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长辈这样的一个故事,在场不少修士都心里面毛骨悚然,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在此之前还有不少年轻人抱着开玩笑、或者好玩的心态,觉得像飞地池这样的地方是十分有意思。

    现在,听到这样的故事之后,他们心里面都不由毛骨悚然了,总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自己一样,让自己背脊是发寒,不由冷汗涔涔。

    “道兄所说的,乃是颠帝吗?”另一位大人物听到这个故事之后,不由轻轻地问道。

    这位长老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他的话。

    “真的是颠帝老祖宗吗?”听到这样的话,这个大教的弟子不由骇然,惊呼一声,急忙问道。

    但是,这位长老没有说话了,看了看飞地池,沉默下去了。

    虽然这位长老不再说话了,但是,这们大教的弟子心里面都已经明白了,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所说的“颠帝”就是他们大教最强大的老祖宗之一,但是,他们的宗门之内,对于这位老祖宗的记载是寥寥无几,也未曾听过哪一位长辈谈过这位老祖宗。

    这位曾经是他们大教中最强大的老祖宗,对于他们大教而言,又似乎像是陌生人一样,整个宗门都没有他任何事迹的记载。

    现在听到这话之后,这个大教的弟子终于明白,为什么宗门内的卷宗会没有这位颠帝老祖宗的记载了。

    他们想到这里,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手掌心都不由直冒冷汗。

    要知道,一位强大无匹、惊艳无双的真帝,最后竟然颠狂至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背后究竟是有着怎么样惊悚的事情。

    在多少晚辈看来,一位真帝,那已经足够无敌了,更何况是一位惊艳无匹的真帝呢,在这世间,又有何物能左右或者为难这样的一位真帝呢。

    但是,就是这么一位惊艳无双的真帝,最后竟然是颠狂至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呢?

    “这,这,这是诅咒吗?”有晚辈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都不由打哆嗦。

    “心魔。”长辈冷冷地说道:“当你交易那一刻,心魔就已经伏潜在你内心最深处,它会伺机吞噬你!”

    “心魔。”晚辈们都不由喃喃自语,他们心里面发毛。

    连一位真帝,都会被自己的心魔吞噬,最后颠狂至死。试想一下,连一位惊艳无双的真帝都不能幸免,何况是他们这样的人呢?

    “还想要去交易吗?”这位长老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晚辈。

    他身旁的晚辈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脑袋摇得像拔浪鼓一样,在这个时候,他们望向飞地池的目光都一下子变了,他们目光深处一下子充满了畏惧。

    在此之前,他们都觉得飞地池这样的交易,这样的赎卖,是很有意思,是很好玩的模样,但,现在他们谈到这样的事情,都没有觉得好玩,心里面都不由发毛。

    “奇怪——”大黑牛望着飞地池,看着那晶莹的世界,说道:“怎么会多了一层锋锐光芒,这是要干什么,不让人进去吗?”

    “因为有大事发生了。”李七夜看了一下飞地池,淡淡地说道:“连它也进入了防御的状态,你自己去想象吧。”

    “难道当日天陨飞来,天墟之中有光芒炸开的,就是飞地池所散发出来的吗?”圣霜真帝也不由一惊,想到巨陨飞入天墟的那一幕。

    当时巨陨掠过天雄关之后,便飞入了天墟,在那个时候,天墟深处有无尽的光芒都炸开了,十分的震撼人心。

    “我的妈呀,有巨擘要来了,不对,或者说,有巨头要来了。”大黑牛吸了一口冷气,说道:“飞地池比我们更有先见之明呀。”

    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连飞地池都进入防御状态的话,那么后果可以想象了。

    飞地池,作为六极赎地之一,它何等的可怕,何等的神秘,连强大无匹的始祖、惊艳无双的存在,对于飞地池都是充满着忌惮。

    现在飞地池都进入了防御的状态,那么,未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不管未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飞地池它都已经预感到了,所以才会进入这样的防御状态,以防惊变。

    “从来未曾有过。”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难道天要崩了吗?”

    “嘿,真的发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何止要天崩,天都要灭了。”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飞地池的恐怖,不是你能想象的。当年远荒圣人这老鬼进去过,但,什么都没干,就离开了。虽然他是无损归来,嘿,嘿,嘿,但,我知道他心里面特别的不爽,特别的憋屈,我猜,他一定是在飞地池里面吃了大亏。只不过面子抹不过去,没有公开而已。”

    “真的吗?”圣霜真帝心里面一震,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光明圣院从来没有记载过,也从来没有提过他们的始祖去过飞地池。

    “我的话,那是比珍珠还真。”大黑牛淡淡地一笑,然后嘿嘿地说道:“不过,远荒圣人这个老东西,去干什么就不知道了。不过嘛,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他是想去交易,无非最后没有谈妥而已。嘿,搞不好,他是想来硬的,但,很有可能吃了败仗,吃了大亏,最后只好灰溜溜地跑回来了,就算他心里面特别的不爽,也只好憋在肚子里了。”

    圣霜真帝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定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绪。

    作为光明圣院的弟子,又是拥有十二宫真帝的存在,她自幼修练光明之术,她当然知道他们的始祖远荒圣人是强大到何等可怕的地步了。

    远荒圣人不仅仅是仙统级别的始祖,他更是被人列入了十大始祖之一,万古以来,能与他比肩的始祖那是寥寥无几。

    可以说,远荒圣人所在的时代,他是可以横推一切,没有任何存在可以挡得住他的步伐,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普渡众生,光明普照整个三仙界。

    在那个时候,不论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不论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只要远荒圣人光明所普照之处,都必须远遁而去,再也不敢出世。

    现在,大黑牛即说,那怕强大如远荒圣人,最终竟然会在飞地池吃了败仗,吃了大亏。如果这样的事情传出去,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只怕会掀起惊涛骇浪。

    “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目光看着飞地池,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嘿,大圣人,不是会想进去试试吧。”大黑牛见李七夜这样的目光,他突然之间,有一种预感,感觉李七夜必定会进去一趟。

    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李七夜含笑不语。

    “公子真的要进去?”圣霜真帝不由为之一惊,说道:“这,这,这只怕是不祥。”

    虽然说,圣霜真帝对于李七夜的实力是有信心,但是,飞地池的交易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邪门,很多做过交易的人,最终都不得善终,这实在是太诡异,太邪门了。

    “或许,对于大圣人来说,这也是一种磨砺。”大黑牛侧首想了想,说道:“真的是如此的话,何况不是对于大圣人的道心是一种更好的打磨呢?”

    大黑牛见识更广,所站的角度更高,所以,他所看到的,远在于其他人之上。

    大黑牛这样的看法,让圣霜真帝不由为之一怔,但是,仔细想想,似乎又有道理,毕竟,李七夜的道心是何等的坚定,别人会受到影响,但,李七夜却不见得了。

    “好是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可惜,我想要的,飞地池给不起!不然,还真的是很有意思。”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目光无比深邃,望着飞地池,徐徐地说道:“最珍贵的东西——”

    圣霜真帝也不由望着李七夜,她心里面也有着好奇,有着渴望。她很想知道,李七夜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最难以割舍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呢!

    当然,在圣霜真帝看来,绝对不是宝物,也不会是什么功法,毕竟,对于李七夜而言,所谓的宝物、所谓的功法,他都未曾往心里面去,这些都不可能成为他心里面最珍贵、最难以割舍的东西。

    或者是某个人?圣霜真帝不由这样想,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让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是那么的难于割舍,是李七夜心里面最珍贵的东西,这究竟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如果说,有一个人,能成为李七夜心里面最珍贵的,那必将是举世无双,惊艳万古,至少不是她这样的人!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人,圣霜真帝心里面就不由有所渴望,她很想见一见这样的一个人。

    但,随之,圣霜真帝又不由摇了摇头,她仔细想,举世之间,只怕没有任何人能挽留得住李七夜,也没有任何人能收得了李七夜的那颗心,或许,没有哪一个人能成为他心里面最珍贵、最难以割舍的东西!

第3090章又见巨陨    李七夜他们坐在远征船上,任由远征船载着飞驰,他们也要看一看远征船将要通往何方。

    远征船在天墟之中一路飞驰之时,途中看到了种种奇迹,有着种种神奇之物,乃是在三仙界其他地方根本就无法看到的。

    在远征船飞驰之时,他们看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鲸鱼,这条巨大无比的鲸鱼不像是海里面的鲸鱼,这一条巨大无比的鲸鱼乃是由无数星辰、星云等等天体所汇聚而成,十分的巨大。

    这样的星辰巨鲸在远远跳跃而来的时候,整个空间都会为之荡漾,当星辰巨鲸高高跃起的时候,这就一下子让人感觉听到了“哗啦”的水声响起,整个天墟的空间就好像汪海大海一样,受到这么巨大的鲸鱼跳跃之时,波澜壮阔,空间泛起了涟漪。

    这样的星辰巨鲸,在天墟之中,就好像是遨游于汪洋大海一样,时而跃出水面,时而潜于深处,当它遨翔而过的时候,只见星光洒落,整个世界就好像充满了梦幻一样。

    当无数的星光飘洒而落的时候,犹如是夜空下的梦幻一样,如同童话一般的美丽,让人惊叹不绝。

    “好美丽——”柳燕白哪里见过如此神奇、如此壮观的一幕呢,远远看去的时候,完全被惊吓了。

    除了这样的星辰巨鲸之外,在这天墟之中,也有一些在恐怖存在。

    听到“呜”的一声巨吼之时,当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一掠而过,这样庞大无比的黑暗就好像躲在黑暗之中的饕餮一样,一跃而出,张开了巨大如黑洞一样的巨嘴,听到“呼”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上许多高悬着的日月星辰一下子被它吞噬得一干二净。

    然后又是“呼”的一声,无声无息的潜遁入黑暗之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当这样的黑影一下子吞噬了高挂在天空上的日月星辰之后,这片天空一下子黑暗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么恐怖的一幕,柳燕白吓得脸色发白,不由尖叫一声。

    “凶物,以星辰为食。”大黑牛神态一凝,也显得很郑重。

    不过,这样的大凶之物,并没有来招惹李七夜他们的远征船,它潜遁于黑暗之后,便悄然无声,似乎已经远遁而去。

    除了这样的大凶之物外,还有一些十分神奇的奇迹,当远征船以极速驰过一片天空的时候,远远看到有一座巨大无比的黄金城,这座巨大无比的黄金城高高悬浮于虚空之中,这样的一座黄金城散发出了夺目耀眼的金光,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它的存在了。

    这样的一座黄金城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仙音,似乎这是仙境所遗落的黄金城一般,但是,当随着远征船靠近的时候,这样的黄金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让人以为,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

    “那是真的吗?”柳燕白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因为一靠近黄金城就消失了,它好像并不存在一样,刚才看到的只不过是幻象而已。

    “没有人清楚。”圣霜真帝轻轻摇头,说道:“曾有过很多人试尝过寻找这座黄金城,但是,没有人能找到它,有人说,它是真实存在,也有人说,它只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是真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不过,它并不在你的眼前,以目所观,而寻之,当然是找不到了。”

    “嘿,徒弟,下次来,为师带你去寻找。”大黑牛嘿嘿地一笑,信心十足。

    “好呀。”柳燕白听到这话,也不由为之雀跃。

    在天墟之中,有着太多种种的奇迹了,有不少奇迹那是让柳燕白看得目瞪口呆。

    而圣霜真帝不是第一次来天墟了,但是,当她看到一些奇迹之时,也依然不由为之惊叹一声。

    天墟广袤,它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有着太多的地方值得人去探险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千百万年以来,无数人来过天墟,这也是天墟的魅力所在。

    “天墟已是如此,那不渡海呢。”看着天墟出现的一些奇迹异象,圣霜真帝一时之间都不由思绪飘缈,不由喃喃地说道。

    千百万年以来,天墟与不渡海相对,遥遥相望,它们是这个世界的两极,所以,见了天墟的奇迹之后,这就不由让人想到了不渡海了。

    “嘿,你现在总算明白了吧,为什么那么多始祖、无敌长存,他们都会走入不渡海,那怕从来没有一个人回来,后世历代的始祖、无敌长存,他们都依然是前赴后继。”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也是,见识天墟之妙后,的确让人不由想去不渡海冒险。”圣霜真帝也不由感慨,也不得不承认,不渡海,对于他们这样的存在,的确是充满了吸引力。

    多少始祖、多少无敌,他们曾经探索过天墟,见识了天墟的奇迹之后,始祖他们又怎么不会把目前投向更神秘、更少人涉足的不渡海呢。

    就如她一样,或许,当她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或许她也会忍不住踏上这样的征途,向不渡海出发。

    远征船一路飞驰,速度极快,它犹如行驰在这片广袤虚空中的飞梭一样。

    在这途中,他们也看到了不少修士强者,他们也是一路前行,有的是御着宝物飞行,有的是跨越虚空,也有的是以神舟代步……

    但是,这些修士强者的速度再快,与远征船相比起来,那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在眨眼之间便是把他们甩得远远的。

    随着远征船一路狂奔,过了许久之后,远征船这才缓缓地慢了下来,它的速度越来越慢,缓缓前行,无声无息。

    “到了——”此时李七夜双目盯着前方,徐徐地说道。

    圣霜真帝他们回过神来之后,立即向前望去,前面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挡在了那里,当这样的庞然大物挡在哪里之后,似乎是断绝了所有人的前进道路,似乎,这里已经是世界的尽头了。

    “天外巨陨!”看到前面挡着的庞然大物,圣霜真帝不由惊呼一声。

    没错,挡在前面的庞大黑影就是在前段时间曾经差点撞击到仙统界的天外巨陨!

    这颗巨大无比的飞陨乃是从不渡海里面飞了出来,在当日差点撞向天堑,但最后是险险的一掠而过,最终冲入了天墟之中。

    那一天,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破了胆,不知道有多少人吓得魂飞魄散。

    当这样的巨陨冲击而来的时候,那简直就像打保龄球一样,一旦冲破了天堑,它就可以瞬间把仙统界的一个个道统撞得粉碎,在那个时候,多少人吓得都绝望,都以为是大灾难来临了。

    幸好的是,最后这只巨大无比的天外飞陨只是从天雄关外掠过而已,最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天墟之中。

    圣霜真帝没有想到,这颗巨大无比的天外飞陨,它竟然是停留在了这里。

    这颗巨陨实在是太巨大了,它就像是一个超级大的星辰一样,静静地停止在那里,当它挡在那里的时候,好像前面的所有天宇都被挡住了,想要继续前行,似乎要从这样一颗巨陨之上飞跃而过。

    这颗巨陨四周停留了无数的碎石,当然,这些碎石仅仅是以巨陨的体积而言,这些碎石之大,那就像是一块块的大陆,像是一颗颗的星辰……

    这颗巨陨停留在那里,它本身散发出一种光芒,这一缕缕的光芒垂落,如流苏一般,似乎是把整个巨陨包裹住一样。

    “原来远征船的目标就是它,它从不渡海追了出来,就是为了追它。”大黑牛看着这颗巨陨,不由喃喃地说道。

    “妈的,这巨陨里面,一定有无上之宝,一定有那些鬼东西想要得到的东西。”大黑牛反应过来,大叫一声,说道:“否则,远征船不会追出来,这里面一定是有它们想得到的东西!”

    圣霜真帝也明白,远征船它自己不会有意识,它也不会自动行驶,它从不渡海追了出来,跨越亿亿万里,进入了天墟,那只怕是一股黑暗力量在驱驶它前行。

    “它里面有什么东西?”圣霜真帝一时之间心里面也不由充满了好奇。

    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远征船从不渡海追了出来,再追入天墟呢,更神奇的是,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东西从不渡海出来,巨陨出来之后,远征船也随之出来了,这背后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嘿,说不定是救世之物。”大黑牛开玩笑地说道:“搞不好,那些进入不渡海的始祖们,给后人留下什么惊天动地、万古无双的手段,就是等着这一天到来,好像仙统界的子孙们能自救。”

    “这,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圣霜真帝也不由仔细考虑这种可能,毕竟,巨陨从不渡海飞出来,这太神奇了,也太突然了。

    而随之,远征船也追了出来了,这一切没有那么巧合。

    或者真的像大黑牛所说的那样,曾有始祖们留下了后手,当仙统界有难之时,它会从不渡海飞出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