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后,远征船终于停下来了,它停靠在了巨陨的旁边。

    当远征船缓缓地停靠在了巨陨的旁边之时,这就好像是一艘巨船停靠在港湾一般,从远征船来看,似乎有一种归家的感觉。

    “看来远征船的目标就是巨陨呀。”看到远征船停靠在了巨陨旁边,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

    “嘿,最可怕的就是祸起萧墙。”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看来,当年一定是发生了一些肮脏的事情,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圣霜真帝只能是轻轻叹息一声,不愿意多去评论前人,毕竟当年具体发生什么事情,她也一无所知,不敢轻易下断论,以免坏了先贤的名声。

    “我们上去吧。”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着巨陨,跳下了远征船。

    大黑牛他们紧随其后,也都纷纷地跳下了远征船,登上了巨陨。

    当李七夜他们踏入了巨陨之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似乎在这里好像有什么炽热的东西在焚烧着一样。

    整个巨陨之大,让人无法想象,可以说,这个巨陨比许多巨大的星球还要巨大,如此一个巨大的巨陨,不知道有多少道统在它面前都如小不点一般。

    如此的巨陨,试想一下,它里面的天地是何等的广阔,整个天地都犹如自成一体。

    当李七夜他们站在了巨陨的土地的时候,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顿时让人有一种干渴的感觉。

    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黄土,更准确地说,目光所及,都是焦土,似乎,眼前这片天地都已经被烧焦过。

    只不过,时间经历得太久远了,随时间的风化,所有的焦土也都又重新返生了。

    在这样的黄土大地之上,有一股热浪扑面而上,那怕头顶上没有炽热烤得人发昏的太阳,那怕地下也没有冒着热气的火山,但是,在这样的一片黄土之上,就是有着一股热浪久久无法散去,似乎千百万年以来都是如此,这样的热浪就像阴魂一样,盘旋不散。

    此时,大黑牛蹲下身体,击碎黄土,碾碎,仔细观看了一下。

    “泥土成瓷,只不过是时间太久了,也被风化了。”大黑牛任由手中的黄土随风飘散而去,下决论,说道:“当年这里曾可怕无比的真火焚烧过,整个大地都被烧成了瓷土,能拥有如此实力的人,举世之间没有几个。”

    “此巨陨,本身就是宝物,泥土之中充满了神铁属性,这就意味着。当年整颗巨陨就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神铁矿石,但是,在恐怖无比的真火之下,依然被烧炼成瓷。这样的真火,那是十分恐怖的始祖力量。”说到这里,大黑牛冷笑一声。

    “为什么要焚烧这里呢?”圣霜真帝心里面为之一寒,答案也在她心里面呼之欲出。

    “有过打斗,在最深处。”大黑牛望着前面,目光深邃,徐徐地说道:“很强大很强大的对决,这里只不过是余波所及而已。

    “这里,有所谋求之物。”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是一场漫长的对决,不然的话,当日巨陨飞出,也不会有陨石掉落天雄关。”

    “是的。”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毫无疑问,远征船是追着这颗巨陨而来,当然,具体中间发生过什么事情,那就不好说了,不好说了,有人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圣霜真帝心里面惴惴不安,毕竟远征船全军覆灭,要知道,当年远征船的阵容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但是,最后,终艘远征船成为了一艘幽灵船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究竟是怎么样可怕的敌人,使得如此多的无敌始祖,都是穷途末路。”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

    “嘿……”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冷笑地说道:“敌人固然是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有人的魔心,这才是最致命的。要瓦解一支无敌的队伍,最容易的就是从内部瓦解,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让它崩分离析。”

    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欲言,又止。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只见有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驶入了巨船,悬浮于天空之上。

    在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声中,大地都颤抖起来,泥土飞扬,只见一只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重重地落在地上的时候,大地犹如被踏碎一样。

    这一头头庞然大物从天而降的,乃是一头头的凶兽猛禽,有高大如山的魔牛,有双翅遮天的凤鸾,更是有全身铁甲的狻猊……

    在这样的一头头凶兽猛禽之上,盘坐着一位又一位神骏的修士强者,他们都显得年轻,每一个强者都是气势如虹,一看便让人他们都是名动一方的人杰。

    当这样的一支队伍从天而降,刹那之间,让整个天地充满了荒莽的气息,犹如一只荒下无比的巨兽盘踞在大地之上。

    这样的一支军队列阵于此,刹那之间让人感觉有千万兽潮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一样,这样的兽潮冲击而来,可以摧毁眼前的一切。

    “神兽天戎军——”看到这一支巨兽军团,有刚抵达这片大地的修士强者看到眼前这一支军队,不由惊呼一声。

    “真龙庭的神兽天戎军怎么会派谴到这里来了。”看到这支军团,有不少修士强者不由为之暗暗咋舌。

    真龙庭,离这里不知道有多么的遥远,而神兽天戎军乃是由紫龙女帝所创,算得上是真龙庭的一支中坚力量了。

    现在突然之间,神兽天戎军会出现在这么遥远的巨陨之上,这怎么不让大家暗暗吃惊。

    率领这支神兽天戎军的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坐于一头瑞兽之上,这头瑞兽乃是赤火鳞狮,鳞狮全身吞吐着火焰,它的身体如同用赤玉所雕刻而成的。

    老者坐于了赤火鳞狮之上,神态冷漠,一双眼睛吞吐着可怕无比的寒光,虽然他没有散发出惊天无敌的气息,但是,他身上散发出了一阵阵龙吟之声,似乎他的身体里面藏着有一条真龙,随时都会破体而出。

    “天龙尊者——”看到这位老者亲临,不少修士强者看到它之后,都暗暗吃惊。

    “天龙尊者亲自率领神兽天戎军,难道是要攻打这里不成?”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强者暗暗吃惊。

    天龙尊者,它是真龙庭的亲王,是紫龙女帝的族叔,实力十分强大,是一尊长存,有人说他是大成长存,也有人说他是巅峰长存。

    天龙尊者甚少出手,但是,一旦出手,必斩敌人。

    此时,天龙尊者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他是冷冷哼了一声,说道:“第一凶人,又见面了!”

    事实上,在天雄关的时候,李七夜与天龙尊者就见过,至少天龙尊者看到了李七夜。就在骄横商行的拍卖行的时候,天龙尊者就在场。

    “哦,我认识你吗?”李七夜只是看了天龙尊者一眼。

    虽然说,天龙尊者记住李七夜了,但是,李七夜却未曾留意天龙尊者,毕竟当日在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中强者多如牛毛。

    “杨成利,便是我不成器的徒弟!”天龙尊者冷冷一哼。

    “哦,我想起来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就是那个什么飞马箭神是吧,人,是我杀的。”说到这里,他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看来,第一凶人,要和真龙庭打起来了。”看到李七夜与天龙尊者一下子充满了火药味,有远观的强者不由低声说道。

    “第一凶人,就是这么凶,什么事他还做不出来?就算真的与真龙庭开战,那都不足为奇了。”有大人物不由苦笑了一下,在天雄关的时候,他曾经亲眼看到第一凶人随手便斩了大觉禅师,更是斩了明王佛、金变战神的道身,那是凶猛逆天无匹。

    “敢承认就好——”天龙尊者双目一冷,作为师父,自己徒弟被杀,他当然不能淡定了。在骄横商行的时候,他就对李七夜有敌意了,只不过,他不愿意在骄横商行惹是生非,更不愿意在天雄关闹出风浪来。

    毕竟,不论是在骄横商行,还是天雄关,都必须给主人几分情面。

    现在在这巨陨之上,那就不一样了,一旦是开战,天龙尊者也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李七夜风轻云淡,说道:“我杀的人,多如牛毛,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如果你想为你徒弟报仇的话,随时都可以,无非是死人名单上再添一名而已。”

    “好大的口气——”天龙尊者顿时就有怒火了,自己徒弟被杀,他本就是心里面有怒气,但是,说起来,为自己徒弟报仇,他还没走到这一步,毕竟,这是自己徒弟艺不如人。

    现在李七夜这样轻蔑的神态,一下子就激起了天龙尊者心里面的怒火。

    他乃是一尊强横无匹的长存,又是真龙庭的亲王,手握重兵,此时更是有神兽天戎军团在握,他天龙尊者怕过何人了?

    多少真帝在他面前,都以晚辈居之,今日却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视他为无物,他心里面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第3091章飞地池    “公子认为呢?”圣霜真帝对于巨陨的来历也是充满了好奇,不由向李七夜望去。

    但是,李七夜并没有望向巨陨,他的目光是望向了虚空的另一端,他的目光牢牢地锁在了那里,未曾移动一下,似乎那里比巨陨更加吸引人一样。

    圣霜真帝顺着李七夜的目光望去,那是虚空的另一端,离巨陨很遥远,但是,凭圣霜真帝的实力,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里乃是光芒闪烁,犹如是一个晶莹的世界,又像是一个海洋的世界,好像是一个高大无量的海洋存在于那里一样,那里的天地都淹泡在了这样的一个晶莹海洋之中。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海洋世界,在那最深处,好像是有着一个水池,这样的一个水池显通红色,闪动着血红的光芒,整个水池就好像是一块玛瑙一样嵌壤在了这样的一个晶莹海洋之中。

    但是,说也来奇怪,这样的一个水池,似乎是血水在流淌,但它却没有染红这个海洋丝毫,它的存在与整个晶莹海洋似乎是泾渭分明。

    更奇妙的是,这个晶莹海洋那怕是再浩大,但都似乎是衬托这个通红的水池而存在一般,似乎在这里这个血红的水池才是核心,它才是这个晶莹世界的主宰。

    此时此刻,这样的一个晶莹海洋,转动着一道又一道的光毫,这一道道的光毫十分的粗大,看起来又是十分的锋锐,这样转动的一道道光芒,就好像是一把把周天神剑在转动一样,不管是什么强大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无敌之人,只要一靠近,都会被这样的如周天神剑的光毫绞得粉碎,瞬间会被绞成血雾。

    “飞地池——”看到这个地方之时,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六极赎地之一。”?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也向李七夜所望的方向望去,看着那个晶莹的世界,不由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飞地池又换了位置了,它出现在这里,不是没有原因吧。”

    “或者与巨陨有着莫大的关系。”圣霜真帝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然而,李七夜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飞地池而已,然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此时,也有许多修士强者抵达了这里,他们远远看到巨陨,不由惊呼起来,与此同时也有修士强者看到的在遥远处另一端的飞地池。

    “飞地池——”看到飞地池之后,有大人物不由惊呼一声,说道:“飞地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巧合吗?”

    “师父,飞地池,就是传说中的六极赎地之一的飞地池吗?”有晚辈也是第一次看到飞地池,不由好奇,说道。

    “是的。”这个位大人物神态凝重,点了点头,说道:“在我印象中,飞地池已经快一个时代未变换过位置了,这一次怎么会变换位置了,而且还与巨陨遥遥相对,这就奇怪了。”

    飞地池,六极赎地之一,它也一直存在于天墟之中。

    飞地池,它是一个十分奇怪地方,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它这个名字有着极深的奥妙,有着各种的解读。

    有人说,飞地,它的意思就是,当你在迈入飞地池之前,那就是你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刻,也就是你最后一次掠地飞过。

    当然,这样的一种解读,背后已经存在有极为深奥的意义了。

    飞地池,作为六极赎地之一,它也有着它的赎回奥义。

    和其他的赎地不一样,飞地池,任何人都可以进去,但是,在进去之前,你就要有着交易的心理准备了。

    在飞地池,它可以赎卖自己的任何东西,但是,它必须是你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只有你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在飞地池才有着价值。

    比如说,无敌的宝物,又比如说,无价的亲情,又或者是某一件对于另人而言并不起眼或者是毫无价值的东西。

    只要对于你而言,是最珍贵的东西,在飞地池都可以赎卖。

    对于有人而言,最为珍贵的,或者是无敌的功法;对于某人而言,最珍贵的是自己身边的某一个人;对于有人而言,最为珍贵的,那是一件普通却有着纪念价值的东西……

    总之,不管是什么东西,最重要的,它必须是你心里面最珍贵的、最不可割舍的东西就行了,那怕你是用活人,比如说你的父母或者是你的妻子……等等,只要是你心里面最珍贵、最不可割舍的东西。在这飞地池都可以拿来赎卖,都可以拿来做交易。

    比如说,你把自己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那怕是一块破石头,在这飞地池,它都可以给你换来你所想要的,比如让自己拥有一身无敌的功力。

    “师父,飞地池,真的是可以做任何交易吗?”有晚辈看着飞地池,也不由好奇,说道。

    “是,可以做任何交易,甚至可以得到你心里面所想要的。”长辈神态凝重,对于飞地池这样的一个地方是十分的忌惮。

    “真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晚辈十分吃惊。

    长辈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吓得晚辈心里面发毛,不敢再去过问。

    也有年轻修士强者看到飞地池之后,就与自己身旁的同伴开玩笑,说道:“要不要我们去飞地池试试,去换回一身真帝功力。”?“嘿,真的可以吗?”年轻的同伴不由嘿嘿一笑,跃跃欲试,双目发亮,说道:“如果真的能换回一身真帝实力,那么,真的可以试试。”

    这个年轻修士就笑着说道:“那你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同伴修士立即不由侧首,仔细去想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胡闹——”在这两位年轻修士开玩笑的时候,他们身旁的长老就是一巴掌呼了过去,抽得他们七荤八素了,他们的长老杀人的目光瞪了过去,冷冷地说道:“再胡闹,我就把你们扔去喂王八!”

    “长老,我们只是开玩笑而已。”这两位年轻修士被自己的长老一巴掌呼过去,不由十分委屈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此事不可以随便言谈,否则,它会成为你的心魔。”长老神态凝重,冷冷地说道:“再说,世间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如里有什么这么便宜你的事情。就算你去交易了,未来你也没有好下场的!”

    “为什么——”晚辈不明白,好奇问道。

    “因为,你交易那一刻起,你已经不再是你了,你所拥有的,那只不过是你的心魔而已!”这位长老目光深邃,但是,深邃的目光深处有着畏惧。

    “真的吗?”对于长老这样的话,晚辈还不是十分相信,心里面还是将信将凝。

    “曾经有一个凡人。”长老看了一眼晚辈,知道他们不相信,徐徐地说道:“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拥有着十分广博的学识,乃是凡间了不起的大才子。可惜……”

    说到这里,这位长老顿了一下,说道:“他并不是富裕之家,他却爱上了一个千金小姐。可惜,千金小姐对他却无意,最后嫁给了大员。这个才子各种际遇,曾被羞辱,也被欺凌,这使得心里面愤满!”

    “后来,这个才子得到他人相助,来到了飞地池,他进入飞地池之后,与飞地池作了一次交易。”说到这里,这位长老目光闪动了一下。

    “他拿什么做交易呢?”晚辈立即好奇无比。

    “才学。”长老徐徐地说道:“他一身的才学,满腹的经纶!他拿出了自己的一生知识,与飞地池作了一次交易,他想成为一尊无敌的存在!”

    “后来呢?”晚辈忍不住继续问道。

    “他的确是成为了一尊无敌。”长老看了晚辈一眼,徐徐地说道:“他回去之后,为自己报仇,把曾经嘲笑过他的人,把看不起他的人,把羞辱过他的人,把欺凌过他的人……全部杀了,包括那位他曾经爱过的那位小姐!”

    “这——”听到这样的话,让一些晚辈怔了怔。

    “这,这或许很好呀。”也有比较偏激的晚辈轻轻地说道:“快意恩仇,这才是男儿所为,更何况已经无敌了,那又如何呢,难道还怕别人报仇不成?”

    “有什么好?”这位长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这还将是你吗?自从交易那一刻起,你已经不是你了,你心中唯有心魔!你只不过是被心魔吞噬的行尸走肉而已!”

    “后来呢,长老,后来这个才子怎么了?”有晚辈更加关心这位才子的命运。

    “大杀四方——”这位长老冷冷地说道:“心怒如狂,所到之处,便是掀起腥风血雨!举世之间,难有人能敌。”

    “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好事。”长老又冷冷地看了身边的晚辈一眼,冷冷地说道:“最后,他是颠狂至死!最后有人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倦缩在一个角落中静静死去。”

    “颠狂至死。”听到这样的话,不少晚辈心里面毛骨悚然,他们心里面要想象着,一位无敌之辈是疯狂嗜杀,最后在颠狂之中死去,或许到死亡的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