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公子认为呢?”圣霜真帝对于巨陨的来历也是充满了好奇,不由向李七夜望去。

    但是,李七夜并没有望向巨陨,他的目光是望向了虚空的另一端,他的目光牢牢地锁在了那里,未曾移动一下,似乎那里比巨陨更加吸引人一样。

    圣霜真帝顺着李七夜的目光望去,那是虚空的另一端,离巨陨很遥远,但是,凭圣霜真帝的实力,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里乃是光芒闪烁,犹如是一个晶莹的世界,又像是一个海洋的世界,好像是一个高大无量的海洋存在于那里一样,那里的天地都淹泡在了这样的一个晶莹海洋之中。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海洋世界,在那最深处,好像是有着一个水池,这样的一个水池显通红色,闪动着血红的光芒,整个水池就好像是一块玛瑙一样嵌壤在了这样的一个晶莹海洋之中。

    但是,说也来奇怪,这样的一个水池,似乎是血水在流淌,但它却没有染红这个海洋丝毫,它的存在与整个晶莹海洋似乎是泾渭分明。

    更奇妙的是,这个晶莹海洋那怕是再浩大,但都似乎是衬托这个通红的水池而存在一般,似乎在这里这个血红的水池才是核心,它才是这个晶莹世界的主宰。

    此时此刻,这样的一个晶莹海洋,转动着一道又一道的光毫,这一道道的光毫十分的粗大,看起来又是十分的锋锐,这样转动的一道道光芒,就好像是一把把周天神剑在转动一样,不管是什么强大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无敌之人,只要一靠近,都会被这样的如周天神剑的光毫绞得粉碎,瞬间会被绞成血雾。

    “飞地池——”看到这个地方之时,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六极赎地之一。”?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也向李七夜所望的方向望去,看着那个晶莹的世界,不由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飞地池又换了位置了,它出现在这里,不是没有原因吧。”

    “或者与巨陨有着莫大的关系。”圣霜真帝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然而,李七夜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飞地池而已,然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此时,也有许多修士强者抵达了这里,他们远远看到巨陨,不由惊呼起来,与此同时也有修士强者看到的在遥远处另一端的飞地池。

    “飞地池——”看到飞地池之后,有大人物不由惊呼一声,说道:“飞地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巧合吗?”

    “师父,飞地池,就是传说中的六极赎地之一的飞地池吗?”有晚辈也是第一次看到飞地池,不由好奇,说道。

    “是的。”这个位大人物神态凝重,点了点头,说道:“在我印象中,飞地池已经快一个时代未变换过位置了,这一次怎么会变换位置了,而且还与巨陨遥遥相对,这就奇怪了。”

    飞地池,六极赎地之一,它也一直存在于天墟之中。

    飞地池,它是一个十分奇怪地方,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它这个名字有着极深的奥妙,有着各种的解读。

    有人说,飞地,它的意思就是,当你在迈入飞地池之前,那就是你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刻,也就是你最后一次掠地飞过。

    当然,这样的一种解读,背后已经存在有极为深奥的意义了。

    飞地池,作为六极赎地之一,它也有着它的赎回奥义。

    和其他的赎地不一样,飞地池,任何人都可以进去,但是,在进去之前,你就要有着交易的心理准备了。

    在飞地池,它可以赎卖自己的任何东西,但是,它必须是你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只有你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在飞地池才有着价值。

    比如说,无敌的宝物,又比如说,无价的亲情,又或者是某一件对于另人而言并不起眼或者是毫无价值的东西。

    只要对于你而言,是最珍贵的东西,在飞地池都可以赎卖。

    对于有人而言,最为珍贵的,或者是无敌的功法;对于某人而言,最珍贵的是自己身边的某一个人;对于有人而言,最为珍贵的,那是一件普通却有着纪念价值的东西……

    总之,不管是什么东西,最重要的,它必须是你心里面最珍贵的、最不可割舍的东西就行了,那怕你是用活人,比如说你的父母或者是你的妻子……等等,只要是你心里面最珍贵、最不可割舍的东西。在这飞地池都可以拿来赎卖,都可以拿来做交易。

    比如说,你把自己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那怕是一块破石头,在这飞地池,它都可以给你换来你所想要的,比如让自己拥有一身无敌的功力。

    “师父,飞地池,真的是可以做任何交易吗?”有晚辈看着飞地池,也不由好奇,说道。

    “是,可以做任何交易,甚至可以得到你心里面所想要的。”长辈神态凝重,对于飞地池这样的一个地方是十分的忌惮。

    “真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晚辈十分吃惊。

    长辈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吓得晚辈心里面发毛,不敢再去过问。

    也有年轻修士强者看到飞地池之后,就与自己身旁的同伴开玩笑,说道:“要不要我们去飞地池试试,去换回一身真帝功力。”?“嘿,真的可以吗?”年轻的同伴不由嘿嘿一笑,跃跃欲试,双目发亮,说道:“如果真的能换回一身真帝实力,那么,真的可以试试。”

    这个年轻修士就笑着说道:“那你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同伴修士立即不由侧首,仔细去想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胡闹——”在这两位年轻修士开玩笑的时候,他们身旁的长老就是一巴掌呼了过去,抽得他们七荤八素了,他们的长老杀人的目光瞪了过去,冷冷地说道:“再胡闹,我就把你们扔去喂王八!”

    “长老,我们只是开玩笑而已。”这两位年轻修士被自己的长老一巴掌呼过去,不由十分委屈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此事不可以随便言谈,否则,它会成为你的心魔。”长老神态凝重,冷冷地说道:“再说,世间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如里有什么这么便宜你的事情。就算你去交易了,未来你也没有好下场的!”

    “为什么——”晚辈不明白,好奇问道。

    “因为,你交易那一刻起,你已经不再是你了,你所拥有的,那只不过是你的心魔而已!”这位长老目光深邃,但是,深邃的目光深处有着畏惧。

    “真的吗?”对于长老这样的话,晚辈还不是十分相信,心里面还是将信将凝。

    “曾经有一个凡人。”长老看了一眼晚辈,知道他们不相信,徐徐地说道:“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拥有着十分广博的学识,乃是凡间了不起的大才子。可惜……”

    说到这里,这位长老顿了一下,说道:“他并不是富裕之家,他却爱上了一个千金小姐。可惜,千金小姐对他却无意,最后嫁给了大员。这个才子各种际遇,曾被羞辱,也被欺凌,这使得心里面愤满!”

    “后来,这个才子得到他人相助,来到了飞地池,他进入飞地池之后,与飞地池作了一次交易。”说到这里,这位长老目光闪动了一下。

    “他拿什么做交易呢?”晚辈立即好奇无比。

    “才学。”长老徐徐地说道:“他一身的才学,满腹的经纶!他拿出了自己的一生知识,与飞地池作了一次交易,他想成为一尊无敌的存在!”

    “后来呢?”晚辈忍不住继续问道。

    “他的确是成为了一尊无敌。”长老看了晚辈一眼,徐徐地说道:“他回去之后,为自己报仇,把曾经嘲笑过他的人,把看不起他的人,把羞辱过他的人,把欺凌过他的人……全部杀了,包括那位他曾经爱过的那位小姐!”

    “这——”听到这样的话,让一些晚辈怔了怔。

    “这,这或许很好呀。”也有比较偏激的晚辈轻轻地说道:“快意恩仇,这才是男儿所为,更何况已经无敌了,那又如何呢,难道还怕别人报仇不成?”

    “有什么好?”这位长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这还将是你吗?自从交易那一刻起,你已经不是你了,你心中唯有心魔!你只不过是被心魔吞噬的行尸走肉而已!”

    “后来呢,长老,后来这个才子怎么了?”有晚辈更加关心这位才子的命运。

    “大杀四方——”这位长老冷冷地说道:“心怒如狂,所到之处,便是掀起腥风血雨!举世之间,难有人能敌。”

    “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好事。”长老又冷冷地看了身边的晚辈一眼,冷冷地说道:“最后,他是颠狂至死!最后有人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倦缩在一个角落中静静死去。”

    “颠狂至死。”听到这样的话,不少晚辈心里面毛骨悚然,他们心里面要想象着,一位无敌之辈是疯狂嗜杀,最后在颠狂之中死去,或许到死亡的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第3092章飞地池的交易    听到长辈这样的一个故事,在场不少修士都心里面毛骨悚然,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在此之前还有不少年轻人抱着开玩笑、或者好玩的心态,觉得像飞地池这样的地方是十分有意思。

    现在,听到这样的故事之后,他们心里面都不由毛骨悚然了,总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自己一样,让自己背脊是发寒,不由冷汗涔涔。

    “道兄所说的,乃是颠帝吗?”另一位大人物听到这个故事之后,不由轻轻地问道。

    这位长老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他的话。

    “真的是颠帝老祖宗吗?”听到这样的话,这个大教的弟子不由骇然,惊呼一声,急忙问道。

    但是,这位长老没有说话了,看了看飞地池,沉默下去了。

    虽然这位长老不再说话了,但是,这们大教的弟子心里面都已经明白了,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所说的“颠帝”就是他们大教最强大的老祖宗之一,但是,他们的宗门之内,对于这位老祖宗的记载是寥寥无几,也未曾听过哪一位长辈谈过这位老祖宗。

    这位曾经是他们大教中最强大的老祖宗,对于他们大教而言,又似乎像是陌生人一样,整个宗门都没有他任何事迹的记载。

    现在听到这话之后,这个大教的弟子终于明白,为什么宗门内的卷宗会没有这位颠帝老祖宗的记载了。

    他们想到这里,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手掌心都不由直冒冷汗。

    要知道,一位强大无匹、惊艳无双的真帝,最后竟然颠狂至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背后究竟是有着怎么样惊悚的事情。

    在多少晚辈看来,一位真帝,那已经足够无敌了,更何况是一位惊艳无匹的真帝呢,在这世间,又有何物能左右或者为难这样的一位真帝呢。

    但是,就是这么一位惊艳无双的真帝,最后竟然是颠狂至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呢?

    “这,这,这是诅咒吗?”有晚辈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都不由打哆嗦。

    “心魔。”长辈冷冷地说道:“当你交易那一刻,心魔就已经伏潜在你内心最深处,它会伺机吞噬你!”

    “心魔。”晚辈们都不由喃喃自语,他们心里面发毛。

    连一位真帝,都会被自己的心魔吞噬,最后颠狂至死。试想一下,连一位惊艳无双的真帝都不能幸免,何况是他们这样的人呢?

    “还想要去交易吗?”这位长老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晚辈。

    他身旁的晚辈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脑袋摇得像拔浪鼓一样,在这个时候,他们望向飞地池的目光都一下子变了,他们目光深处一下子充满了畏惧。

    在此之前,他们都觉得飞地池这样的交易,这样的赎卖,是很有意思,是很好玩的模样,但,现在他们谈到这样的事情,都没有觉得好玩,心里面都不由发毛。

    “奇怪——”大黑牛望着飞地池,看着那晶莹的世界,说道:“怎么会多了一层锋锐光芒,这是要干什么,不让人进去吗?”

    “因为有大事发生了。”李七夜看了一下飞地池,淡淡地说道:“连它也进入了防御的状态,你自己去想象吧。”

    “难道当日天陨飞来,天墟之中有光芒炸开的,就是飞地池所散发出来的吗?”圣霜真帝也不由一惊,想到巨陨飞入天墟的那一幕。

    当时巨陨掠过天雄关之后,便飞入了天墟,在那个时候,天墟深处有无尽的光芒都炸开了,十分的震撼人心。

    “我的妈呀,有巨擘要来了,不对,或者说,有巨头要来了。”大黑牛吸了一口冷气,说道:“飞地池比我们更有先见之明呀。”

    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连飞地池都进入防御状态的话,那么后果可以想象了。

    飞地池,作为六极赎地之一,它何等的可怕,何等的神秘,连强大无匹的始祖、惊艳无双的存在,对于飞地池都是充满着忌惮。

    现在飞地池都进入了防御的状态,那么,未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不管未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飞地池它都已经预感到了,所以才会进入这样的防御状态,以防惊变。

    “从来未曾有过。”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难道天要崩了吗?”

    “嘿,真的发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何止要天崩,天都要灭了。”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飞地池的恐怖,不是你能想象的。当年远荒圣人这老鬼进去过,但,什么都没干,就离开了。虽然他是无损归来,嘿,嘿,嘿,但,我知道他心里面特别的不爽,特别的憋屈,我猜,他一定是在飞地池里面吃了大亏。只不过面子抹不过去,没有公开而已。”

    “真的吗?”圣霜真帝心里面一震,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光明圣院从来没有记载过,也从来没有提过他们的始祖去过飞地池。

    “我的话,那是比珍珠还真。”大黑牛淡淡地一笑,然后嘿嘿地说道:“不过,远荒圣人这个老东西,去干什么就不知道了。不过嘛,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他是想去交易,无非最后没有谈妥而已。嘿,搞不好,他是想来硬的,但,很有可能吃了败仗,吃了大亏,最后只好灰溜溜地跑回来了,就算他心里面特别的不爽,也只好憋在肚子里了。”

    圣霜真帝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定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绪。

    作为光明圣院的弟子,又是拥有十二宫真帝的存在,她自幼修练光明之术,她当然知道他们的始祖远荒圣人是强大到何等可怕的地步了。

    远荒圣人不仅仅是仙统级别的始祖,他更是被人列入了十大始祖之一,万古以来,能与他比肩的始祖那是寥寥无几。

    可以说,远荒圣人所在的时代,他是可以横推一切,没有任何存在可以挡得住他的步伐,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普渡众生,光明普照整个三仙界。

    在那个时候,不论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不论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只要远荒圣人光明所普照之处,都必须远遁而去,再也不敢出世。

    现在,大黑牛即说,那怕强大如远荒圣人,最终竟然会在飞地池吃了败仗,吃了大亏。如果这样的事情传出去,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只怕会掀起惊涛骇浪。

    “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目光看着飞地池,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嘿,大圣人,不是会想进去试试吧。”大黑牛见李七夜这样的目光,他突然之间,有一种预感,感觉李七夜必定会进去一趟。

    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李七夜含笑不语。

    “公子真的要进去?”圣霜真帝不由为之一惊,说道:“这,这,这只怕是不祥。”

    虽然说,圣霜真帝对于李七夜的实力是有信心,但是,飞地池的交易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邪门,很多做过交易的人,最终都不得善终,这实在是太诡异,太邪门了。

    “或许,对于大圣人来说,这也是一种磨砺。”大黑牛侧首想了想,说道:“真的是如此的话,何况不是对于大圣人的道心是一种更好的打磨呢?”

    大黑牛见识更广,所站的角度更高,所以,他所看到的,远在于其他人之上。

    大黑牛这样的看法,让圣霜真帝不由为之一怔,但是,仔细想想,似乎又有道理,毕竟,李七夜的道心是何等的坚定,别人会受到影响,但,李七夜却不见得了。

    “好是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可惜,我想要的,飞地池给不起!不然,还真的是很有意思。”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目光无比深邃,望着飞地池,徐徐地说道:“最珍贵的东西——”

    圣霜真帝也不由望着李七夜,她心里面也有着好奇,有着渴望。她很想知道,李七夜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最难以割舍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呢!

    当然,在圣霜真帝看来,绝对不是宝物,也不会是什么功法,毕竟,对于李七夜而言,所谓的宝物、所谓的功法,他都未曾往心里面去,这些都不可能成为他心里面最珍贵、最难以割舍的东西。

    或者是某个人?圣霜真帝不由这样想,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让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是那么的难于割舍,是李七夜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这究竟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如果说,有一个人,能成为李七夜心里面最珍贵的,那必将是举世无双,惊艳万古,至少不是她这样的人!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人,圣霜真帝心里面就不由有所渴望,她很想见一见这样的一个人。

    但,随之,圣霜真帝又不由摇了摇头,她仔细想,举世之间,只怕没有任何人能挽留得住李七夜,也没有任何人能收得了李七夜的那颗心,或许,没有哪一个人能成为他心里面最珍贵、最难以割舍的东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