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此刻,李七夜便站在了无穷无尽的黑沙之中,他站在那里,任由妖风吹拂,任由黑沙淹没。

    那怕是妖风“呼、呼、呼”地吹拂着,那怕是黑沙“滋、滋、滋”地疯狂咀嚼,但是,都伤不了他丝毫。

    此时李七夜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那怕这光芒不是那么的耀眼,它甚至像是风中的残烛,似乎寒风一吹就能把它熄灭。

    然而,就是这样的淡淡的光芒,却把妖风、黑沙拒之于外,不管妖风如何地大力刮着,不管黑沙如何疯狂有咀嚼,都无法靠近李七夜丝毫。

    此时李七夜冷冷地站在黑沙之中,俯视天地,度量万域,当他双目一张之时,亿万天地,百万大道,都犹如被他纳入眼中一般。

    李七夜双眼的审视之下,似乎没有一颗的黑沙可以逃得过他的双眼一样,每一颗黑沙都清晰无比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纤毫毕现。

    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双眼睛审视之下,任何东西都无处遁形,一切东西都现出原形。

    随着黑沙滚滚,妖风吹刮着,李七夜就这样冷冷地站在了那里,似乎他如同成为了雕像一样,似乎他已经固定在了那里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刹那之间,李七夜跃身而起,他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踏入了虚空之中。

    只不过,整个天地都被黑沙所淹没,无法看到李七夜此时所处之地是何方,目光所能及的,都是滚滚而来的黑沙。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站在了那里,他冷哼一声,大手一伸,直探了出去。

    “开——”李七夜沉喝一声,大手犹如一下子锁定了九天十地、日月时光,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切都好像是定格了一样,不论是滚滚而来的黑沙,还是吹刮着的妖风,在这一刻都如同被定在了那里一样。

    在李七夜大手一探之下,连时光都一下子定格,停止了流淌,在这个时候唯一还在动的就是李七夜了。

    李七夜的大手一探而入,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好像空间被融化出一个洞口来,大手一下子探了进去。

    但是,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探入空间的时候,那可不是从这个地方探进去,从另外一个地方伸出来。

    他的大手一探进去,那就是跨越万域,追溯时光,在这刹那之间,不仅仅是跨越了千百万里,更是追溯万世。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大手一探之下,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风洞,风洞一片的漆黑,似乎它能吞噬世间的一切。

    不过,此时这个风洞并非是吞噬什么东西,而是滔滔不绝地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黑沙,似乎铺天盖地的黑沙就是从这个风洞之中喷涌出来的。

    不管这风洞是吞噬万物,还是无穷无尽地喷涌出了黑沙,李七夜都无惧,视之无物,大手瞬间伸入了风洞之中。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风洞要关闭,整个风洞之中荡漾着至高无上的力量,似乎是要挡住李七夜的大手。

    李七夜冷哼一声,双目一厉,只见大手瞬间浮现符文,大道浩然,至高无上的力量一下子浮现,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大手就像是苍天之手,掌执一切,主宰一切。

    在这刹那之间,不管是什么存在,不管是什么力量,在这大手之下,都无能抗拒。

    所在,在这刹那之间,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击穿了风洞的防御力量,不管这风洞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但是,都挡不住李七夜的大手。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大手探入了风洞之中,长驱而入,无物可挡,向风洞最深处抓去。

    片刻之后,听到“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大手一探到底,但是,手中所抓到的,那只不过是浮虚而已,没有任何东西。

    在这个时候,听到“滋”的声音响起,风洞开始虚化,似乎风洞要开始消失一样。

    “想逃!”李七夜冷哼了一声,双目一厉,大手一张,跨越亘古,锁定时光,溯无尽岁月,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大手凝集了万世,时光岁月彻底地锁在了他的大手之中。

    在李七夜大手锁定之下,本是欲消失的风洞一下子被固定住了,无法逃遁而去。

    李七夜冷哼一声,觉喝道:“开——”就在这瞬间,他另一只大手点击在风洞之上。

    就在这瞬间,李七夜的指尖在追溯时光,归还本源,一切的事物都在他指尖下演化,都在他指尖下归源。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风洞不稳定起来,摇曳着,似乎想破灭一样。

    可惜,但是,却被李七夜定住了,不管如何的摇晃,都无法破灭,只能是随着李七夜的追溯,慢慢地回归本源。

    随着在回归本源之时,一切都在变幻着,时而是无尽的大地,时而是滔天的烈焰,时而是无尽的虚空。

    但是,当时光追溯到尽头的时候,终于浮现了它的起源了,在此时风洞已经消失了,现在李七夜指尖下的乃是一片茫茫大海,无尽无尽,日月悬浮,万道交替,在这里有着无尽的异象,有着无尽的奇观……

    “不渡海——”李七夜看着指尖下定格的一幕,他不由双目一凝,冷冷地说道。

    “这不是我想要的。”李七夜双目一寒,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目中喷涌出了炽焰一般的光芒,这光芒至高无上,拥有着无上的意志,它可以镇压一切,可以让一切臣伏,让一切现形。

    在这样至高无上的力量之下,就算是始祖也只有颤抖,它破了一切虚妄,唯有本源,才能出现在这样的目光之下。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至高无上的目光之下,定格在指尖下的不渡海终于现形,那是一片的黑暗,无穷无尽,似乎是无尽的深渊。

    黑暗深渊,当你凝望黑暗深渊的时候,似乎黑暗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更为可怕的是,当你凝视黑暗深渊太久了,它会吞噬掉你的灵魂,让你永远坠入黑暗深渊,让你成为黑暗深渊的一部分。

    李七夜的目光跨越一切,坚定不可动摇,它穿越了黑暗深渊的无尽黑暗。

    但是,深渊无尽,不管是如何的跨越,它依然是深渊,似乎它没有任何尽头一样,如果它有尽头,那么它就是比世界尽头还要遥远。

    就算你的目光能企及到了世界尽头,都无法穿过这个黑暗深渊。

    “哼——”李七夜重哼一声,收手,一手点自己的眉心,一手指心,口吐真言,冷冷道:“以我之名,破亘古,归真源,唯心坚定……”?在这瞬间,李七夜的胸膛一下子浮现了光芒,可以剖开一切的光芒,坚定锋利,一切都挡之不住。

    在这瞬间,道心浮现,李七夜的天眼一下子变得无尽的炽亮,在这一刻,李七夜巡视万古,翻阅时光,不管是什么时代,不管是什么地方,一切都任由他翻阅,任由他定格。

    在这瞬间,整个世界,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未来,都被定格在了那里,李七夜的道心镇压住了一切,一切都供他的天眼巡视,一切的真相,一切的本源,都受到他的审查!

    “这是什么力量——”在这刹那之间,天地之间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定格了一样,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不管是多么强大的真帝,不管是多么无敌的始祖,都抽了一口冷气,没有人知道这股力量是来自于哪里。

    似乎,有人从亘古而来,有人从未来跨越,也有人走出了现在……

    “有人穿越吗——”在这一刻,就算是始祖,也都毛骨悚然。

    因为,万古以来,没有谁能真正地穿越,从一个时代走入另一个时代,如果是真正的本体穿越的话,那将会带来不可想象的毁灭,整个时间长河会因此而崩碎,再强大的人一旦是如此跨越,都会灰飞烟灭。

    就在李七夜的道心镇压之下,在这一刻,无尽的黑暗深渊开始淡化,开始显现它的本源。

    随着无尽的黑暗深渊慢慢淡去之后,只见那里浮现的身影,身影藏得很深很深,无人知其处,只见有波光荡漾。

    这个身影所在,便是至高之处,无人能追其踪,无人能寻其形,它就是可以隐于世间任何地方,任何人都无处可寻。

    但是,在李七夜的道心稳定之下,终于还是露出了他的所在了。

    就在本源呈现之时,这个身影似乎一下子察觉,身影一动,听到“啵”的一声响起,镜像一下子碎裂,眨眼之间,化作了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个时候,妖风也随之消散而去,黑沙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强大,好警惕。”李七夜不由赞了一声,徐徐地说道:“难怪老头会说藏得很深很深,看来,想追寻,那是很困难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再追踪下去,因为相隔得太遥远了。

    更何况,李七夜所在意的也不是这个。

第3097章妖风黑沙    “逃呀——”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迈开腿拼命逃走,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躲入神庙之中。

    “快,就面就有一座神庙!”此时有人看到前面有一座神庙,立即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入了神庙之中。

    在这逃亡过程之中,也响起了一阵“啊、啊、啊”的惨叫声,不少来不及逃入神庙的强者,或者实力不够强大,挡不住这种诡异黑暗的强者,一下子被啃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白骨。

    “呼——”的一声妖风吹来,在这刹那之间,黑暗铺天盖地,向圣霜真帝他们滚滚卷来,一下子把圣霜真帝他们淹没。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一下子全身绽放出了神圣的光芒,在这刹那之间,光明普照,她全身犹如一个光明神钟所笼罩住一样。

    在“呼”的妖风吹来之下,黑暗一下子把圣霜真帝淹没,一下子便听到了“沙、沙、沙”的声音。

    黑暗把圣霜真帝淹没之后,一下子无数的黑暗之物覆盖在她四周。

    这些黑暗东西和她以前所遇到的所有黑暗都不一样,以前她所遇到的黑暗,要么是雾气模样,气焰模样等等,但这一下子把她淹没的黑暗,竟然是如沙子一样,好像是无数黑沙一般冲击而珲,就好像是沙暴一般,能把人一下子淹没。

    更为诡异的是,这像黑沙一样的黑暗之物,好像它们有牙齿、有嘴巴,能听到很细小的“喀、喀、喀”的响起,似乎无数的黑沙在疯狂地咀嚼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所以,在这刹那之间,把圣霜真帝所淹没的黑沙似乎在疯狂地咀嚼着。

    虽然无数的黑沙被圣霜真帝的光明所挡住了,但在“沙、沙、沙”的声音之下,有不少光明被咀嚼断,就好像是一缕缕细穗被蝗虫咬断一样。

    一缕缕的光明就好像被掐灭了的焰光一般,但是,圣霜真帝乃是十二宫真帝,那怕这黑沙疯狂地咀嚼着光明,在“嗡”的一声响起,她全身光明爆涨,好像一下子炸开一样,在这刹那之间,无穷的光明冲击而出。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无数的光明瞬间冲击扩张而出,一缕缕细小无比的光明刹那之间刺穿了一粒粒的黑沙。

    随着无数的黑沙被光明刺穿,它们就在刹那之间被光明净化,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无数的黑沙一下子被净化为缕缕的青烟。

    但是,随着妖风“呼、呼、呼”狂吹之下,黑沙滚滚而来,就好像可怕的沙暴一样,无穷无尽,铺天盖地的黑沙又是一下子淹没而来。

    似乎不论圣霜真帝的光明对净化多少黑沙,对于这样的沙暴都没有影响一样,它是无穷无尽,直到它停止了,否则,它们就会一直冲击而来。

    “奶奶的熊,有妖气。”大黑牛最不讲义气,怪叫一声,撒蹄就逃,以最快的速度逃向了远处的神庙。

    大黑牛的速度是何等惊人,一下子就冲进了神庙了,瞬间把铺天盖地的黑沙甩掉了。

    见大黑牛这样的前辈都没脸没皮地一下子逃入了神庙,圣霜真帝又何必去逞强支撑呢?所以一见大黑牛逃入神庙了,圣霜真帝也二话不说,立即跟了上去,冲入了神庙。

    当他们冲入神庙的时候,神庙之中已经有不少人挤在里面了。

    神庙中的人不仅仅是刚刚逃进来的修士强者,也有很多是对此已经有经验的修士强者,在妖风还没有来之时,他们就已经早早的逃入神庙,以等待着妖风的到来了。

    “呼、呼、呼……”妖风狂吹不止,黑沙滚滚,一下子把整座神庙给淹没了,但是,说来了奇怪,神庙虽然没有木门什么的挡住,门户空空,但是,不管黑沙如何滚滚冲击而来,都没办法冲入神庙之中。

    在这个时候,神庙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这样的光泽十分的亘古,似乎是在很古老的时代,就已经有人对这样的神庙加持过无上的神力,把一切的黑暗都挡在了外面。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咀嚼着,这样的声音听着碜人,但是,黑沙就是没有办法冲入神庙。

    黑沙淹没堵住了庙门,当所有黑暗挤在一起的时候,在“滋、滋、滋”的声音中,无数的黑沙好像化作了一张巨嘴,拼命地咀嚼着,可惜,它们却无法越雷池半步,根本就不能冲入神庙之中。

    看到所有的黑沙像嘴巴一样咀嚼着,让人毛骨悚然,只不过,那怕是一粒的黑沙都冲不进神庙,这也让神庙中的所有修士强者松了一口气。

    见黑沙被挡在神庙之外,神庙之中的所有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之后,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纷纷向圣霜真帝行大礼。

    毕竟圣霜真帝乃是十二宫真帝,不论是走到哪里,都倍受人尊敬,更何况,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是天下皆知,在这样的黑暗之中,有圣霜真帝这样的一位十二宫真帝光明普照,这也让他们心里面不知道安定了多少。

    就算是神庙支撑不住了,还有圣霜真帝在呢,至少他们的安全都多了一份保障。

    “有意思,这地方,有意思。”大黑牛不理会其他的人,冲进来之后,他就琢磨着这座神庙。

    这座神庙,乃是以石头堆彻而成,而且十分的粗糙,好像整座神庙就是就地取材一样,取来岩石,就简简单单把它堆彻建起来,没有任何多余的雕饰。

    而且,在神庙之中,也没有供奉着任何神灵,整座神庙是空荡荡的,似乎它并不是为了供奉什么神灵,它仅仅是建来给人避难的。

    大黑牛的眼力、见识,那是远远不是闲等之辈所能比的,他仔细一看这座神庙,建立得十分亘古,就这样的一座粗糙到不能再粗糙的神庙,却蕴藏着一种无上永恒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样的力量是在古老无比的洪荒岁月是无上巨头所留下的,这样的力量,只怕是远远超出了世人的理解。

    所以,看着这样的一座神庙,大黑牛都不由双眼发亮,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会把这样的神庙搬走。

    “还好有这样的一座神庙,不然,真的是惨了。”回过神来之后,不少修士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

    “放心,在这里,不少这样的神庙,每隔一段路途就有这样的一座神庙。”有在这里停留了一些时日的强者说道:“而且这妖风黑沙,每天都会准时抵达,在这个时候,只要你躲进神庙,就安然无恙,妖风退走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位前辈的话,不少刚到来的修士都松了一口气。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恐怖,这么厉害?”有不少修士强者看着门外的黑沙,心里面都不由毛骨悚然。

    这些黑沙太诡异了,它们能瞬间把人啃得精光,就算是强大无匹的真神都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一下子被啃得只剩下骨架。

    当然,在场的修士强者都回答不上来,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少修士强者望向圣霜真帝,毕竟圣霜真帝是十二宫真帝,实力强大无匹,见识广博,或者她知道答案。

    然而,此时圣霜真帝却没心情去回答他们,因为她发现李七夜不见了!

    一开始,她跟着大黑牛逃进神庙的时候,她没有留意李七夜,因为对于她而言,不论是什么时候,李七夜都无需他们担心,只要他们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去人留意。

    但是,当她跟着大黑牛逃入神庙之后,她这反应过来,李七夜并没有跟随着他们逃入神庙。

    “前辈,公子不见了。”圣霜真帝忙是对正琢磨着神庙的大黑牛说道。

    “不用管他。”大黑牛一点都不往心里面去,无所谓,说道:“就算天塌下来了,他都能活得好好的,他一定是要干什么了,不要成为他的累赘就行了。”

    大黑牛他是一点都不担心李七夜,在他心里面,这样的黑沙,根本就弄不死李七夜。

    “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公子站在外面了。”一直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倒留意到了李七夜,说道。

    圣霜真帝怔了一下,不过,她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李七夜既然没有进入,他肯定是有原因的。

    大黑牛都这样说,圣霜真帝就更加安心了,以李七夜的强大,这样的黑沙的确是弄不死他。

    “呼、呼、呼……”在外面,妖风狂吹不止,黑沙一下子淹没了天地,遮蔽了日月。

    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你站在外面,伸指都看不清楚,无数的黑暗一下子扑面而来,能在眨眼之间把你淹没。

    更为恐怖的是,无穷无尽淹没而来的黑沙,它能在眨眼之间把你啃得精光。

    在这样铺天盖地的黑沙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强者大人物都难于支撑下去,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也一样被黑沙啃得一干二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