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就在招魂仪式达到了高潮之时,突然之间,凤凰炉内的火苗好像是一下子要炸开了一样。

    凤凰炉内的火焰一下子高涨起来,而且一下子充满了张力,它就像是一个巨茧一样,似乎里面包括着有什么生灵一样,而且,充满张力的火焰在不停地扩张,好像火焰茧里面有东西在不断地生长一样,最后是要破茧而出。

    随着凤凰炉的火焰在高涨,整个凤凰炉随时都要炸开一样,在这个同时,校场内的所有死物身上所窜起的火焰也随之高涨,它们身上的火焰也是越来越旺盛。

    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死物都疯狂地禅唱着招魂真言,身体疯狂地扭曲着,它们就好像是进入了颠狂状态一样。

    试想一下,一群死人聚集在一起,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跳着十分诡异的舞蹈,这样的招魂仪式,那是多么的恐怖,那是多么的可怕,只怕很多人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之后,都会毛骨悚然。

    “铮、铮、铮……”此时虚空中的古琴弹奏越来越急促,大珠小珠滚玉盘,声声充满了杀伐,每一声琴声弹奏而出的时候,都犹如是一把把神剑斩下。

    但是,在这个时候,神车皇帝、战马霸主……他们几尊无敌的存在也都疯狂地擂着战鼓,“咚、咚、咚”的战鼓之声在对抗着“铮、铮、铮”的琴声。

    虽然每一声琴声都像是一把把神剑一般斩下,但是,“咚、咚、咚”的战鼓之声,却是厚重无比,厚如大地,又如浩瀚大海的惊涛骇浪,高高掀起的鼓声一浪又一浪地挡住了劈下来的琴声。

    最终虽然有琴声落入了校场之中,冲击向了死人和凤凰炉的火焰之上,但是,威力已经完全被削弱了,已经无法制止招魂仪式了。

    “至尊的对决——”圣霜真帝看以这样的一幕,不由喃喃地说道:“看来,古琴还是吃亏了。”

    “战鼓也非凡物,乃是了不得的祖器。”大黑牛徐徐地说道:“只可惜,古琴的主人并未留下杀伐之道,凭古琴自身,未能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

    “都是当年无敌之辈呀。”看着这些拼命擂着战鼓的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圣霜真帝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就算是不报门户,圣霜真帝也大约知道这些无敌之辈是谁了,只不过,圣霜真帝她不愿意去道出他们的名字而已。

    毕竟,他们生前在三仙界的时候,都享有盛名,堪称是举世无双,曾经受无数世人的顶礼膜拜,然而,死了之后,他们却成了行尸走肉。

    这样的事实传回三仙界,若是让他们的子孙后人知道,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对于他们的英雄事迹,是有着多大的打击。

    “轰——”就在这一刻,一声巨响,天地如同炸开了一样,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凤凰炉一下子炽亮无比。

    凤凰炉就在这刹那之间爆发出了无穷的光芒,与此同时,炉中的火焰冲天而起,眼前这样的一幕,就好像整个火山大爆炸一样,十分的震撼人心。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天地颤抖起来,空间也随之颤抖起来,在整个天地颤抖之时,能看到校场中的碎石也颤抖不止。

    在这个时候,犹如有着至高无上的力量在镇压着整个世界一样,这样的力量瞬间冲击而出,天地万域,在这刹那之间都黯然失色,天地万物都在这刹那之间訇伏于地。

    凤凰炉炸开的时候,只见炉中浮现了一个身影,一个高大无比的身影,这个身影背向众人,他身上乃是火焰垂落,如同瀑布一样流动,又如流苏一般挂在虚空之中。

    在这个身影出现的时候,听到“啪”的一声响起,在场的所有死物都趴倒在地上了,伏拜在那里,它们完全臣伏在那里了。

    在这个时候,这个身影散发出了至高无上的始祖气息,他虽然仅仅只是一个身影,但是,他已经犹如真身驾临一样,始祖气息在这瞬间充斥着整个世界,在他无敌的气息之下,一切生灵都喘不过气来。

    “他,他是谁——”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毫无疑问,眼前这个身影是一个始祖,而且那不是一般的始祖,而是一个万古无敌的始祖。

    虽然圣霜真帝口头上是这样说,但是,隐隐之间,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这个身影突然转身,在他一转身的瞬间,整个天地都为之摇动一样,整个天地都随着他一转身而旋转一样。

    这样的身影一转身的时候,多少人都感觉自己一下子被甩了出去,瞬间晕眩过去,在如此恐怖无匹的力量之下,这都已经不需要镇压了,刹那之间便是可以把人甩晕过去。

    这个人一转身的瞬间,大家还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之时,听到“蓬”的一声响起,他的双眼之内瞬间喷涌出了滔滔烈焰,这喷涌而出的滔滔烈焰并不是一般的真火,这滔滔的烈焰竟然窜动着黑色的光芒。

    似乎,他这双目中的烈焰乃是来自于地狱,所以当他的双目烈焰喷涌而来的时候,向一个人望来的时候,这瞬间让人感觉自己的灵魂一下子被收割了一样,让人一下子魂飞魄散,一下子倒地不起。

    “蓬、蓬、蓬……”一阵阵火苗被燃起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只见所有死物的双眼中也都同样地喷涌出了火焰。

    当这样火焰从它们的眼眶窜出来的时候,就好像是它们的灵魂之火一样,瞬间让它们充满了力量。

    “它们的力量,都来自于他。”看着这个站在凤凰炉中的身影,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然后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他就是掌握着这里所有死亡力量的人!”

    “轧、轧、轧……”一阵很怪诡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有尖刀在刮着牛骨一样,在这个身影的双眼喷出了火焰之时,他的头顶之上,竟然缓缓地生长出了一对火焰之角。

    这对火焰之角十分的刺锐,好像地狱之角一样,在火焰的窜动之下,似乎这样的一对火焰之角可以刺穿苍穹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当这个身影头顶上生长出了火焰之角之时,恐怖的力量瞬间飙升,在这个时候,他才好像是真正苏醒过来,他那举世无比的力量在这刹那之间都一下子渲泄而出,毫无保留,冲击向了九天十地。

    在与此同时,听到“啾”的一声响起,凤凰炉响起了一声凤鸣之声,冲天而起的火光犹如化作了一只火凤凰,环绕着这个身影而飞翔!

    只不过,这只火凤凰拖着长长的尾羽之上,窜动着黑色的光芒,似乎,这不是传说中的不死凤凰,而是来自于地狱的阴凤!

    “轰、轰、轰”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举世无匹的力量冲击向了整个小千世界,在这刹那之间,进入了小千世界的所有修士强者都感受到了这股举世无匹的力量。

    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中,在这小千世界的许多强者大人物瞬间被这举世无敌的力量镇压,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根本就无法爬起来。

    连见都未见,相隔亿亿万里,就瞬间被这样的无敌力量所镇压了,试想一下,这样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是多么的强大。

    就在圣霜真帝,都难于承受这样的力量,在一开始的时候,那还好,她全身是光明无量,还是能承受得住。

    但是,后来当这个身影的头顶上生长出来这对火焰之角的时候,那就一下子不一样了,这个身影所拥有的力量在疯狂的飙升。

    在如此恐怖无匹的始祖力量之下,圣霜真帝都难于承受,都要被镇压在那里了。

    大黑牛嘿嘿地一笑,挪了挪身体,直接躲在了李七夜的身后,不去对抗这个身影所散发出来的无上力量。

    见到这样的一幕,圣霜真帝也不逞强,也挪了挪身体,躲在了李七夜的身后。

    她也明白,凭自己的实力,是无法与之对抗,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强大了,他曾经是惊艳万古,三仙界万古以来,只怕比他强大的人用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所以,对于圣霜真帝而言,被他至高无上的力量镇压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面对这举世无匹的力量,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而已,“嗡”的一声响起,他身上散发出了光芒,挡住了这镇压九天十地的力量,不受这股镇压的力量所影响。

    躲在李七夜身后的圣霜真帝他们不由松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他们也真正能领略到李七夜的可怕与强大。

    当李七夜挡住了这举世无敌的力量之时,凤凰炉上的身影瞬间向李七夜望去,他双目喷出的火焰好像一下子冲击而来。

    试想一下,一尊如此举世无匹的存在,他一个眼神望来,就可以一下子洞穿天地,可以一眼看死一大排的真帝,这样的实力是多么的恐怖的。

第3083章凤凰炉与古琴    大黑牛的话让圣霜真帝心里面一寒,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炉里面有东西——”此时柳燕白叫了一声,往火炉里面一指。

    大家望去,果然,凤凰炉里面堆满了黑乎乎的东西,就好像木炭一样。如果不留意去看,没有发现什么,但,当仔细去观看的时候,便能发现,在木炭里面好像是埋有东西,这件东西大部分被木炭所埋着,看不清全貌,远远看,好像是一颗石头埋在里面。

    “毒咪西叭哞噬……”此时死物所唱出来的真言回荡于整个巨城之中,充满了节奏,一时之间,好像整座古城的每一个角落都这样的真言之声回应一样,这让听得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随着死物的真言之声越来越嘹亮之时,它们所散发出来的黑气好像受到了强大无匹力量所吸引一样,只见所有的黑气都向凤凰炉涌去。

    就在这个时候,凤凰炉好像是巨兽张开大嘴一样,它是要把所有的黑气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在“蓬”的一声中,所有的黑气奔涌向了凤凰炉,但是,吸收吞噬黑气的并不是凤凰炉的炉口,而是炉壁。

    只见所有的黑气一下子涌到凤凰炉面前之时,好像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的黑气一下子都湮没于炉壁之上。

    凤凰炉的炉壁就好像海绵吸水一样,一下子把所有涌过来的黑气吸了进去,眨眼之间把所有的黑气是吸得一干二净。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凤凰炉吸进了所有的黑气之后,整个凤凰炉都开始视了起来,凤凰炉的壁炉开始发红,这就好像是被烈火烧是慢慢变红一样。

    随着凤凰炉开始发红,开始亮了起来的时候,凤凰炉上所铭刻的凤凰也开始清晰起来,一毛一羽都慢慢地鲜活起来,纤毫毕现,当凤凰炉的炉壁越来发红之时,凤凰也好像是慢慢地活了过来一样。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凤凰炉的炉壁发红的时候,炉中如木炭一样的东西,也开始亮了起来。

    这就好像是点燃了炉子一样,随着炉温在升高,炉中的木炭也开始着起火来,随着木炭开始通红的时候,整个凤凰炉开始给人一种复苏的感觉。

    “力量在凝集。”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也感受得十分清楚,感觉在这刹那之间,凤凰炉凝集天地之力,凝集了万古之力,整只凤凰炉在复苏,似乎在这凤凰炉有着无上至尊要苏醒过来一样。

    在这个时候,凤凰炉已经开始散发出了至高无上的力量了,它就是一件无上的祖器,它可以轰天地,化万物,乃是一件十分恐怖无敌的兵器。

    “毒咪西叭哞噬……”一句句的真言之声越来越嘹亮,随着凤凰炉越来越明亮的时候,校场中的所有死物就越卖力,他们不仅仅是把真言唱得越来越响亮了,同时,它们扭动的身体是越来越剧烈,它们似乎是越跳越兴奋一样。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凤凰炉中的木炭发红到了一定程度之时,在这“蓬”的一声中,火苗从木炭中窜了出来了。

    在这“蓬”的一声中,火苗一下子从炉中跳跃起来,火苗虽然还小,但是,它似乎充满了无穷的生命力,似乎可以一下子焚烧九天十地一样。

    这从木炭中所窜出来的火苗,它和一般的火苗并不一样,这火苗在火光之中闪动着黑色,火焰外围更是有黑焰所笼罩着,似乎这样的火苗并不是人间之火,而是来自于阴间地府的死亡之火。

    “蓬——蓬——蓬——”一声声响起,在凤凰炉冒起了火苗之后,只见在场的一个个死物也都全身窜起了火苗。

    一时之间,所有的死物身上都火焰跳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火人一样,但是,它们身上的火苗却闪动着黑色的火焰,让它们一看去便让人知道,它们就是人阴曹地府中爬出来的。

    当所有的死物身上是冒出了火苗之后,它们似乎也是变得更加精神了,这就好像是一个活人一样,在此之前多多少少都有点元气不足,但是,现在当身上冒出火苗之时,就像一个人一下子满血复活,甚至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十分的有神,甚至可以用兴奋来形容了。

    “毒咪西叭哞噬……”在这个时候,这真言之声就越来越嘹亮了,所有死物身上冒出了火苗,它们也更加地卖力去扭动着身体,跳着古怪的舞蹈。

    随着所有的死物都卖力地唱着真言、跳着舞蹈的时候,凤凰炉中的火苗也就越来越旺,听得到“蓬、蓬、蓬”的一声声响起,看得到火苗那是一寸一寸地往上窜起来,好像这火苗有生命力一样,它能一寸又一寸地往上生长。

    “要开始了。”大黑牛喃喃地说道:“嘿,嘿,招死人,本帅牛倒想看一看这是什么样的死人!”说着,他双目一厉。

    圣霜真帝也不由有些紧张地盯着凤凰炉,所有的死物都聚集在了一起,在这里举起如此邪恶的仪式,要知道,这些死物都是没有意识的,它们只不过是是行尸走肉而已。

    现在它们都聚集在这里,举行了这样的招魂仪式,这背后是有着极为邪恶的力量左右着它们。

    所以,这让圣霜真帝心里面就不由紧张了,她想知道这将招魂的人究竟是谁!

    “毒咪西叭哞噬……”所有的死物都大声禅唱着,它们都疯狂地扭动着身体,随着它们的禅唱声越高,凤凰炉的火苗就越旺盛,而与此同时,它们身上的火苗也随之高涨,也是越来越旺盛。

    “铮、铮、铮……”就在这招魂仪式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琴声传来。

    当琴声响起之时,声波瞬间冲击而来,犹如惊涛骇浪一样,又犹如锋利无比的利刃一般,瞬间削了过来。

    “呼——”的一声响起,在“铮、铮、铮”的琴声传来的时候,不论是凤凰炉的火苗,还是死人身上的火焰,都一下子暗了许多。

    这就好像是一阵狂风刮过,把所有的火焰都吹得摇曳不止,差一点点就要把所有的火苗都熄灭一样。

    李七夜他们望去,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张古琴,这张古琴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古香古色,十分的古老,而且整张古琴好像是被漫长无比的岁月河流所洗涤冲涮过一般,给人一种无尽沧桑的感觉。

    这一张古琴冒了出来,无人弹而自响,在这“铮、铮、铮”的琴声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乃是至高无上,每一缕的琴声,都可以削尽天下鬼物!

    “这是什么琴——”圣霜真帝望去,不由大吃一惊:“这琴声,和镇压黑石子的琴声很像,似乎同出一源。”

    “就是同出一源。”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目光落于这张古琴之上。

    一时之间,“铮、铮、铮……”的琴声不绝于耳,随着琴声的声波如刀剑一般削来之时,一下子使得凤凰炉之中的火苗、死人身上的火焰就明灭不定了,就像是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师父,古琴和它们是敌对的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柳燕白也不由为之好奇。

    “是。”大黑牛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两个无上的至尊在交较,那怕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甚至其中有人已经死去了,但是,千百万年之后,它们的力量,他们的意志,依然在相互较量。”

    “咚、咚、咚……”就在火苗明灭不定的时候,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鼓声响起,一阵阵的鼓声拔地而起,冲击而上。

    出手的正是那几个死物,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它们虽然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它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

    它们抄起了鼓架之上的捶捧,一次又一次地擂动着战鼓。

    在“咚、咚、咚”的鼓声之中,只见鼓声如同巨浪一样冲天而起,瞬间向琴声冲击而去。

    就这一刻,“咚、咚、咚”的鼓声就好像是滔滔不绝的巨浪,挡住了削斩而下的琴声。

    “铮、铮、铮……”琴声越来越急切,攻势越来越猛烈,冲击向鼓声,要刺穿鼓声,削灭火苗。

    而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它们几个死物也知道,一旦让琴声削灭了火苗,它们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它们都拼命地捶动着战鼓。

    鼓声阵阵,如同惊涛骇浪一样,一次又一次冲击向琴声。

    也正是因为被鼓声所干扰,这使得琴声削下来的威力大减,随着琴声的威力大减之后,听到“蓬、蓬、蓬”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凤凰炉中的火苗,还是死物身上的火焰,都再一次窜了起来,都再一次的明亮起来,而且越来越旺盛。

    “毒咪西叭哞噬……”在这个时候,死物的禅唱声已经是嘹亮到了顶点了,它们都快要喊破喉咙了,他们拼命地扭动着身体,让招魂的仪式推向高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