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黑石子的话,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三仙界要完了?关我什么事,就算是三仙界要完了,本帅牛也活得好好的。再说了,有我们大圣人在,三仙界完不了,不管是什么鬼东西冒出来,在大圣人面前,那也唯有灰飞烟灭而已。”

    “他——”黑石子看了李七夜一眼,当然,这并非是黑石子看不起李七夜,他犹豫了一下,摇头,说道:“嘿,不是我小瞧他,只不过,有些东西,那是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好汉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只怕他也身不由已!到时候,群狼之下,猛虎也唯有死路一条。”

    “是吗?”相反,大黑牛却对李七夜信心十足,笑吟吟地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你一块破石头,你见识太少了,大圣人的深浅,又焉是你所能看得透的。嘿,放心吧,有大圣人在,一切都妥了。”

    黑石子是再多看了李七夜几眼,虽然此时它依然是一块石头,但是,那神态,乃是活灵活现,就真的像是一个活人站在你面前跟你说话一样。

    “小牛犊,那是你没见过,如果你见过了,你就不会这样说。”黑石子并不怀疑李七夜的实力,他对大黑牛是不屑一顾,冷冷地说道:“背后的可怕,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嘿,嘿,嘿,再说了,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谁是朋友,谁是敌人,那可就不好说了。到时候,或许,真是祸害三仙界的人,就是那守护着它的人!”

    “只能说,那是你太没信心了。”大黑牛冷笑了声,说道:“你这个破石头,又焉懂得道心无敌,如果你懂,就不会成为这么一颗被魔化的石头了。别人我或许不敢说,但是,大圣人,绝对是你所说的那些存在的终结者,这一点本帅牛是信心扛扛的。”

    黑石子都不由瞅了瞅李七夜,不过,这一次他是沉默了,他说话本是和大黑牛针锋相对的,然而,这一次他十分难得地没有去反驳大黑牛。

    “三仙界,自有它的命运。”在黑石子沉默之时,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已,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只不过是三仙界的过客而已,它不需要我去守护,它自有人守护。不管是什么存在,不犯我,即可。”

    “除了大圣人,还有谁能守护三仙界。”大黑牛都有点急眼了。

    圣霜真帝也不由轻轻地说道:“三仙界大难将临,难道公子要走吗?”不觉间,她也改了称呼,她在心里面也觉得,未来大灾难来临,李七夜必定能力挽狂澜。

    “三仙界,无需我多操心而已。”李七夜笑笑,说道:“不人忘记了,三仙界,这个名字是怎么样来的,它自有守护者,何需我来守护呢。”

    “三仙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大黑牛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不由想到了三仙界的种种传说。

    圣霜真帝不由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说道:“三仙,真的存在吗?”

    三仙界,有人说它的名字起源于三仙,但是,千百万年以来,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的说法并不可信,因为千百万年以来,没有谁人见过三仙,也没有人真正能证实三仙的事迹,没有什么真正的铁证可言。

    所以,千百万年以来,有人相信三仙是真实的存在,有人则是认为,三仙只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已,那只不过是虚构出来的人物,并不是真正的存在。

    对于圣霜真帝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已。

    “你们是在说三仙吗?”此时连安静的黑石子都插上了一口。

    “你懂三仙吗?”大黑牛乜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你一颗沉在万古渊的破石头,只怕没见过什么世面吧。”

    “像你这样野生的小牛犊才是真正的没见过世面。”黑石子更是对大黑牛不屑一顾,冷笑地说道:“我见过的东西,只怕你是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比如说,三仙。”

    “你见过三仙——”圣霜真帝听到这话,也不由吃惊。

    千百万年以来,谁人见过三仙?只怕是没有人敢说自己见过三仙。虽然千百万年以来,也曾经有人号称自己见过三仙,但,那往往都只不过是自我抬高身价而已。

    “只怕是。”黑石子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只不过,应该是其中之一。如果世间真的有三仙,那必定是其中之一女莫属。”

    “嘿,看你这么不肯定的模样,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见的是何人,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这一次黑石子没有与大黑牛斗嘴,只是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当年的情景。

    “那他是怎么样的?”圣霜真帝充满了好奇,千百万年以来,没有谁真正的见过三仙,如果真的有人见过三仙了,圣霜真帝在心里面也是十分想知道,传说中的三仙究竟是怎么样的。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曾经很多人都说,三仙界的大道是起源于三仙,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很强,很强,很强,特别的强。”黑石子沉默了一下,最后缓缓地说道,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态是十分的肯定了。

    黑石子用了四个“强”字,这已经足够说明这个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了。

    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同时,在心里面也是燃起了希望,毕竟,如果三仙界真的有三仙守护着的话,那么,对于三仙界来说,无疑是一种福祉。

    “比把你从万古渊捞起来的人如何?”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当然,话语之中,也是有着好奇。

    毕竟,这样的巅峰对决,那是无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的了。

    黑石子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这才乜了大黑牛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这种小牛犊,根本就不懂其中的玄妙,这不是某一个人有多强的问题,而是什么才能主宰世界!什么才是真正的归宿,这才是一切的起源。”

    “本帅牛的确是不懂。”大黑牛耸了耸肩,嘿嘿地笑着说道:“不过,我懂大圣人,对于大圣人来说,什么起源,什么归宿,只怕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只要挡了大圣人的道路,大圣人就直接干死他,把他往死里干……”?“……这一切,对于大圣人而言,那就足够了,什么归宿,什么起源,那都先滚到一边去。”大黑牛嘿嘿地一笑,然后又风轻云淡地说道:“当干掉了一切之后,大圣人这才慢慢谈归宿,谈起源,那也不为迟。”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黑牛又不由嘿嘿地笑了一下。

    大黑牛这样的论调,让黑石子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沉默了一下。

    “那你求什么——”黑石子沉默了一下,最后对李七夜有所好奇,说道:“就算你真的能做到这一切了,那你所求是什么?长生不死吗?还是守护着你所守护的一切?”

    “我即是我。”李七夜淡淡一笑,风轻云淡地说道:“战到最后,一切足矣!”

    “我即是我!”黑石子不由喃喃地说道,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似乎李七夜这句话对他有着十分深刻的感触。

    ”那你怎么呢?”在黑石子沉默的时候,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你还是你吗?你还是万古渊的那颗破石头吗?或者,你现在只不过是一条走狗,不,不对,你现在是一条被镇压在这里的死狗。”

    被大黑牛如此的冷嘲热讥,这一次黑石子并没有反唇相讥,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最后,冷冷地说道:“这只不过是一种选择而已,最后,你也一样会做出选择的。”

    “不,我已经选择好了。”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我选择的就跟随着自己的本心,没看到吗?我这不也是站在大圣人这一边吗?”

    “有一定,你自己会改变的,会改变自己的选择,甚至将会抛弃你所信仰的一切。”黑石子冷冷地说道:“这样的事情,已经在发生着了,而且不在于少数。”

    “那是他们。”大黑牛冷冷地一笑,冷笑地说道:“别人怎么样选择,代表不了我。再说,有些人,那只不过是道心不够坚定而已,或者,他们本就是天性如此,所谓的光明,所谓的救世,所谓的守护,那只不过是披着一层伪善的皮囊而已。”

    “等那天到来,再大言不惭也不为迟。”黑石子也冷冷一笑。

    “不用等那一天。”大黑牛也傲然一笑,说道:“本帅牛,一向都是信心十足,这绝对不会错的。”

    黑石子没有再说话,只是冷笑连连而已。

    “你即是你。”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只不过,你当时还是未有所知而已,今日,也该是你还于本我的时候了。”

    “你想干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黑石子不由心里面悚然,一下子有了不祥的预感,大叫了一声。

    “不干什么。”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只不过是助你一臂之力而已。”

第3078章我是无上神石    “呸,呸,呸……”一听到被这颗石子称为“小辈”,大黑牛立即就不满意了,嚣张地叫道:“我乃是万古神牛,生于仙家,血统无双,活了无数日月。你这颗破石头,也敢叫本帅牛小辈,吃我一蹄——”?大黑牛话一落下,蹶起了自己的蹄子,“砰、砰、砰”地向这颗黑石子踢了过去。

    黑石子也不示弱,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它全身吞吐着黑光,犹如无上神环一样,挡住了大黑牛的踢了过来的蹄子。

    所以,当大黑牛的蹄子踢在了神环之上,就“砰、砰、砰”作响,犹如是撼动了整座镇压山峰一样,从这里就能看得出来他们双方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了。

    “万古神牛又如何!”黑石子嗤之于鼻,说道:“我乃生于不渡海,沉万古渊,吞万物,承无尽,天地初,我便生,经无限,谁人能与我相比。”

    毫无疑问,这颗黑石子也是心高气傲,底气十足,一副对于大黑牛不屑一顾的模样。

    虽然这颗黑石子被镇压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然而,此时它说话的时候,那是活灵活现,好像是一个高傲自负的人站在大家的面前一样。

    “呸——”大黑牛对于黑石子是不屑一顾,说道:“你生于不渡海,沉万古渊,吞万物,又如何,还不是一颗被压在山峰下的顽石而已,破石头一块。”

    “待我出去,必搅动万古风云,我必封得金身,成为无上真仙,尔等,最终只不过是蝼蚁而已,只不过是随风飘散的尘埃罢了。”黑石子傲气十足,一副唯我独唯的模样。

    “那你就好好做白日梦吧。”大黑牛鄙夷地看了黑石子一眼,说道:“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来了,你这辈子都只能在这山脚下渡过了,有什么白日梦,就慢慢去做吧。”

    “小牛犊,本座出去,必斩你。”黑石子似乎被大黑牛这样的话气得火冒三丈。

    大黑牛蹶起了蹄子,“砰、砰、砰”地砸了过去,但,都被黑石子的神环挡住了,他不屑地看着黑石子说道:“就凭你这样的破石头,也敢大言不惭,不用你爬出来,本帅牛现在就踏死你!”

    “就算你再修百世,也破不了本座的丝毫,你这等蝼蚁,何足为道……”对于大黑牛的嚣张,黑石子不屑一顾。

    一时之间,一头大黑牛和一颗石子,双方相互拼斗起来,一番唇枪舌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都疯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圣霜真帝都不由哭笑不得,与此同时,她心里面也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这颗黑石子,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的邪恶与黑暗。

    “你们一个叫大黑牛,一个叫黑石子,我看,你们两个,结为兄弟算了。”就在大黑牛和黑石子双方一番唇枪舌剑之时,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呸,谁和他是兄弟——”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大黑牛和黑石子双方都异口同声,双方都是对彼此不屑一顾。

    “你来自于不渡海?”在此时,李七夜看着黑石子,徐徐地说道。

    虽然黑石子高傲自负,口气十分的嚣张,对于大黑牛的态度也是不屑一顾,但是,对于李七夜的问话,他就不由沉默起来了,因为他见识过李七夜的恐怖。

    “没错。”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黑石子徐徐地说道:“我生于不渡海的万古沉渊!造化无双,乃是无上神石。”

    “知道了,知道你是无上神石了。”对于黑石子的自吹自擂,大黑牛戏谑地说道。

    “我的出身,比你强百倍。”对于大黑牛的戏谑,黑石子不屑一顾,十分冷傲的模样。

    “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李七夜问道。

    黑石子沉默了一下,最后徐徐地说道:“有一个人把我捞出万古渊的,所以,我就出世了!”

    “谁?火祖吗?”大黑牛也有几分好奇,问道。

    “不是——”黑石子冷冷地说道:“这个人,很强很强,很强!”

    黑石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有讲究。他否认了火祖把他捞出来的口气,是那么的冷傲,似乎就算是面对火祖,他也一样如此的高傲。

    但是,一说到捞出他这个人的时候,连续用了三个“很强”去强调这个人的强大,而且,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之中有着悚然的气息。

    可以听得出来,黑石子对于这样的存在,似乎十分的忌惮,甚至谈得上是害怕。

    “嘿,有多强,说来听听。”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就算是对于黑石子不屑一顾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也郑重了不少。

    圣霜真帝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也不由悚然,她与黑石子较量过,知道黑石子是有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

    现在黑石子连续用了三个“很强”去强调这个人,而且,这个人甚至让黑石子害怕,试想一下,这么一个人,是多么恐怖,是多么可怕。

    想到这里,圣霜真帝心里面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一个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只怕,比你还强——”黑石子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谨慎,特别的郑重。

    当然,他并不是说大黑牛,他所说的“你”指的就是李七夜。

    “嘿,我不赞同。”大黑牛嘿嘿地一笑,说道:“你还没有见识过大圣人的真正实力,如果你见识过了,那只怕你会收回这句话,大圣人,深不可测。”

    与大黑牛不对付的黑石子,这一次却十分难得的没有与大黑牛反唇相讥,他只是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这个人,也深不可测!”

    毫无疑问,黑石子是见过这个人的可怕,才会让他如此的忌惮,这是让他留下了深深不可磨灭的阴影。

    “我倒想见见。”李七夜笑笑,也没有生气,更是没有争胜之心,只是很平淡,淡淡地笑了一下而已。

    “他在不渡海,海深不知处。”黑石子沉默了一下,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无所谓了,我也会去一趟不渡海。”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希望他能那般的睿智。”

    李七夜的这话一出,黑石子的身体明显震了一下。

    “嘿,如果他敢对大圣人不利,那就真正的龙虎相斗了。”大黑牛对李七夜信心满满,笑着说道:“不过嘛,我更看好大圣人,大圣人一出手,什么无上巨头,最终都只会灰飞烟灭。”

    “他神龙见首不见尾,你不一定能遇到他。”黑石子沉默了一下,他说这话的时候,给人一种摇了摇头的感觉,好像他在摇头晃脑一样。

    “随便了。”李七夜无所谓,他入不渡海,并非是争强好胜。说毕,李七夜看着黑石子,徐徐地说道:“他把你从不渡海捞出来,魔化了你,这是在助纣为虐,兴风作浪。”

    “这也不能怪我。”黑石子徐徐地说道:“那怕我不在,依然改变不了什么。最后还不是一样有其他的人助纣为虐,结果都是一样。”

    “这么说来,是你偷偷登上远征船,在这里面作坏了,最终才会导致这样的局面了。”大黑牛瞪着黑石子。

    “不是——”这一次黑石子竟然也没有与大黑牛争吵,冷冷地说道:“我乃是受火祖之邀上船的,其他事,与我何关!”

    “火祖邀你上船的——”听到黑石子这样的话,圣霜真帝心里不由惊呼一声,她在心里面一下子不安起来,因为她已经是有着一种不祥的预兆了。

    “火祖呢——”大黑牛立即问道。

    “走了——”黑石子冷冷地说道:“在我被镇压之前,他就走了,他要躲一个人,所以先走了一步。”

    “躲一个人?镇压你的人吗?”大黑牛不由抽了一口冷气,然后一想,又觉得不对,说道:“不对,火祖乃是十大始祖之一,就算是其他的十大始祖,也不见得让火祖去躲避。”

    “他师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火祖的师父——”圣霜真帝不由吃惊,说道:“火祖的师父是谁?”

    火祖很神秘,不论是出身,还是脚根,很多人都不知道,至于他的师父,好像从来没有听火祖提到过,世人似乎对于火祖的师父,也是一无所知。

    李七夜没有回答圣霜真帝,只不过,他的神态看得出来,他已经了然一切了。

    ”好像是。”黑石子点头,说道:“自从他走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从此下落不明。”

    “我的妈呀——”大黑牛在这个时候打了一个激灵,他想通了这里面的一切因果了,说道:“这一定有鬼,一定有鬼,一定有鬼。”

    “不是有鬼——”黑石子冷笑一声,冷傲,冷冷地说道:“这是人心!”

    “也对,是人心!”大黑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奶奶的熊,这太可怕了,这样都完了,若真的临世,还有几个人撑得住。”

    “所以,三仙界要完了。”黑石子冷冷地说道:“你想活下去,逃吧,尽管逃,逃得越远越好,否则,有一天,你也一样的。”

    PS:推荐一本书,幻雨的《厨道仙途》,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

Comments are closed.