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也只是看了大黑牛一眼而已,未再说什么,然后看着败破的巨城,徐徐地说道:“走吧,此处也该终结了。”

    大黑牛点了点头,知道这里已经是远征船的腹地了,没有必要再继续前行了。

    在临走的时候,圣霜真帝还是不由看了一眼巨洞一眼,眉目之间有着忧愁,心里面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她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

    而李七夜到是毫不在意,也未再多看一眼,至于那个身影是死是活,他也不放在心上,转身便放去了。

    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从这个小世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小世界已经是一片寂静了,整个世界安静无比,甚至可以说是无声无息。

    在此之前,有不少的强者大人物涌入了这个小世界,实在是一番热闹景象。就在刚才一战,这些强者大人物都被吓破了胆子,都纷纷地撤出了小世界,这也一下子使得整个小世界安静下来。

    而且,当李七夜他们一行人走出来的时候,曾经在行军的阴兵,也是消失了,不知道它们已经全部跳入了铜汁锅里,还是它们已经去了其他的地方。

    在李七夜他们一行人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小世界安静的可怕,似乎在这整小世界的只剩下他们了,此时此刻,在这样的小世界中,除了他们之外,不要说是一个人影了,连一个鬼影都看不到。

    似乎,在这个小世界的那些死物,也都躲了起来,不再露脸了。

    圣霜真帝明白,整个小世界一下子变得寂静,是和刚才一战有关,因为那个身影逃遁而去,整个小世界的死物都消失了。

    这并不是说小世界的所有死物都已经死亡,它们只不过是躲了起来而已,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它们又必将会再次的出现。

    这就是圣霜真帝心里面所担忧的地方,整个小世界的死物,或者说可以称之为死人军团,只怕是十分的庞大,像神车皇帝、战马霸主都曾经是举世无敌的存在,更别说是凤凰炉中的那个身影了。

    他们这样的一个恐怖死人军团从不渡海中漂泊出来,这其中只怕不可能没有原因,它们或许是在远征。

    至于是远征什么,她并不清楚,或许有可能,这样的一支死人军团,那必将是远征整个仙统界。

    当李七夜他们走出了这个小世界的时候,站在远征船的船舷上之时,这才发现远征船在极速前行。

    此时此刻的远征船,它的速度极快,犹如流光一样划过了虚空,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真正如同来自于地狱之中的幽灵船一样。

    当远征船在极速前行的时候,而在此之前最先漂泊出来的许多残破船只或者碎片,反而是慢慢地停了下来。

    这些从不渡海漂泊出来的残破船只或者碎片,随着它们进入了天墟之后,它们是缓缓地慢了下来,甚至是停止不动,似乎它们已经失去了继续漂泊的力量了。

    而远征船却恰好相反的,当所有的残破船只或碎片都放慢速度,甚至是停止下来,远征船却加速前行,如同巨鲸一般飞跃遨翔在这广袤无尽的天墟之中。

    而且,远征船在飞速前行的时候,它并没有绕弯路,从远征船飞行的状态来看,它的目的地是十分的明确,它是准确地向自己所需要抵达的方向飞驰而去。

    毫无疑问,远征船是有着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在驱动着它前行,或者在天墟之中有着某一件东西吸引住它,让它朝着固定方向飞驰。

    “有为而来。”看到远征船极速前行,朝着固定的方向飞驰,圣霜真帝也明白,其他的残破船只、碎片有可能是因为种种原因从不渡海中漂泊出来。

    但是,远征船不一样,它是有着明确无比的目的从不渡海之中驶驾出来的,它离开不渡海,那是有着明确无比的目标。

    那怕不渡海离天墟有着遥远不可估量的距离,远征船依然是准确无比地朝着这个方向飞驰而去,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绕弯路,甚至没有出现任何的错误。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导致远征船从不渡海驶出来,直往天墟而去,圣霜真帝心里面就不敢确定了。

    “好漂亮——”在远征船极速飞驰的时候,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惊呼一声,向前面指去。

    往前面望去,只见前面遥远之处,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星辰,这个巨大无比的星辰十分奇特,这个巨大无比的星辰分为两半,左右泾渭分明,这颗星辰的右边就好像是太阳一样,喷涌出滔滔不绝的烈焰。

    那炽热无比的烈焰高高地抛起,喷涌向千万里的虚空,十分的壮观。

    而星辰的左边,则是极寒,在刹那之间,星辰内部喷涌出极阴气息之时,“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星辰这一面所向的虚空,瞬间被冰封,千万里虚空一下子化作了玄冰,犹如是一面冰晶的镜子一样,十分的神奇。

    这样的一颗星辰,它并不是停留在那里不动,相反,它是沿着一定的轨迹而行,行行走走,看起来速度很慢,事实上,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它已跨越了广袤的天墟,进入了另外一端。

    看着这样的一个星辰不时喷涌着烈焰,又一边冰封千万里,拖着冰火相间的尾翼消失在天墟之中,让人看得出神。

    “我们已经进入天墟了。”大黑牛笑着说道:“在这里,有着十分壮观无比的景象,不论你看到什么神奇之事,都不用奇怪,因为这里是天墟。”

    “天墟——”看着眼前这广袤无尽的虚空,圣霜真帝也不由喃喃地说道,心里面也不由有些感慨。

    天墟,不渡海,以天堑为界,它们都在仙统界之外,而且,天墟和不渡海是遥遥相望,似乎它们成为这个世界的两极存在。

    天墟,它和不渡海一样,都是充满了谜一样的地方,都是充满了许多未知的地方,都是十分值得去探索的地方。

    但是,天墟,它又和不渡海不一样。不渡海,是属于有去无回的地方,不论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多么惊艳的始祖,进入了不渡海之后,从此之后就是杳无音讯。

    而天墟不一样,任何修士强者,只要能把握住自己对风险的掌握,都还是有机会活着回来的。

    而且,天墟不像不渡海那样,只有始祖、无敌之辈才真正有机会进入,对于天墟而言,不管你是什么人,都有机会来到这里。

    就算你自己实力不够强大,无法飞越那么遥远的距离,那么,只要你能出得起钱,也有人能把你送到天墟来。

    比如说,像骄横商行,他们也有过这样的业务,专门为一些修士强者服务,把他们送到天墟来。

    而且,来到天墟,并不是无敌的真帝、长存才有可能有收获,那怕你小小的修士,如果你有这样机缘,说不定也能得到大奇遇。

    也正是因为天墟与不渡海的与众不同,这使得天墟与不渡海成为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对于仙统界的所有修士强者而言,天墟,就是探索的乐园,在这里,充满了风险,又充满了奇遇,而不渡海,乃是始祖的征途,是始祖的归宿。

    也正是因为如此,每一年,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强者进入了天墟,在他们其中,有举世无敌的真帝,也有默默无名的小卒。

    他们进入天墟的目的也是形形色色,有人进入天墟,乃是为奇遇而来,有人进入天墟,仅仅是想开开眼界,看看奇迹而已。

    “轰——轰——轰——”就在柳燕白发呆的时候,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这一阵沉闷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好像整个空间都摇晃了一下。

    柳燕白向这轰鸣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的时候,只见有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峰出现在了虚空之中,这一座山峰银光闪闪,整座山峰很高大,它即像是用无数的白银所铸造的一样,而且,在这座山峰之上,铭刻有许多古怪无比的符文,这些符文闪动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只只眼睛在眨着眼皮一样,十分的奇怪,十分的诡异。

    这一座银色的巨大山峰在移动着,它并不是自己在走动,山峰前面竟然有一头头的巨象在拖着它移动。

    这一头头的巨象并非是活物,而是一头头石像,这样的一头头石象,不知道它们是岩石雕而成的,还是它们本身就是由石头生长而成,总之,是看不出来它们是先天还是后天生成,每一头的石象都是栩栩如生。

    这一头头的石象背上套着又粗又长的铁链,铁链锁着银峰,就这样,这一头头的石象拖着这座银峰在天墟之中前行。

    当一头头石象迈开步子拖着银峰前行的时候,便能听到“轰、轰、轰”移动声音和石象的脚步声。

    石象虽然笨拙,但,它们拖着银峰移动的速度极快,用飞驰来形容都不足为过。

    “一头,二头,三头……九头,一共九头。”柳燕白数着这一头头的石象。

    “九象拉峰。”大黑牛看了看眼前这一幕,并不惊奇。

第3087章大黑牛的心思    对于圣霜真帝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已,目光深邃,望着遥远之处。

    “嘿,大圣人,我是不爱说不吉利的话。”大黑牛干笑一下,说道:“我举个例子,仅仅是举个例子,比如说,当然了,这仅仅是打个比方了。三仙界真的是灾难降临了,搞不好,三仙界真的是灰飞烟灭了。大圣人,你,你,你是怎么看的?”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不用给我下套,也不需要向我下激将法,三仙界,自有它自己的宿命。”

    “但是,三仙界的一些人,一些事呢?”大黑牛说道:“当然了,我这么一头老牛,大圣人是没有必要往心里面去,我相信大圣人也不会去多想……”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绕了大半天,无非是想让我出手而已。”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顿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这个就看三仙界的造化了,若是我还没有起程之前,出手荡扫八方,那又有何不可,打磨一下也好。”

    “嘿,嘿,我相信会很热闹的,大圣人也必有所获。”大黑牛嘿嘿地一笑,心里面不由为之大喜。

    大黑牛心里面清楚,李七夜对于三仙界是抱着很随意的态度,若真的是大灾难来临,李七夜不见得愿意站出来力挽狂澜,这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只不过是过客而已。

    但是,当李七夜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这一切就不一样了,至少三仙界还是有机会的,真的是有那样的时机,那就是意味着李七夜不会袖手旁观。

    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狂喜,她明白,大黑牛在几句话之间,便已经是挽救了三仙界的无数生命。

    圣霜真帝虽然未多言,但,她向李七夜、大黑牛拜了拜,她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三仙界的无数生灵。

    “大圣人入不渡海。”大黑牛沉吟了一下,轻轻地说道:“可有一战?以我看,大圣人搅入其中,在不渡海,必定有人不善甘休。”

    大黑牛已经看明白了,不管是不渡海的巨陨,还是从不渡海漂来的幽灵船,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前奏而已,一切的祸端都是起于不渡海。

    在不渡海之内,已经发生了一些惊天动地的变化了,而且,李七夜已经卷入其中,这必定会引来风暴。

    “战又如何。”李七夜深邃的目光望着遥远之处,徐徐地说道:“我也正好打磨的时候,若有人不长眼睛,这是多么好的一块磨砺石。”

    说到这里,他不由笑了笑,他的大道已成,现在需要再度的打磨,让他所开创的大道推向更加完善的地步,到了那个地步之时,才是真正开启一个全新纪元的时候。

    “嘿,嘿,嘿,世间总会有很多不长眼睛的人。”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这些魍魑魅魍根本就不是白大圣人的无敌,当他们踢到铁板之时,那都已经迟了。”

    说到这里,他是嘿嘿地一笑,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看你这神态,好像巴不得我立即杀入不渡海,把里面杀得天崩地裂一样。或者说,你是很希望有人在不渡海里面狙击我了。”李七夜看了幸灾乐祸的大黑牛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没,没,绝对没有。”大黑牛立即端正神态,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大圣人正好需要一块适合的磨砺石,这对于大圣人来说,乃是万载难逢的时机,未来必定能让大圣人迈入无上仙境,成为无上真仙。”

    别看大黑牛一副不良的模样,在平日里,他甚至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往往对于任何祸端,他也都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事实上,三仙界真的有大灾难来临,大黑牛心里面也一样是牵挂着,他也一样为其出一份力。

    他一直在怂恿李七夜,就看得出来,他内心里面也是渴望李七夜能平定祸端,保三仙界安然无事。

    “真仙——”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成为真仙,真仙,不好说,何为真仙?但,如果我成为仙人了,你应该自求多福才对。”

    说到这里,李七夜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大黑牛一眼。

    李七夜这样意味深长的眼神,顿时让大黑牛毛骨悚然,都不由后退了一步。

    “大圣人,你,你,你这眼神,好怪,好怪。好可怕。”大黑牛都感觉自己全身发冷,因为在这刹那之间,他明白李七夜这句话的意义。

    “所以说,成人仙人,不一定好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相信大圣人不会成为那种伪仙,要成,也是成为无上的真仙,这岂是那种伪仙所能相比。”大黑牛立即说道:“大圣人若成为无上真仙,万古即是昌盛。”

    “话不要说得太满。”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万古以来,多少惊艳之辈,多少无敌始祖,最后,往往只差那么一步。”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活了无数岁月,他知道这背后真正的奥妙。

    “并非是说,谁是邪恶,谁是光明。”李七夜目光深邃,徐徐地说道:“当走到一定地步的时候,或许会改变立场,会改变自己心中的信仰,改变自己对于未来的看法!这一切,都源于力量,起于人心!”

    “道心,这就是大圣人所说的道心!”大黑牛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郑重地说道。

    “没错,就如你现在玩世不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或者自认为,天地再有难事,你都能应付得来,所以,你安于现状,未追求更进一步。但,当有一天,你感觉到无力之时,你或者会改变……”

    “……你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更奋勇的大帅牛!超越自我。只不过,在你超越之时,能不能把持住自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大黑牛呆了呆,过了好一会儿,他不由说道:“我会吗?或许,我永远都不会,我就是我,大帅牛!”

    “那不一定。”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也见过,你也看到了,他比你惊艳多了,比你强大多了,他所见之无敌,那是远远超越了你,但是,最后,他却做了另外一个选择,你觉得呢。”

    这话让大黑牛神态一变,心神一震。

    大黑牛虽然没有怎么表露出来,但是,他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股傲气的,如果他真的是足够努力,他自认为可以与世间的任何一个始祖并肩,他有这样的底气,他有这样的天赋,他也有这样的血统!

    但,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他真的成为一条勇奋的大帅牛了,或许,有一天,他会变吗?他的道心还能像现在那样吗?他还能不忘初心吗??想到这里,大黑牛不由沉默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大黑牛抬起头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或许,有一天我道心还是有可能不够坚定,或许,有一天,我忘了初心,我不再中那头大帅牛。但,我相信,大圣人,依然是大圣人,你依然还在,这就足够了!”

    “这么说来,你是对我很有信心。”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间万事,皆有可能,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我相信我的这双老眼,我不会看错人。”大黑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话气十分的郑重,掷地有声:“相信大圣人,远远超过相信我自己!”

    李七夜笑了笑而已,没有说话。

    “难道大圣人对自己没有信心?”大黑牛心头不由一紧,不由追问了一句。

    “怎么,现在紧张了?”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然地说道。

    “有一点。”大黑牛干笑了一下,诚实地说道:“我这双老眼没看错人,如果说,到了那一步,大圣人都道心坚定不住,我觉得,这个世间完蛋了,不仅仅是三仙界!”?“这个你倒放心。”李七夜望着遥远的地方,徐徐地说道:“我就是我,现在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大黑牛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过……”李七夜这话又让大黑牛的一颗心悬了起来。

    李七夜顿了一下,最后徐徐地说道:“兵所戈,天必崩,世必碎,一战,以何种方式收场,那未可知。”

    “总比一切灰飞烟灭好!”大黑牛也不由沉声地说道:“至少,这还有一搏的机会,否则,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总有一天,所有人都逃不掉!”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蚁蝼搏天,那怕再小,也该让上面看一看獠牙!”

    大黑牛也不由郑重点头,又有些感慨,叹息,说道:“只可惜,我道行不足,不然,能随大圣人入不渡海一观,为大圣人摇旗呐喊也好。”

    “怎么,现在知道自己弱小了吗?你千万年的岁月,那是白活了,白长了一大截的年龄。”李七夜乜他一眼,似笑非笑。

    “呵,呵,呵。”大黑牛不由干笑起来。

    事实上,大黑牛还能比现在更加强大的,只不过,他心不安于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