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妖风停了,黑沙不见了。”就在这个时候,神庙之中有人发现外面一片平静,忙是大叫一声。

    “是,妖风真的停了,黑沙也消失了。”不少人纷纷探望,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刚才十分可怕的妖风、黑沙此时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奇怪,这一次怎么会这么的短暂,上一次妖风足足刮了大半天,黑沙把整个世界都淹了。”有经验丰富的大人物从神庙中走出来,不由喃喃地说道,也觉得奇怪了。

    “走了,听说里面有好东西,有人在火海中发现了孤岛。”见妖风停了之后,有强者再也停留不住了,立即离开,往更深处而去。

    在神庙之中,圣霜真帝、大黑牛他们不由相视了一眼,强大如他们,对于刚才的镇压力量印象太深刻了。

    对于其他的修士强者而言,他们只不过是犹如一梦而已,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们未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无法触及时间领域。

    但是,大黑牛、圣霜真帝他们就不一样了,在那股镇压万古的力量之下,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们也明白这样的力量是来自于哪里了。

    他们也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妖风、黑沙会早早地消失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李七夜。

    当大黑牛和圣霜真帝他们从神庙里走出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站在神庙之外了,他负手而立,背向众人,神态自若淡定,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大黑牛他们走了过去,仔细看了一番,但,没看出什么端倪,李七夜不像是大战一场或者出手镇压万古的模样。

    如果不是刚才那种感觉强烈无比,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们都会和其他的修士强者一们,认为那只不过是黄梁一梦而已。

    “刚才的妖风、黑沙是什么东西?”圣霜真帝不由问李七夜,说道:“似乎什么都挡不住它一样。”

    在刚才,圣霜真帝曾经对抗过那股妖风、黑沙。如果在短期来说,凭她的实力,是能挡得住妖风、黑沙,甚至能大量的净化掉黑沙。

    但是,这妖风、黑沙似乎是无穷无尽,只要是时间一长了,那怕她的光明力量再强大,也支撑不下去,到了最后,只怕她也会和其他的强者一样,最终落个被啃得只剩下白骨的下场。

    “贪念。”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仅仅是一缕贪念而已,嗜食。”

    “仅仅是一缕贪念——”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毛骨悚然,那仅仅是一缕贪念,那都已经是那么恐怖了,如果说,它的本源,那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比你想象强大得多。”李七夜看了圣霜真帝一眼,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地说道:“这样的一缕贪念,那已经是在很久远之时的,它也只是随意遗落于此的一缕贪念而已,否则的话,这样的一缕贪念,它就更加强大了。”

    圣霜真帝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这其中的本源,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或许那种强大,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

    对于世人而言,最强大的莫过于始祖,但是,圣霜真帝知道,远没有这么简单,比如说,在始祖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存在——三仙!

    “大圣人看到他了?”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

    “只是匆匆一瞥。”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比预料中还要谨慎,的确是让人头痛的存在,不然又怎么会一直未被找到呢。”

    “奶奶的熊,我就说嘛,这颗破石头不会无缘无故地从不渡海冲出来,远征船也不会无缘无故从不渡海里面回来,嘿,这是一场漫长的较量。”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三仙界,也是幸运的。”李七夜瞥了大黑牛一眼,望着远处,淡淡地说道。

    “嘿,未来也是很幸运的。”大黑牛忙是说道:“有大圣人在,三仙界一直都很幸运,嘿,我相信,他是躲不掉的,只要大圣人想干掉他,不管他躲在那里都没有用。”

    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笑着摇头,说道:“别急着给我拍马屁,这样的功劳我也不敢抢,这都是你们三仙界先贤的努力。虽然说祸起有端,但是,三仙界的先贤都一直在努力,为了这个世界付出了很多。”

    “大圣人也是付出了很多。”大黑牛就是厚着脸皮拍李七夜的马屁,说道:“未来大圣人一出手,便是一战定乾坤,还三仙界万古太平,这样的功绩,万古唯一,亘古第一,世间还有谁能与大圣人相比呢……”

    大黑牛是滔滔不绝地拍起李七夜的马屁来,他的不要脸,那是远远超出了他人的想象。

    “师父,你这拍马屁太明显了吧。”柳燕白听到自己师父如此不要脸地拍马屁,都不由感觉是全身起鸡皮疙瘩。

    “这叫什么拍马屁,你这丫头,太井底之蛙了,为师所说的都是实话,未来你就明白了。”大黑牛板着脸,难得十分严肃认真地对柳燕白说道。

    柳燕白都不由呆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大黑牛如此严肃,如此认真,平日里大黑牛都是玩世不恭的模样。

    “你师父也是一片苦心。”李七夜笑了笑,也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

    虽然大黑牛这滔滔不绝地拍起李七夜的马屁来,听起来是十分的不要脸,十分的没有节操,不知情的人还认为他实在是太恶心了。

    然而,在圣霜真帝看来,她心里面反而是肃然起敬。大黑牛拍李七夜的马屁,那可不是为了自己,在他这样的话语之中,不知道救了三仙界多少的生灵,拯起了多少的性命。

    要知道,大黑牛也是举世无双的人,他何等的尊贵,他为了三仙界的生灵,为了三仙界的福祉,放下自己的尊严,愿意去为三仙界做一些更有实际的事情,这样的情操,不知道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大人物强大多少百倍了。

    “走吧。”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往前而行。

    大黑牛嘿嘿地一笑,驮着柳燕白忙是跟上,圣霜真帝也是跟上去。

    “妖风、黑沙还会不会来?”圣霜真帝跟上了之后,看着平静的天空。

    “这些都不重要,那只不过是细小的枝末而已。”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一缕贪念,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更可怕的,还在后头,那才是重头戏。”

    “要来了吗?”圣霜真帝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寒。

    李七夜双目一凝,目光犹如穿透了万古,徐徐地说道:“会有人打前哨的,很快了,至于其他的嘛,就不好说了。那种存在,不是你所能揣测的。”

    圣霜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

    “嘿,只要大圣人一入不渡海,一切都平静,必是平定万世。”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或许没有你想象那么简单,出不出来,还俩说。我也不会在不渡海耗太久,不过,从今日来看,他是有所按奈不住。”

    “大圣人出马,必是马到功成。”大黑牛对李七夜信心十足,嘿嘿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望着遥远的地方,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不渡海,我倒有些期待,该有个圆满的时候了。”

    李七夜他入不渡海,那也不是一时的兴起,他是有着自己的计划与打算的,对于他而言,进入不渡海,不仅仅是因为猎奇,想知道一些东西。

    对于他而言,更重要的是,不渡海是一个十分好的磨砺之地,他在此之前所创开的系统,将会在不渡海之中磨砺,将会在不渡海之中大圆满。

    李七夜他们深入而去,当他们还没有抵达目的地之时,远远就感受到了一股炙人无比的热浪了。

    这股热浪比在此之前所感受到了热浪更加的直接,似乎有岩浆直接烫在了你的脸颊之上一样,还没有抵达之时,你就感觉这股热浪直接烫在你的脸上,有着“滋、滋、滋”的声音,好像是在烤肉一样。

    这样的热浪凡人根本就是没办法承受的,凡人一旦靠近,都会被一下子烤成了灰。

    当李七夜他们走近的时候,眼前已经不再是一片的黄土大地了,而是火海,更准确地说,那是岩浆的世界。

    在前面,目光所及,都是岩浆,赤红的岩浆在扑嗵扑嗵地流动着,在岩浆的流淌之下,整个世界都变得通红起来。

    而且,更为恐怖的是,时不是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有岩浆喷涌而起,如果喷泉一样,当然,一般的喷泉无法与之相比,这样的岩浆一旦喷涌,就像海啸一样,恐怖无比。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好像是末日的世界一样,一切都化为了虚无,一切都被融化掉了。

    事实上,这些岩浆不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它是可怕的大火融化了整个世界,它焚烧了整个世界。

    “好可怕的火。”走到这里的人,都会毛骨悚然,看着这样的岩浆,都不敢掉于轻心。

    对于许多强者而言,他们能承受熊熊大火燃烧,能避火,甚至他们本身就是可以拥有强大无比的真火,炼化万物。

    但是,当很多强者大人物站在这里的时候,对于眼前这样的岩浆世界都不由毛骨悚然。

    对于他们而言,可怕不是岩浆,而是岩浆之内所蕴藏着的真火,是这些真火流淌入了这里,最后把大地焚烧成了岩浆。

    一旦被岩浆中所蕴藏中的真火沾到,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强者,就算是不朽真神,只怕都会被烧得灰飞烟灭。

    “小心,不要被真火触到,否则,死无葬身之地。”有大人物立即提醒身边的人。

    “啊——”的一声惨叫,这话还刚落下,有强者已经迈入了岩浆之中了,有岩浆泡一破烈,就一下子喷涌出了真火。

    这真火不是特别的大,只是窜出了那么一簇的真火而已,但是,这一簇真火一下子沾到了他的身上,听到“蓬”的一声,这个人一下子全身着起火来。

    在惨叫声中,这个人在眨眼之间活生生被烧成了灰,最终散落于岩浆之中。

    “好恐怖的真火。”看到如此强大的真火,就算是长存也是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真火,只怕是始祖级别。

    幸好的是,这样的真火,那只不过是很久远所遗留的残火,否则,更是不敢想象。

第3098章那个人    此时此刻,李七夜便站在了无穷无尽的黑沙之中,他站在那里,任由妖风吹拂,任由黑沙淹没。

    那怕是妖风“呼、呼、呼”地吹拂着,那怕是黑沙“滋、滋、滋”地疯狂咀嚼,但是,都伤不了他丝毫。

    此时李七夜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那怕这光芒不是那么的耀眼,它甚至像是风中的残烛,似乎寒风一吹就能把它熄灭。

    然而,就是这样的淡淡的光芒,却把妖风、黑沙拒之于外,不管妖风如何地大力刮着,不管黑沙如何疯狂有咀嚼,都无法靠近李七夜丝毫。

    此时李七夜冷冷地站在黑沙之中,俯视天地,度量万域,当他双目一张之时,亿万天地,百万大道,都犹如被他纳入眼中一般。

    李七夜双眼的审视之下,似乎没有一颗的黑沙可以逃得过他的双眼一样,每一颗黑沙都清晰无比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纤毫毕现。

    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双眼睛审视之下,任何东西都无处遁形,一切东西都现出原形。

    随着黑沙滚滚,妖风吹刮着,李七夜就这样冷冷地站在了那里,似乎他如同成为了雕像一样,似乎他已经固定在了那里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刹那之间,李七夜跃身而起,他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踏入了虚空之中。

    只不过,整个天地都被黑沙所淹没,无法看到李七夜此时所处之地是何方,目光所能及的,都是滚滚而来的黑沙。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站在了那里,他冷哼一声,大手一伸,直探了出去。

    “开——”李七夜沉喝一声,大手犹如一下子锁定了九天十地、日月时光,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切都好像是定格了一样,不论是滚滚而来的黑沙,还是吹刮着的妖风,在这一刻都如同被定在了那里一样。

    在李七夜大手一探之下,连时光都一下子定格,停止了流淌,在这个时候唯一还在动的就是李七夜了。

    李七夜的大手一探而入,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好像空间被融化出一个洞口来,大手一下子探了进去。

    但是,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探入空间的时候,那可不是从这个地方探进去,从另外一个地方伸出来。

    他的大手一探进去,那就是跨越万域,追溯时光,在这刹那之间,不仅仅是跨越了千百万里,更是追溯万世。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大手一探之下,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风洞,风洞一片的漆黑,似乎它能吞噬世间的一切。

    不过,此时这个风洞并非是吞噬什么东西,而是滔滔不绝地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黑沙,似乎铺天盖地的黑沙就是从这个风洞之中喷涌出来的。

    不管这风洞是吞噬万物,还是无穷无尽地喷涌出了黑沙,李七夜都无惧,视之无物,大手瞬间伸入了风洞之中。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风洞要关闭,整个风洞之中荡漾着至高无上的力量,似乎是要挡住李七夜的大手。

    李七夜冷哼一声,双目一厉,只见大手瞬间浮现符文,大道浩然,至高无上的力量一下子浮现,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大手就像是苍天之手,掌执一切,主宰一切。

    在这刹那之间,不管是什么存在,不管是什么力量,在这大手之下,都无能抗拒。

    所在,在这刹那之间,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击穿了风洞的防御力量,不管这风洞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但是,都挡不住李七夜的大手。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大手探入了风洞之中,长驱而入,无物可挡,向风洞最深处抓去。

    片刻之后,听到“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大手一探到底,但是,手中所抓到的,那只不过是浮虚而已,没有任何东西。

    在这个时候,听到“滋”的声音响起,风洞开始虚化,似乎风洞要开始消失一样。

    “想逃!”李七夜冷哼了一声,双目一厉,大手一张,跨越亘古,锁定时光,溯无尽岁月,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大手凝集了万世,时光岁月彻底地锁在了他的大手之中。

    在李七夜大手锁定之下,本是欲消失的风洞一下子被固定住了,无法逃遁而去。

    李七夜冷哼一声,觉喝道:“开——”就在这瞬间,他另一只大手点击在风洞之上。

    就在这瞬间,李七夜的指尖在追溯时光,归还本源,一切的事物都在他指尖下演化,都在他指尖下归源。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风洞不稳定起来,摇曳着,似乎想破灭一样。

    可惜,但是,却被李七夜定住了,不管如何的摇晃,都无法破灭,只能是随着李七夜的追溯,慢慢地回归本源。

    随着在回归本源之时,一切都在变幻着,时而是无尽的大地,时而是滔天的烈焰,时而是无尽的虚空。

    但是,当时光追溯到尽头的时候,终于浮现了它的起源了,在此时风洞已经消失了,现在李七夜指尖下的乃是一片茫茫大海,无尽无尽,日月悬浮,万道交替,在这里有着无尽的异象,有着无尽的奇观……

    “不渡海——”李七夜看着指尖下定格的一幕,他不由双目一凝,冷冷地说道。

    “这不是我想要的。”李七夜双目一寒,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目中喷涌出了炽焰一般的光芒,这光芒至高无上,拥有着无上的意志,它可以镇压一切,可以让一切臣伏,让一切现形。

    在这样至高无上的力量之下,就算是始祖也只有颤抖,它破了一切虚妄,唯有本源,才能出现在这样的目光之下。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至高无上的目光之下,定格在指尖下的不渡海终于现形,那是一片的黑暗,无穷无尽,似乎是无尽的深渊。

    黑暗深渊,当你凝望黑暗深渊的时候,似乎黑暗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更为可怕的是,当你凝视黑暗深渊太久了,它会吞噬掉你的灵魂,让你永远坠入黑暗深渊,让你成为黑暗深渊的一部分。

    李七夜的目光跨越一切,坚定不可动摇,它穿越了黑暗深渊的无尽黑暗。

    但是,深渊无尽,不管是如何的跨越,它依然是深渊,似乎它没有任何尽头一样,如果它有尽头,那么它就是比世界尽头还要遥远。

    就算你的目光能企及到了世界尽头,都无法穿过这个黑暗深渊。

    “哼——”李七夜重哼一声,收手,一手点自己的眉心,一手指心,口吐真言,冷冷道:“以我之名,破亘古,归真源,唯心坚定……”?在这瞬间,李七夜的胸膛一下子浮现了光芒,可以剖开一切的光芒,坚定锋利,一切都挡之不住。

    在这瞬间,道心浮现,李七夜的天眼一下子变得无尽的炽亮,在这一刻,李七夜巡视万古,翻阅时光,不管是什么时代,不管是什么地方,一切都任由他翻阅,任由他定格。

    在这瞬间,整个世界,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未来,都被定格在了那里,李七夜的道心镇压住了一切,一切都供他的天眼巡视,一切的真相,一切的本源,都受到他的审查!

    “这是什么力量——”在这刹那之间,天地之间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定格了一样,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不管是多么强大的真帝,不管是多么无敌的始祖,都抽了一口冷气,没有人知道这股力量是来自于哪里。

    似乎,有人从亘古而来,有人从未来跨越,也有人走出了现在……

    “有人穿越吗——”在这一刻,就算是始祖,也都毛骨悚然。

    因为,万古以来,没有谁能真正地穿越,从一个时代走入另一个时代,如果是真正的本体穿越的话,那将会带来不可想象的毁灭,整个时间长河会因此而崩碎,再强大的人一旦是如此跨越,都会灰飞烟灭。

    就在李七夜的道心镇压之下,在这一刻,无尽的黑暗深渊开始淡化,开始显现它的本源。

    随着无尽的黑暗深渊慢慢淡去之后,只见那里浮现的身影,身影藏得很深很深,无人知其处,只见有波光荡漾。

    这个身影所在,便是至高之处,无人能追其踪,无人能寻其形,它就是可以隐于世间任何地方,任何人都无处可寻。

    但是,在李七夜的道心稳定之下,终于还是露出了他的所在了。

    就在本源呈现之时,这个身影似乎一下子察觉,身影一动,听到“啵”的一声响起,镜像一下子碎裂,眨眼之间,化作了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个时候,妖风也随之消散而去,黑沙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强大,好警惕。”李七夜不由赞了一声,徐徐地说道:“难怪老头会说藏得很深很深,看来,想追寻,那是很困难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再追踪下去,因为相隔得太遥远了。

    更何况,李七夜所在意的也不是这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