九天十地,就在这瞬间,有着万丈金佛出现在了李七夜的头顶上。

    随着一声佛号响起,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万丈金佛,手结无上佛印,狠狠地轰了下来,镇压诸天,向李七夜碾灭而来。

    “明王佛——”看到这尊万丈金佛,有强者抽了一口冷气。

    金变战神、明王佛他们双双出手,虽然他们不在现场,他们乃是隔空出手,那怕是相隔亿万里之遥,但是,他们隔空一击,依然恐怖绝伦,犹如以斩杀众神群魔。

    “滚——”面对屠戮旋刀、佛家法印,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拂一下,一只手掌拍了过去。

    李七夜一只手掌拍出,诸天皆灭,唯我独尊,一切皆是蚁蝼。

第3110章远道古陆    “铛——”半剑天神长剑在手,在这一刻,他的长剑直指李七夜,长剑吞吐着冷芒。

    在这“铛——”的剑鸣声中,半剑天神全身喷涌出了剑芒,好像在这个时候他要化作一把巨剑一样。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半剑天神背后浮现了异象,剑道沉浮,主宰万古,在这异象之中,整个世界都犹如被炼化为了一把无敌巨剑,剑之大,可以压塌诸天。

    就在这刹那之间,半剑天神整个人好像融化了一样,他的剑道横跨于天地之间,手中的长剑也融入了无上剑道之中。

    此时此刻,所有人所看到的都不再是半剑天神,而是一把剑,一条剑道。

    这条剑道巍峨如山,沉重无比,似乎有着千万座的山峰神岳融炼在了这把神剑之上,这样的剑道,似乎承载了无穷的重量一样。

    “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那怕半剑天神还没有动手,但是,他那无量的重剑已经把所在的空间压碎了,空间如同玻璃一样,一下子出现了无数的裂缝。

    这样重无量的剑道横在那里,所有人心里面都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千百万座神峰压住一样,动弹不得,呼吸困难,甚至耳边传来“喀嚓”的骨碎声,好像自己全身的骨头被这样的重剑压碎了一样。

    这样的剑道亘横在天空上,这并非是针对在场的强者了,但在场的所有强者依然被这样的重剑所碾压。

    “这,这剑有几重!”有不少强者在这样重剑之势下,根本就动弹不得,甚至好像重剑稍稍地动一下,就会被这剑道压碎是粉末。

    在被如此重剑之势下,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

    “半剑天神的重剑之道,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看到重剑之道亘横在那里,有老祖不由惊叹一声:“专一道,便无敌。”

    半剑天神,他能如此得名,的确是因为他的重剑之道。因为他的重剑之道,一剑出,便是重无量,所以一剑碾压下来,不论是怎么样强大的兵器、敌人,都会被这样的剑道之重所碾碎,所以很多强者在他剑下连半剑都接不住,不要说是整支剑道的重量了。

    如此一来,世人都称他为“半剑天神”!

    “开——”此时神古战也不敢轻敌,他狂吼一声,犹如打开了一个世界一样,他的头顶上浮现了一个门户。

    “轰、轰、轰——”在神古战打开这个门户之时,天地一阵摇晃,紧接着,一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天空一黑。

    大家抬头一看,只见一块巨大无比的古陆浮现在了神古战的头顶之上了。

    这块巨大无比的古陆垂落了无数的天瀑,每一道天瀑都由无上法则交织而成,这样的法则垂落之时,犹如是锁定了天地间的亿万生灵一样。

    这样的古陆,弥漫着远古无敌的气息,在那里好像有着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端坐着,似乎,它只需要稍稍的落下,就可以镇压诸天神魔、封印天地万道。

    所以,当这样的一块古陆出现之后,很多修士强者感觉到自己的大道随之一声衰鸣,功力顿时不继,血气衰弱,好像一下子有什么堵住了所有人的经脉一样,让人难于动弹。

    “远道古陆——”看到这样的古陆浮现在神古战的头顶上,有一位道统的不朽真神抽了一口冷气,脸色大变。

    “远道古陆,传说是远道所遗留下的古陆,此陆可封绝一切,可镇压神魔。”有大教的掌教看到这块古陆,也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此乃是我们始祖所留古陆一块,镇邪魔,封恶人!”此时神古战以自己磅礴的血气承托着这一块古陆,睥目冷视李七夜。

    神古战这话气势如虹,这不仅仅是扬威,更是欲慑强敌之魂。

    道行浅的人,一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心里面发毛,心中生有惧意。

    要知道,这块古陆乃是神祇疆始祖远道所遗留的古陆,这块古陆蕴有远陆的镇压力量,十分的强大,可以镇压神魔。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一声剑鸣,飞剑天骄也不甘示弱,取出了一把举世无匹的神剑。

    在“铛”的一声剑鸣之中,就在这刹那之间,始祖之气冲天而起,始祖气息在这刹那之间喷涌于九天十地,席卷八荒,就在这一刻,好像有始祖驾临一样。

    所有人望去,只见飞剑天骄手握着一把金剑,这把金剑十分的崭新,吞吐着十分刺眼的金芒,这样的一把金剑,它好像刚刚出炉没有多久。

    感受到那磅礴而充满活力的始祖之威,这让在场的许多强者都抽了一口冷气,因为在这把剑中,似乎有始祖刚刚加持了无敌力量一样,没有丝毫的损缺。

    “好充沛的始祖力量。”感受到这样的一股始祖之威,有老祖吃惊地说道:“难道此剑是金光上师亲手所打造的兵器。”

    “铛”的一声剑鸣之中,此时飞剑天骄一剑直指李七夜,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此剑,乃是上师亲手铸造,你必将是第一个饮血之人!”

    “果真是金光上师所铸造的神剑。”听到飞剑天骄的话,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

    原来,飞剑天骄未能拍买到剑圣的佩剑,所以后来就请金光上师为自己铸造了这么一把金剑。

    “此女,不可招惹,先是有金光上师为她打通瓶颈,使之成为长存,今又为她打造一把神剑。”有大长老心里面毛骨悚然,低声地说道:“此女,甚得金光上师的宠爱。”

    对于这样的话,不少修士强者也觉得甚是有道理,飞剑天骄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不是最强大的,但是,她姐夫是金光上师,而且,她颇受金光上师的宠爱,这就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飞剑天骄手握神剑,剑气纵横,如同剑神在世,在这一刻,她也是傲气十足,信心十足。

    她花费了许多功夫,才请她姐夫金光上师为她铸造如此一把神剑,这让她实力大增,这就更让她有信心斩杀李七夜了。

    “够强——”看到眼前这一幕,有不少强者心里面发毛,单是他们三个人已经足够强大了,甚至可以挑战当今任何一位强者。

    “第一凶人,能与之一战吗?”看到飞剑天骄他们有着如此强大的底蕴,有些人都觉得李七夜危矣。

    “嘿,很快就知道答案了。”也有强者低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不敌,那就是他自寻死路,如果真的有那么强大,那以后就更有好戏看了。”

    这样的话让许多人都相视了一眼,都觉得有道理,若是李七夜真的有那么强大,杀了飞剑天骄他们,那么未来真的是要捅破天了,这是要与金变神庭、神祗疆、仙铜山为敌!

    当世之间,有谁能同时与这三个道统为敌呢,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一堆破铜烂铁而已,出手吧。”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看了他们一眼,随意地一笑,完全没放在心上。

    “一堆破铜烂铁——”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评价,顿时让人瞠目结舌,要知道,这可是始祖级别的兵器,在他口中竟然成了破铜烂铁!

    “杀——”在这个时候,龟丞相率先出手,狂吼一声,在此刻他已经露出了真身了,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老龟。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龟丞相那庞大无比的身体撞击而来,既如同磨盘一样碾压而来,又如同飞旋的利刃一样切割而来,十分的凶猛。

    “剑重无量——“此时半剑天神也是一声长啸,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他的一剑斩落,只见大地崩碎,日月星辰一下子被碾得粉碎。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有一些道行弱的修士都被这恐怖无匹的重量碾成了血雾。

    “我的妈呀——”如此恐怖的威力,吓得很多修士逃遁而去。

    “镇压亘古——”神古战也狂吼一声,跨空而起,血气承托着的远道古陆轰向了李七夜,如此古陆轰来,一切都如同定格了一样,大道之力瞬间被封锁镇压,让人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古陆撞击下来,把自己撞击成血雾。

    “万剑炼天地——”飞剑天骄一声娇叱,剑起之时,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天地之间都瞬间被无数的神剑所淹没。

    就在这瞬间,剑海冲击而来,在剑鸣声中,剑海卷来之时,一切都被荡扫得灰飞烟灭,连天地都被如此恐怖的剑海所吞噬得一干二净。

    “太恐怖了——”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就算是长存实力的老祖,都无法与之抗衡,都不由骇然,急速后退。

    “来得好——”面对四方夹击,李七夜大笑一声,抬腿便是一步踏起。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好像大地都被砸碎一样,就在这瞬间,李七夜一脚踏下的时候,重重地踩在了龟丞相的背上。

    龟丞相那庞大的身体一下子重重地砸在地上之时,把地面都砸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