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龙尊者被李七夜的话气得一肚子怒火,不要说真帝了,就算是如兰书才圣、金光上师这样的始祖,来真龙庭的时候,也对他甚为客气,都是称一声“尊者”。

    不论是他自身的实力,还是在仙统界的地位,都是拥有着值得让人尊敬的资格。

    但是,李七夜作为后辈,一副没把他放在眼中,视他如无物,这样的模样,又怎么不让天龙尊者心里面是怒火真冒呢??“天下,藏龙卧虎,强者无数……”天龙尊者冷冷地对李七夜说道。

    “那又如何——”李七夜淡淡一笑,打断天龙尊者的话,风轻云淡地说道:“再多的强者,也与我无关,否则,那就是自寻死路!”

    “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无人能治得了你吗?”天龙尊者不由重重一哼,此时他已经算是很克制了,换作其他冲动的人,只怕早就要与李七夜拼命了,为自己死去的徒弟报仇了。

    “对,我就是天下无敌。”李七夜风轻云淡,轻描淡写,说道:“就算有人能与我为敌,但,那也不是你。”

    “你——”天龙尊者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怒火就一下子窜了起来了,满腔的怒火,就像是一座火山要爆发一样。

    “好,好,好,本尊者纵横天下几千年,今日还是第一次如此的被一个晚辈视之如无物……”天龙尊者怒极而笑,不由怒喝一声,环目怒视李七夜。

    见天龙尊者如此的愤怒,很多人也是能理解的,见过李七夜凶悍的人也不由苦笑了一下,第一凶人并非是浪得虚名,他就是这么的霸道,就是这么的嚣张。

    “何必呢,第一凶人说句客气话不就得了,何必一定要搞得剑拔弩张呢。”有修士见到李七夜说话是咄咄逼人,不由轻声地说道。

    “嘿,如果那么好说话,就不是第一凶人了。”有见识过李七夜凶悍的强者不由说道:“再说了,他本身就是这么强大,拥有着横推一切的实力,为什么一定要和和气气?在你们看来是嚣张狂妄的行为,在他看来,那只不过是说句实话而已,只不过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境界不一样,看法当然不一样。”也有老一辈的长老不由感慨。

    “他真的有那么强大吗?真的是能比兰书才圣、金光上师强大吗?”也有不少修士强者并不相信李七夜有这么强大。

    “谁知道呢,以我看,至少对战明王佛、金变战神是不成问题,至于会不会比兰书才圣、金光上师他们强大,只有一战才知道了。”也有大人物持保留的态度。

    “要动手吗?”李七夜看了一下怒极的天龙尊者,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如果想动手,一同上吧,你与你什么神兽天戎军团联手上吧,我一齐把你们解决了,免得一一解决,浪费时间。”

    李七夜这么风轻云淡的话一说出来,这不仅仅是天龙尊者了,他身后的整支神兽天戎军都一下子怒极了。

    刹那之间,无数双的目光望向李七夜,不少神兽天戎军的士兵双目喷出了怒火。

    先不说他们本身就是一方俊杰,曾是大名赫赫,就是他们神兽天戎军,那也曾是横扫八方,神威慑人,可以称得上是一支所向披靡的军团。

    现在被李七夜说得如此不堪,好像是打发阿猫阿狗一样,这怎么能不让神兽天戎军团的强者为之愤怒了。

    当然,李七夜所说的也是实话,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但是,他所说的实话,在别人眼中看来,就是太嚣张了,太狂妄了,那简直就是视天下人无物。

    不少修士强者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不由苦笑,李七夜这样视人无物的态度,任何人都会愤怒,更别说大名鼎鼎的天龙尊者、威名赫赫的神兽天戎军团了。

    “好,好,好……”天龙尊者怒极而笑,说道:“今日,不谈个人恩怨,我也不为我那不成器的弟子报仇,但是,我真龙庭的尊威,焉容得你羞辱。”

    “没错——”神兽天戎军团的不少强者大喝一声,说道:“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们神兽天戎军团,必扬神威。”

    “好,我倒有几分兴趣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站了出来,很随意,轻轻地招了招手,说道:“你们联手上吧,我看你们威名赫赫的神兽天戎军团能在我手中撑几招。”

    “铛、铛、铛……”就在这一刻,神兽天戎军团的所有士兵都纷纷兵器出鞘,他们怒气冲天,怒视李七夜了。

    “今日,我们不分胜负,誓不罢休。”天龙尊者也站了起来,听到“呜”的一声龙吟之声,他身上瞬间散发出了磅礴浩瀚的龙息。

    “好。”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你们先出手——”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天龙尊者全身喷薄出了神光,在这刹那之间,一道道神环浮现。

    在这一刻,天龙尊者犹如融入了天地之间,举手之间,可以摘星辰,拿日月,整个人变得高大无比。

    在这刹那之间,天龙尊者的长存气息横扫八荒,不少修士强者惊呼一声,纷纷远走,道行浅的人瞬间被天龙尊者所镇压了。

    “并非浪得虚名——”在天龙尊者强大无匹的力量之下,不少人惊叹一声。

    天龙尊者的的确确是拥有着无上实力,作为一尊长存,他的实力,又焉是其他的真神所能与之相比呢。

    “铮——”的一声响起,在瞬间,神兽天戎军团也一下子罗森万丈,无尽的毫光浮现,犹如千万兵马,整个天地犹如被他们无尽的力量所笼罩住了。

    在这瞬间,让所有人产生了错觉,好像自己都被千万兵马所包团住了,放眼望去,都是铜墙铁壁,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突围而出。

    “要战了——”看到双方剑拔弩张,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看一下第一凶人究竟有多强。”也有不少人兴奋起来,他们都想知道第一凶人究竟拥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今日,就让我们见过真章——”天龙尊者长啸一声,龙吟之声不绝于耳,久久未曾散去,回荡于天地之间。

    “住手——”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时,有一个沉喝之声响起,这个沉喝之声充满了威严,帝威无上,让人一听,不由伏首称臣。

    “呜——”的一声龙吼之声瞬间响彻了天地,随之,龙息滚滚而来,如同惊涛骇浪拍打而至,可以瞬间拍碎天穹上的日月星辰一般。

    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上降下一头巨龙,这头巨龙全身紫色的鳞甲,龙爪极紫泛金,犹如一把又一把的紫金刀一样,这样的龙爪一撕过来,可以把大地撕破,一掌拍来,可以把一座山峰拍碎。

    感受到那磅礴的龙息,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血统,让人有一种作为动物的本能,在这样的龙息之下,忍不住伏拜在地上。

    “真龙吗——”感受到这样的龙息之后,有强者不由惊呼一声。

    “紫龙,那是紫龙女帝来了——”此时,有人抬头一望,看到了站在龙背上的女子,不由惊呼一声。

    在紫龙背上,站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一身紫衣,远远看去,犹如紫气东来,她整个人紫气萦绕,一下子让她充满了神秘的韵味。

    这个女子,黛眉轻描,虽然未穿帝衣,也未戴皇冠,但是,眉宇之间却是帝威浩然,那怕她很随意地站在龙背之上了,依然是帝威浩荡。

    那怕她不是真帝了,但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帝威,一点都不逊色于任何一位真帝,似乎,她天生就是如此的贵胄,天生就是一代无双帝皇。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龙背之上的时候,有着大权在握、生死予夺的气势,让人有一种臣伏于她脚下的冲动。

    “紫龙女帝——”看到这个女子,不少人惊呼一声,也有年轻修士看得如痴如醉。

    紫龙女帝,当今真龙庭的掌权人,也是当今天下最杰出最有天赋的无双天才,她的名气之盛,不亚于金变战神、明王佛。

    她也曾入光明圣院,成为曙光东部的学生。

    紫龙女帝不仅仅是掌权于真龙庭,她更是创建了神兽天戎军团,这支由她亲手所创建的神兽天戎军团,曾经是战绩赫赫。

    “陛下——”见到紫龙女帝,神兽天戎军团的所有战士都下马,半跪于地,神态恭敬。

    就算是天龙尊者,也一样下马,向紫龙女帝致敬。

    虽然说天龙尊者是真龙庭的亲王,也是紫龙女帝的族叔,但是,见到紫龙女帝,他依然是恭敬的行大礼。

    这不仅仅是因为紫龙女帝是真龙庭的皇帝,不仅仅是因为她手握着真龙庭的大权,更因为紫龙女帝是一尊举世无敌的长存,实力比他还要强大。

    这就是天龙尊者由衷的尊敬,他对于紫龙女帝的尊敬,并不是来自于对于皇权的敬惧,而是因为紫龙女帝拥有着让他臣伏恭敬的实力。

第3095章女帝的态度    紫龙女帝,威慑八方,有着君临天下之势。

    当年在光明圣院之中,曙光东部有紫龙女帝,离明南部有金变战神,圣陀西部有明王佛,北院有圣霜真帝。

    但是,以名气而论,前三者要远远大于北院的圣霜真帝。

    紫龙女帝乃是君临天下,手中的军团曾是横扫八方,帝威之隆,年轻一辈难有人撄其锋。

    金变战神,那更不用多言,好战凶猛,身经百战,喋血八方,曾经是杀得天崩地裂,鬼哭狼嚎,战神之名,让人不寒而栗。

    明王佛也是不惶多让,佛法无双,渡化众生,有志法渡万界,立下了大佛之名。

    而北院的圣霜真帝,反而是显得低调很多,甚少在世间行走,而且也有人说,在他们四人之中,圣霜真帝年纪最小,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光明圣院之外,圣霜真帝的威名不如紫龙女帝他们三个人。

    紫龙女帝到来,君临天下,顿时让多少人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不少强者大人物都被她的帝威所慑。

    “有看头了。”看到紫龙女帝,有强者不由低声说道。

    天龙尊者他们要与李七夜一战,现在紫龙女帝到来,一下子壮大了真龙庭的力量,这更是神兽天戎军团的战斗力一下子飙升到不知道多少倍了。

    “传闻,紫龙女帝亲手率领神兽天戎军团的话,可以真正的爆发真龙神兽之威,犹召唤了真龙降世,威力绝伦。”有强者曾眼亲看到紫龙女帝率神兽军团作战,此时也不由心里面一惊。

    也有长老低声地说道:“若紫龙女帝真的是率自己的军团出手,只怕举世之间,除始祖之外,难有人与之匹敌了。”

    紫龙女帝不仅是道行深厚,造化惊天,而且她善兵,神兽天戎军团由她亲手所创,而且她亲自率兵作战,战阵是威力无穷,实力飙升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此时一见到紫龙女帝到来,所有人都觉得,对于李七夜而言无疑是一种考验,这样强大的实力,除始祖之外,其他人无法与之匹敌了。

    “李七夜强不强大,就看他能不能敌得过紫龙女帝所率领的大军了。”看到了紫龙女帝,此时不知道有多少人翘首以盼呢。

    这除了大家都想知道李七夜究竟有多强大之外,同时大家也想一饱眼福,看一看紫龙女帝亲领大军作战的无敌之姿。

    此时,紫龙女帝站于紫龙背上,秀目一扫而过,她的目光十分的锐利,如神剑一扫而过,好像一下子削在了大家的身上。

    “自作主张!”此时紫龙女帝冷冷地斥喝了一声,她的声音充满了威严,不怒而威,她冷冷地说道:“遣你们来此,乃是磨砺意志,丰富作战,不是为寻个人恩怨而来,更不是为意气之争而来!”

    被紫龙女帝一斥喝,神兽天戎军团的战士都纷纷低下了头颅,不敢吭声。

    “尊者,你身为将领,以意气行事,未履行职务,罚你三百年奉禄,八年面壁!此行动结束后,立即执行,服否!”紫龙女帝目光落在天龙尊者身上。

    “领旨。”天龙尊者没有丝毫的抗拒,一拜,说道。

    紫龙女帝一出现,就斥喝神兽天戎军团,又是重罚了作为族叔的天龙尊者,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看呆了。

    一开始,大家都还以为紫龙女帝会亲自率领自己的军团与李七夜大战,扬真龙庭之威。

    毕竟,强大如真龙庭,他们的神威不容任何人挑衅,不容任何人玷污。

    但是,紫龙女帝却没有维护他们真龙庭的意思,看起来似乎是袒护李七夜一般,反而斥喝自己的军团,重罚天龙尊者。

    “哼,速去——”紫龙女帝冷喝一声,遣兵而去。

    天龙尊者带着神兽天戎军团大拜,然后大呼一声,挥兵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满天黄土的天际之间。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都傻了眼,大家还以为有一场大战呢,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结束,紫龙女帝反而是重罚了自己的人,这是让任何人都想不到的。

    此时,紫龙女帝从紫龙背上跳下来,快步上前,向李七夜行礼,与圣霜真帝、大黑牛打招呼。

    “道兄,座下无知,意气用事,与道兄有所冲突,还望道兄大人有大量,请道兄谅解。”紫龙女帝大拜。

    作为真龙庭掌权的她,作为帝威无双的她,此时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拜于李七夜身前,神态自然,而且没有丝毫勉强,此大礼充满了诚意,并非是敷衍。

    看到作为高高在上的紫龙女帝竟然向李七夜认错,这一下子看得许多人口瞪目呆。

    “你倒不笨,也罢,我也一向大人有大量,不追究也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转身便走。

    在李七夜离开之时,紫龙女帝也跟随而行,伴随李七夜他们同行一程。

    大家看到本是一场大战就如此的消弥无形,只好都散去了,热闹都看不成了,只好各自忙各自的了。

    李七夜他们前行,紫龙女帝随行。

    “我已听闻,道兄解开了尹大人手中的那颗岩石。”在路上,紫龙女帝向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看了一下紫龙女帝,笑着说道:“你先来此地,看来有所发现了。”

    “应该说是明王佛、金变战神他们最先来到此地,不过,此间各各事情,已非我所能插手。”紫龙女帝含笑,轻摇头,她的风姿与圣霜真帝不分上下,说道:“我留于此地,不再为此地诸宝而来,只是想历练一下而已。”

    “看来,你们已有所发现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是特别的有兴趣。

    “是有所发现,不过,此地乃是明王佛与金变战神主导。”紫龙女帝说道:“在这里乃是有始祖留下了一些东西。”

    说到这里,紫龙女帝也未多谈,看模样,她也不打算与明王佛、金变战神他们争夺此地的宝物。

    “不过,道兄刚来,也该小心一点此地凶险。”紫龙女帝徐徐地说道:“此地天黑时刻,有凶物降临,十分的凶险,无物不灭,让人难于支撑。若是到了那个时刻,道兄诸人,最好避于庙中,此为上上之策。”

    紫龙女帝说得如此严重,可想而知她口中的“凶险”是何等的可怕了,毕竟,她的实力不会逊色于圣霜真帝的。

    紫龙女帝如此郑重特别的提醒,也是出自于一番好意。

    “我们会注意。”李七夜含笑,点了点头,神态自若。

    紫龙女帝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说道:“道兄必定会深处,我所知,明王佛、金变战神对道兄甚为不善,道兄留意为好。”

    紫龙女帝也不是多嘴长舌之人,她能说出这样的话,那是有十分把握,看来她也是知道一些事情。

    事实上,明王佛、金变战神要与李七夜为敌,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在此之前,李七夜出手便灭了他们的道身,不论如何说,金变战神、明王佛都咽不下这口气。

    “等着便是。”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完全没放在心上。

    李七夜这种风轻云淡的态度让紫龙女帝心里面一震,要知道,金变战神、明王佛没有一个是弱者,他们实力之强,天下皆知。

    但是,李七夜依然是闲等视之,这是怎么样的姿态,要么是至尊无敌,要么就是疯子,但是,李七夜不是疯子。

    紫龙女帝在这一刻也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看错人了。

    “你们真龙庭的那副龙骨不错。”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突然看了紫龙女帝一眼。

    李七夜突然冒出这一句话,更是让紫龙女帝呆了一下,旋心里面大震,因为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至纯之血,乃是真正的真龙。”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此乃是大奥义也。”

    “道兄所言,小妹还未能完全领悟。”紫龙女帝干笑一声,神态有些紧张。

    因为李七夜一个眼神看来的时候,她心里面有些发慌,李七夜那眼神,一下子让她心里面没有底。

    “放心。”在紫龙女帝神态不自然的时候,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摇头,说道:“我没有抢你们那副龙骨的意思。”

    “道兄开玩笑了。”李七夜这样的话,这顿时让紫龙女帝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李七夜真的要抢他们真龙庭的那副龙骨的话,他们真龙庭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抢走,似乎是无能为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着这样的错觉,毕竟,他们真龙庭乃是实力强悍无匹,可以比肩于仙统界的任何一个传承。

    “不过嘛,在此之前,我倒是有过这样的想法。”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至纯之血的真龙,的确值得琢磨一下,解开它的奥义,它是十分有价值的。”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紫龙女帝一颗心又不由悬了起来了。

    “但是嘛,现在我们也算是认识了,你这么如此客客气气,我再去抢你们的至宝,似乎又有点不好意思。”李七夜悠悠地笑着说道:“如果刚才打起来,顺手把你们的神兽天戎军团灭了,我觉得,抢起你们的这副龙骨来,那是理直气壮多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