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圣霜真帝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已,目光深邃,望着遥远之处。

    “嘿,大圣人,我是不爱说不吉利的话。”大黑牛干笑一下,说道:“我举个例子,仅仅是举个例子,比如说,当然了,这仅仅是打个比方了。三仙界真的是灾难降临了,搞不好,三仙界真的是灰飞烟灭了。大圣人,你,你,你是怎么看的?”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不用给我下套,也不需要向我下激将法,三仙界,自有它自己的宿命。”

    “但是,三仙界的一些人,一些事呢?”大黑牛说道:“当然了,我这么一头老牛,大圣人是没有必要往心里面去,我相信大圣人也不会去多想……”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绕了大半天,无非是想让我出手而已。”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顿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这个就看三仙界的造化了,若是我还没有起程之前,出手荡扫八方,那又有何不可,打磨一下也好。”

    “嘿,嘿,我相信会很热闹的,大圣人也必有所获。”大黑牛嘿嘿地一笑,心里面不由为之大喜。

    大黑牛心里面清楚,李七夜对于三仙界是抱着很随意的态度,若真的是大灾难来临,李七夜不见得愿意站出来力挽狂澜,这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只不过是过客而已。

    但是,当李七夜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这一切就不一样了,至少三仙界还是有机会的,真的是有那样的时机,那就是意味着李七夜不会袖手旁观。

    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狂喜,她明白,大黑牛在几句话之间,便已经是挽救了三仙界的无数生命。

    圣霜真帝虽然未多言,但,她向李七夜、大黑牛拜了拜,她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三仙界的无数生灵。

    “大圣人入不渡海。”大黑牛沉吟了一下,轻轻地说道:“可有一战?以我看,大圣人搅入其中,在不渡海,必定有人不善甘休。”

    大黑牛已经看明白了,不管是不渡海的巨陨,还是从不渡海漂来的幽灵船,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前奏而已,一切的祸端都是起于不渡海。

    在不渡海之内,已经发生了一些惊天动地的变化了,而且,李七夜已经卷入其中,这必定会引来风暴。

    “战又如何。”李七夜深邃的目光望着遥远之处,徐徐地说道:“我也正好打磨的时候,若有人不长眼睛,这是多么好的一块磨砺石。”

    说到这里,他不由笑了笑,他的大道已成,现在需要再度的打磨,让他所开创的大道推向更加完善的地步,到了那个地步之时,才是真正开启一个全新纪元的时候。

    “嘿,嘿,嘿,世间总会有很多不长眼睛的人。”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这些魍魑魅魍根本就不是白大圣人的无敌,当他们踢到铁板之时,那都已经迟了。”

    说到这里,他是嘿嘿地一笑,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看你这神态,好像巴不得我立即杀入不渡海,把里面杀得天崩地裂一样。或者说,你是很希望有人在不渡海里面狙击我了。”李七夜看了幸灾乐祸的大黑牛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没,没,绝对没有。”大黑牛立即端正神态,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大圣人正好需要一块适合的磨砺石,这对于大圣人来说,乃是万载难逢的时机,未来必定能让大圣人迈入无上仙境,成为无上真仙。”

    别看大黑牛一副不良的模样,在平日里,他甚至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往往对于任何祸端,他也都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事实上,三仙界真的有大灾难来临,大黑牛心里面也一样是牵挂着,他也一样为其出一份力。

    他一直在怂恿李七夜,就看得出来,他内心里面也是渴望李七夜能平定祸端,保三仙界安然无事。

    “真仙——”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成为真仙,真仙,不好说,何为真仙?但,如果我成为仙人了,你应该自求多福才对。”

    说到这里,李七夜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大黑牛一眼。

    李七夜这样意味深长的眼神,顿时让大黑牛毛骨悚然,都不由后退了一步。

    “大圣人,你,你,你这眼神,好怪,好怪。好可怕。”大黑牛都感觉自己全身发冷,因为在这刹那之间,他明白李七夜这句话的意义。

    “所以说,成人仙人,不一定好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相信大圣人不会成为那种伪仙,要成,也是成为无上的真仙,这岂是那种伪仙所能相比。”大黑牛立即说道:“大圣人若成为无上真仙,万古即是昌盛。”

    “话不要说得太满。”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万古以来,多少惊艳之辈,多少无敌始祖,最后,往往只差那么一步。”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活了无数岁月,他知道这背后真正的奥妙。

    “并非是说,谁是邪恶,谁是光明。”李七夜目光深邃,徐徐地说道:“当走到一定地步的时候,或许会改变立场,会改变自己心中的信仰,改变自己对于未来的看法!这一切,都源于力量,起于人心!”

    “道心,这就是大圣人所说的道心!”大黑牛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郑重地说道。

    “没错,就如你现在玩世不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或者自认为,天地再有难事,你都能应付得来,所以,你安于现状,未追求更进一步。但,当有一天,你感觉到无力之时,你或者会改变……”

    “……你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更奋勇的大帅牛!超越自我。只不过,在你超越之时,能不能把持住自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大黑牛呆了呆,过了好一会儿,他不由说道:“我会吗?或许,我永远都不会,我就是我,大帅牛!”

    “那不一定。”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也见过,你也看到了,他比你惊艳多了,比你强大多了,他所见之无敌,那是远远超越了你,但是,最后,他却做了另外一个选择,你觉得呢。”

    这话让大黑牛神态一变,心神一震。

    大黑牛虽然没有怎么表露出来,但是,他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股傲气的,如果他真的是足够努力,他自认为可以与世间的任何一个始祖并肩,他有这样的底气,他有这样的天赋,他也有这样的血统!

    但,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他真的成为一条勇奋的大帅牛了,或许,有一天,他会变吗?他的道心还能像现在那样吗?他还能不忘初心吗??想到这里,大黑牛不由沉默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大黑牛抬起头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或许,有一天我道心还是有可能不够坚定,或许,有一天,我忘了初心,我不再中那头大帅牛。但,我相信,大圣人,依然是大圣人,你依然还在,这就足够了!”

    “这么说来,你是对我很有信心。”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间万事,皆有可能,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我相信我的这双老眼,我不会看错人。”大黑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话气十分的郑重,掷地有声:“相信大圣人,远远超过相信我自己!”

    李七夜笑了笑而已,没有说话。

    “难道大圣人对自己没有信心?”大黑牛心头不由一紧,不由追问了一句。

    “怎么,现在紧张了?”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然地说道。

    “有一点。”大黑牛干笑了一下,诚实地说道:“我这双老眼没看错人,如果说,到了那一步,大圣人都道心坚定不住,我觉得,这个世间完蛋了,不仅仅是三仙界!”?“这个你倒放心。”李七夜望着遥远的地方,徐徐地说道:“我就是我,现在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大黑牛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过……”李七夜这话又让大黑牛的一颗心悬了起来。

    李七夜顿了一下,最后徐徐地说道:“兵所戈,天必崩,世必碎,一战,以何种方式收场,那未可知。”

    “总比一切灰飞烟灭好!”大黑牛也不由沉声地说道:“至少,这还有一搏的机会,否则,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总有一天,所有人都逃不掉!”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蚁蝼搏天,那怕再小,也该让上面看一看獠牙!”

    大黑牛也不由郑重点头,又有些感慨,叹息,说道:“只可惜,我道行不足,不然,能随大圣人入不渡海一观,为大圣人摇旗呐喊也好。”

    “怎么,现在知道自己弱小了吗?你千万年的岁月,那是白活了,白长了一大截的年龄。”李七夜乜他一眼,似笑非笑。

    “呵,呵,呵。”大黑牛不由干笑起来。

    事实上,大黑牛还能比现在更加强大的,只不过,他心不安于此。

第3086章神秘之宝    当凤凰炉的人影坠入了巨洞之后,整个巨城的气息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在此之前,让人感觉整个巨城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笼罩着这座破碎的巨城,此时一下子感觉这股强大无匹的气息已经随之烟消云散。

    而且,那笼罩着整座巨城的神焰,也随之熄灭了,似乎一切都随之消失而去。

    当所有的死物都跟随着跳入了巨洞之后,本是弥漫于这片天地的那股黑暗力量,也一样随之消失而去。

    当这些气息、这一股股强大的力量都消散之后,这座破碎的巨城恢复了它原本的模样,一片的破败,一派的衰落,这只不过是一座已经破碎的城池而已,给人一种残阳夕红的感觉。

    “该结束了吗?”感受到所有的气息都消失了,整座破碎的巨城随之衰败,圣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说道。

    “不,还没有结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连前奏都还算不上,该来的,终究会来,而且用不了多久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圣霜真帝不由为之喘息了一下,她心里面不由沉甸甸的,她心里面也不由为之无奈。

    放眼世间,以她的实力而言,因三仙界已经足够强大了,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是属于站在巅峰之上的存在了。

    但是,如果真的灾难来临,仅凭他们这样的实力,远远是无法与之抗衡的,远远是无法守护着这个世界,这都是始祖级别的力量,那怕她是十二宫真帝,根本做不到力挽狂澜。

    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不由望着李七夜,在她心里面有着新的渴望,刚才李七夜一出手的瞬间,她就明白,李七夜绝对有那个实力去力挽狂澜,去守护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他愿不愿意出手而已。

    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看着手中的东西。这件东西正是刚才埋在凤凰炉的木炭之中的,李七夜取出这件东西的时候,那个身影就立即要与李七夜拼命。

    看得出来,这件东西是十分的重要,如果不是如此,那个身影就不会如此的重视,如此的紧张。

    大黑牛他们也向李七夜手中的这件东西望去,只见这件东西如玉石,又如一只古盒,或许这件东西就是用玉石所雕琢而成的古盒,只不过,不论怎么样看,都没有发现打开古盒的缺口,整个古盒好像是浑然天成,它似乎是不可能打开的。

    “这是什么东西——”那怕见识广博的大黑牛,那怕他打开了自己的无上天眼,都无法窥视这件东西,似乎这件东西没无上的手段遮蔽了,让人无法窥得其中的玄妙。

    “一件好东西。”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他日,必定是能派上用场,大有用处。”

    “嘿,无双宝物吗?”大黑牛双眼发亮,嘿嘿地笑着说道:“或者,这是能解开不渡海玄机的钥匙。”说着,他都不由垂涎三尺。

    “如果你想要,就给你。”见大黑牛那口水直流的模样,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把这件东西塞给了李七夜。

    “真的吗?”一听到这话,大黑牛一双眼睛顿时明亮无比,一双眼睛散发出了夺人的光芒,好像是可以照耀八方一样。

    “真的。”李七夜很随意,那怕这件东西真的是给了大黑牛了,他也不在意。

    “好东西,应该是大有来头。”大黑牛拿着这件东西,翻来覆去,仔细琢磨,但,他拿在手中,又是那么的不踏实,好像自己捧着一个烫手山芋。

    圣霜真帝对于这件东西也是十分好奇,因为在刚才的时候,那个身影明显是十分的看重这件东西,李七夜一取走这件东西的时候,他就显得特别紧张。

    这足可见这件东西的重要性了,只不过,那怕强大如她,拥有十二命宫,就算是她天眼大开了,都无法窥视这件东西,没办法看出这件东西的奥妙。

    当她打开天眼向这件东西窥视而去,却都被挡之于外,是有人下了无上大神通,把这一切都迹蔽了。

    能施出这样手段的是,那绝对是惊艳万古的始祖,或许有可能更加强大的存在。

    这样的手段,是她这位十二命宫的真帝所无法破解的。

    “好东西,真的是好东西。”大黑牛把手中的这件东西翻来覆去,好像是十分烫手的山芋。

    大黑牛在琢磨着这件东西的时候,他是口水直流,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东西是十分的心动。

    大黑牛那一双眼睛是十分的毒辣,姜还是老的辣,那怕暂时他是琢磨不出这件东西的奥妙,但,他明白这件东西十分的惊人。

    “嘿,算了,算了,本帅牛不是那种人。”大黑牛把这件东西翻来覆去之后,最后,又把它还给了李七夜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本帅牛乃是公正廉明,以天下社稷为重,这样的东西,本帅牛又怎么能贪墨独吞呢,还是由大圣人保管最妙。”

    大黑牛这大义凛然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吟吟地看着他。

    “师父真的不要吗?”连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都有些好奇,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师父是如此的大义凛然的模样,她还以为自己是看花眼了。

    “当然。”大黑牛傲然一笑,说道:“为师是何许人也,为师乃是无上神牛,拥有着仙家血统,又怎么会为了区区的蝇头小利祸害天下苍生呢。”

    “师父好了不起。”柳燕白终究是涉事未深,见大黑牛如此大义凛然、深明大义的模样,都不由惊叹一声,为之拜服。

    “拉倒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你就别听你师父吹牛皮了,他无非是怕引火烧身而已,这一点,他倒是很聪明,不像一些蠢货,利欲薰心,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咳,咳,咳……”被李七夜这么一句话揭穿,这让大黑牛尴尬,干笑一声,立即说道:“大圣人,本帅牛不是那种人,不是那种人!”

    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对于这条大黑牛,他还能不了解吗?他肚子里面有什么花花肠子,李七夜一看便知。

    “这,这东西,真的,真的会引祸上身吗?”末了,大黑牛还是有点不死心,轻轻地问了一下李七夜。

    “怎么,还不死心?”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大黑牛。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大黑牛干笑一声,立即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我是怕这东西,会祸害天下,会祸害天下。”?“这的确是会祸害天下,不过,它的值价也是无量的。”李七夜笑吟吟地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如果找到识货的人,那么,它可以卖到天价,相信会有人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它的。”

    “真的——”大黑牛双目一亮,神态间又不由垂涎欲滴。

    大黑牛当然不笨了,他十分清楚,不要说是一般的东西,往往就是重宝,李七夜都看不上眼,然而现在李七夜却亲自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至高无上的绝学,瞬间镇杀那个身影,他出手只为得到这件东西。

    这可以想象,这件东西是何等的珍贵,它的价值是何等的惊人了。

    “如果你想要,那就交给你保管吧。”李七夜淡炒地一笑,说道:“或许,三仙界有一天会用上它的,当然,在你手中也没有什么用处。”

    “大圣人,你这话太打击本帅牛了。”大黑牛对于这样的话就颇为不满了,说道:“我大黑牛虽然不是什么万古无敌,但是,好歹也是一个人物,什么真帝,什么长存的,不在本帅牛的话下。”

    大黑牛这话并非是吹牛皮,连太尹喜这样的大人物他都没有往心里面去,这可以想象他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了。

    “还不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要知道,把黑石子从万古渊捞起来的那个人,你要知道,炎帝他们所遇到的是谁,明白了吗?”?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大黑牛脸色一变,虽然他仅仅是与黑石子匆匆一击而已,他对于黑石子的实力有了一个定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心里面对于黑石子口中的“那个人”也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位,这样的存在,不是他能对抗的,只怕万古以来,没有几位始祖能与之相抗衡。

    “还要吗?”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大黑牛,抛了抛手中的这件东西。

    “不,不,开个玩笑而已,开个玩笑而已。”大黑牛立即嘿嘿地笑着说道:“这样的东西,还有谁能比大圣人更适合保管呢,当然是非大圣人莫属,当然是大圣人莫属了。”

    “此等无上之宝,当属于公子。”圣霜真帝也不由开口,帮腔,在她看来,李七夜是最有可能力挽狂澜的人。

    “丫头,不要把宝押在我身上。”对于圣霜真帝的想法,李七夜是一目了然,笑了笑,徐徐地说道:“三仙界对于我而言,我只不过是过客而已。”

    “我相信,这个世界,终究是有让公子所念想的人和事。”圣霜真帝淡淡一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