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黑牛的话让圣霜真帝心里面一寒,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炉里面有东西——”此时柳燕白叫了一声,往火炉里面一指。

    大家望去,果然,凤凰炉里面堆满了黑乎乎的东西,就好像木炭一样。如果不留意去看,没有发现什么,但,当仔细去观看的时候,便能发现,在木炭里面好像是埋有东西,这件东西大部分被木炭所埋着,看不清全貌,远远看,好像是一颗石头埋在里面。

    “毒咪西叭哞噬……”此时死物所唱出来的真言回荡于整个巨城之中,充满了节奏,一时之间,好像整座古城的每一个角落都这样的真言之声回应一样,这让听得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随着死物的真言之声越来越嘹亮之时,它们所散发出来的黑气好像受到了强大无匹力量所吸引一样,只见所有的黑气都向凤凰炉涌去。

    就在这个时候,凤凰炉好像是巨兽张开大嘴一样,它是要把所有的黑气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在“蓬”的一声中,所有的黑气奔涌向了凤凰炉,但是,吸收吞噬黑气的并不是凤凰炉的炉口,而是炉壁。

    只见所有的黑气一下子涌到凤凰炉面前之时,好像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的黑气一下子都湮没于炉壁之上。

    凤凰炉的炉壁就好像海绵吸水一样,一下子把所有涌过来的黑气吸了进去,眨眼之间把所有的黑气是吸得一干二净。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凤凰炉吸进了所有的黑气之后,整个凤凰炉都开始视了起来,凤凰炉的壁炉开始发红,这就好像是被烈火烧是慢慢变红一样。

    随着凤凰炉开始发红,开始亮了起来的时候,凤凰炉上所铭刻的凤凰也开始清晰起来,一毛一羽都慢慢地鲜活起来,纤毫毕现,当凤凰炉的炉壁越来发红之时,凤凰也好像是慢慢地活了过来一样。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凤凰炉的炉壁发红的时候,炉中如木炭一样的东西,也开始亮了起来。

    这就好像是点燃了炉子一样,随着炉温在升高,炉中的木炭也开始着起火来,随着木炭开始通红的时候,整个凤凰炉开始给人一种复苏的感觉。

    “力量在凝集。”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也感受得十分清楚,感觉在这刹那之间,凤凰炉凝集天地之力,凝集了万古之力,整只凤凰炉在复苏,似乎在这凤凰炉有着无上至尊要苏醒过来一样。

    在这个时候,凤凰炉已经开始散发出了至高无上的力量了,它就是一件无上的祖器,它可以轰天地,化万物,乃是一件十分恐怖无敌的兵器。

    “毒咪西叭哞噬……”一句句的真言之声越来越嘹亮,随着凤凰炉越来越明亮的时候,校场中的所有死物就越卖力,他们不仅仅是把真言唱得越来越响亮了,同时,它们扭动的身体是越来越剧烈,它们似乎是越跳越兴奋一样。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凤凰炉中的木炭发红到了一定程度之时,在这“蓬”的一声中,火苗从木炭中窜了出来了。

    在这“蓬”的一声中,火苗一下子从炉中跳跃起来,火苗虽然还小,但是,它似乎充满了无穷的生命力,似乎可以一下子焚烧九天十地一样。

    这从木炭中所窜出来的火苗,它和一般的火苗并不一样,这火苗在火光之中闪动着黑色,火焰外围更是有黑焰所笼罩着,似乎这样的火苗并不是人间之火,而是来自于阴间地府的死亡之火。

    “蓬——蓬——蓬——”一声声响起,在凤凰炉冒起了火苗之后,只见在场的一个个死物也都全身窜起了火苗。

    一时之间,所有的死物身上都火焰跳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火人一样,但是,它们身上的火苗却闪动着黑色的火焰,让它们一看去便让人知道,它们就是人阴曹地府中爬出来的。

    当所有的死物身上是冒出了火苗之后,它们似乎也是变得更加精神了,这就好像是一个活人一样,在此之前多多少少都有点元气不足,但是,现在当身上冒出火苗之时,就像一个人一下子满血复活,甚至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十分的有神,甚至可以用兴奋来形容了。

    “毒咪西叭哞噬……”在这个时候,这真言之声就越来越嘹亮了,所有死物身上冒出了火苗,它们也更加地卖力去扭动着身体,跳着古怪的舞蹈。

    随着所有的死物都卖力地唱着真言、跳着舞蹈的时候,凤凰炉中的火苗也就越来越旺,听得到“蓬、蓬、蓬”的一声声响起,看得到火苗那是一寸一寸地往上窜起来,好像这火苗有生命力一样,它能一寸又一寸地往上生长。

    “要开始了。”大黑牛喃喃地说道:“嘿,嘿,招死人,本帅牛倒想看一看这是什么样的死人!”说着,他双目一厉。

    圣霜真帝也不由有些紧张地盯着凤凰炉,所有的死物都聚集在了一起,在这里举起如此邪恶的仪式,要知道,这些死物都是没有意识的,它们只不过是是行尸走肉而已。

    现在它们都聚集在这里,举行了这样的招魂仪式,这背后是有着极为邪恶的力量左右着它们。

    所以,这让圣霜真帝心里面就不由紧张了,她想知道这将招魂的人究竟是谁!

    “毒咪西叭哞噬……”所有的死物都大声禅唱着,它们都疯狂地扭动着身体,随着它们的禅唱声越高,凤凰炉的火苗就越旺盛,而与此同时,它们身上的火苗也随之高涨,也是越来越旺盛。

    “铮、铮、铮……”就在这招魂仪式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琴声传来。

    当琴声响起之时,声波瞬间冲击而来,犹如惊涛骇浪一样,又犹如锋利无比的利刃一般,瞬间削了过来。

    “呼——”的一声响起,在“铮、铮、铮”的琴声传来的时候,不论是凤凰炉的火苗,还是死人身上的火焰,都一下子暗了许多。

    这就好像是一阵狂风刮过,把所有的火焰都吹得摇曳不止,差一点点就要把所有的火苗都熄灭一样。

    李七夜他们望去,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张古琴,这张古琴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古香古色,十分的古老,而且整张古琴好像是被漫长无比的岁月河流所洗涤冲涮过一般,给人一种无尽沧桑的感觉。

    这一张古琴冒了出来,无人弹而自响,在这“铮、铮、铮”的琴声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乃是至高无上,每一缕的琴声,都可以削尽天下鬼物!

    “这是什么琴——”圣霜真帝望去,不由大吃一惊:“这琴声,和镇压黑石子的琴声很像,似乎同出一源。”

    “就是同出一源。”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目光落于这张古琴之上。

    一时之间,“铮、铮、铮……”的琴声不绝于耳,随着琴声的声波如刀剑一般削来之时,一下子使得凤凰炉之中的火苗、死人身上的火焰就明灭不定了,就像是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师父,古琴和它们是敌对的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柳燕白也不由为之好奇。

    “是。”大黑牛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两个无上的至尊在交较,那怕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甚至其中有人已经死去了,但是,千百万年之后,它们的力量,他们的意志,依然在相互较量。”

    “咚、咚、咚……”就在火苗明灭不定的时候,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鼓声响起,一阵阵的鼓声拔地而起,冲击而上。

    出手的正是那几个死物,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它们虽然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它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

    它们抄起了鼓架之上的捶捧,一次又一次地擂动着战鼓。

    在“咚、咚、咚”的鼓声之中,只见鼓声如同巨浪一样冲天而起,瞬间向琴声冲击而去。

    就这一刻,“咚、咚、咚”的鼓声就好像是滔滔不绝的巨浪,挡住了削斩而下的琴声。

    “铮、铮、铮……”琴声越来越急切,攻势越来越猛烈,冲击向鼓声,要刺穿鼓声,削灭火苗。

    而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它们几个死物也知道,一旦让琴声削灭了火苗,它们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它们都拼命地捶动着战鼓。

    鼓声阵阵,如同惊涛骇浪一样,一次又一次冲击向琴声。

    也正是因为被鼓声所干扰,这使得琴声削下来的威力大减,随着琴声的威力大减之后,听到“蓬、蓬、蓬”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凤凰炉中的火苗,还是死物身上的火焰,都再一次窜了起来,都再一次的明亮起来,而且越来越旺盛。

    “毒咪西叭哞噬……”在这个时候,死物的禅唱声已经是嘹亮到了顶点了,它们都快要喊破喉咙了,他们拼命地扭动着身体,让招魂的仪式推向高潮。

第3082章招魂    一座已经破碎的巨城,沉浮于虚空,随着巨城的气息弥漫,犹如有神火在跳动,似乎千百万年以来,都有无上神火在笼罩着这座巨城一样。

    李七夜带着圣霜真帝他们走入了这座巨大无比的古城,古城中无比的清冷,看不到一个人影,宽阔的街道冷冷清清,一派衰落的景象。

    古城之内,有着无数的大殿古楼屹立在那里,这些大殿古楼,有以百炼石所彻,也有用凤栖木所筑,更是有以神金浇铸而成……从这样的一座座大殿古楼便可以看得出来,当年所居住于此的,皆是无上真神、无敌真帝。

    也正是因为如此,千百万年过去了,这些大殿古楼依然有着古老而强大的气息弥漫于其中,这是当年居住于此的主人们遗留下来的气息。

    “好强大的气息,当年一战,何等惊天。”当圣霜真帝他们踏入了这座巨大的古城之后,立即感受到好几股的强大气息扑面而来。

    这几股的强大气息,那是相互交缠,那是相互的排斥。毫无疑问,这是当年大战所遗留下来的气息。

    多少年过去了,这几股强大的气息依然还在,依然是相互的纠缠,依然镇压着这一座破碎的巨城,这可以想象,当年一战,那是多么的恐怖,如果这一座古城没有无上的力量所庇护着的话,在当年的一战之中,只怕这一座古城已经被打得灰飞烟灭了。

    李七夜他们穿过了一条条宽广的古街,来到了这座巨城中一个巨大无比的校场之前。

    “看,那些死物在这里。”当远远看到这个巨大无比的校场之时,大黑牛那铜铃一般的牛眼一瞪过去,沉声地说道。

    眼前这个校场广宽无比,可以容纳百万之众,站在这样巨大无比的校场之上,让人感觉自己小如一只蚂蚁一般。

    远远地站在这个校场之外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了一股战意扑面而来,似乎千百万年之前,这里曾经是沙场点兵、纠集千军万马之地,多少的男儿战士都是由此出发,远征广袤的天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千百万年过去了,当年男儿战士们所遗留下的战意依然久久没能散去。

    在这个时候,只见在校场之内已经排列着千军万马了,这千军万马排列在校场之内,十分的整齐,而且每一个人都沉寂无声,气氛显得特别的压抑。

    眼前这校场中的千军万马,就是在此之前听到战鼓之场所赶来的那些死物阴兵,比如说,海中大军、黑龙死物、战马霸主……等等这些闻鼓声而出的死物,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

    在这校场之中,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战鼓屹立在高台之上,这面战鼓乃是以龙皮蒙制而成,鼓面隐隐可见龙筋,鼓架之上,摆放着捶棒,每一根捶棒都散发出了狂霸气息,此捶棒乃是以神骨炼制而成。

    此时,闻鼓声而至的战马霸主、神车皇帝、金船铜人……等等这些至尊无敌的死物都围着战鼓而立。

    至于千军万马的死物,则是以一种巨大无比的阵势立于校场之中。

    此时,不论是战马霸主他们,又或者是千军万马的死物,他们都静静地站立在校场之中,没有一个死物发出声音的,偌大的校场寂静得可怕,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让人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特别是如此多的死物静静地站在这里,不知情的人,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还以为是闹鬼了。

    李七夜他们并没有踏入这个校场,只是远远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些死物在这里干什么?”大黑牛不由嘀咕地说道:“这些死物全部都聚集在这里,那一定是没有什么好事。”

    “有东西出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此时,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校场中央,在校场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洞。

    这个深洞乃是垂直而下,深不见底,似乎这样的一个深洞是通往死亡深渊一样,就是这样的深洞,它就像是魔鬼张大的巨嘴一样,它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里面是什么鬼东西。”大黑牛也不由喃喃地说道:“是什么妖物要从里面爬出来吗?”

    “是不是妖物,那就不好说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人世之间,一些事情,往往是出乎于意料,或许,什么鬼东西、什么妖物,那只不过是人变的,世间,本不存在这些鬼东西。”

    “说得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才是最可怕。”大黑牛也赞同李七夜的话,不由喃喃地说道。

    圣霜真帝则是心里面为之一震,她心里面的那股不祥预兆已经是越来越浓烈了,她隐隐之间猜测到了很多事情了。

    “毒咪西叭哞噬……”就在这个时候,所有沉默的死物突然口吐真言,它们所说出来的真言是十分的古老,十分的生涩难懂,让人听得云里雾里。

    而且,所有死物口吐真言之时,他们的身体四肢也是随之扭动起来,好像是在跳舞一样,这是一种十分神秘而又诡异的仪式。

    圣霜真帝都被吓了一大跳,在此之前,这些死物都不会开口说话的,它们就是行尸走肉的死人而已,就好像是傀儡一般。

    没有想到,现在这些死物竟然会口吐真言,而且竟然跳起了一种神秘的仪式舞蹈来。

    “师父,它,它们这是干什么?”柳燕白看着所有的死物都扭动着身体,一边口吐真言,一边跳着古怪无比的舞蹈,吓得都不知道往哪里躲好。

    “跳大神——”大黑牛瞅着扭动着身体、口吐真言的死物,冷冷地说道。

    虽然大黑牛口头上是这样说,但是,他却静静地聆听着,不错过任何一个真言音符,他想听出一些玄机来。

    “这是一种古毒之巫!”听了一会儿之后,大黑牛不由暗暗吃惊,说道:“这是一种极邪之术,此术早就灭亡无数时代了,怎么还会在这里出现。”

    “是的,这是要给死人招魂。”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就不知道它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哼,既然都死了,那就死个彻底吧。”大黑牛冷冷一笑,不屑一顾,冷声地说道:“如果没有死透,我一个蹄子送它归西!”

    “看着吧,好戏会上场的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深邃无比的目光跳动了一下,牢牢地盯着校场中央的那个巨大无比的深洞。

    “毒咪西叭哞噬……”所有的死物一边口吐真言,一边扭动着身体,与此同时,它们身上开始散发出了黑气。

    一缕缕的黑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看起来就好像是毒雾一般,慢慢从他们的身体里面散发出来。

    随着所有死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黑气越来越多,这些黑气都聚集在它们的头顶上,犹如形成了黑雾,要把整个校场都笼罩住一般。

    “轧、轧、轧……”在这个时候,校场中央的那个巨洞中传出了一阵沉闷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沉重无比的东西在里面滑动,是有巨大之物在洞中慢慢上升。

    随着这一阵“轧、轧、轧”的沉重之声传入耳边,好一会儿之后,巨洞之中终于露出了一物,这件东西慢慢地从巨洞之中升了起来。

    “这是什么炉——”看着这件从巨洞里面缓缓升上来的东西,柳燕白看着都不由充满了好奇。

    从巨洞中缓缓升上来的东西,这正是一个火炉,这个火炉很大,好像是可以煮上十头八头羊羹一般。

    这个火炉通体暗红色,或许更正确地说,它本是暗金色,千百万年之后,或者是被黑暗力量所染之后,它由暗金色变成了暗红色。

    这个火炉通体结实,就算不识货的人,一眼看去,都知道这个火炉是非凡之物。

    这只火炉雕有一只凤凰,凤凰张翅,犹如振翅高飞,而双翅翘起之处,便是火炉的扣环,如此一来,整只火炉看起来浑然一体,似乎整只火炉都是由这只凤凰所演化而成的。

    火炉之中,堆积有东西,黑乎乎的,似乎是熄火的木炭,具体是不是,谁也不敢下定论。

    就是因为火炉之中,堆积有这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就好像是火炉中堆满了木炭,随时都可以点火燃煤一样。

    “这个炉子——”看到这个缓缓升起来的火炉,大黑牛顿时双目一凝,瞬间牢牢地盯着这只火炉,双目之中冒出寒光。

    “前辈认得这只火炉?”圣霜真帝一时之间没能认出这只火炉的来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只火炉,它就是凤凰炉。”大黑牛徐徐地说道,神态间,已经有些凝重了。

    “凤凰炉——”圣霜真帝震了一下,她好像听过这样的一个名字,但是,它具体的出处,一时之间她是想不起来了。

    “丫头,不要多去想,知道得越多,不见得对你是一件好事。”在圣霜真帝细细去想凤凰炉这个名字的时候,大黑牛打断了她的思绪,淡淡地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