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逃呀——”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迈开腿拼命逃走,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躲入神庙之中。

    “快,就面就有一座神庙!”此时有人看到前面有一座神庙,立即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入了神庙之中。

    在这逃亡过程之中,也响起了一阵“啊、啊、啊”的惨叫声,不少来不及逃入神庙的强者,或者实力不够强大,挡不住这种诡异黑暗的强者,一下子被啃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白骨。

    “呼——”的一声妖风吹来,在这刹那之间,黑暗铺天盖地,向圣霜真帝他们滚滚卷来,一下子把圣霜真帝他们淹没。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一下子全身绽放出了神圣的光芒,在这刹那之间,光明普照,她全身犹如一个光明神钟所笼罩住一样。

    在“呼”的妖风吹来之下,黑暗一下子把圣霜真帝淹没,一下子便听到了“沙、沙、沙”的声音。

    黑暗把圣霜真帝淹没之后,一下子无数的黑暗之物覆盖在她四周。

    这些黑暗东西和她以前所遇到的所有黑暗都不一样,以前她所遇到的黑暗,要么是雾气模样,气焰模样等等,但这一下子把她淹没的黑暗,竟然是如沙子一样,好像是无数黑沙一般冲击而珲,就好像是沙暴一般,能把人一下子淹没。

    更为诡异的是,这像黑沙一样的黑暗之物,好像它们有牙齿、有嘴巴,能听到很细小的“喀、喀、喀”的响起,似乎无数的黑沙在疯狂地咀嚼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所以,在这刹那之间,把圣霜真帝所淹没的黑沙似乎在疯狂地咀嚼着。

    虽然无数的黑沙被圣霜真帝的光明所挡住了,但在“沙、沙、沙”的声音之下,有不少光明被咀嚼断,就好像是一缕缕细穗被蝗虫咬断一样。

    一缕缕的光明就好像被掐灭了的焰光一般,但是,圣霜真帝乃是十二宫真帝,那怕这黑沙疯狂地咀嚼着光明,在“嗡”的一声响起,她全身光明爆涨,好像一下子炸开一样,在这刹那之间,无穷的光明冲击而出。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无数的光明瞬间冲击扩张而出,一缕缕细小无比的光明刹那之间刺穿了一粒粒的黑沙。

    随着无数的黑沙被光明刺穿,它们就在刹那之间被光明净化,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无数的黑沙一下子被净化为缕缕的青烟。

    但是,随着妖风“呼、呼、呼”狂吹之下,黑沙滚滚而来,就好像可怕的沙暴一样,无穷无尽,铺天盖地的黑沙又是一下子淹没而来。

    似乎不论圣霜真帝的光明对净化多少黑沙,对于这样的沙暴都没有影响一样,它是无穷无尽,直到它停止了,否则,它们就会一直冲击而来。

    “奶奶的熊,有妖气。”大黑牛最不讲义气,怪叫一声,撒蹄就逃,以最快的速度逃向了远处的神庙。

    大黑牛的速度是何等惊人,一下子就冲进了神庙了,瞬间把铺天盖地的黑沙甩掉了。

    见大黑牛这样的前辈都没脸没皮地一下子逃入了神庙,圣霜真帝又何必去逞强支撑呢?所以一见大黑牛逃入神庙了,圣霜真帝也二话不说,立即跟了上去,冲入了神庙。

    当他们冲入神庙的时候,神庙之中已经有不少人挤在里面了。

    神庙中的人不仅仅是刚刚逃进来的修士强者,也有很多是对此已经有经验的修士强者,在妖风还没有来之时,他们就已经早早的逃入神庙,以等待着妖风的到来了。

    “呼、呼、呼……”妖风狂吹不止,黑沙滚滚,一下子把整座神庙给淹没了,但是,说来了奇怪,神庙虽然没有木门什么的挡住,门户空空,但是,不管黑沙如何滚滚冲击而来,都没办法冲入神庙之中。

    在这个时候,神庙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这样的光泽十分的亘古,似乎是在很古老的时代,就已经有人对这样的神庙加持过无上的神力,把一切的黑暗都挡在了外面。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咀嚼着,这样的声音听着碜人,但是,黑沙就是没有办法冲入神庙。

    黑沙淹没堵住了庙门,当所有黑暗挤在一起的时候,在“滋、滋、滋”的声音中,无数的黑沙好像化作了一张巨嘴,拼命地咀嚼着,可惜,它们却无法越雷池半步,根本就不能冲入神庙之中。

    看到所有的黑沙像嘴巴一样咀嚼着,让人毛骨悚然,只不过,那怕是一粒的黑沙都冲不进神庙,这也让神庙中的所有修士强者松了一口气。

    见黑沙被挡在神庙之外,神庙之中的所有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之后,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纷纷向圣霜真帝行大礼。

    毕竟圣霜真帝乃是十二宫真帝,不论是走到哪里,都倍受人尊敬,更何况,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是天下皆知,在这样的黑暗之中,有圣霜真帝这样的一位十二宫真帝光明普照,这也让他们心里面不知道安定了多少。

    就算是神庙支撑不住了,还有圣霜真帝在呢,至少他们的安全都多了一份保障。

    “有意思,这地方,有意思。”大黑牛不理会其他的人,冲进来之后,他就琢磨着这座神庙。

    这座神庙,乃是以石头堆彻而成,而且十分的粗糙,好像整座神庙就是就地取材一样,取来岩石,就简简单单把它堆彻建起来,没有任何多余的雕饰。

    而且,在神庙之中,也没有供奉着任何神灵,整座神庙是空荡荡的,似乎它并不是为了供奉什么神灵,它仅仅是建来给人避难的。

    大黑牛的眼力、见识,那是远远不是闲等之辈所能比的,他仔细一看这座神庙,建立得十分亘古,就这样的一座粗糙到不能再粗糙的神庙,却蕴藏着一种无上永恒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样的力量是在古老无比的洪荒岁月是无上巨头所留下的,这样的力量,只怕是远远超出了世人的理解。

    所以,看着这样的一座神庙,大黑牛都不由双眼发亮,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会把这样的神庙搬走。

    “还好有这样的一座神庙,不然,真的是惨了。”回过神来之后,不少修士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

    “放心,在这里,不少这样的神庙,每隔一段路途就有这样的一座神庙。”有在这里停留了一些时日的强者说道:“而且这妖风黑沙,每天都会准时抵达,在这个时候,只要你躲进神庙,就安然无恙,妖风退走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位前辈的话,不少刚到来的修士都松了一口气。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恐怖,这么厉害?”有不少修士强者看着门外的黑沙,心里面都不由毛骨悚然。

    这些黑沙太诡异了,它们能瞬间把人啃得精光,就算是强大无匹的真神都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一下子被啃得只剩下骨架。

    当然,在场的修士强者都回答不上来,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少修士强者望向圣霜真帝,毕竟圣霜真帝是十二宫真帝,实力强大无匹,见识广博,或者她知道答案。

    然而,此时圣霜真帝却没心情去回答他们,因为她发现李七夜不见了!

    一开始,她跟着大黑牛逃进神庙的时候,她没有留意李七夜,因为对于她而言,不论是什么时候,李七夜都无需他们担心,只要他们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去人留意。

    但是,当她跟着大黑牛逃入神庙之后,她这反应过来,李七夜并没有跟随着他们逃入神庙。

    “前辈,公子不见了。”圣霜真帝忙是对正琢磨着神庙的大黑牛说道。

    “不用管他。”大黑牛一点都不往心里面去,无所谓,说道:“就算天塌下来了,他都能活得好好的,他一定是要干什么了,不要成为他的累赘就行了。”

    大黑牛他是一点都不担心李七夜,在他心里面,这样的黑沙,根本就弄不死李七夜。

    “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公子站在外面了。”一直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倒留意到了李七夜,说道。

    圣霜真帝怔了一下,不过,她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李七夜既然没有进入,他肯定是有原因的。

    大黑牛都这样说,圣霜真帝就更加安心了,以李七夜的强大,这样的黑沙的确是弄不死他。

    “呼、呼、呼……”在外面,妖风狂吹不止,黑沙一下子淹没了天地,遮蔽了日月。

    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你站在外面,伸指都看不清楚,无数的黑暗一下子扑面而来,能在眨眼之间把你淹没。

    更为恐怖的是,无穷无尽淹没而来的黑沙,它能在眨眼之间把你啃得精光。

    在这样铺天盖地的黑沙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强者大人物都难于支撑下去,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也一样被黑沙啃得一干二净。

第3096章想吃这条龙    在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紫龙女帝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了,她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向李七夜大拜,说道:“多谢道兄高抬贵手。”

    “要谢,也该谢你自己。”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是你自己聪明,知道该与什么样的人为敌,不该与什么样的人为敌,有时候认个怂,服个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直接,让紫龙女帝不由干笑了一下,不过,她也算是显得从容。

    毕竟,她是一尊无敌的长存,像她这样的存在,想服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一尊无敌长存,向别人认怂、服软,那是十分丢人的事情,这样的做法,在一些无敌长存心里面,那是无法迈过去的坎,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些无敌长存往往宁愿战死,也不愿意去认怂服软。

    在这一方面上,紫龙女帝倒显得从容多了,或者说,她更为之识务。

    “嘿,你们真龙庭,血统蛮好的,蛮好的,不过嘛,比起本帅牛来,那是差多了,差多了。”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你也不要吹牛。”在大黑牛自鸣得意的时候,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丫头的血统,不会差你太多。”

    “嘿,至少不如本帅牛,不如,不如。”虽然被李七夜这样削了一句,但是,大黑牛依然得意洋洋。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大黑牛的血统的确是来头很大很大。

    “前辈事迹,晚辈也有所耳闻。”紫龙女帝把姿态放得很低,向大黑牛鞠首,说道:“未来在血统蜕变之上,还请前辈指点迷津。”

    紫龙女帝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借势而上,一下子用话把大黑牛给套住了。

    “嘿,没问题,没问题。”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摇头晃脑地说道:“不过嘛,大圣人常常教导本帅牛,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指点你也不是不行的,不过嘛,好处也是必须有的。比如说,你这条龙——”说着,往紫龙女帝的坐骑,也就是那头紫龙一指。

    说到这里,大黑牛垂涎三尺,说道:“嘿,很多东西我都吃过,但是,像这种拥有真龙血统的龙,我还真没吃过,虽然这不是纯血,但是,这么一条大的紫龙,炖着吃,那一定很有滋味,大补呀。”

    说到这里,大黑牛都已经口水滴下来了,似乎好像看到了已经炖好的满满一锅龙肉了。

    “呜——”紫龙似乎也听懂了大黑牛的话,不由对大黑牛咆哮一声,对大黑牛是十分的愤怒。

    “这个,前辈开玩笑了。”大黑牛这样的话顿时让紫龙女帝无语,毕竟,她也是第一次领教到大黑牛的无良。

    “不,不开玩笑,一点都不开玩笑。”大黑牛笑嘻嘻地说道:“一大锅的龙肉呀,那龙肉汤,实在是美味,美味。想当年,我抓了一头八十万年蛟龙,那滋味,当然,比不上你这样的一条紫龙了……”说到这里,他都口水直流了。

    “师父,你不是说只吃草的吗?”此时柳燕白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了。

    “为师的确是只吃草,但是,万事都有例外的时候,偶尔开开萦,那是应该的,毕竟,要补一补,补一补呀,不然的话,为师又怎么能活得这么久呢……”大黑牛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

    “老而不死,是为贼。”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

    “诸位,我还有事在身,就暂且告辞了,迎欢诸位来真龙庭作客。”此时,紫龙女帝忙是向李七夜他们告辞。

    她还真的有点怕大黑牛把她的紫龙炖着吃了,毕竟,大黑牛那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惜了,一锅的炖龙肉。”看着紫龙女帝乘着紫龙离开之后,大黑牛不由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喃喃地说道。

    “前辈,你这是把紫龙姑娘吓得狼狈而逃了。”圣霜真帝不由苦笑摇了摇头。

    “嘿,这个丫头,很聪明,不亚于你,不亚于你。”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未来,她必成大气候呀。可惜,你没有她那样的一颗雄心,在霸业上,你不如她。”

    圣霜真帝倒是很淡定,含笑,说道:“圣霜足矣。”她也的确是没有争霸天下的雄心。

    “这只是霸道而已。”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大道足远,未来一切都未可知。在亘古大道之前,一切的雄图霸业,只不过是一场空而已,浮华一梦,不足为道。”?“这倒是。”大黑牛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达到了大圣人这样的高度,什么霸业,那只不过是三拳两脚的事情,瞬间可以灰飞烟灭。”?“不过——”李七夜此时望着紫龙女帝远去的方向,说道:“这丫头,的确是大有作为,善战,度势。若没有意外,真龙庭必定在她手中大放异彩。”

    “是的,就是可惜,看来以后吃不成炖龙肉。”大黑牛摇了摇头。

    圣霜真帝只好苦笑地摇了摇头,她与紫龙女帝齐名,道行高下深浅,还不好说,她们没有真正较量过。不过,在雄图霸业之上,圣霜真帝的确是自认为自己不如紫龙女帝。

    圣霜真帝性情恬静,对于她而言,留于北院参道,她已经满足了,并未想过称霸天下,无敌八方。

    李七夜他们一行人继续前行,眼前这片黄土十分的广袤,似乎走不到尽头一样。

    不过,李七夜他们并不急着赶路,缓缓而行,不仅是李七夜,就是大黑牛也是感受着这片黄土大地。

    “这里发生过大战,不止一位始祖,至少五位以上的始祖。”在行走过程之中,大黑牛推算过这片大地的遗迹,从遗留下来的气息中可以推算出当年发生的一些事情。

    “这巨陨,可以追溯到更久远。”李七夜淡淡地说了一声,说道:“有更古老更强大的人来过,也被人下过禁。”

    “是,很强大,很强大。”大黑牛一番推算之后,也点头说道:“它能从不渡海飞出来,不是没有原因的!一定是有人留了后手,这是留给三仙界的,留给子孙后代的。或许,一切都为等这一天。”

    对于大黑牛这样的结论,李七夜未说什么。

    圣霜真帝也尝试着各种的推算,不过,她远不如李七夜那么准确,所以途中她也不多说,静静聆听,也是在学习进步。

    在李七夜他们行走了甚久之后,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了。

    当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之时,天空上有着黑气在浮动,从这一刻开始,似乎一切都变得躁动不安起来,似乎有什么要来临一样。

    就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似乎这片黄土地上的所有生命都急着逃命,都纷纷躲入最安全的巢穴之中。

    在这一刻,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变得紧张起来,好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让人一下子心慌起来。

    “快走,找神庙。”看到天空上的黑云涌动的时候,还停留在这片黄土大地的修士强者不由大吃一惊,立即加速前行。

    “为什么,有凶险吗?”刚来这里的强者并不了解,奇怪地问道。

    “不要多问,快找神庙,晚了就没命了。”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的大人物沉喝一声,立即飞驰,速度有多快就有多快。

    “呼——”的一声,一阵狂风卷来,就在这一刻,天边出现了一股妖风,这股妖风来得十分的奇特。

    在这“呼”的一声风声之下,天空开始暗了下来,好像一下子要进入黑夜一样。

    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上无数的黑云压顶,又厚又大的黑云一下子压了下来,似乎要把整个大地给遮盖住一样,在这刹那之间,让人感觉整个大地被盖上了厚厚的黑棉被。

    “不好,黑暗来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尖叫一声,说道:“快找神庙,迟了就没命了。”

    “快,我知道前面有一座。”有来过这里的强者大叫一声,一马当先向前面前去。

    “呼——”的妖风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乌云一下子压了下来,一下子离大地近了很多很多。

    “啊——”就在这刹那之间,随着妖风吹来的时候,铺天盖地的乌云一下子冲了过来,像是蝗虫一样,一下子把整个天地给吞噬一样。

    在惨叫声中,有道行弱的修士一下子被这样的黑暗刮中,随着他的一声惨叫,他一下子血肉全无,在眨眼之间,他只留下了一副白骨。

    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有什么可怕的邪物把他全身的血肉啃得一干二净。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这样的一幕,有第一次来的人不由吓得魂都飞了起来。

    “别犹豫,快走——”有大人物长啸一声,大叫道。

    在这刹那之间,有无敌的真神也被这黑暗所冲过,当这黑暗冲过的时候,就像是狂潮一样一下子淹没而来,瞬间向这位真神冲涮过去。

    这位真神已经很强大了,无敌的神环守护,但是,在黑暗冲涮而来的时候,它也未能坚持多久,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的神环也一下子被冲涮而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